海外抵制如潮 揭開孔子學院隱秘面紗 熱點互動(1345)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8 月 18 日訊】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歡迎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近日,俄羅斯多家媒體陸續報導,一家俄羅斯的檢察院發表聲明指出,當地的一家的孔子學院違反俄羅斯的法律,並被認為是外國代理人的機構被要求禁止一切活動。

中共在海外經營孔子學院十多年,在這十多年的時間越來越受到西方社會的抵制,更在近年來出現了全球的關閉潮。孔子學院到底是怎樣的一個機構?究竟是如何運作?西方社會為何越來越抵制、關閉甚至到現在的起訴?究竟是什麼原因?圍繞相關的話題,我們跟朋友展開討論。

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是《熱點互動》的熱線直播節目,歡迎您播打電話來參與我們的討論,發表您的見解。今天我們請到二位嘉賓,一位是布朗大學榮退的高級研究員徐文立先生,另外一位是資深的時事評論員藍述先生,二位好。

我們今來看孔子學院問題,也是近日發生的事情,就在俄羅斯的一家檢察院起訴孔子學院,並把它告上去,為什麼要出現這種情況事態究竟是怎樣?孔子學院又是一家什麼樣的機構?我先請藍述先生做一個簡單的介紹。

藍述:孔子學院它是漢辦的,前身叫做國際推廣漢語領導小組辦公室,孔子學院的官方網站上它就直接講「孔子學院是漢辦下面的分支機構」。漢辦是中國政府的官方機構,當然毫無疑問既然是官方機構下面的分支機構,那麼孔子學院的定位就是一個官方機構,就是中共的官方機構。

它在海外一開始的時候,西方社會像美國、歐洲,這些西方社會它是非常歡迎孔子學院,為什麼歡迎?因為毫無疑問人家喜歡孔學,喜歡東方的哲學,喜歡中國的國學,中國的儒學歡迎來。可是來了以後發現不對了,因為它講了很多東西,孔子學院在海外介入比如台灣問題上、西藏問題上、民運問題上、法輪功問題上,它基本上是在宣傳官方的觀點。

李長春,大家知道是前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主管宣傳,用他的話說,孔子學院是中國在海外宣傳機構的重要組成部份,那就成了官方的喉舌。所以你宣傳來、宣傳去,當然人家就不願意聽了,像芝加哥大學、美國的賓州大學、歐洲的斯德哥爾摩大學、法國的里昂大學,還有現在俄羅斯都要告它了。

俄羅斯雖然它跟西方很多國家在文化上有很多的對立,但是俄羅斯跟中共的關係,仍然是互相利用的關係,它也不願意中共官方態度的宣傳在俄羅斯民間搞得那麼高調,俄羅斯都指責它是外國代理人,這個指責當然不是沒有根據。從剛才李長春講的那句話,我覺得基本上已經看出來了。

漢辦在海外這麼多年大概辦了有100所的孔子學院,然後在不同的大學裡面辦了接近400個孔子教堂,錢至少一半是北京官方的資金。現在西方的中小學教育,還有孔子學院大學裡面的教育,它要到北京申請經費,然後課程要由北京批准,符合北京宣傳口徑你才能讓人家上課,不符合還不給人家批經費,那你長期辦下去,不遭到別人的抵制那才是怪事情。

主持人:請問徐文立先生,我知道您在布朗大學沒有孔子學院,但是您進出所在的大學是有,應該您有第一手的資料,您對孔子學院是什麼樣的感受?同時回到新聞點,在俄羅斯我們注意到他們稱孔子學院是「外國代理人的機構」,當然中共外交部對此是否認,您對此怎麼看?

徐文立:說到孔子學院,可能要稍微說一下孔子。孔子這個思想家和教育家在全世界,我覺得是最倒楣的思想家、教育家,有的時候會被人捧為「至聖先師」,有的時候會貶為「孔老二」踩在腳底下給與批判。而做這個事情不只是共產黨開始,從「五四運動」時期就在貶損孔子,這在世界的思想史上都是很罕見的現象,但是到了毛澤東時代就更加為盛,總是拿孔子作為批判的對象。

所以在中國的歷史上,孔子實際上始終是出現二種狀態,一種是孔子思想,再一個是被官方所利用,而被官方踐踏是在中共。所以它們開辦孔子學院,從它們歷史上來看是虛偽的事情。是藉著人們中國文化的尊重,打著「孔子學院」的旗號來推行它們自己的東西,我們從二點上可以看到。

中國雖然改革開放、經濟有很大的發展,但是中國偏遠農村的孩子教室和課堂破損,很多孩子不能上學的狀況是非常嚴重的。而它們投在孔子學院,據報導每年有5億美元,它們為什麼不把錢放在自己的國家來做呢?不培養自己的孩子呢?如果孔子有它的精神,為什麼不在中國提倡呢?忠孝節義等等這些思想在中國有嗎?中國現在是以欺騙為最重要的價值觀在流行,並不是對中國文化尊重,像剛才藍述先生所說,其實它是有企圖的。

我曾經到過孔子學院,有幾點感受可以跟大家分享。第一,主辦者作為院長他基本沒看過孔子的著作,我今年72歲、1943年生,像我這年齡說老實話,在中國大陸特別是1949年共產黨統治之後,基本上沒有學過孔子的思想,沒有系統學過這東西,只是對古代文化很喜歡,看過這樣的一些著作而已。如果不是像我這樣喜歡和看過的一些人,六、七十歲的人都很難對孔子思想有所了解。這個學院的(主辦人)根本沒有看過孔子的著作,他居然可以做孔子學院的院長。

我是在布朗大學屬於長春藤盟校,資金是很雄厚的,可是我們的辦公室沒那麼奢華。而它好的設備奢華到什麼程度?他們自己告訴我,一張桌子1萬美元。所以從它用的經費、經歷,是不是把對中國文化的尊重首先放在中國,你可以看出孔子學院的實質是什麼。

主持人:我們看到孔子學院,中共已經經營10年的時間,近年來卻出現關閉的大潮,我們注意到從芝加哥大學、再到賓州大學、加拿大的教育局叫停孔子學院,甚至是歐洲最老的孔子學院今年也宣布關閉。怎麼看待這個關閉大潮?為什麼西方社會要關閉孔子學院?藍述先生,您怎麼看?

藍述:我覺得西方社會歡迎孔子學院表明他們歡迎中國的儒學,歡迎孔學、歡迎東方正統的傳統文化;不喜歡孔子學院的原因很簡單,就是孔子學院不真正教授孔學的精華、儒學的精華。中共在西方搞這些,在台灣問題、西藏問題、法輪功問題、民運問題等方面花時間、花精力,當然它就是作為一個官方政治的機構而存在。

當今世界的極權共產主義文化和西方自由文化的對立,跟冷戰時期有很大的不同,冷戰時期就是楚河、漢界,柏林牆在中間一隔,大家壁壘分明;現在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這麼一種關係,雙方主要是在軟實力上的較量、價值觀上的較量、一種價值觀上的公開競爭。

中共的媒體來到美國,美國敞開了門讓它辦,好萊塢大片也在中國電影院公開上演,這是很簡單的、雙方在軟實力上進行的競爭,中共的媒體來到西方,西方社會是言論自由,不會不讓它來,那說不過去,但是辦孔子學院,直接對下一代灌輸共產主義文化那一套極權、獨裁思想,那當然學生家長受不了,就會抵制。我覺得這是主要的原因。

主持人:徐老,也許有人提出不同觀點,認為這種抵制是不是小題大做?在西方社會不是也有類似機構嗎?比如英國的文化協會、德國的歌德學院或者法國法語聯盟,甚至西班牙語學院也在瑞典開設。您怎麼理解這樣的質疑?

徐文立:我想,西方學術機構最重要和崇尚的價值觀就是學術自由。以我的了解,孔子學院是沒有學術自由,有一些問題是不可以在孔子學院進行討論的,像剛才藍述先生所提到的那些問題,他們是不可以在孔子學院研討的,那就違背了西方最重要的價值觀。

如果一個沒有學術自由的社會,也會把西方社會演變成為一個專制社會,這種危險性為學生、為他們的家長、為其他社會所看到,所以他們自然會這樣做。西方的那些機構不是官方所派出、不是官方出錢,其實灌輸的是某種價值觀,而不尊重所在國的學術自由。這一點是有本質上的區別。

另外還有一點,我覺得中國的孔子學院可能成為一些官二代、太子黨把他們的七大姑、八大姨等這些親屬安放在海外的一個據點,說得不好聽一點,甚至可能成為一個間諜機構。這一點也是西方所高度警惕的。

主持人:徐文立先生,我想再追問一個問題。西方這麼抵制孔子學院,是因為西方社會不喜歡孔子嗎?

徐文立:那肯定不是。據我所知道,西方對於中國的文化和哲學思想是非常尊重的。跳出孔子,可以說到老子,老子的《道德經》可能是全世界發行量和擁有量最大的一本書。孔子的思想雖然不像老子這樣普及,但是人們對於老子的尊重自古有之。西方認為,孔子的思想對於全世界都是有影響的,比如說「以和為貴」,各種宗教在討論最高價值觀的時候都會談到「和為貴」。

主持人:藍述先生,中共「漢辦」在海外成立教授漢語的教學機構「孔子學院」,中共是在推行真正的中國傳統文化、孔學文化嗎?它在推行什麼樣的文化?

藍述:中共當然沒有在國際上推行孔子的文化。中共是一個獨裁政權,它如果想搞孔子的文化、以儒學治國,它不用別人投票,它自己在中國搞就行了嘛!它為什麼在中國不搞呢?

今天中國的文化不是孔學文化,我們可以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論語》有一段子貢問政,子貢是孔子非常得意的門生,孔子的十大弟子,是孔門十哲之一。有一次子貢問孔子,應該怎麼治理國家?孔子當時跟他講了三條,說:「足食、足兵、民信。」首先足食,讓老百姓吃飽飯;足兵,是要有強大的國防;民信,就是政府要有信用。

子貢很聰明,提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我沒有那麼多錢,這三條我做不到,哪一條我可以暫時先不做?孔子當時就說:足兵,國防可以先不做;足食,老百姓吃飽,然後政府的信用搞好就行了。

子貢又問了一句:這兩條我也沒錢做,我只能做一條;這兩條裡面必須做一條,那應該是哪一條?孔子回答說,「足食」吃飽飯這一條你也先別做了。作為政府的話,如果真是出現了荒年、天災人禍,吃不飽飯也沒辦法,但是「民信」──政府的信用一定要做到。

這就是孔子治國的先後順序:第一是政府的信用,第二是老百姓的民生問題,第三才是國防。可是看看今天中共的政策,中共建政以來軍費年年以二位數往上漲,民生問題如教育、環保、健保、環境、養老等問題通通都跟不上。政府的信用,孔老夫子認為最重要的東西,中共恰恰是徹底的破產,完完全全跟孔子的治國方針背道而馳,孔子認為最重要的在它那裡最不重要;孔子認為最不重要的,在中共那裡是最重要。

中共作為一個獨裁政權,在中國不搞儒學,它的施政方針跟孔老夫子是完完全全地背道而馳,它怎麼可能跑到國際上去搞孔子學院推廣孔子文化呢?它寫在《憲法》上的是江澤民的「三個代表」,用今天的話講,就是一隻「大老虎」發明的文化。今天為什麼不把「大老虎」的思想拿下來、把孔子的這幾條寫到《憲法》裡去?它要把這個寫到《憲法》裡去,我覺得它可能還有那麼一點資格去談談孔子的文化和儒學。

主持人:我們先接聽觀眾朋友的電話,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紀嵐主播好,嘉賓好。先祝三位明天的中華民國台灣的父親節快樂,8月8日。現在不少中國人尤其是年輕人,對孔子那套敬老尊賢的中華傳統美德根本認識不清,認為「敬老」在今天科技進步的時代根本不重要、不重視,這是絕對錯誤,永遠不可原諒的。謝謝三位,晚安。 

主持人:謝謝丁先生。徐文立先生,您對這位觀眾發表的意見有什麼樣的回應?同時我還有一個問題,中共的官方媒體對此很不舒服,這麼多的孔子學院它關閉,它們提出這是代表了美國對孔子學院的態度,代表了對中國文化的無知,它還說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您怎麼看它這樣一個態度?

徐文立:孔子的思想是博大精深的,我本人不可以說我對它有很深的研究,但是我第二次坐監獄的時候,我是帶著一本《論語》坐監獄。出了監獄的時候我寫了一本書,2008年在香港出版——《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

這個概論主要講三個方面,一個方面,人類社會的正常社會,第一,人生而平等;第二,人生而有差異;第三,人都是不完美的,可是從孔子思想當中含有這樣的意義,我是從孔子思想中引申出來這樣的一些說法。孔子提倡有教無類,這就是人生而平等,當然他也說「唯上智與下愚不移」,這點也反應出有一些先天的條件和與生俱來的東西不好改變。

第三點,他也講「吾日三省吾身」,就是每個人都要反省自己,一天要反省三次,我覺得這跟西方基督教的思想也是相吻合的,我覺得孔子的思想可以為世界所接受。世界上現在對共產黨的抵制,甚至懷疑它們並不是真正在宣傳、闡述孔子的思想,而是把它們的世界觀加到西方社會,所以他們給與抵制。

主持人:好的,我們再來接觀眾朋友的電話,加州包女士,包女士您好。

加州包女士:主持人好、專家學者們好。孔子是世界上第一個平民教育的創始者,他的奉獻中外皆知的,沒有辦法否認。另外,中共在建國之後一直是以毛澤東思想批孔揚秦來建國,它沒有資格在國外設任何的孔子學院,它不要浪費這個公帑,然後把錢用在建設民生。如果大家想學中文,請到台灣的師範大學,我的中文就是在那學的,謝謝各位。

主持人:謝謝包女士。我們再來接加拿大的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

加拿大張先生:您好!這個問題我覺得很荒唐,怎麼共產黨辦孔子學院在這裡呢?所以不是該不該辦,是一開始就不應該有,為什麼呢?因為這本來就是共產主義的滲透嘛!這還用說嗎?為什麼有這麼多的孔子學院在這裡呢?就是因為西方保持綏靖主義,整個西方就是頭昏眼花、腿軟、腳軟、親共,鞏固這些東西,看這些東西它才進來。

主持人:好的,謝謝張先生,我們再接加州觀眾的電話。

加州觀眾:主持人好、大家好。我覺得中共真是不要臉,它們也沒給孔子平反,還辦孔子學院,還有鄧麗君,共產黨也把她罵多少年了,我覺得中共真的是不要臉,根本是愧對孔子和鄧麗君,謝謝。

主持人:我想請教藍述先生,您對剛才觀眾朋友提出的幾個問題,他們也發表他們的看法,其中一個問題就是孔子學院的背後它究竟是怎麼運作的?運作的背後又釋放出什麼樣的信息?

藍述:這個運作的背後就是釋放中共它在當今全球經濟化的過程中,它是無所不用其能,它明明是大罵孔子的,它也要帶著孔子學院的帽子,借用孔子的名聲投資,在海外增加它的影響力。

主持人:它資金的運作,不惜血本的作法,很多人也提出了質疑。

藍述:那當然了。你把這些錢放到西方搞宣傳,你不如把中國的名聲問題搞好,把中國的教育搞好。毫無疑問的,孔子學院的目的是為了維持中共的穩定,在全球經濟化的狀態下,它需要得到國際社會的認可,它運作的目的就是為了維護中共統治的穩定。另外,中國的官方機構說,西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其實中共自己並不懂孔子,孔學就像剛才徐老講的,孔學和西方文化是絲絲入扣的。

主持人:我們時間非常有限,最後一分鐘的時間我再問一個問題,中共一直想通過孔子學院展現軟實力能否實現?我想把這半分鐘時間留給徐文立先生。

徐文生:其實中國共產黨所謂的自信,所謂的有軟實力,在這點上它真是要謙虛一點。中國共產黨從正面來看絕對沒有軟實力,它不要用所謂的軟實力、自信,甚至它掌握到宇宙真理所謂的自信來羞辱自己,讓世界人們感覺到你們這些真是可笑至極。

主持人:今天由於時間的關係,大家討論也非常的熱烈,還有觀眾朋友在線上,也非常抱歉,不能接聽您的電話。今天非常感謝二位嘉賓精彩的點評分析,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