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兩會期間出大事 特警子彈上膛監視記者會 今日點擊(2494-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4 月 04 日訊】        提要
中共防恐襲,特警子彈上膛監視記者會
記者高瑜釋放後首次接受媒體採訪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應該是昨天前天,在紐約時報連續登載安邦要收購,應該是希爾頓酒店所隸屬的集團。這件事情在美國可能影響比較大,起碼紐約時報比較重視,連續登了很多篇文章。安邦要收購,結果造成萬豪是美國的一家公司,也要收購希爾頓酒店,所以大家就開始競價。萬豪最後漲價漲到130多億,結果安邦出了140億美金。那這個時候希爾頓還沒做決定的時候,結果今天安邦突然又宣布撤了,不買了,它說一些商業理由。

我們跟大家原來有提過,提過只是說,安邦的背景是非常複雜的中共現在的紅二代,跟官二代都在其中。而這紅二代和官二代,誰都不承認自己有股份,誰都不回答。那我們跟大家講過,在我的眼睛裡就是錢要往外移。

但是紐約時報報導當中非常吃驚的說,說很吃驚就為什麼突然安邦撤棒了,沒解釋。而紐約時報又曾經的大篇幅的登出文章說,誰跟安邦做買賣,誰都要小心,那原因就是安邦的背景非常複雜。而這些掌握安邦的人,就是因為他的屁股,或者說因為他當初投胎的時候,投到他們家去。投到那家去趕到這個時辰,然後他就掙錢了。

所以你看安邦的這些當官的在耍著錢,然後你再想想普通人艱辛的生活。我說的艱辛不一定他沒有錢,我說的艱辛是在生命的理念中,是在生活中,他對自己生命的看法。當被共產黨洗腦之後他的可悲之處。非要出頭,一定要實現自己成功的願望。而成功本身是什麼?其實很模糊很可笑。

所以我想表現的概念說,為什麼今天在中國社會,真正大家探討的是人的價值。在我的眼睛裡,當人們真正缺失了對自己靈魂認知的時候,他也就失去對人的價值觀,探討的能力。當一個社會大多數人失去這一份能力,和基本認知的時候,就是黨性扼殺人性的時候。這個社會充滿的就是殺戮,對生命的虐待。

爭鳴雜誌4月1日,第一篇我們看到的文章,文章題目這麼說的:中共截獲恐襲情報,特警子彈上膛監視記者會

今年兩會前,2月27日零點起,北京進入了二級保衛狀態。1萬5千名軍警荷槍實彈,你記住他是荷槍實彈。它強調,在京城大小街巷中巡邏。爭鳴雜誌講,中共官方截獲情報顯示,有極端勢力、恐怖勢力,策劃製造特大事件。那美國媒體也報導講說,去年聖誕節前夕,北京廣州 深圳等,多個城市已經傳出恐怖襲擊的威脅。

那在我的眼睛裡,我就跟大家說了,當他失去真正一個生命意義的時候,權力,自己的權力就是扼殺自己的工具,所以這都是相生剋的道理。爭鳴雜誌報導講說,兩會期間中共安全部,和安全部的聯合參謀部,中央警衛局抽調500名特警,變裝進入兩會期間,充當兩會代表,和委員下榻的酒店以及賓館之內,假裝成代表或者什麼樣的身分,因為他們認為會出現麻煩。

3月16日兩會結束當天,李克強召開記者會,32名特警以記者身分進入會場,他們隨身攜帶了叫12型18CM曲折手槍,8發子彈上膛,固定通訊機救急包,兩枚飛鏢,坐在會場的各個角落監視會場。

中共防恐襲,特警子彈上膛監視記者會

他們認為會有人,在兩會期間發動特大的恐怖襲擊。但是誰是恐怖分子?誰能進去?如果這個消息是真的,我們能就解釋,為什麼習近平是貼身保鑣給他倒水,為什麼習近平跟李克強沒有任何話語,他心裡有大事。這個大事就在於,我們跟大家說了他不知道誰要殺他,這是件麻煩事。

這是在反腐過程中,在整個,在打殺的過程中,為了保自己命的過程中,當共產黨平台還存在的時候,就是我一直說的,當你不掛出江澤民的時候,你讓其他那些在江澤民治下,統治之下,吃喝嫖賭抽,坑矇拐騙拿的官員,而你今天又不能把他即刻全都殺光的時候,他們一定會反抗,因為你滿門抄斬的方式,斷了人家的後,他也要活命呀,他沒有別的出路呀。

今天風聲鶴唳的,這種斬草除根的做法,但當你不能順天意,即時的掛出江澤民,即時的廢掉共產黨時,你自然在這樣的,最極端的、隨時的、生命的生與死的危險層面,永遠會存在。

道理很簡單,習近平、王岐山、栗戰書,當你今天依然不相信別人的時候,全黨就是你的對頭,儘管你是黨的組織,全黨是你的對頭。因為今天全黨的精英,是過去10年15年出來的,江澤民統治的結果。而你今天反腐反的政策,被反下去的人,是那15年他們工作的過程的結果,能不是你的對手嗎?所以這是我跟大家說,亡黨,是唯一保命的出路,因為它是順天意的。

高瑜昨天家裡遭到強拆。強拆的做法,警察和不穿衣服的臨時工,不穿衣服就是不穿官衣的臨時工,再加上城管,突然到她們家拆房子。說她的房子有一部分是違章建築。高瑜和她的兒子自然就反抗,大家有了衝突,兒子被抓到派出所,和平門派出所。而我們網上看到的照片,是高瑜家裡,就是她自己的院牆外面,院牆控制的區內當中,一片狼藉。沒管,拆完,人走了。

在習近平出訪美國的期間,在愚人節的前一天,那個之後高瑜就真的接受了記者採訪。在記者採訪當中,她直接否定了新華社的宣傳的手法,說高瑜認罪,所以給她免刑。高瑜否定了這些。而這裡我想跟大家說的,當我看到那個場面的時候,習近平沒在家,高瑜是世界範圍內,知名的中國的維權人士和著名的記者。任何有關她的消息,勢必在世界媒體中都會占有一席之地。

一群警察戴著國徽 ;一群城管 然後再帶著一群不穿官衣的流氓,到她們家去,拆了她一部分房子,然後磚頭扔一地,扭屁股就走。你知道什麼叫流氓?

什麼叫臭流氓?誰叫故意把事情挑起來嗎?就這,非常清楚。在我的眼睛裡,這是故意攪事,故意搗亂,故意給你習近平難堪。

記者高瑜釋放後首次接受媒體採訪

有人說這是習近平治下出現的結果。他傻抽了籤,吃包子吃多了,還是炒肝吃梗著啦。把房子拆一半,走了,然後讓大家伙罵。我說句不好聽的話,感情上你可以不接受了,但面對現實,基本上要把肩膀上的這個腦袋,想事情、吃東西,得弄清楚,對不對?跟自己抽羊腳風。自己在美國,然後出現訪民,又開始截他的車。他自己的身家安全,在美國都出於一種緊張的狀態。然後那一頭他調解事情來,讓你海外的人更……。所以這是在我的眼睛裡,這是中共最上層。我說得很簡單,江澤民的剩下的整個派系的官場,跟今天習近平之間的直接的對壘。

很多網上知名的維權人士,在這個過程中,對他的迫害,具體人的迫害,當成了中共權鬥當中的一種手段。你可以不認同啦,隨便每個人怎麼認識。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