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州強力整頓 美甲業出路何在?熱點互動(1359)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9 月 14 日訊】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在今晚的節目中,我們要討論一個紐約華人的熱點,涉及到許多華人移民關心的問題。

5月初,《紐約時報》連續發表兩篇深度報導,揭示紐約的美甲業員工被苛扣工資以及環境惡劣造成健康問題等。《紐約時報》報導之後,紐約州長立刻組織執行隊伍迅速採取措施,發布新規定,並且實施嚴格檢察和執行,引發紐約美甲業的大震盪。

許多華人眾多的服務行業,比如餐飲業可能也面臨同樣問題,因此,這一次對美甲業的整頓引發很多關注。紐約的美甲業面臨什麼困境?如何走出低谷?在服務業的華人新移民,如何能夠更好地適應和融入美國社會?使自己的創業和就業之路更加平坦。今晚我們請兩位業界資深人士就這些問題評論和解析。一位是美東華人美甲協會會長余建先生,余建先生您好。

余建: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威斯康辛大學法學博士李進進律師,李律師您好。

李進進:方菲您好。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今天來這裡作客。同時我們是直播節目,歡迎各位觀眾朋友們就紐約的美甲業情況以及州政府的規定是否合理?打電話發表您的觀點。

可能有很多觀眾對紐約的美甲業不是太了解,我想先請問余建先生,《紐約時報》主要報導兩方面問題,一是員工的工資被苛扣;再是工作環境導致健康問題。請您談一下,這兩個問題在美甲業是否存在?

余建:我個人認為《紐約時報》的報導比較偏激,我不能完全否認這個事情的存在,但是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每個行業都存在著或多、或少的相同問題,不單單是哪家行業。在紐約,大多數的華人美甲從業者,他們還是守法的。只不過這個行業牽涉的部門不少,很多華人美甲從業者對這方面不是很了解,不是像報導說的,他們故意違反政府法律,我們協會成立的宗旨就是希望業主有地方可以諮詢。

主持人:李律師,您對《紐約時報》這篇文章怎麼看?反映的問題是不是準確?

李進進:它提出的問題,一是工作環境比較糟,我覺得這方面反映的問題還比較嚴重、比較準確;再是反映出工資問題,很多新移民受到剝削,這是引發紐約州政府採取行動的最主要方面。在工資問題上,確確實實存在什麼問題呢?在表面工資上看來是付得少或者少付,但實際工資還是不低的。因為談到收入,老闆付最低的工資以外還有小費,如果把兩者加起來,美甲行業的工資要高於或者不低於紐約州規定的最低工資額度。

主持人:您認為《紐約時報》沒有談到的實質問題是什麼呢?

李進進:我覺得《紐約時報》談出來了問題:他們是否按照紐約州的規定交納員工保險稅、員工的傷殘保險等費用,包括行業的工作環境、衛生。這些問題確實都提出來了。

主持人:就是州政府可能也看到了這個行業的一些問題,所以現在出了很多新規定,包括必須要有執照、最低工資6.6美元,還要有保險,環境和設備方面都要提高。在這一系列規定之下,我想請問余先生,您認為這樣的規定出台之後,美甲業將面臨什麼情況和困境?

余建:主要是很多法令一齊來,很多雇主產生心理壓力、恐慌,甚至對新政策無所適從,對前景擔憂。美甲行業是一個特殊的行業,80%的業主是以婦女為主,員工也是一樣。在新法規頒布以後,雇主的成本越來越高,而且雇主又不敢請沒有身分的員工或者生手,就業機會明顯減少,很多人可能面臨失業。當然,沒有新員工進入這個行業,老闆也面臨一種困境,找不到新員工,或者找不到足夠的員工進入這個行業。

主持人:李律師,您怎麼看紐約州政府頒布的新規定?您認為剛才余先生談的這些困境是暫時的還是會長時期?

李進進:我覺得是暫時的。他提出來一個問題,就是產生一些恐慌,恐慌行業的成本會提高、勞動力會短缺,這些問題可能馬上就會面臨,但事實上這次紐約州執法從長期來看,對這個行業反倒會有幫助。

主持人:怎麼說?

李進進:因為過去很多執業者是沒有執照的,這一次紐約州執法當中,專門就這個問題提出計劃,新的員工或者美甲從業人員的培訓計劃;按照它的規定去登記,只要是美甲店的老闆或者以下員工就有執照了,就可以在它的監護之下去工作。而且紐約州特別強調,不要擔心身分,有沒有身分都沒有關係,但是要去登記,登記了就可以工作,而且一年以後還可以再申請。

主持人:這些純粹是免費的嗎?

李進進:免費的。而且它還要求老闆必須付給登記培訓項目的員工不低於紐約州規定的最低工作時薪。這條規定給了你一張非常簡單的臨時美甲執照,實際上對這個行業是不是有幫助呢?

主持人:相當於沒有執照你還是可以工作,而且可以培訓,通過培訓可以拿到執照。

李進進:對。而且它已經告訴你「不管身分合法不合法的問題」。從這個角度來講,反倒還解決了問題。過去很多美甲店被查,因為沒有執照,有的人甚至被抓。沒有執照去做美甲是犯罪,是重罪(Criminal E)的行為,紐約州長期對這個行業沒怎麼實行刑事上的執法。對於按摩行業的執法嚴重一些,按摩店裡很多沒有執照的人都被控告為刑事重罪E類,很嚴重的,當然在法院實際的處理程序當中,這些人都得到寬鬆的處理。美甲行業過去在這一方面沒有嚴格執行,因為並沒有涉及到其它如色情行業,不太多,嚴格講它與按摩行業是同一類別的。

現在如果紐約州規定了新的訓練項目,美甲行業沒有執照的問題基本就得到解決;不用申請執照照樣可以工作,也不管你身分。

主持人:對,新規定可能需要適應過程,制訂規定時,也是為這個行業作了一些考量。但是我知道紐約州的這項新規定中,有一項是比較有爭議性的,就是所謂的「薪資保險(Wage Bond)」。我想請問余建先生,要求雇主為員工購買薪資保險您認為是否合理?

余建:我只能說,在已經立法的情況下,我們只能先去遵守這個法律,我們協會在過去一個月的時間跟政府溝通,目前我們與韓國美甲協會一齊與政府討論溝通的渠道,同時我們也一邊在幫助老闆去降低薪資保險的成本,也在蒐集個案。州政府已經強調,目的不是為了關美甲店。我們協會蒐集一些這方面的資料。

主持人:您認為它並不合理。您是不是這個意思?認為薪資保險並不合理?如果是,為什麼?

余建:對,因為它只針對美甲行業。

主持人:您認為不公平!是不是所有行業都有「薪資保險」就合理了呢?

余建:在所有的行業都是這種情況下,我們也沒有辦法,但是為什麼我們是第一個要接受購買這個「保險」?

主持人:我想請問李律師,您怎麼看「薪資保險」的爭議性?對於業界來說,他們要是努力申訴,情況會有所改變嗎?

李進進:通過訴訟可能會提出法律的問題,這是憲法性問題。首先就是余建會長提出的「它不公平」,為什麼就針對美甲行業?要美甲業去買薪資保險,其它行業不需要?顯然是不公平。

第二,這個制訂是一個規則,是州務卿在6月份緊急制訂的規則,而且是從8月份開始讓各個美甲店行業立即買,60天的時間,我記得不錯的話,10月6日就開始執行,會有處罰。

州務卿有沒有權力要求美甲行業去購買工資保險?我稍微看了一下法律,我覺得他沒這個權力!當然在訴訟當中都可以提出來,我覺得只要大家有争取權益的精神,勇於申訴,法律程序上可能會有明確的答案。我比較有信心這個規定可能時間不長,會取消掉的。但是,你要是不管它、不去爭取、不去訴訟,解決不了。

主持人:在沒有改變之前,這些業主應該怎麼辦?

李進進:沒有別的辦法,必須遵守,不遵守的話就面臨著打官司。

主持人:你認為它不合理,你可以去申訴改變,但是不能違背已經現有的法規。

李進進:對,它會查你!

主持人:我知道其實可能有很大一部分是心理因素,像余先生您剛才說的,但是確實很多美甲業主覺得不公平,或對新法規沒有準備,所以在8月25日,很多店關門一天表示抗議。我知道協會當時並不贊成這樣的舉動。近期內,我知道有一些業主計劃要去市政府前集會、遊行,您是否支持這樣的舉動?

余建:我們協會一直以來不主張用過激的方式,問題不會因為關門或者遊行而解決,他們要關門我不反對,但是大家的目標是一致,只不過用的方法不同。協會要通過正規、合理、合法的途徑同政府商量、溝通,爭取雙方找到能保護員工又能保護雇主的一個新法案出來。

美甲行業的大部分員工是新移民,他們來到美國,美甲行業對他們來說是最容易進入的一種行業,希望各界人士都能一齊努力,幫助和保護美甲行業的長遠發展。

主持人:您說到新移民,這一次在新法規頒布實施過程中浮現出一個問題,美甲行業可能確實有一些人暫時有「身分問題」,州政府是比較寬容,只要你報稅,現在有新規定,要報稅,我不管你是什麼樣身分。但是聯邦又是有這樣的法規,就是沒有身分是不能工作的。那這方面是不是有矛盾呢?另外就是說,比如說我作為一個沒有身分的移民,我要不要報稅?我能不能報稅?

李進進:我覺得既矛盾也不矛盾,我們說它矛盾是州政府好像是鼓勵了這樣一個非法移民去工作,和聯邦政府不讓非法移民去工作這個總體的法律上是相衝突的。但是州政府立法的目的是不管他有沒有身分,我是不允許你老闆去剝削這些外國人。這是它執法的核心。

主持人:所以身分問題對它不是一個……

李進進:對,它不關心這個問題,因為這是聯邦政府的考慮。從另外一個來講,說兩者之間不衝突的是,聯邦的法律一樣有這種保護的精神。它不管你有沒有身分,你這個老闆只要你僱他工作了,那麼你就要付足工資,你不付足工資,聯邦專門有法律規定可以起訴他們。

美國聯邦法院在紐約州有兩個法區,南區法院和北區法院,很多人到南區法院去告那些老闆,去告他們。聯邦法律判罰得很重的。所以這個方面從聯邦法律來講也不衝突。

核心問題就是說他沒有身分,這個實際上是另外一個執法部門,移民執法部門的事情。兩者之間就是各管各的,沒有完全的溝通或聯合執法。沒有!也不可能聯合執法。

主持人:那如果我作為一個沒有身分的移民,我在美甲店工作,我能不能報稅呢?就是我沒有ID。

李進進:美國整個的法律精神,特別是聯邦的,就是要你報稅,我不管你身分,你賺了錢你就得報稅。

主持人:就是我沒有身分,但是我可以去申請一個報稅的ID,是嗎?

李進進:對,甚至一個報稅號碼,找會計事務所,他們都可以幫助你申請一個報稅號碼。你有收入就要報稅,這就是它最基本的要求。

主持人:那麼報稅有什麼好處呢?對於這個報稅的人來說。

李進進:報稅首先來講,它是一個法律的義務。作為美國的公民也好,你是美國的居民也好,你有收入你就得報稅,不管它好處不好處,這是個法律義務,你不報我就要處罰你,這就是法律。

主持人:但是客觀上,如果不報稅,是不是對你本人有很大的壞處?

李進進:這個好處壞處有時候根據需要來看。比方說你需要證明你的工作,需要證明你的收入的時候,你有報稅你就有記錄,你拿得出來。比方說你因為公傷丟失了好幾天工作,你要賠償,賠償的基礎就是你的那個報稅的記錄嘛,這是最基本的。

主持人:那麼剛才余先生您也談到了,就是這一次它可能會牽扯到成本提高,可能有人會丟工作啊。那麼我想對於成本提高這方面,是不是新的規定最終導致這個行業提高價格?

余建:對,是的。隨著各個環節成本的增加,利潤空間他們剩下就不多了。提價是必然的,不管是哪一個行業,如果你存在著惡性競爭,必然是會兩敗俱傷,並且減低我們的服務品質。希望業者以後以良好的服務、優質的技術,以及合理的價格來服務大眾。

主持人:那您怎麼看就是在價格上,因為我知道確實有些業主可能還是希望,或者他計劃用比較低的價格來吸引顧客來競爭。然而就是在這個成本上升的情況下,很多美甲店又不得不提高價格。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對於整個行業來說,您覺得怎樣才是一個比較好的能夠形成良性運營的這樣一個出路呢?

余建:現在就已經是一個機會。現在的員工有一種員工荒,員工不夠。如果大家都能提高一點價錢,這個員工荒目前就能解決。

主持人:您什麼意思?

余建:因為每家店大概都差一兩個員工,如果你把收費的價格提高,你可以減少一兩個員工,但是它的營業額差不多不變。

主持人:就是說在成本增加的情況下,可能得少僱一二個人,但是就是說……

余建:我是說手甲的價錢,把價錢整個提高,你就可以減少員工,但是你的一切的營業額,可能會不變,或者可能更加的好。我的店我這段時間就抬高了20%〜30%。

主持人:那就是說在成本增加的情況下,保證它的最低工資,然後我又去購買所有這些設備,在這個情況下,大概業界要漲價漲多少才能維持正常的運營呢?

余建:就像剛才我說的,我的店就漲價了20%〜30%。

主持人:20%〜30%就可以。好的,了解。那麼李律師您怎麼看這個問題?我知道在華人服務這個行業,價格是一個比較關鍵的因素。現在這個法規調整,很可能會使這個行業整個的價格上漲,甚至會導致一些店關門或者一些員工失業。您覺得整個來說這個好壞和利弊,您分析一下。

李進進:我現在看不出來,我覺得可能還要過一段時間看一看。這是市場經濟問題,這個行業正好通過這個機會,它是個調整的機會,包括它的市場價格,甚至它的原始材料的供應者也可能通過這個事件來改變它的品種,提供它不同服務的化學產品,或者更簡便的方法。

整個來講,它從長遠來看可能會有新的改變,但是我們現在看不出來。價格可能稍微會調整一點點,但在這個市場上的波動,以後也許會降下來,很多因素。

還有一部分更厲害的、最大的問題就是美甲行業老闆那個賺錢預期的問題。換句話,你這個行業過去預期賺錢每年有賺10萬,恐怕到最後調整了,跟你賺錢的預期,可能只達到8萬。它能夠接受這樣的話,那整個的行業變得就不像過去那個很掙錢的行業。從其它的角度來講,也許都還正常,但是老闆的收入可能會降低一點點。如果在其它的條件不太變化的情況之下,老闆最後他不得不接受這個項目。

主持人:好的,我們現在線上有一位觀眾,先接一下觀眾的電話。紐約的鄭女士,鄭女士您好!

紐約鄭女士:您好!我剛剛去看到了電視台,說那個Wage Bond的問題,我感覺還有一個問題,我聽到那個會長講說這是不公平,為什麼要叫我們指甲行業買?不單這是一個問題,還有另外一個問題,就是買Wage Bond的時候,必須要老闆信譽比較好的,必須要財產嘛。一般我們所謂的指甲的行業老闆,都是新移民來的,是婦女在做,因為一般我們沒有很多財產,信譽可能沒那麼好,一般我們都沒辦法申請出來,這也是一個問題。

主持人:好的,謝謝鄭女士!我不知道余先生您對鄭女士提出的,能不能稍微做說明。

余建:對。很多人是新移民,可能沒有信用基礎,或者某些人沒有公開號碼,買不到Bond,如果你的Bond買的價錢比較高,或者你買不到你的Bond,你可以來我們的美東華人美甲協會,我們會幫你資料蒐集,然後遞交給政府部門,讓他們來幫助你。

主持人:就是說不管有什麼樣的困難,就是要尋求幫助或協助。可能在很多地方都會有途徑,來幫助不同的人、不同的情況。我們節目時間不多了,我想最後還是請二位從更廣的角度去談一談這個問題,可能有華人多的服務行業,很多是新移民在裡邊工作,不管是有身分沒有身分,那麼如何更好的去融入或適應美國社會,讓自己的就業創業之路更加平坦?李律師您怎麼看?這方面有些什麼建議?

李進進:我覺得現在所提出的指甲行業的整頓,嚴格執法的問題,很多問題其實老早就有規定,還是應該遵守法律,你該買勞工保險、該報稅的,該按照它的規定,通風、改善環境條件,都必須要做,然後在這些環境調整之下,你的價格才能夠形成一個最終合理的價格。不能夠以犧牲環境、不能夠以犧牲員工的工資,達到惡性競爭的目地。從這個角度來講,華人通過對這個事件應該有所醒悟。

主持人:如果對於新移民來說,他不了解有什麼樣的法律,他就沒有辦法去遵守。這一方面您有什麼建議?怎麼樣去……

李進進:這個就通過法律,最後訴訟當中,必然你就會自己吃罰款,自己被執法,以這個為代價的,沒有別的辦法。

主持人:就是說要儘量想辦法去了解法律。

李進進:首先來講,你要和會計師和律師或者是行業會長他們這些專業的人士,聽取他們的意見,你再去做。很多剛來的移民不喜歡聽專業的人講,自己做,做完了,最後發生很多問題。我們做律師行業的,經常碰到這樣的問題。他不喜歡要這些遊戲規則,自己來,最後付出的代價更大。

主持人:還有一分鐘,余建先生您有沒有什麼補充?在這一方面。

余建:對。我認為李先生說的,來到一個新的國家,首先要尊敬守法,然後如果你選進入某個行業,要先了解這個行業的法律和法規。比如說,你選加入美甲行業,你可以找我們美東華人美甲協會,了解各方面的資訊,我們都會無償的提供給你。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二位今天光臨我們演播室,我們也非常感謝二位的評論和分析。謝謝觀眾朋友的參與和收看,如果您很關心這個話題,我們電視台會做持續的追蹤報導。謝謝您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