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有意向」 江澤民題字石碑無風自斷 今日點擊(2466-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3 月 01 日訊】                             提要
「天有異象」江澤民題字石碑無風自斷
光明網稱:批評任志強不能「上網上線」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晚上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呢,整個過程,在一開始的時候我們看到的,那叫什麼Max,連續拿到6項技術獎。

其實我當時看到,因為我不喜歡那個電影,我個人不喜歡那個電影,等到最後的時候呢,我們看到的基本跟我個人心目中所認為的基本差不多,那小李子呢確實如願以償,大家伙也覺得有點說不上來的味道。

因為當時當小李子拿到最佳男主角獎的時候,在推特上全是他,終於他如何如何了,而在那我個人感覺也是滿,滿特別的,特別是跟他搭檔演的這個,泰坦尼克號的這個女主角呢,在看到他拿到獎的時候呢,她自己倒是痛哭流涕的,有那麼個場面。

如願以償對一個人來講總是一件好事啦,那與此同時呢Room,房間這個電影呢,我個人稍微有點這個出乎意表,就是它拿下了最終,最終拿下了女主角的最佳女主角,但並沒有拿下這個最佳影片,那所以這是一個不同的概念啦。

那與此同時最佳影片給了這個聚焦,那聚焦這個電影,在濤哥侃電影當中跟大家分享過,那它最大的概念揭示出天主教,在全世界的天主教系統當中的主教牧師,這種對幼男、幼女的性侵的問題。

那個影片非常深刻,揭示的是2001年在波士頓,環球報在當地進行調查,針對當地的天主教的系統的整個機構。而這件事情呢,我在濤哥侃電影當中引用了它,當時影片裡主編的一句話,我們報紙媒體存在的最大意義,是我們不會依靠任何力量,我們也不投靠任何權力與力量,我們只要事情真相。

在當時跟大家評述這句話,我認為跟今天的央視姓黨,黨媒姓黨,是直接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個電影的核心就在這兒。

因為天主教在世界範圍內,它的勢力極大,而這個影片又從另外一面揭示出,作為一個宗教,天主教走到今天作為一個宗教,作為宗教裡面的人士,它變成世界範圍內眾多信仰者的一種期盼、一種期待。

希望他們的精神、他們的靈魂,透過這些牧師和主教能夠與神連上,可是他們自己的行為呢,是完全違背神的,而違背神的旨意在他們的天主教的中心梵蒂岡,就掛著他們當成神物來供奉的,米開朗基羅的著名的作品「大審判」,它是當神物在供著。

那也就是說今天天主教裡面的某些神職人員的行為,遍及世界各地的某些神職人員的行為的本身,就在驗證著他們自己所供奉的,大審判的日子的今天來臨。

「天有異象」江澤民題字石碑無風自斷

廈門出事了,出的非常有趣的事情,我先跟大家分享一下客觀的報導,自由亞洲電台這麼報的:天出異象,江澤民題字的石碑無風自斷。

福建廈門集美大橋,江澤民題字的石碑,在29日早晨應該是7點多,突然斷裂,引起人們的評論。這個橋是2008年7月1日通車的,2008年7月1日黨的生日,2006年12月分開始建造的,這是廈門,過到廈門島。

他說大概是廈門島第三座大橋,它這個石碑本身是在只有兩級風速的背景之下,自己從中間斷裂,現在在放的,就是被人給拍下的這麼短短的一個視頻,大家可以清楚的看到,石碑是在沒有任何外力的情況下,沒有任何一種人們通常以為的情況下,自然斷裂的。

這種自然斷裂多少萬人看了,下面朋友留言說太詭異了,不可思議了,到底是什麼力量劈的?沒有任何人能解釋的力量,事情發生了,是這麼回事兒,你可以信你可以不信。

但我們剛才看到那段視頻,那是非常詭異的事情,那是非常詭異的事情,所以應對今天的場面,對吧!而且呢它折的這天呢,是閏月2月29,四年輪一回的日子,你都想不出來這道理,就說你默默想一想,為什麼呀?想不出來。

如果你往前推,2016年,這事是2008年,那一年也是閏月,四年一回,時間是個神,人肉眼看到的跟實際發生的,中間就給人一個謎,你怎麼悟?怎麼理解?

光明網稱:批評任志強不能「上網上線」

任志強,這事玩大了喔,成為了各自的新聞的,我們都評論比較多了,在我能夠看到,被國內封殺掉的這麼個帖子,批評任志強不能無限上綱上線,這是來自於光明網的一篇文章。

它說在依法治國的今天,不應該亂扣國外顛覆勢力代言人,這樣的大帽子,否則豈非文革遺風;另外一個人說,任志強竟然反對黨中央多黨制,行不通的歷史結論,稱共產黨是壟斷皇權,是專制加壟斷,槍口對內鼓吹軍隊國家化,被共產黨口號騙了十幾年,這個寫的它是一種反語的概念啦!

另外一個人說,經濟形勢越是嚴峻,越要加強改革開放的力度,安撫並吸引境內外的投資;可現在卻重提意識形態的鬥爭,把任志強打成資本翻天派,這和救市努力是南轅北轍嗎?他救不了市了,我個人覺得這個說法還是比較文化的,它已經沒戲了。

提醒大家王毅作為外長,在前兩天提到了台灣民進黨將要執政的這件事情,他說什麼?他要求民進黨,你要尊重你自己國家的憲法,這是中共外交部長在公開場合的說法。

如果任志強批評的是個人,說的是個人,衝的是個人去,那個人是有權力站出來反駁他,有權力透過司法的角度去告他,那是沒問題的。今天任志強提出來的說法,媒體是獨立的,媒體是不該姓黨的。

在聚焦這個在今年的奧斯卡最佳影片,裡面最大的價值,就是作為波士頓的環球報,它的責任、它的無冕之王的責任,尊重世界上所有每一個人,尊重世界上每一個孩子,因為天主教的主教和牧師們,以他們自己的所謂的名望,性侵那些家庭破碎的幼小的孩子,這是一份邪惡。

那它的價值就在於,它的媒體的價值就在於,突破勢力、突破權力,突破這世俗間一切利益所困惑的,把人們的應該有的正直善良,以及人性與道德的一面,公布給所有的人。

法律是保護媒體、保護每一個人,具有這樣權力,具有這樣天地間的尊嚴,法律絕對不是保護黨的。

任志強批評的是中國共產黨,然後輿論拿出來,包括封殺他的帳戶、帳號說,他違法了,違了什麼法?一個法律去維護一個政黨,本身就是邪惡,本身就是扼殺人性,本身就是高級動物的一種直接的表現。

但是再換個角度來講,它的存在是自然的,一難一造化,今天的中國人遭此大難,為什麼?任志強被整頓的,被整治的一個客觀事實,讓所有那些尚存人之良心和人性,還沒有被黨性扼殺掉的,尚存一點點良知的人,你要摒棄掉對共產黨抱有的一點點希望,讓每一個人認清共產黨的邪惡,這是關鍵所在。而不是事情本身的對錯。

事情是自然發生的,它也一定發生,它的發生的原因,是要喚醒我們今天每一個人,因為我們有那麼大福分。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