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舒立緊跟任志強發挑戰 中南海博弈激烈 今日點擊(2473-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3 月 12 日訊】        提要
「財新」發文揭露當局對新聞審查被刪除
中國律師陳泰和獲當局釋放後赴美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今天是38節,我們俗稱叫38,我這兒咱們可沒有罵人的意思,我打小的時候就說今天什麼日子?38,後來香港電影給賦予了某種特別的更新的涵義。

這事只能說這世界太大,對吧!太繁榮,隨著時間的推移賦予了某種新意。38呢我小時候那時候被教育就是,婦女能頂半邊天,其實說你頂起半邊天,那半拿給誰啊?

我跟你講共產黨洗腦可損了、可壞了,對吧!上帝造了女人就有女人的特點,男人有男人的特點,不,女人非要當男人使;家庭的悲劇,社會的不和睦,其實相當程度,是跟這些被洗腦之後的反應有關係。

可能有朋友說了,說你胡說,海外都有女權運動,女人要平等,是,這確實都有,咱們就事論事,今天38咱們就說38,因為有些人呢看我的濤哥侃電影,覺得說你是個影評人,你說的這是什麼呀,聽不懂你說的。

我在節目當中跟大家講過,那政治也好、新聞也好、電影也好、文化也好、社會也好,其實你要看到他人的本質,出現任何這件事情,跟人自身的品質有關係,對不對!一個婦女能頂半邊天,颯爽英姿,回家不給她老公當豆腐給切了,她對不起你。

所以她把老公當豆腐切了,這是一個表象,而她非要頂起半邊天,這是她心理的因素;而這個心理的因素來自於黨的洗腦,不會欣賞自己是一個真正柔情似水的,應該的一個女人給男人以溫馨,她是相輔相成互不干涉,無法彼此代替的。

手心你怎麼代替手背?你把你手心給喀著喀這一頭透了,永遠代替不了手背,一陽一陰,共生一起,成為了一隻手掌,一男一女共為一體,成為這天地間的造化,現在共產黨的話就高級動物的東西,所以把人摧毀了。

「財新」發文揭露當局對新聞審查被刪除

BBC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財新網發表文章揭露當局對新聞的審查,結果被刪除了。

文章介紹說中國最著名的記者,胡舒立領導的財新網,對言論自由和新聞審查這樣的做法提出警示。但這樣的報導呢,被中共主管部門給刪除了。

紐約時報的記者報導講,星期二財新網登出的文章說,中國的互聯網審查機構,刪除了財新網的中文網3日的一篇報導,理由是非法內容,我覺得這就非常有趣了。

財新網胡舒立,你就會想到王岐山、想到習近平,就跟任大炮似的,任大炮你就會想到王岐山,對吧!那他們的言論他們的做法、他們的說法,有著極具的代表性,而這種極具的代表性,卻被新聞審查部門,被另外的媒體宣傳部門幹掉。

這種博弈的過程,這種博奕的事情都發生在,習近平一腳踏進央視那一天之後。也就是說習近平一腳踏進央視,然後央視說央視姓黨,玩死你,大家看誰玩誰?相互都在玩,相互都在玩命,相互都在用命玩,就出現這場面。

但是當他一旦公開化呢,就說明誰都沒退路了,就等著誰先下手了。

紐約時報的記者講說,中國新聞媒體,公開政府對新聞媒體的審查十分罕見,特別是在不久前,習近平高調視察央視和新華社。

而財新的總編胡舒立,被視為中國聲望最高的記者,她十分清楚批評政府政策和揭露腐敗事情,能夠容忍的底線,對,任志強何嘗不知道他說話,會帶來什麼影響呢?胡舒立又何嘗不知道呢?

當年胡舒立在揭發魯能之後,被曾慶紅等人幹掉、李長春等人幹掉,她原來的班子全都解散了,才來到今天的財新網,那她為什麼這麼幹呢?

所以從換個角度來講,央視姓黨,當習近平一步踏進央視的時候,央視、新華社、人民日報,在整個劉雲山的控制下,跟習近平玩起了遊戲,貓捉老鼠。不知道誰是老鼠?不知道誰是貓?

自己既是貓,自己既是老鼠,配合著海外某些所謂的媒體,所謂反共的媒體,出現了這種你死我活的搏殺。

中國律師陳泰和獲當局釋放後赴美

另外一件事情也非常特別,也是今天發生的,紐約時報報導:中國律師陳泰和獲當局釋放,並且來到美國。

這件事情本身是非常特別的,陳泰和是去年七月分在廣西桂林被抓,所以他是709事件當中被抓的律師當中的一個。紐約時報報導講說,陳泰和的情況非常罕見,一個長期被羈押的政治犯獲釋,並且被獲准離開國。

而陳泰和自己表示說,本人感謝桂林警方撤銷對我的刑事指控,並允許我來到美國與家人團聚,並同時感謝提供幫助的美國朋友,他衷心希望中國政府對於其他那些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抓捕的律師和公民給予同樣的仁慈。

這裡不是仁慈,在前天的節目當中,我印象中當時,我忘了引用的是彭博通訊社的一篇報導,在過去的1個月裡面,習近平撤換了10多個省,省一級的最高級的政法委官員。

省級的政法委的一把手被撤換了,這個事情應該是發生在那些被撤換的政法委的人員前後,或者說之後的事情。在整個司法體系當中,政法委是邪惡的,政法委不是國家機構,是黨的機構,政法委的存在就是對依法治國,依憲治國的直接的踐踏。

而陳泰和這件事情的出現,在我的眼睛裡,地方官員就是省一級乃至一些比較大的市一級的政法委的主管人員,今天對中共上層有著他自己的認識了解。對他身為政法委官員,他知道在未來是沒有希望的,有些人有這樣的意識,敢邁出這一步,出現了陳泰和事件。

同樣的道理在不久之前,那鋒銳律師事務所的那些人,都是在天津被起訴的,而且往上加碼,其中趙薇這個女孩子,公安、國安,昨天我看到的消息,到她們家去威脅她的母親,不許跟其他西方媒體有接觸,這是同時間發生的事情。

所以這裡面表現出司法體系的整個分裂,這件事情是特別的,也就是說在整個國家體系當中,他們又何嘗不知道,對這些維權律師的迫害,對這些公民權力者、倡導者的迫害是滅絕人性的。

文章特別介紹陳泰和自己是桂林電子科技大學法學院的副教授,他在7月12日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警方拘留,所以他是709事件最早受到牽連的律師之一。

8月12日他被轉移到看守所之外的地方,同時被監控,8月22日他獲准回家,但處於被監視居住狀態,在過去6個月中,他獲准在桂林一帶走動。

警方今年告訴他,他們不會提出控告,陳泰和隨後申請了新的中國護照,並迅速獲得美國政府的簽證。

所以大家明白這是地方的,也就是說在不同的省市地區,那具體主管司法體系當中的政法委書記個人的取向,決定了這些被迫害的人的命運。

而他們個人的取向,是因為他們知道中南海第三代核心江澤民,跟今天第四代核心習近平,進行著你死我活的搏殺,他們只能站隊、只能抱腿,抱哪條腿?這是他們要選擇的。

抱了習近平的腿,搞不好就出現這種情況;抱了江澤民的腿,可能搞不好出了那種情況,我覺得這是現實環境中,我們看到的真實一面了。

所以這是反應出這樣事情的出現,和胡舒立的事情的出現,反應出中南海最上層的搏殺,在下面的一種直接曝光、直接反應。也就是下一級的官員,下一級的辦事情的人,他們在選擇站隊,就會出現公共事件當中的不同的表象。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