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問題很大 習近平2016年動手了 今日點擊(2422-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1 月 09 日訊】        提要
上海復星集團季剛被查 鄭恩寵:習動手了
「禁書」書商失蹤事件令香港人人自危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昨天熔斷機制被廢除之後,大概1個小時,網上有人披露一個消息,神不知鬼不覺悄木聲溜出來的消息,消息說得挺短,說老闆搶了軍權。

這裡說的老闆就是習近平,老闆搶了軍權,那讓老闆在中共的最上層的敵對勢力,非常惱火。要在經濟層面打擊他,往死了打他,中國的經濟垮了,那政治局開會,就可以把今天的老闆給廢了。

你看它基本就是說這意思,然後稍帶了一句就是說:在銅鑼灣書店這件事情,是有人故意玩習近平。這反應出什麼?反應出十八大以來黨的體系,江澤民、曾慶紅已經被抓,但是你沒廢掉這個體系、你沒廢掉這個制度、你沒廢掉這個系統。

上頭有腦袋你沒功夫把江澤民砍了,下面有體系它自動就會運作,每一個人出自於的貪婪自私的角度,它自動就會運作。是因為這個制度造成的,這個制度的邪惡。

如果你們換個位置搞不好你也這麼做了,這就是讓勝利沖昏了頭腦之後,自以為是的結果。提到制度我跟你說個故事,網上看到了一張照片,大概講的是日本北海道上野,是這麼的概念吧!

大概是上野那附近的地方,有一個火車站,這個火車站只有一個人上下車,是個女孩子上下車,上車去學校下車回家。那這個車站原來一直討論要廢掉,但是這家鐵路公司它是私營的,出於對這個孩子的責任,就一直存在。

而這個火車只有二個點,孩子上學的點、孩子下學的點在這個車站停,車站沒有售票亭什麼都沒有,沒有管理員什麼都沒有,但那個時間必在那停。

今年這個車站取消了,為什麼?孩子畢業了。你記住那是個人的社會的環境,人自然就會這麼做。那我們說過殺人回憶,那是一個暴力的環境,暴力之下自然有那姦殺者,是制度的邪惡,制度驅使著某些人趨向於邪惡。

上海復星集團季剛被查 鄭恩寵:"習"動手了

鄭恩寵,這是跟江家幫死磕的,上海早期的維權律師,當年跟高智晟他們幾乎是同一時來的。鄭恩寵在昨天有篇文章,文章題目是這麼說的:上海復星集團的季剛被查,鄭恩寵說習近平動手了。

7日上海紀委宣布,上海市檢察院的檢察委員會的,原專職檢查員季剛,涉嫌嚴重違紀接受調查。那季剛被查應該是與復星集團的郭廣昌有關係,所以上海幫的問題很大,習近平2016年肯定要動手。

那季剛是什麼人,有關季剛的簡歷當中呢非常簡單,隻字沒提,而在紀委的公布網站當中,也沒提他任何其他的罪名。

但是新浪財經在報導當中說:季剛是復星集團的紀委書記,總裁的高級助理人,在復星人的榮譽榜上,被評為廉政督查巡視組的優秀團隊負責人。那季剛還是前上海市檢的公訴第一人,在上海的檢察院工作了21年。

我看到一個報導說,楊佳當初就是他提出公訴的,那這裡面的季剛、郭廣昌、復星集團、江家幫就連為一體了。郭廣昌不得了的,他的助手是曾經上海檢查院的專職委員會的委員。

那人家郭廣昌聰明,對不對!如果換個角度來講,季剛如果不是上海市檢察院的成員的話,他也可能未必能坐上,是郭廣昌的第一助手。這東西拴在一起打,在我的眼睛裡鄭恩寵律師,認為這是習近平真正動手了。

因為季剛的身分和季剛曾經工作的履歷,牽一髮而動全身的人物,這不是動一家了,對不對!既有買賣,又有上海的司法體系、政法委體系拴在一起,而他在那地方工作了2、30年,所以應該講是一個打鬥過程中的一種標記。

而香港的銅鑼灣書店5人失蹤,特別是李波失蹤這件事情,變成了軒然大波,軒然大波之後輾轉的告了一階段。也就是大家討論上沒有那麼激烈了,因為李波露面了,對吧!李波露面、李波說話。

「禁書」書商失蹤事件令香港人人自危 

很多人也表態了,大家就靜觀後面事態的發展,但是李波是從香港被抓走的,中共外交部長已經證實了這個說法。

環球時報也證實了這個說法,事情的嚴重性,它在於對整個港人如何看待,也就變成了港人人人自危。

這個說法同樣來自於紐約時報,專門出版有關中共領導人,八卦書籍的香港編輯消失。他的妻子向警方做了失蹤報告,但接到傳真之後突然撤案,傳真顯然是她丈夫的字體,稱他自願前往中國內地協助調查,但香港的邊界警官,卻沒有他出境的任何紀錄。

這件事情的發生,就像一個間諜的驚險小說所需要的元素,就都具備了,等於是演了一場007。它說對於這720萬的居民來說,李波的失蹤以及他看似在,把香港與中國其他地方隔開的邊界的,另一側出現,引起了諸多人的恐慌。

原因就是在一國兩制的安排之下,這裡的人直到本世紀中葉,都可以免受中共管理的法律保障產生了懷疑。李波被抓威脅到所有每一個香港人,因為這將意謂著北京政權,可以隨時從香港抓走香港的任何人。

一國兩制破產、司法獨立破產、人權自由破產,對不對!也就變成了香港人可以直接,被中共的公安系統、司法系統,以強姦的方式來獲取他們所需要的。

這是在整個的眾目睽睽之下,所以它的意義就在於它的威懾,和給整個香港社會帶來恐慌,紐約大學的教授孔杰融說:這種做法不僅僅是中國法律波及範圍的延伸,也是中共無視法律作法影響範圍的延伸。

換個角度來講,你可想而知中共上層打殺的激烈程度,對吧!藉助任何可以在民間製造事端的這種事情,讓今天的中國丟人。

習近平一而再、再而三的頻頻出訪,要展現出自己的國家主席和大國的風範,而另外一面頻頻抽他大嘴巴,掄圓的抽呀,360度,一定要撕掉他這張臉。

而在今天的互聯網發達的背景之下,那些傳遞消息的人,以知情、以不知情、以故意、以無意、以誠心,什麼各自心態只有他自己知道的心態,去分析評論了這件事情。

但是這裡非常有趣的事情就是,在有些人放料說:銅鑼灣出一本書,講的是習近平的情人。這件事情卻是狠狠的抽了習近平的臉,作為國家主習,這就跟那熔斷制度一樣,我跟你講,是背後趙家人幹的。

而圍繞著這件事情,歐盟直接提到說:這是極度令人擔憂的,這是BBC在報導當中說的。

這是歐盟星期四直接發表的聲明,它說 5名與巨流出版社有關的,香港居民的況和現在所在的情況,依然沒有任何信息,這是令人極度擔憂的,所以歐盟這件事情直接表態。

而與此同時法廣的報導,我也看過這篇報導,傳中共強力部門不滿環球時報越幫越忙。

但這裡它沒說強力部門是誰,而環球時報連續以社論的方式,說了渾球的話,真是,我跟你講真是絕了。我就跟大家說過,我就一直在講說:當有一天變化的時候,我真不知道環球時報,那個姓單的怎麼能夠把自己給搧了。

你別樂呀!他姓單,一定會有這一天的,這一篇報導講的是,說中共上層有人不高興,對環球時報的做法很不高興,很不高興你就給他搧了,不就完了嗎!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