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軍將波瀾起伏 習近平出招消弭兵變 今日點擊(2414-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1 月 01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那咱們不知道馮小剛的老炮兒,在國內播放賺了多少錢,程度有多高,不知道,那老炮兒裡面呢有三種鳥,不知道朋友注意沒有。

影片最一開始的時候,有人上樓玩鴿子、放鴿子,放鴿子那都是住北京老院的、四合院的,有一些人願意玩鴿子,看誰的盤大,誰的盤大意思就是誰的鴿子多。

說你家裡就養2隻點子,3個白,5隻鴿子,那就有點差勁了;說我家裡弄了20多對那是個盤子,對吧!拿個竹棍上頭拴那個布條一轟,轟鴿子那叫北京叫轟鴿子,哇,盤子起來。

有的呢往那個鴿子公鴿子後面,弄這麼大的用葫蘆做的哨,不知道有朋友知道不知道,得小葫蘆做成哨掛在這個鴿子那個尾巴的根那兒。這鴿子一起來嗡嗡嗡,我印象中那個影片裡有,那鴿子起來的時候牠帶響嗡嗡,很好聽、很好玩。

鴿子在那影片裡養的,是指北京人的生活、老北京的生活。然後呢這個六爺有個八哥,應該是八哥啊,可能錯了,你別較勁,有八哥,八哥能學話,他把八哥把動物人化,講的是生命的概念。

但八哥被人打死了之後,那六爺把八哥給埋在了景山,景山的地方是地中線,北京的中線,對不對!那埋在景山。

景山死過一人─皇帝崇禎,結果牠埋的那棵樹,弄了那麼一棵大松樹;崇禎死的時候死在一棵小槐柏樹上,是上景山的東徑,大概我印象中上的應該是第二層台階啊,大概是第一個亭子,還是第二個亭子前後之間,現在沒了,早沒了。

我很小的時候看到過,印象中看到過,現在沒印象呢!所以他把那個八哥埋在這麼大一棵松樹下面。八哥是個人,人化,然後裡頭還有隻鳥,說本主。

那是個新的四合院,被人修過的四合院,不是老四合院。院裡頭圈個籠子養了隻鴕鳥,那裡養了鴕鳥,還有玩鳥還有玩這個的,養鴕鳥,對吧!

那隻鴕鳥後來在馬路上跑,大家看到了吧,鴕鳥是什麼政策,中國人罵鴕鳥,鴕鳥政策把腦袋鑽到沙子裡面、土裡面,把屁股露在外面,一副挨打的,只顧腦袋不顧屁股。

這是中國文化當中在罵鴕鳥,罵某些人的做事情的概念,但後來鴕鳥上馬路上跑了。這個六爺在跟人家碴架,影片最後的時候,他扛著大軍刀騎著自行車奔頤和園去了。

老爺子估計得騎40分,從那地方騎35分鐘吧,差不多那麼遠,結果碰隻鴕鳥。

鴕鳥也改變了政策,馮小剛在隱喻人應該覺醒,別為了自己的利益採取鴕鳥政策,倒頭來死的是你自己。

三種鳥,一個講生活、一個講生命、一個講崛起,很有趣的。但是呢他很真實的反應出現實的狀況,那現在什麼狀況,軍改,軍改出狀況。

中共裁軍在即,當局命令國企接收安置退役士兵

美國之音這麼報的:裁軍在即,當局命令國企接收安置退役士兵。

換個角度來講,裁士兵,國家沒錢了,有這種潛台詞囉!國家財政有問題,把這些人要轉到國企去,是怕他們出亂子,因為他們要吃飯。而這樣的士兵的軍人,都是20鋃鐺歲的小夥子,你給他轟出去上哪去啊?

解放軍報援引國資委和民政部的話說,退役士兵接收和安置工作,關係到國防和軍隊建設大局,關係到社會的和諧和穩定。它說如果這麼做的話,對國企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在行業下滑之際,國企一直在裁員來增加競爭性,中國的石油、煤炭、電力、鋼材和水泥,基本都是國企過去兩年以來放緩,我覺得這都沒什麼可講的。

軍隊遇到的問題,在軍改中遇到的問題和今天的麻煩,大過國企當中遇見的麻煩,今天他沒有什麼長遠的計畫,他計畫不了,他只能解決現實的問題,對吧!

所以在裁軍的過程當中,裡面涉及到一些當兵的,但他主要是打擊高級軍官。那涉及到當兵的時候,他一定給當兵的有一個安穩,有一個國企工作,對於當兵的來講他就滿足了。

當他能夠有這樣的消息出來,在裁軍之前,這樣的消息出來的時候,對當兵的是一個穩定,分化掉將級軍官,在這樣的波瀾壯闊的裁軍過程中,有異議、有想法、有盲從的,但性質會極端惡劣的舉動,一句話:兵變。

兵變得帶著當兵的兵變,對不對!今天誰聽誰的啊?誰也不聽誰的;但今天聽誰的?聽錢的,軍人聽錢的,對吧!

那股東很簡單啦,說現在裁軍,爺們你們回家都沒飯吃,OK。我這個師長花了5百萬,我能花5百萬,我家裡有飯吃,如果從這個角度來講,作師長的我捨身取義,咱們哥幾個反了吧!殺了他們,殺了他事就改了,那當兵的沒飯吃,對不對!

那有師長替你出頭,咱們一塊幹這事兒,保不齊的,林子大了什麼鳥沒有啊!

龍吟大地:圍獵官兵是技術活

那因為過年,所以任何大的消息我們聽不著,那當然人們不同的媒體有著不同的評論的文章,香港的這個太陽報寫篇評論:叫圍獵官員是技術活。

內地這一輪整風,揭出了很多官場的黑惡,它說比如山西煤老闆,用臥底和坐探的方式圍獵官員。原來那些表面上高高在上的官員,實際上只是黑商眼中的高級玩物。

我覺得這句話有些話說得不公平,我說說得不公平的話,是共產黨黑,生意人進去你不黑你就完了,對不對!你不能一竿子把棗都給打下來,不是那麼回事兒,對不對!

那至於說官跟商之間的這種高級玩物,誰是誰的玩物,我跟你說他們叫互為玩物。

生意人不把官拉下水,這活沒法幹,這個官不吃生意人,他上哪掙錢?所以這活是不是技術活?是技術活,這話說的對不對?是那麼回事兒。

但它太表面,有偏袒有偏向,他是互為利用的,官就是生意人,生意人就是官,對不對!只不過大家風水輪流轉,這件事情轉在我上風口了,哥兒們你就得孝敬我;這個風水轉到你上風口了,那我就得孝敬你,得識時務,對吧!

所以這是不是技術活?絕對是,因為互為官商的兩個人,就得懂得看風向,懂時候、懂火候,我自己認為我個人的有限的評價就是,就是個人肉市場,你不知道誰是賣的,你不知道誰是買的,大家都是賣的,大家都是買的,對吧!

你通常說的那個詞全都變了,所以老炮兒它跟不上時代了。

與此同時,這個東方日報的另外一篇評論:慈善愛心遭褻瀆,彩票腐敗何時休?

這個文化人,我覺得就是文化人,慈善愛心遭褻瀆。當你有利益的時候,愛心都是騙籌,在今天的中國社會中,因為老炮兒都死了,講理的、講規矩的都out了,全國福利彩票和體育彩票腐敗重重,就連橡皮圖章式的人大常委都憤怒了。

這些打著公益名義發行彩票的,往往是取之於民,用之於貪,連全國人大常委們都憤怒了。全國人大在裡面大官,在這過去的兩年反腐中折了多少個啊!我說這話的意思,黑幫跟黑幫打起來了,一句話黑幫跟黑幫打起來了,對不對!

所以我只能說,這是一個面臨的完全交叉的,分不清你我的,一個非正常人類的社會。只不過在這2015年,在我們現在的這個時間的背景之下,把它全都哄出來了。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