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早》誤報「習近平已死」今日點擊(2511-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4 月 22 日訊】        提要
習近平軍事新頭銜 迷彩服馬賽克引圍觀
《南早》誤報習近平已死
明報》粗暴炒執行總編 凌晨即走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前天節目當中,我們放了一集人生感悟,原來都是在radio上放,是相當軟性的節目。其實有點類似啦,因為我們原來曾經做過很多。它類似的概念,就是不是站在新聞的角度去說。

而是站在我們平常對人的探討,時髦的話有點雞湯的感覺。其實我個人體會我不願意認為是雞湯啦,雞湯最關鍵的問題是沒有根,在我的眼睛裡沒有根。沒有根的意思就是面對現實人的生活,有著相生相剋的道理。

這相生相剋的道理,在人們仕途中,每一個人都會感到很沉重。因為每一個人都會出現得不著自己很想夢寐以求的東西,得不著。因為夢寐以求的東西,他每天都作夢,對不對,就像上台階似的永無止境,所以他自然就會很沉重,就有疲憊的感覺。而現實環境中,人們又只去彰顯自己獲勝的,掩蓋自己失敗的。其實一個人無論他多成功,他的失敗的一面,跟他成功的一面是對等的。因為他越成功,他的慾望越大,他認為自己最有本事。同等,稍微給他的挫敗,在他的心理傷害中,跟他的成功是等同的,一點不會減輕的,反而可能會重。

因為他可以掙100個億,結果那一天他打一噴嚏,摔一跟頭,也就是說100億沒能解決這件事情,不能夠給他帶來說,打一噴嚏摔一跟頭這事,他就覺得對他太不公平了,因為他的背景,他的基礎,在那100億上,這就是人的悲哀。那我為什麼說心靈雞湯沒有出路呢?它僅僅侷限在人的層面,算啦,別太爭命啦,別太這個啦,別太,它僅僅停在這面上,它理解不了更深的一步。

就是說為什麼出現了這相生相剋的道理?為什麼在現實環境中,我們墜入到這種痛苦的環境中?對吧。歡樂是暫時的,痛苦是長久的。有些朋友可能不一定接受喔,今天有錢的,有權的,你看他坐那兒老樂嗎?肯定不是。他坐那兒想得最多的,保住他的權力,保住他的錢財。就像女人用化妝品一樣,今兒看一個說,香港一個著名的影星說,為什麼能夠保持容顏7年不變,那7年零1天她變不變呢?所以我才說心靈雞湯是不管用的,心靈雞湯只能給人以安慰,而真正的是從生命的角度去理解。

大家還記得亞洲電視已經死了,而亞洲電視曾經曝露一個新聞,說當時江澤民死了,對吧,曾經報過這麼一個新聞。結果今天南華早報,南華早報剛剛被馬雲買過來,很多編輯啊什麼要出走,不再那兒幹了。結果昨天南華早報為了報習近平一個新聞,很大的新聞,說習近平已經死了,南華早報報的。什麼新聞?BBC這麼報的:習近平冠以軍事新頭銜,迷彩服馬賽克引人圍觀。中共軍隊最上層,

成立了一個聯合指揮中心,聯合作戰指揮中心,那習近平成為了作戰指揮中心的總指揮,這是一個比較實際的權力的概念,對吧。

習近平冠軍事新頭銜迷彩服馬賽克引圍觀 

作戰指揮中心,那也就全國的軍隊,真正在這種戰爭狀態下,或者說在這種完全軍事力量下,習近平自己任總指揮。那很簡單,任何新的機構的出現,都是為了取代舊的軍委。五大戰區出現,然後出現新的作戰指揮中心,他是總指揮。

那不知道誰是副指揮啦,就這麼個概念。用這種概念要掌控軍權,用這種概念,新的指揮中心出現,也表明在過去時間裡,他對軍隊的改革當中,軍官最上層的軍官,上將,中將以上的軍官,對他的不滿並沒有阻止他的步伐。

20日身兼國家主席的習近平,在北京某處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視察。官方稱他為軍委聯合指揮中心的總指揮。在香港的文匯報在報導時說,軍委聯合指揮中心,是一個軍改之後健全的重要機構。給我最大的體會,它是一個實權機構,對吧。他作戰指揮中心,他穿著迷彩服,表明他的一個真正軍隊的權力的概念。

換句話說表面上軍委還在那,但是軍委在那,就是一個地基,就是一個依託,真正做事情的,那是作戰指揮中心。

那這個時候出現這個東西,第一從軍隊的角度來講,他獲取權力的概念。從機構的角度來講,他建立新的機構,來表明他的權力的合法性。第二,同樣表明,他在這樣的機構的基礎上,他應該有的進一步的行動。權力把握,得使用權力。

才能彰顯出權力的真正的實用。那作戰指揮中心的總指揮,他可以在這個基點上,對外,對內,都可以打。英文的南華早報在報導時,引述了退休的少將渠光遇的話,習近平的迷彩服顯示出,他是解放軍最高聯合作戰指揮中心的最高指揮官。該機構是為了滿足現代戰爭需要而設立的,能夠指揮陸海空的部隊,以及火箭部隊,戰略支援部隊等特種部隊。

「南早」誤報習近平已死 

而最有趣的,南華早報在報導這個新聞的時候說,習近平已死了。南華早報剛被馬雲買走,然後報導習近平已死。我跟你講有時候人倒楣啊,他在進取中,在努力中,他就倒了霉了。不是你想不想倒霉的事兒,不是你想不想倒霉的事兒,一個小拇哥兒一動就能弄死你。南華早報在報導時,本來它是要報導徐才厚,它是英文的,所以它要報徐才厚是在去年已經死亡。結果它拼音的時候,給拼錯了,拼成習了,對吧,就差一個字拼成習了,所以就變成習在去年已經死亡。

要說徐才厚,結果沒說他,說成了習近平。報導已經出去了,印出的報紙已經印出了,都賣了。你說它是存心的,故意的,不小心的,倒霉的,反正就這麼印,對吧!中國人是最忌諱這種事。你說它算事故?你說馬雲怎麼解釋?沒跟你說嗎,這賴馬雲嗎?不賴,但馬雲承擔不承擔責任?一定的。

香港出了件事情,明報的這個執行總編,深更半夜被炒魷魚,這件事情很麻煩。

蘋果日報這麼報的:明報粗暴的炒了執行總編,凌晨即走人。而總編說,他的工資太高了。在報導中講說作風公正,被譽為明報採編部的靈魂人物的執行總編姜國元,昨天凌晨突然接到通知,被辭退,即時生效。去年空降任總編的鍾天祥,以報業經營環境差,要節省資源為由而解僱了他。

200多名員工一度包圍了總編室要求他交代,有的女員工哭問鍾天祥,到底是在幹嘛?你為什麼不走人,為什麼要這麼幹?大概是這麼回事。那據說這個明報的工會,也非常憤怒,要求收回這個這樣的決定,要求這個集團部門,領導部門必須給答覆,否則的話,保留進一步的這個權利。

「明報」粗暴炒執行總編 凌晨即走

紐約時報在報導這件事情講說,明報前一天報了有關巴拿馬文件的內容,裡面披露出香港的一些人,一些頭面人物,也利用這個巴拿馬文件概念當中的故事。

在隱藏自己的財產,結果第2天就讓他走人了。而他這個人本身評價很高,說他比較正直,比較公正,很具有專業性,他的名望也滿高的,在新聞界。那明報做了這件事情,就讓人們感覺到非常深刻的,這種文革共產黨的做法。所以我想表明的意思,他具體怎麼樣,在我的眼睛裡是個命。

但是看看南華早報的做法,出的事情,再看一下明報出的事情,你要記住你只要依附於中共本身,中共對宣傳體系極其重視。從某種程度上都重視過軍隊,軍隊不會打外只打內,所以它利用軍隊,是為了掌控對手能夠戰勝對手。但是作為宣傳,它對整個全球的影響面太大,所以它視宣傳為它的形象,視宣傳為它最關鍵的喉嚨的部位。那如果在明報,一個執行總編,做了這麼件事情,就凌晨即刻被砍死。如果因為他薪水太高,不可能凌晨就給砍死,即刻生效,不可能的,對不對。那它可以不顧常識的,不顧臉面的這麼做。那你再反過來想想,馬雲的南華早報出了那樣的事情,不得吃不了兜著走?可是你再往大的角度看,你就會知道,跟黨走在一起,你不死才怪,除非你變成鬼。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前天節目當中,我們放了一集人生感悟,原來都是在radio上放,是相當軟性的節目。其實有點類似啦,因為我們原來曾經做過很多。它類似的概念,就是不是站在新聞的角度去說。

而是站在我們平常對人的探討,時髦的話有點雞湯的感覺。其實我個人體會我不願意認為是雞湯啦,雞湯最關鍵的問題是沒有根,在我的眼睛裡沒有根。沒有根的意思就是面對現實人的生活,有著相生相剋的道理。

這相生相剋的道理,在人們仕途中,每一個人都會感到很沉重。因為每一個人都會出現得不著自己很想夢寐以求的東西,得不著。因為夢寐以求的東西,他每天都作夢,對不對,就像上台階似的永無止境,所以他自然就會很沉重,就有疲憊的感覺。而現實環境中,人們又只去彰顯自己獲勝的,掩蓋自己失敗的。其實一個人無論他多成功,他的失敗的一面,跟他成功的一面是對等的。因為他越成功,他的慾望越大,他認為自己最有本事。同等,稍微給他的挫敗,在他的心理傷害中,跟他的成功是等同的,一點不會減輕的,反而可能會重。

因為他可以掙100個億,結果那一天他打一噴嚏,摔一跟頭,也就是說100億沒能解決這件事情,不能夠給他帶來說,打一噴嚏摔一跟頭這事,他就覺得對他太不公平了,因為他的背景,他的基礎,在那100億上,這就是人的悲哀。那我為什麼說心靈雞湯沒有出路呢?它僅僅侷限在人的層面,算啦,別太爭命啦,別太這個啦,別太,它僅僅停在這面上,它理解不了更深的一步。

就是說為什麼出現了這相生相剋的道理?為什麼在現實環境中,我們墜入到這種痛苦的環境中?對吧。歡樂是暫時的,痛苦是長久的。有些朋友可能不一定接受喔,今天有錢的,有權的,你看他坐那兒老樂嗎?肯定不是。他坐那兒想得最多的,保住他的權力,保住他的錢財。就像女人用化妝品一樣,今兒看一個說,香港一個著名的影星說,為什麼能夠保持容顏7年不變,那7年零1天她變不變呢?所以我才說心靈雞湯是不管用的,心靈雞湯只能給人以安慰,而真正的是從生命的角度去理解。

大家還記得亞洲電視已經死了,而亞洲電視曾經曝露一個新聞,說當時江澤民死了,對吧,曾經報過這麼一個新聞。結果今天南華早報,南華早報剛剛被馬雲買過來,很多編輯啊什麼要出走,不再那兒幹了。結果昨天南華早報為了報習近平一個新聞,很大的新聞,說習近平已經死了,南華早報報的。什麼新聞?BBC這麼報的:習近平冠以軍事新頭銜,迷彩服馬賽克引人圍觀。中共軍隊最上層,

成立了一個聯合指揮中心,聯合作戰指揮中心,那習近平成為了作戰指揮中心的總指揮,這是一個比較實際的權力的概念,對吧。

習近平冠軍事新頭銜迷彩服馬賽克引圍觀 

作戰指揮中心,那也就全國的軍隊,真正在這種戰爭狀態下,或者說在這種完全軍事力量下,習近平自己任總指揮。那很簡單,任何新的機構的出現,都是為了取代舊的軍委。五大戰區出現,然後出現新的作戰指揮中心,他是總指揮。

那不知道誰是副指揮啦,就這麼個概念。用這種概念要掌控軍權,用這種概念,新的指揮中心出現,也表明在過去時間裡,他對軍隊的改革當中,軍官最上層的軍官,上將,中將以上的軍官,對他的不滿並沒有阻止他的步伐。

20日身兼國家主席的習近平,在北京某處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視察。官方稱他為軍委聯合指揮中心的總指揮。在香港的文匯報在報導時說,軍委聯合指揮中心,是一個軍改之後健全的重要機構。給我最大的體會,它是一個實權機構,對吧。他作戰指揮中心,他穿著迷彩服,表明他的一個真正軍隊的權力的概念。

換句話說表面上軍委還在那,但是軍委在那,就是一個地基,就是一個依託,真正做事情的,那是作戰指揮中心。

那這個時候出現這個東西,第一從軍隊的角度來講,他獲取權力的概念。從機構的角度來講,他建立新的機構,來表明他的權力的合法性。第二,同樣表明,他在這樣的機構的基礎上,他應該有的進一步的行動。權力把握,得使用權力。

才能彰顯出權力的真正的實用。那作戰指揮中心的總指揮,他可以在這個基點上,對外,對內,都可以打。英文的南華早報在報導時,引述了退休的少將渠光遇的話,習近平的迷彩服顯示出,他是解放軍最高聯合作戰指揮中心的最高指揮官。該機構是為了滿足現代戰爭需要而設立的,能夠指揮陸海空的部隊,以及火箭部隊,戰略支援部隊等特種部隊。

「南早」誤報習近平已死 

而最有趣的,南華早報在報導這個新聞的時候說,習近平已死了。南華早報剛被馬雲買走,然後報導習近平已死。我跟你講有時候人倒楣啊,他在進取中,在努力中,他就倒了霉了。不是你想不想倒霉的事兒,不是你想不想倒霉的事兒,一個小拇哥兒一動就能弄死你。南華早報在報導時,本來它是要報導徐才厚,它是英文的,所以它要報徐才厚是在去年已經死亡。結果它拼音的時候,給拼錯了,拼成習了,對吧,就差一個字拼成習了,所以就變成習在去年已經死亡。

要說徐才厚,結果沒說他,說成了習近平。報導已經出去了,印出的報紙已經印出了,都賣了。你說它是存心的,故意的,不小心的,倒霉的,反正就這麼印,對吧!中國人是最忌諱這種事。你說它算事故?你說馬雲怎麼解釋?沒跟你說嗎,這賴馬雲嗎?不賴,但馬雲承擔不承擔責任?一定的。

香港出了件事情,明報的這個執行總編,深更半夜被炒魷魚,這件事情很麻煩。

蘋果日報這麼報的:明報粗暴的炒了執行總編,凌晨即走人。而總編說,他的工資太高了。在報導中講說作風公正,被譽為明報採編部的靈魂人物的執行總編姜國元,昨天凌晨突然接到通知,被辭退,即時生效。去年空降任總編的鍾天祥,以報業經營環境差,要節省資源為由而解僱了他。

200多名員工一度包圍了總編室要求他交代,有的女員工哭問鍾天祥,到底是在幹嘛?你為什麼不走人,為什麼要這麼幹?大概是這麼回事。那據說這個明報的工會,也非常憤怒,要求收回這個這樣的決定,要求這個集團部門,領導部門必須給答覆,否則的話,保留進一步的這個權利。

「明報」粗暴炒執行總編 凌晨即走

紐約時報在報導這件事情講說,明報前一天報了有關巴拿馬文件的內容,裡面披露出香港的一些人,一些頭面人物,也利用這個巴拿馬文件概念當中的故事。

在隱藏自己的財產,結果第2天就讓他走人了。而他這個人本身評價很高,說他比較正直,比較公正,很具有專業性,他的名望也滿高的,在新聞界。那明報做了這件事情,就讓人們感覺到非常深刻的,這種文革共產黨的做法。所以我想表明的意思,他具體怎麼樣,在我的眼睛裡是個命。

但是看看南華早報的做法,出的事情,再看一下明報出的事情,你要記住你只要依附於中共本身,中共對宣傳體系極其重視。從某種程度上都重視過軍隊,軍隊不會打外只打內,所以它利用軍隊,是為了掌控對手能夠戰勝對手。但是作為宣傳,它對整個全球的影響面太大,所以它視宣傳為它的形象,視宣傳為它最關鍵的喉嚨的部位。那如果在明報,一個執行總編,做了這麼件事情,就凌晨即刻被砍死。如果因為他薪水太高,不可能凌晨就給砍死,即刻生效,不可能的,對不對。那它可以不顧常識的,不顧臉面的這麼做。那你再反過來想想,馬雲的南華早報出了那樣的事情,不得吃不了兜著走?可是你再往大的角度看,你就會知道,跟黨走在一起,你不死才怪,除非你變成鬼。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