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所未有批評共產黨 《十年》震動整個香港 今日點擊(2503-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4 月 14 日訊】        提要 
香港觀察:電影《十年》效應
中聯辦高官王振民:李波案「非常不幸」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有個朋友昨天留言,在e-mail上寫了很長,大概的意思就是說,唉呀, 說石濤, 這回聽見你說得不錯。然後覺得說你境界又高了,原來其實我對你有一些個人的看法。因為寫得很長啦,然後我看他立足的最後,留下關鍵的一點,他說, 你說了在中共的體制之下,能當上大官的沒一個好蛋。只不過在現實的環境中,就看哪一個人人性尚存, 良知尚存。那就像緬甸的總統, 前總統吳登盛一樣,這個境界是非常高。

其實在我的節目當中,我一直是這麼強調的。我在我的節目當中,一直就是這麼說的,對吧, 從來沒改過。只不過朋友們不同,我換了不同的方式去描述。其實我一直在講,人性是看不著的,但人性每一個人都承認,人應該擁有人性。但人性的基礎是什麼?在現實的環境中,我認為中共最邪惡的,中共最邪惡的,就是摧毀了人們思考,摧毀了人們思考的能力,特別是在無神論、進化論,和所謂的科學的認知,實證科學的出現,完全都用在共產黨本身控制老百姓,給老百姓洗腦的一種工具,一種方式上。

《十年》這個電影,在香港被譽為是香港1997回歸以來,最成功的一個電影,有人這麼評論了。而這個電影有5個小故事,其中第4個故事, 自焚者,我認為是這個電影的核心。我在濤哥侃電影當中,已經跟大家分享了3個。而這自焚者裡面,它是以記錄篇的方式出現。記錄篇的方式它採訪了4個人。這4個人,第一個是香港立法會的議員,他是這麼描寫的。香港立法會的議員說了一句話,如果共產黨沒了,中國就會亂,這是很多人說的。中國人成為了被強姦者,共產黨是強姦者。被強姦的說你不能不讓主子舒服了,你要不讓主子舒服了,這事很麻煩,對不對,第一個。

第二個, 長期被強姦著,強姦者突然消失了,被強姦的人不知道怎麼活著了。BBC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香港觀察電影《十年》的效應。如果要屬香港回歸以來,最觸目的香港電影,那應該是非《十年》莫屬了。它不但令死氣沉沉多年的香港電影金像獎,再次受人矚目,更是使得頒獎典禮過了一個多星期,依然是城中的熱話。本來就是一個被視為小眾玩意的獨立電影,卻一反常態,電影自去年12月上映以來,一票難求。

香港觀察:電影《十年》效應 

二, 在高票房的情況下,沒有正式電影院願意繼續播放,非比尋常。第三, 電影甚至招來政界的批評,連電台的論政節目、 城市論壇,也罕見地去討論一部電影。那這個《十年》到底引發了什麼效應?它觸及了所有香港人,面對現實的環境,知道自己的未來,香港人不願意擁有這種未來。香港人在面對現實中,又覺得無法擺脫這個未來。面對未來的恐懼,共產黨統治下的恐懼,每一個人選擇自己生活的方式,有苟且偷生的;有願意迎著主子,讓主子舒服的被強姦者;有願意維護自己的尊嚴,絕對不能被凌辱的人。

每一個人對生命,對自我尊嚴理解不同,自然就有爭論,自然就有爭論。文章裡也提到說,沒有人肯頒獎,所以是由主席爾冬陞自己親自頒獎。大陸失去了轉播的機會,因為全都被封殺了。而爾冬陞在頒獎時用了羅斯福的話,最需要恐懼的是恐懼的本身。如爾冬陞所說,目前走出危言聳聽的人,大多數一早已經北上拍片了,都上大陸去了,所以很多根本不會受到影響。相反, 一些新的導演,他的前途將會荊棘滿途。《十年》放棄了過去電影常用的政治隱喻,而是直接坦蕩的方式表達人心的恐懼。而非常賣座的,有學者和導演預計說,反抗政權的電影將陸續會出現。

香港觀察:電影《十年》效應 

我那天偶然看到的,好像是《活著》這個影片裡,有那麼一句台詞:說共產主義什麼時候實現?大概,不準啊,說小雞長大一點變成了鵝;鵝長大了一點,變成了羊;羊長大了一點,變成了驢;,驢長大了一點變成了馬;馬再長大一點,變成牛;牛再長大一點,就是共產主義了。中國人有句話很不好聽叫牛插,共產黨就這麼厲害。

這篇評論直接提到,《十年》在技巧和藝術成就上,是有瑕疵的,但依然能成為最佳電影,原因就是社會公眾整個香港的呼聲。爾冬陞自己說嚇了一跳,因為他從來沒有見過金像獎出現這樣的呼聲,票房理想卻沒有電影院願意放,背後有著壓力可想而知。因此電影轉移陣地,在民間用不同的管道和場地來播放,包括教堂、廟宇前的空地、天橋底下。而在今天依然在持續著,每次小區播放依然是一票難求。這是很難以想像的,對不對。去看《十年》的影片的人,在空地上,在街頭。而你想看,你主動把錢給人家。

香港觀察:電影《十年》效應 

知道什麼叫人性?知道什麼叫道德?拒絕共產黨,人性自然就恢復了;拒絕共產黨,道德自然就展現了。跟著共產黨走,你必是缺德的,缺了誰的德?損你自己的德,你記住我的話,跟黨走你會倒血楣的。有人,南方人聽不懂。我再跟你說,封神演義當中,在破天門陣的時候,姜子牙,那陣其中一個陣,怎麼也破不開了。姜子牙跟雷震子說,雷震子會飛, 說你去,哪家正生孩子,女人正生孩子,給我弄盆髒水來。女人生孩子髒水,雷震子拿這個水來了,一潑,那個陣就廢了。這個東西就那麼邪,就那個東西就那麼髒。姜子牙不會破 沒辦法,找這招給它破了。我說你缺德跟共產黨走,你倒的就這血楣。你跟黨走你說我咒你,你要說我咒你, 你就良知尚存,說明你還信點什麼。你要說我胡說八道,咱倆沒話。

那我剛才說倒血楣了,在香港非常注目的一件事情,李波案,中聯辦高官王振民說,李波案非常不幸。新上任的北京駐香港高官,中聯辦的法務部部長,香港的司法獨立,大陸警方不能越境,進入香港去抓人,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首次表態,李波失蹤案非常不幸,這樣的事情不應該在香港重演。無人希望在香港發生這樣的事情,未來也不希望再發生這樣的事情。基本法, 一國兩制是一定要堅守的,只有香港政府人員,才能在香港執法。中國會繼續稟承一國兩制,和法治原則處理相關事務,對香港各界的承諾不會動搖。

中聯辦高官王振民:李波案「非常不幸」 

梁振英死定了,原來中聯辦,張德江整個系統的人死了,完了,完蛋了。曾慶紅所控制的國安,對香港的透過他弟弟曾慶淮,對香港的整個掌控,完蛋了。

我跟大家講過,習近平、王岐山最大的特點,後出手,為什麼?他對下面的人不了解,他一定讓他下面的人,針對任何一件事情,有它演繹的空間和時間。

然後他就手起刀落,喀,砍腦袋。作為新的官員法律部的部長,以這樣的方式表態,百分之百的否定了,在過去時間裡,這件事情所表現出來的結果,包括李波自己申訴的結果,包括李波自己表白的結果,他是個非常可憐的人。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