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股災的根源是中共被報復 今日點擊(2425-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1 月 13 日訊】        提要
德國專家:中國股災是世界經濟的毒藥
網上融資苦主發起十萬人上訪,至少數百人被帶走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人民幣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曾經當時算一個比較大的新聞,其實當時我注意到這個新聞本身,在媒體的探討當中呢,並不是那麼激烈。

原因很簡單,它作為這個世界上第二大經濟實體─中國啊,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它的貨幣理所應當是在國際範圍內有著它相應的位置,但是呢比較特別的就是,它並沒有引起反響,是人們在國際社會當中,主要的國家並沒有把人民幣,當成真正的主要的貨幣來對待。

在我看來其實是有這個成分的,一句話它占有的比重的額度,並不是想像的跟第二大經濟體那麼相匹配;當然在非洲可能它人民幣,我們看到的它的力度就更高。

但是作為相生相剋的道理,在這個硍節上在中國的經濟,全面走向衰敗,走向萎縮的硍節上,貨幣卻進入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那它的流通性就會更強,它的國際性會更強。

那作為一個獨裁的制度,一個強權的制度,它的整個社會制度和政治制度本身是強權的,不是流動的、不是開放的,不是這麼一種一切都是公開的,那也就變成了自己的貨幣跟自己政權的制度,本身是有衝突的。

在過去的時間裡大國崛起的過程,裡面有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就是欺騙。表面看起來的整個經濟實體的那種外在,和它內在的實力中間距離有多大,這個真空地帶有多大,恐怕連今天的總理都不清楚。

那這種真空本身虛假的外表,包括貨幣進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跟它萎縮的沒有力量抗爭的內在的實質,中間會把整個國家拉裂的、撕毀的。

貨幣的動盪是在整個經濟層面當中最敏感的,它的力度最大,索羅斯就是玩錢玩起來的,對不對!那你甭管是對是錯,他玩錢玩起來的。

那我說的意思一個強權的政權,對自己的貨幣的控制力減弱,而貨幣本身進入了正常社會的流通性的比重更大,也就給人家打擊你的可能性更高,其實在我看來就是這麼回事。

那這集節目呢因為個人原因,我提前做了一點,那也就我們在星期二播放的時候,我並沒有看到星期二人民幣會怎麼動,和股市是怎麼動,但是星期一呈現出非常大的這種波動。而過去時間裡中共政權本身的隱蔽性,也就是它經濟內在的實際的情況,它的統計數據到底是什麼?是個謎。

而走到了今天,整個中國的經濟跟世界連為一體的時候,勢必對國際社會上的傷害,也是一個未知數,因為連自己到底有幾碗乾飯他都不知道,那你說這乾飯要拿非洲去救濟去了,那到底自己能吃還剩幾碗飯呢,他不知道了,所以就出麻煩。

德國專家:中國股災是世界經濟的毒藥

我認為最大的麻煩就是不知道,德國之聲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中國股災是世界經濟的毒藥。

德國經濟學家馬賽爾明確說,2016年德國的經濟不容樂觀,疲軟的中國經濟以及諸多危機,將給德國出口造成負面影響。

買寶馬、買奔馳的,機械製造和機械本身的,現代的工業製造本身的很多頂尖的技術來自於德國,很多頂尖的機器來自於德國。如果作為一個德國經濟產品的主要的消費地,它疲軟了,那肯定會影響嘛。

德新社引用德國經濟所的研究報告講,德國經濟發展不明朗,而中國的股災更增加了不確定性。經濟學家馬賽爾說,中國的股災對所有企業來說,都是一劑毒藥。

這種動盪對全球的金融市場以及經濟,將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連我們現在也不知道。所以這就是我說的,關鍵是不知道,但大家知道影響一定是負面的,我覺得就是那些最基本的。

或者說中共過去多年來,那種掩蓋與欺騙的做法,今天遭到報應了。而在過去的時間裡,茫然的只認錢什麼都不管,這是西方社會,面對中共體制本身的做法,那這個做法,它自然會帶來一種報應,讓我來說這就是報應。

所以轉來轉去就是一個圈,不在城市中你就知道城市所發生的一切,無所謂它是經濟也好、金融也好,就是這麼個圈。

文章也提到說,目前的勞動成本非常低廉,因為我們有1百多萬個崗位空缺,但是德國面臨的失業率的這種低下會出現,因為上百萬的難民進入了德國,2015年,他說這種情況就會出現大規模的轉變。

對於已經生活在德國的居民來講,失業率會繼續下降,但是德國社會本身因為難民的湧入,將會出現很大的影響。

文章也直接提到說,新興國家的經濟增長乏力,中國經濟增長充滿太多的不確定性,而增長率本身出現了明顯的下降,而包括巴西和俄羅斯兩個國家經濟,已經進入了衰退期。

原來說那四個叫什麼金磚國啊,金磚國現在我不知道印度會怎麼樣,這四個金磚國,包括印度、中國、巴西和俄羅斯,三個金磚已經變成了吐克勒,現在看起來變成了吐克勒。

所以這裡面,作為德國的經濟研究所的所長,他明確提到中國的不確定性,將會給德國直接帶來傷害。而德國的經濟是整個歐洲大陸經濟的火車頭,2016年是完全充滿了風險的一年。

那與此同時,在週末的時候我們知道e租寶,這件事情沒完,牽扯的人太多,而大家丟掉的直接是現金,玩的直接是錢,所以這件事情沒完。

網上融資苦主發起十萬人上訪,至少數百人被帶走

法廣講網上融資的苦主,發起了10萬人上訪,這樣的運動,這叫運動了,至少數百人已經被帶走。

e租寶平台在過去的時間裡,一共吸金,吸引了資金大概700億人民幣,已經被查封1個月,但是沒有交代受損市民的資金的去向和賠償問題。

它說至少有7個苦主 維權團體,發出了全球10萬人北京大集訪,並傳出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昨天開會之際,湧入到中紀委和國家信訪局。那中國的網媒講說,有超過600名的e租寶的苦主,或者其他訪民被帶走。

你去要錢去,有本事能在中央電視台大規模做廣告,那背後的人,中央電視台惹不起的人,拍馬屁的人,那是趙家人,當初開場子的是趙家人,今天砸場子的也是趙家人,是趙家人跟趙家人打起來的,對吧!

那作為苦主,我個人覺得你就太難說了,咱們原來節目當中早就講過,對不對!你不要信共產黨,朋友們老說:哎呀,共產黨還做過好事。我不知道,這個10萬個苦主當中,有多少人看過我節目,又有多少人不願意聽我罵共產黨,就這麼點事。

所以在我眼睛裡,有時候我覺得都沒得說,不能說不好聽詞,你錢都賠了;但是找好聽詞我又形容不了,因為它本身就是騙局,整個中共的社會就是個騙子。

那文章提到說,整個e租寶的集團董事長,叫做丁寧等人已經被抓,平台也已經被關閉。那據說受到影響的人是3千多人,平均每個人借款是2千290多萬元,3千多人每1個人拿出2千多萬元,尚等待回款的投資人大概15萬人左右,這有一些具體數據,那這就是e租寶帶來的影響。

所以我的說法,e租寶能起來,背後有趙家人;e租寶給砍了,是另外同樣背後有趙家人,所以這是趙家人打架,造成了社會的動盪。

昨天最新的消息,中國停止互聯網金融企業登記,在深圳、上海、北京等地開始,暫停互聯網金融企業的登記。那其中上海是從1月4日暫停,互聯網金融公司的註冊的。

那其實當時也包括一些外匯出現波動,很多人1月4日那天上外頭搶美金去,都是在同一天發生的。

它說另外北京市工商局也下發了相關通知,稱互聯網金融類型的公司的註冊已經暫停,那這東西都是一種表象,這是個過程。

那e租寶只是一個出了事情的,其實裡頭暗含著很多一些沒出事情,而封殺這樣的金融公司,是阻止資金的外流。阻止資金的流動,那今天主控的人手裡要錢,其實你讓我說,很大的原因在這裡。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