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死守隱私底線 關鍵點在中國? 今日點擊(2461-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2 月 24 日訊】        提要
蘋果死守隱私底線 關鍵點在中國?
彭定康:北京占中後指示港府在大學挑事端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有個朋友在YouTube上給我留個言,他說非常驚奇,他住的家左鄰右舍,他說在這個元宵節過後的第二天,有人去查戶口。

不是查別的戶口,問誰家是黨員,哪家有黨員哪家有黨員,查這個。他說讓他感覺有點兒不知所然和毛骨悚然,後來我就悄木聲問一下,我說這地方在哪兒啊?那朋友答得挺有意思的,賣麻花兒的地方,賣麻花兒的地方。

大家知道聽我節目的朋友知道,我常說就說猴兒吃麻花蠻擰,很多事情就像天津十八街打麻花兒,有些用哈拉油炸的,那東西擱嘴裡不是味兒,看著很誘人,看著非常誘人。嘎!一咬牙崩了,要不然就是把肚子腸子給擰了。

那這個事兒,我不知道是不是有全國普遍的概念?但是這個事兒那是非常有來頭的,如果在街道、在胡同、在社區裡面去查誰家是黨員,這個真有點兒為文革做準備的概念。

第一:真正誰是黨員的這種真正細數,黨中央沒數、黨組織部沒數,到底有多少黨員矇人的。第二:真正在地方很多是失控的,這第二。第三:這樣去清查名單,後面會有非常大的,如果是全國的啊,它在地區這麼查,那後面一定埋了很大的雷。

埋什麼雷我們不知道,但是這麼做法,這是一個非常非常特別的做法,對吧!非常特別的做法。黨內發起整風運動?不知道。那反正買賣也不成了、經濟也不成了、賺錢也賺不著了,全把人掛起來,不知道。

但是確實我們看到了,如果這事情是真的,那是一種很特別的概念,也就是說2016無論它要發生什麼、無論發生哪一個方向,但一定有事情發生。無論它是主動的被動的,而這樣的事情滲透到每一個人身上。

那與此同時在國際社會中其實在今天,應該是昨天發生了一件事情,美國蘋果公司跟美國的FBI之間,對簿公堂,這事兒很有趣。

原因就是FBI呢要求蘋果公司,把這個大概幾個月前發生的,夫婦兩個拿槍殺人,跟IS有關係。所以要求蘋果公司能夠把他們的手機解碼,蘋果公司不幹,蘋果公司不幹。

這就變成一個很特別的啦,這涉及到國家安危問題,對不對!那些人是恐怖組織殺人。但是蘋果公司敢與FBI對抗,你能想像這樣的事情發生在馬雲身上?馬化騰是馬騰化身上?

甭管是誰你能想像什麼小米身上,你能想像到嗎?對吧!所以這是一個非常典型的,我們可以看到一個正常的社會當中,我們看到一個法律是獨立的時候,我們看到人的自由與權利的,跟所謂的愛國主義之間,跟國家利益之間的衝突的時候,一個社會的表現。

蘋果死守隱私底線 關鍵點在中國?

我沒說他對,沒說他錯,這是一個真正的社會表現的現狀。紐約時報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蘋果死守隱私底線,關鍵點在中國?

它上來提到說:蘋果公司用了6年的時間,才說服了中移動銷售iPhone。2013年蘋果的首席執行官講說,蘋果公司進入中國哪,是一種劃時代的概念,因為中國的蘋果的銷售,是蘋果的第二大市場,僅次於美國。

而蘋果手機最大的特點就是安全,它在防範黑客侵害當中,它做的產品比較到位,所以這也就成為了人們喜歡的原因之一。那目前出的事情就是,FBI在處理加州那件槍擊案的事情的時候呢,那個人使用了蘋果手機。

所以FBI要求蘋果公司跟美國政府、跟FBI合作解碼,那蘋果公司它的懼怕就說:如果我今天答應了FBI的解碼,我就要答應所有的政府,那牽扯到個人隱私問題,所以這是一個很特別的案例啦。

蘋果公司的執行長官庫克,把隱私權稱為是一種公民的義務。所以他說:政府要求這次工具只能被使用一次,只用在一個手機上,但是實際根本不是真的,工具一旦被製造出來,那技術就可以一次被一次地使用,會用在各種設備上。

也就是說:庫克認為如果答應你了,我在你這兒用一次,那以後它就像蝴蝶效應一樣,它就會這麼反應下去。所以大家注意到這個爭執點,在於蘋果公司堅守對個人隱私、個人人權的這個基本的權利。

作為美國政府FBI它以政府的身分向蘋果公司進行保證,我們只用在這一次上,而這件事情涉及到美國的,每一個國民的安危,但是這個時候蘋果公司都不答應。

為什麼跟中國有關係?它提到說在中國,蘋果與其他銷售智能手機的外國公司一樣,把進口設備交給了中國監管的機構檢查,蘋果在中國也放有作為服務器的計算機,但是蘋果此前表示,北京不能查看計算機上的數據。

因為服務器的密鑰,並不存放在中國。實際按照中國的法律,北京通常對任何存放在中國的數據,具有訪問權。

所以這裡就提到說:如果蘋果同意美國公司,破解那個凶手的手機的要求的話,那北京要求得到一種類似的工具,那蘋果不太可能能控制中國對該工具的使用。如果蘋果拒絕北京的要求的話,將面臨處罰。

所以這是蘋果公司提出來的說法,那蘋果公司提出來的說法,這就牽扯到中國北京的,共產黨的政權的性質問題,跟美國政府政權之間性質的差距。

那也就是說:作為一個獨裁的體制、一個強權的體制、一個把人權放在主權之下,人權放在主權之下,就是說國家的主權高過,基本每一個人的人權,所以每一個人都要為國家死的,是你的義務。

國家握有國家權力的人,可以要求每一個人為國家死,這是愛國主義的邪惡,這是愛國主義的邪惡。

所以這裡面出現了兩個國家,品質不同對立的時候、性質對立的時候,那蘋果公司用了這個理由再去拒絕FBI,把中國牽進去了。而把中國牽進去的原因,是對個體的尊重,和對中國共產黨的不信任。

而作為目前圍繞著香港,特別是因為旺角衝突這件事情呢,引發出來在香港政府包括香港媒體,包括香港的學生之間的爭論,就顯得非常的喧囂。

彭定康:北京占中後指示港府在大學挑事端

最後一任的香港港都彭定康,在BBC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北京占中之後指示港府在大學挑起事端。所以在彭定康的眼睛裡,今天香港的動盪,是中共上層的直接操手的結果。

彭定康在國際評論網站Project ,寫篇文章談到大學自主問題。他直言雖然基本法及中英聯合聲明,裡面有著言論自由和大學自主,但這兩方面在香港正受到威脅,威脅來自於獨裁的政權。

大學生似乎在2014年大力支持爭取民主的示威運動,這是和平占中。特區政府顯然收到北京指令,在他們就讀的大學挑起事端,迫使大學就範。

那這裡面它提到說:彭定康的文章以學術精神的落幕為題,指自己在香港任港督時,要擔任所有資助學院的校監。他當年曾就此抗議認為,應該讓大學自行選出它的領導層,而大學不讓他輕易辭職,那故5年期間享有為學生頒授學位的權力。

所以彭定康的文章裡面,一直強調就是學校有著自主權,學生有著自主權,給予學生與學校以自由。那這裡我們知道在香港大學裡面,有個叫李國章的,要如何如何在大學任校長,任什麼東西,反正引起了學生很大的衝突。

而緊接著在剛剛發生,在香港兩個大學裡面的學生會的成員,在自由選舉中,都是本土派的學生,成為學生會的主要成員。表現出在大學生裡面,那種分離的跟共產黨說不的情緒高漲,而這種分離跟情緒的高漲,在某種的意義上來講,實際是梁振英自己的操手做法故意挑起事端的。

所以這是我們看到,在我的眼睛看到的一個真實的一面,而在彭定康的文章當中也認為,他認為是來自於北京的指令。那我個人的看法當中,那北京不是一體化,北京上面的第三代領導人,跟第四代領導人死磕的場面,表現在香港本土上。

而在香港的政府當中、香港的權力者當中,所謂親中共的建制派人物跟政府之間,已經出現了明確的裂痕和分歧。建制派上面為什麼分裂?因為它們知道在中南海是分裂的,它們必須選邊站。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