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跡象顯示政治局常委完全大分裂 今日點擊(2322-1)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9 月 16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我這集節目呢因為一些個人原因,是提前拍攝的。

所以當大家伙看這集節目,如果發生了什麼大的事情,因為這是星期一,如果發生了什麼大的事情呢,我可能盡我可能用其他的形式呢,跟大家分享我個人的看法。

但是在節目中因為個人原因,這集節目呢是提前拍攝的。我為什麼一再這麼解釋,

我記得上集上兩集節目當中已經說了,我說在西方的文化當中,你會看到無論西方的正統的信仰宗教,基督教、天主教,基督教分出了很多不同的門派,但他們都是以聖經以基督耶穌做為一個,做為一個他們心目中的神。

那在這個過程中呢,包括猶太教,你都會看到聖經對整個歐洲社會,人類社會的影響呢是非常大的。

那些嚴肅的虔誠的猶太人和一些基督徒,對星期日9月13日這一天,是猶太人的吹角節,和星期一這樣前後對於他們而言,是非常非常嚴肅的非常隆重的一種節日。

而這其中包含著人類,世界範圍內人類的某些事情的發生,卻跟這樣的時間天象相吻合的。

所以我個人沒有那麼,我在一個文章當中提到,必須具有那種大視野大視野,一種生命的關懷,一種天地間的生命間的人,才會知道是什麼樣的事情。

我個人我只能理解是,有那樣的生命去認識,那我個人可沒那能力,所以我們只能跟大家說,提前要發生時什麼事情會怎麼樣。

那強調的是,我看過一些介紹他們強調的是,9月28日 是這一次2014到2015的,血月的最後一個。

而這個吹角節卻距離9月28日正好15天,那這一次的血月開始的第一次月全蝕,正好距離猶太人的另外一個節日也差了15天。

非常奇怪,而前後這兩天裡面,都出現了 一次出現了日全蝕,一次出現了日偏蝕,昨天星期日出現了日偏蝕。

所以在他們看來,這是一個非常奇特的,幾百年來沒有見過的天文現象。而這天文現象卻與猶太人的信仰相關。

這是我跟大家一再分享說,這是一個特別,在我的眼睛裡是個特別的日子。是什麼日子我沒本事知道,但是現實的環境當中,又發生著某些特別的變化。

中共最高層為何論述合法性。

法廣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中共最高層為何論述合法性。

這就非常有意思的,就像我在節目當中跟大家分享,他完全沒必要說這話,他也沒必要去討論自己的合法性,他也沒必要去說。

2015中國共產黨與世界對話,中國共產黨與世界對話。中國共產黨跟世界就是對立的,看問題你不要一定是站在一種非常,我覺得拋開利益和情感的角度去看問題,對不對!

為什麼要對話,他需要對話,他為什麼需要對話,因為他有難言之隱,一洗也無法了之

年歲大的朋友知道我說的什麼意思,那是很早中央電視台做的一個廣告,難言之隱 一洗了之。

不大好,但那廣告老說,這就是其實是一個東西,他洗不掉的,他出狀況了,或者他有目的,他出狀況,他會被動的解釋,但他有目的,是有著他自己的想法, 對吧!

他沒必要招自己一身騷,這話不好聽,他沒必要招惹這麼多朋友去罵他。但他做了,所以這是我說,要看待這種整個環境的變化,他為什麼做啊,迫不得已。

中共最高層首次談到本黨的合法性,到底發出什麼信號?有看法指這或許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這裡說的潘朵拉的盒子,就是指一種本質的改變。

即使接近官方的信息,也以為此舉是為中共話語體系的一次重大突破,並不否認有著危機意識,所以這是站在不同的角度, 對吧!

但是是今天王岐山主動談這話,而這個話應該是劉雲山說的,這樣的會,應該是劉雲山幹的,所以這是非常有趣的事情。

占據了劉雲山的位置,代表了他說話的權力,中共最上層政治局常委完全大分裂,要明白囉,對吧!

談婚論嫁,坐那兒談,兩邊幹嘛呢,要殺人,我說的是這意思。

被視為與習近平聯手反腐的,中共常委王岐山發出的言論,這是9月9日在一個名稱古怪的,2015中國共產黨與世界對話上,會見60多名外國前政要,和知名學者時談到的這問題。

在9月9日這天談的,9月9日毛澤東嗝屁著涼大海棠這天,非常有趣,對不對!

9月9日毛澤東從這個香山的雙清池,進入了北京城,創立了中國共產黨控制下的政權,中華人民共和國,他選在這個9月9日這天,說了一番到底合法和不合法。

他說自己合法,實際潛台詞變成了,歷史性的合法不代表今天的合法,非常有趣的,非常有趣的事情。

所以連法廣的文章說,這是一個古怪的會議的名字,但它發生在9月3日,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

大閱兵的日子之後,所以這個大家,我個人的說法就一句話,順天意而為之,怎麼做都成。但在順天意的轉化過程中,今天他遇到最大的挑戰,就是中國不能亂。

誰都認為中國人不能亂,但中國人的思維,相當一部分人的中國人的思維 被高級動物化,這是共產黨的邪惡,從高級動物化轉回人性的一面,這是一個莫大的挑戰。

共產黨用共產黨的方式,幹死共產黨,接近官方的公眾號,學習大國認為這樣的話語,是一次重大的突破。那是中共政治局常委首次,討論中共的合法性問題。

而王岐山談話中,不再迴避合法性這一概念,釋放出的信號說,是中共執政的自信蘊含著,深刻的危機意識憂患意識,切不可沉緬於打天下,就能坐天下的陳舊觀念。

共產黨存在一天,這樣的描繪就會存在一天,但有一天在天意之下共產黨崩潰的時候,有些人立刻會說,你看,當時的說法就已經蘊含著共產黨崩潰的概念。

它說王岐山談到中共,合法性的概念本意在救黨。中共的合法性源自於歷史,是人心向背決定的,是人民的選擇。

所以這裡它用了一個歷史當中的情況,是指中國共產黨當初執政初期時的說法,選在了9月9日,毛澤東嗝屁這天,毛澤東帶著周恩來等人,從雙清池進入到北京城,不敢進故宮,落政在中南海。

賊迷信,共產黨的話,是個賊迷信的老家伙,選擇了最大的日子,用了8341部隊,為了保自己的命。

但賊迷信的人就死在了他的命運中,如果毛澤東他都逃不脫99之難,他都逃不脫8341的命運的話,那今天主政的人在選擇這種歷史的說法當中,他想保命的話,他要有著他歷史的概念和說話的隱喻。

有關中共的合法性,來自於歷史人民的選擇,那遭到了一種負面的討論,對吧!

老百姓所有人都知道,那是你拿槍強姦的,沒辦法,要不然你殺了我。你再投票一把肯定是不行,你讓我的說法,聽話聽音,鑼鼓聽聲,我說過王岐山犯不上惹一身騷,但他為什麼要這麼說,對吧!

所有算命的都有正解有反解,有隱喻有明義,取決於被算命者怎麼看,這事就那麼回事。

所以文章講王岐山有關論述的概念,矛盾是存在的,也突顯出中共合法性受到嚴重的懷疑,這一點上我們在現實的環境當中都可以看出來。

那這種執政的不合法性,在共產黨的統治之下,在最近我們看到的維權律師的被打壓,那些敢言仗言的記者,遭到人身的侮辱的做法,是有目共睹的。

所以這就我說的,他本犯不上惹一身騷,但這身騷惹出來的是什麼,是所有的人意識到中國共產黨,在現在的不合法性,而不是歷史的合法性。

聽話聽音,鑼鼓聽聲,北京人就這麼跩。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