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獲獎 名至實歸 今日點擊(2496-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4 月 05 日訊】        提要

《十年》獲獎 名至實歸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好萊塢早期有個電影,叫做好家伙,我印象中是1997年拍的,這個電影呢講的是美國社會當中,在紐約在新澤西一帶的黑社會。

黑社會跟這個教父裡講的這個黑手黨呢,稍微有點距離,他的級別比黑手黨低,可是他不像教父所表現出來的,是黑社會當中的高級家族、大家族的那樣的故事。它講的是真正在美國社會當中的地痞流氓,生來就是打架、生來就是殺人、生來就是搶錢、生來就不是上班的、生來就是幹這活兒的。

因為當他成為地痞流氓的時候,他覺得非常的有意思,因為可以穿最好的西服,開最好的車,穿最好的皮鞋,看見哪個女孩子好,就可以跟她弄過來,這就是他的生活。

所以影片裡講了3個人,主要講的就是,講真正在美國社會,在紐約在新澤西一帶的低層的,地痞流氓的真實的生活,很多人稱那個影片好,是認為太真實,太真實。

而這批人的生活的命運,我們知道除了死就是下大獄,他沒有任何出路。而它的宗旨就是:不能出賣朋友,不能洩密。所以當你的老大要求你稱讚你說,你能夠嚴守祕密不洩密,你能夠不出賣朋友的時候,你的老大明天就殺了你。

而他黑社會表現最大,對社會的控制最大的影響,就是以殺人的方式,以暴力的方式營造恐懼。當這種恐懼滲透到,整個社區和社會階層的時候,你就是這個社會當中的老大。

《十年》獲獎 名至實歸

看起來是好家伙,實際是邪惡的,這就是今天對中共最恰當的描寫,營造恐懼, 對不對!營造恐懼。在我能夠理解的現實生活中,今天香港籠罩著恐懼,而在香港昨天發生的事情,就是香港今年電影節當中的最佳影片,金像獎頒給了十年這個影片。

那現在在香港引起了軒然大波,我在上集節目當中已經陳述了,它圍繞著一個概念,就是所謂的政治概念,而這一次能夠把最佳影片,給了十年這個影片,那我覺得很多人們稱道的概念就是說,稱道今天的金像獎的主席,那爾冬陞他的勇氣是這麼個稱讚法。

而爾冬陞在頒發今年金像獎時,說了一段非常著名的話,引述了一段著名的話,這段話來自於美國總統羅斯福。我們先看看這段話他怎麼說的?我們無須恐懼,真正恐懼的是:恐懼十年的人。最佳金像獎頒獎活動,在國內進行直播,當頒到最佳影片的時候,國內卡給掐斷了。

也就是說在今天中共劉雲山控制的整個中宣系統當中,在全國範圍內,他懼怕人們看到十年這個影片,被頒成金像獎。你不用看十年本身,十年的電影本身是什麼你都不知道,但是呢當把金像獎頒給十年的時候,今天中共的體制認為,就可能威脅到它的中共本身的命運,共產黨就脆弱到這分上。

香港新像獎的最佳影片十年,在頒獎之前,金像獎主席爾冬陞上台說:大家知道上個月發生了一些事情,上個月發生了一些事情。他說前幾天有一個編劇問我,一會兒頒獎典禮裡面,能不能提到十年兩個字?

他說:所以大家知道編劇都懼怕到這分上,提這個電影名字都怕出事。但是爾冬陞說:你要記住,我們最需要恐懼的是恐懼本身。

那他講電影十年想像了十年後,中共對香港嚴密控制之下的狀況,它描繪在不久的將來,香港在共產黨的嚴密控制之下,苦苦掙扎的情景,所以這就是電影的大概的情況,有機會我會跟大家介紹這個電影的本身。

而爾冬陞這一句話,我們最需要的恐懼是恐懼本身,成為了圍繞著十年這個影片,獲得最佳影片之後,圍繞著最主要的一句話,人們非常稱道他,稱道爾冬陞 ,稱道爾冬陞。

當時在頒最佳影片的時候,他自己也講:我找哪個嘉賓也頒不了,看來只能我自己頒。他表現了香港在今天大的背景環境之下,每一個個體者,每一個具體人,對人性是否堅守。

而香港遭遇的命運的一切,顯示出共產黨邪惡的一面,而圍繞著香港,所謂十年拿到了金像獎之後,那些說出這東西叫政治的人,就是我們曾經跟大家介紹過的-平凡的邪惡。

變相的助紂為虐者,而你扼殺的,直接被扼殺的,是你人的尊嚴、靈魂的尊嚴,和生命的基本的道德。那這件事情在國內反響也很大,這是我們看到在國內,拼命被新浪網刪除的話,都是提到這句話。

我們最需要的恐懼是恐懼本身,所以在中國範圍內,它是具有整個社會價值觀的。老百姓他的恐懼來自於共產黨的邪惡,來自於共產黨殺了幾千萬人的,所營造出的來的邪惡。

那針對十年獲獎,香港的媒體人,老媒體人李怡先生寫了一篇文章,被幾乎所有人稱道。原文登在了蘋果日報上,叫世道人生: 十年獲獎實至名歸。文章寫得滿長的,它主要提到說:十年不論是獲獎與否,但得到金像獎的最佳影片提名本身,已經隱示了香港主流電影業,有著轉變方向的趨勢。

他說我儘管沒有看過,其他的被提名的獲獎影片,但是看過十年之後,我覺得它毫無疑問應該是最佳的電影獎。

資深影評人舒琪,這個舒琪不是那個電影裡那舒淇,他說在十年剛剛出爐時曾經說過:這將是今年最重要,如果不是最好的香港製作的電影。

李怡先生認為:他說我更極端,我甚至認為十年,是近幾年乃至十年來,最好也是最重要的電影,不是因為它的題材,適合我的政治意念,而是純粹基於對電影藝術的思考。

文藝最具價值的地方是創意,創意來自於創作者的,獨立精神和自由思想。真正的藝術創作者對社會現實和人性,都是極其敏感的,多能敏銳地感悟到,甚至預見到現實問題和人性的糾葛,乃至及早地以虛構的故事,提出創作者的觀察,引起社會的警惕。

我覺得這話就說得相當到位了,什麼叫藝術?什麼叫社會?什麼叫政治?什麼叫人性?5名導演不是從政者,也不是在論壇上的活躍人士,在過去幾年的社會運動和政治抗爭中,根本沒有他們的身影,他們只是藝術家。

基於藝術家的本性,他們抓住了香港社會現實中,人們最困惑的問題就是對未來的擔憂,這本來是所有關心香港政治社會人應該注意到的,那電影工作者怎麼會看不到呢?

這裡就是李怡抨擊了,那些現在在香港有名的電影工作者。那龐大的市場,掩蓋了他們的眼睛,政治功利的考慮,壓倒了他們內心的呼喚,越來越嚴重的社會擔憂視而不見,所以這就是所謂的真正,電影工作者的,怎麼說呢?苟且偷生之處。

恐懼就是十年影片裡,所營造的中心思想,5個作品表達的都是恐懼感,為時未晚,還是為時已晚,是主題要闡述的恐懼感,那這是我們看到的,真正影片所提示的。

那因為是分成5個故事,在十年裡面,而其中一個故事的名字叫做自焚者,它的導演對李怡說:不恐懼,不恐懼就有最大的自由,這句話李怡沉思了良久,年輕導演不畏恐懼,於是有了十年。

電影界不畏恐懼,就能贏回香港市民的支持;政商界不畏恐懼,香港就能站穩自己原有的腳跟;市民們不被恐嚇嚇倒,香港才有未來。

那因為時間的關係啦,我覺得李怡老先生那這篇文章,在Facebook上和推特上,被人們競相轉載,人們非常敬佩李怡老先生,那種世道的、老人的、敏銳的,直接揭示出中共的邪惡,給所有尚存人性的人,營造恐懼是共產黨生存的根本。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