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韻詩風波:喪鐘為誰而鳴? 今日點擊(2551-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6 月 08 日訊】        提要
美重申南中國海仲裁結果對中國有約束力
世道人生:不要問喪鐘為誰而鳴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過去節目當中我曾經跟大家分享過,有關外星人的故事。那我在原來的在讀書的時候,其實在讀書的時候,就有讀過類似的一些內容。

那比較有趣的就是說:最一開始在拍星球大戰的時候,這給我留下印象很深刻的。在好萊塢的攝影棚裡面,當時是因為招這個群眾演員,結果其中有一個人是外星人,他有能力使得電力系統,和很多凡是跟這個機器和電腦有關的,他都可以被他控制住。

當然最一開始拍星球大戰的時候,電腦還不能像現在一樣,所以他會影響到很多電力系統,當時那故事技術是,劇組的人發現這個人有特別的能力,他攀越一些東西好像很簡單。結果就告了當地的洛杉磯的警察局,當警察去抓這個人的時候,他就把整個當時的這個攝影棚,當時的攝影的基地電力都給摧毀了,這個人就不知道後來上哪兒去了。

那我印象當時,在報導這件事情的時候就說:在LA洛杉磯的馬路上,人們擦肩而過的很多人,他說你以為他是人嗎?他搞不好是外星人。這是我們當時看到,我印象中記載,就是印象最深的一個故事。

那另外呢,昨天一篇報導說,現在一家公司叫SpaceX,說這個人叫,創始人叫馬斯克,講他,自己就講自己就是外星人,當然他長得是人樣是個白人的樣子。他講他有超凡的能力,他要在創作甚麼,要使得他的公司在未來的時間裡,2018年還是哪一年,要進入火星,還要炸掉火星,反正有各種各樣的說法。

而輿論當中認為呢,他的公司很成功,而這成功的背後的一切呢,有著它更特別的祕密。但是從輿論分析的角度來講,認為他是外星人。那我個人的看點是說,他是不是真的外星人,那也就是人沒有能力去認識他。

當我們普通的真正的人,有能力認識到外星人的時候,我們就事論事喔,其實我們可能已經被控制了,因為外星人來我們並不知道,外星人占有地球我們也不知道,當外星人顯現出來,在人中顯現出來他真實的面孔的時候,他肯定已經能控制了我們真實的人,可能是、可能不是。

但這裡牽扯到一個關鍵的問題,外星人來到地球如果是真的話,為甚麼他是人樣,他也通過父母的結合有他的肉身,而並不是他外星人本來的樣子,我說的是這意思。那他為甚麼說他是外星人呢?不也就說明在我們每一個人的身體當中,父母給予的肉身,是我們生命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

那有我們看不著的另外一部分,它可以進入這個身體,它也可以離開這個身體,那是我們的另外一部分。你可以把它稱為靈魂,你可以把它稱為其他的。

我們看到現實的環境當中,中美之間的第八屆的甚麼高層會談,習近平講了一番話,我昨天節目當中說了。在我的眼睛裡呢,其實他反應出他自己的獨立性,而這一份獨立性,它透過跟美國之間的關係,在表態他個人的想法,而並不一定是外交部的想法。

美重申南中國海仲裁結果對中國有約束力

中南海的搏殺之激烈程度,遠遠超過於中國與美國,在南中國海之間的這樣的對壘。美國之音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美國重申南中國海仲裁結果,對中國有約束力。此前中共軍方官員,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對話會議上表示:中國不會接受這一仲裁結果。

我個人覺得就那麼回事兒,在中國大陸共產黨出現巨大變化之前,它一定堅持這種說法,它的背後是愛國主義。愛國主義是中共把人摧毀成,人一定是猴變的,汙辱人的靈魂之後,但是每一個具體的中國人,他具體的靈魂又真實存在。愛國主義是欺騙的概念,填補給人們洗腦之後所造成的真空。

美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主任,伊麗莎白在記者會上講,我們注意到這一講話,當菲律賓和中國成為1982年,聯合國海洋公約成員國之後,兩國同意公約中規定的強制爭端解決機制。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條款,法庭的決定對菲律賓,和中國都有法律的約束性。

而中國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的,副參謀長孫建國6月5日,在香格里拉對話的一次大會上說:仲裁庭不具有管轄權,仲裁結果對中國沒有約束力,中國政府不接受、不參與仲裁、不承認、不執行制裁結果。那你就跟它打一仗啦!對不對?小樣兒們,信那個。

但這種話都是打口仗,打口仗維持嘴上的強硬,目的是維護中國社會的穩定,它的根本是愛國主義,這是唯一在中國現實環境中,每一個具體中國人被填充的,因為信仰空白所造成的精神上的缺失。

而香港在昨天發生了一件事情,那香港藝人何韻詩,那曾經有一個,應該有一個音樂會。這個音樂會呢,是被法國的一個化妝品牌,我不知道中文應該怎麼翻啦,它來主持的一個小型的音樂會,結果遭到了中共的媒體,環球時報的抨擊、說法、愛國主義的概念喔,非說何韻詩呢是這個港獨。

但是我們從2014年的雨傘運動,何韻詩開始出來維護自己做人的尊嚴,反對中共的這種強姦式的汙辱,對香港人的污辱。那在這個背景之下,其實並沒有看到何韻詩,有任何所謂港獨的說法,這個沒有。但是這家法國化妝品公司,在這種媒體的壓力之下,竟然取消了這場音樂會,所以就成為了一件事情,對吧!成為了一件事情。

那何韻詩自己已經在Facebook上,在其他的搜索media上,發出了自己的通知,那她認為這是一種汙辱、這是一種不尊重,這是沒錯的,是汙辱是不尊重。那這件事情又在香港引起了反響,因為這直接影響到,香港人具體的真實的生活,和香港人真正的在現實生活中,在香港的氛圍環境中的這種現象。

世道人生:不要問喪鐘為誰而鳴

香港老媒體人李怡,在蘋果日報的評論,不要問喪鐘為誰而鳴。何韻詩的事件不是一樁個人,與國際品牌之間的個別事件,甚至不是一個公關事件,它涉及到我們在香港,還能不能做一個正常人,還可不可以進行正常商業活動的大問題。

我覺得確實是這麼回事,何韻詩昨天就事件發表聲明稱:我們從來不是獨立的個體,並非表示她是某一群體的分子,而是指在強權凌辱之下,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受害者。因此曾經表示討厭政治的王菀之,也在微博上撐阿詩,不是因為她們是朋友,而是因為Lancome,就是這家化妝品公司,對一個歌手的不尊重。其實也是對它的客戶,對它的用家不尊重,說到底是對自己的不尊重。

我覺得是這麼回事,那何韻詩說一家公司的畏縮,牽動了一個整體社群的恐懼,助長了另外一個極權的蠻橫,這早已不是我個人層面的事情,而是整個世界價值觀的嚴重的扭曲,我覺得是這麼回事。

十七世紀英國詩人John Donne,曾經說過沒有人是孤島,每個人都是整片大陸的一部分,沒有人是完全的自己,而總是社會全體的一部分,當喪鐘為他人敲響時,你不要問喪鐘為誰而鳴,喪鐘為你而鳴。我覺得這是李怡老先生,引述的十七世紀英國詩人的這段話,用得相當到位。

今天一家化妝品公司,為一個歌手這麼一件小事情,因為環球時報,所謂說了一個愛國主義的標榜。那這家化妝品公司為了中國大陸的生意,而女人的化妝品用來掩蓋女人的,我的話不好說。

而在中國的環境當中,掩蓋是整個社會存在之方式的最主要,否則的話就沒有中宣部存在。如果你把眼界放這麼大的話,你就知道這喪鐘為誰敲,喪鐘為每一個,失去了自己人之尊嚴的人而敲,在利益的誘惑下,在隱諱的這種強迫下。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