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計劃判無期 留下多少問號? 【熱點互動】(1483)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7 月 05 日訊】【熱點互動】(1483)令計劃判無期 留下多少問號:7月4日,中共官方通報,原中辦主任令計劃被判無期徒刑,從薄熙來、周永康到令計劃,這似乎已成為中共十八大以來最高層官員結案的模式,官方的指控仍然著重受賄、洩露國家機密或非法獲取國家機密等等,而外界普遍認為的令周結盟及政變等,均未提及,那麼令計劃案到底還牽扯哪些人物?涉及什麼樣的內幕?這場大戲又揭示了中共官場什麼樣的生態?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7月4日,中共官方通報,前中辦主任令計劃被判無期徒刑。從薄熙來、周永康到令計劃,這似乎已成為中共「十八大」後最高層官員結案的模式。官方的指控仍然著重於受賄、洩露或非法獲取國家機密等等。而外界普遍認為的令、周結盟涉及政變等均未提及。

那麼令計劃案到底還牽扯哪些人物?涉及什麼樣的內幕?這齣大戲又揭示了中共官場什麼樣的生態?今晚我們請來二位嘉賓就令計劃案的最新進展做一些討論和解讀,一位是在現場的政論家陳破空先生,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二位好。

趙培:主持人好,大家好。

陳破空: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謝謝二位。那我們在節目的開始還是先來看一個新聞短片。

官方通報稱,法庭認定令計劃犯有受賄罪,判無期徒刑;非法獲取國家秘密罪,判有期徒刑五年;濫用職權罪,判有期徒刑四年,決定執行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令計劃被指控:利用職權便利,為樓忠福、兒子令谷、崔曉玉、潘逸陽、魏新、李春城、白恩培、霍克等人謀取利益,受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七千七百多萬元。

令計劃在擔任中央統戰部部長、全國政協副主席期間,通過時任中央辦公廳秘書局局長霍克等人非法獲取大量國家機密。

據報導,令計劃下台後,中辦19個部門、85名主管已經撤換了72名。與令計劃關係密切的至少有55人被立案審查,其中包括與其往來密切的五名情婦。

此外,令計劃在其子死於車禍後,還與時任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結盟。

海外媒體報導,令計劃上任統戰部長後,加強向海外輸出迫害法輪功政策,在臺灣、香港、美國,受統戰部控制的特務組織對法輪功的打壓變本加厲。

主持人:觀眾朋友,我們今天談論的話題是令計劃案最新的進展被判無期徒刑,如果您對這事件有什麼觀點,或者是什麼看法,歡迎在節目中間給我們來電話。我想先請問破空,令計劃我們看到被判無期徒刑,這出來之後很多人都在分析這個結果,在您看來,它是意料之中還是意料之外呢?

陳破空:判無期徒刑顯然在意料之中。上次他被起訴的時候,我們已經預測了,就是無期徒刑。從薄熙來到周永康、到令計劃形成了一個模式,這些高官,國家級的高官,政治局委員,或者書記處書記,或者政治局常委都是判無期徒刑。為什麼這樣?我覺得有多重涵義,至少有三重。第一重涵義,無期徒刑的意思就是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剝奪一切財產,就是政治上徹底打死。因為這些人都是涉及陰謀、涉及政變、涉及篡黨奪權,謀奪最高權力,因此作為現在的當權者習近平來說,絕對不會在政治上再容忍他們。按古代來說,謀反是頭等大罪,古代的謀反是要處死的,甚至誅滅九族。現在他們的無期徒刑就是政治上判死刑。這是第一層涵義。

第二層涵義,無期徒刑的意思就是死刑不上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書記處書記,因為這是黨和國家領導人要留有餘地,也就是給他們留了一把。

第三個判無期徒刑的涵義是什麼?就是留一個活口、留一個餘地。為什麼呢?因為這些人都是供了別人的。比如這裡面提到薄熙來曾經供出了周永康做了什麼事情,跟他一起密謀;那周永康又供出令計劃竊聽其他黨和國家領導人;那麼令計劃又供出了很多,比如提到陳某、張某某,沒有提名字,那就可能有更多的人。因此留下這些人,刀下留人並不處死,對進一步挖掘更大的大老虎留下一個餘地。

主持人:對有些人可能也是個震懾。我想請問趙培先生,我知道現在線上有位觀眾,我問完趙培先生之後來接您的電話。趙培先生,官方指控令計劃是三樣罪,主要是濫用職權罪、非法獲取國家秘密、受賄罪,外界普遍認為有一點避重就輕,很多人認為他跟周永康的結盟,涉及政變才是比較核心的。那麼您怎麼看官方這次公布的這些罪名?

趙培:我覺得官方公布的這些罪名也暗示了他們涉及政變的內容。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2015年3月18日,中共的最高法院發布的年度報告裡面說了,周永康和薄熙來涉及搞「非組織」政治活動的嚴重危害。那這裡面說明他們搞政變陰謀已經說得非常明顯了。

那麼我們再看一下,令計劃涉及到的貪汙受賄也好,或者是獲取國家機密,涉及的這些人,裡面有三個人很值得大家重視。第一個是李春城,大家知道李春城完全是周永康一手提拔起來的,也就是說李春城除了給周永康上貢之外,也給令計劃上貢,所以就把令計劃和周永康連繫起來。

另外還有一個白恩培,白恩培也是周永康這條線上的人。我們知道2011年的時候,當時還是四川省委書記的周永康就拜託白恩培給他的兒子周斌的公司、礦產生意提供幫助。還涉及到一個人叫潘逸陽,這個人曾經在公安部工作過,所以他也是跟周永康有著密切連繫的人。我們可以看出受賄的人有很大的重合的部分,這說明令計劃其實是跟周永康、薄熙來是拉在一個集團裡面的,可以說都是搞了「非組織」政治活動。

那麼我們可以從海外的分析也看到這一點。比如胡平先生就分析過,令計劃在中辦能搞選舉,他可以通過這個辦法去幫助周永康還有薄熙來去搞掉現任國家領導人習近平這些人,這句話不是空穴來風。我們知道2012年的6月份,中直機關要票選「十八大」的代表,108個「十八大」代表當中,誰全票當選了呢?令計劃、周永康。作為總書記的習近平和總理李克強都僅僅是當選而已,這裡面的意味不言而喻。所以「非組織」活動非常明顯,政變罪也是非常明顯的。

主持人:好,我們等一下再具體分析。我想先接一下觀眾電話之後,我們再問破空先生問題。成都的張先生,張先生您好。

成都張先生:您好。成都這地方的網絡現在看不見,懲治令計劃實在是太輕了,應該判他死刑。

主持人:好的,謝謝中國成都的張先生跟我們打電話。破空,很多人認為無期是輕判,您怎麼看?

陳破空:從薄熙來到周永康、到令計劃都是輕判。在古代,謀反是大罪,是死刑,那就不提古代了。那麼就提現在,按中共來講,洩密是死刑。中共軍隊裡面的情報機關,或者各方面的人,只要涉及洩密,比如像臺灣、美國、日本都是死刑處理。令計劃這個案子在洩密方面比薄熙來、周永康嚴重多了,所以這裡面是輕輕帶過,重點還是鎖定腐敗。其實我們說過所有的官員都有腐敗,所有的中共高官都有腐敗,任何人不是有沒有,而是辦不辦的問題,只要你拿他的家族來試問,他就有腐敗。

這次《人民日報》、《環球時報》發的東西還是講腐敗,什麼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對腐敗零容忍、從嚴治黨等等,這些說法是把整個老百姓的視角放在腐敗上,其實腐敗是其次的。如果令計劃不是因為涉及陰謀、涉及政變、涉及奪權,根本不會被法辦,所以中國老百姓聽了就在反腐敗。其實因為共產黨它說不出來,什麼政變、謀反、篡黨奪權都是很丟人的事情,是內部的權力鬥爭,一團黑,狗咬狗,說給老百姓聽了很不好。而且中共的法律也很尷尬,它的法律沒有辦這些東西的條款,它沒有一條法律條款可以把政變、把奪權、把謀奪最權力拿來當一個罪行,拿不上檯面,它就只能在腐敗上做文章。

但是這裡面還提到了「非法獲取國家機密罪」,他的洩密罪把它輕化了、完全淡化了。

主持人:為什麼會這樣呢?

陳破空:我們上次談過,我們首先說「非法獲取國家機密罪」,不是非法,中辦主任就是國家秘密、機密和絕密的交會點,他掌握國家機密是自然的,他不用竊取,腦袋裡可以記很多東西,他就是什麼都不管,他腦袋裡都可以背很多東西出來,給他弟弟令完成也可以交代很多東西。所以這一次起訴中著重把他「非法獲取機密」放在他卸任中辦主任、當了統戰部長和政協副主席之後。

主持人:是,2012年9月之後!

陳破空:那意思是他通過以前的老部下霍克、保密局的局長,或者是秘書局的局長繼續的洩密。這就說他「非法獲取」,因為不在其位不謀其政,他已經不是中辦主任為什麼還要獲得那些機密?那叫「非法獲取」。

而且「非法獲取」不是絕密,也不是機密,而是秘密,就淡化了。主要考慮還是他弟弟令完成在美國構成了箝制,所以投鼠忌器。同時令完成不會承認他拿了這些機密,美國政府也不會出來表態,令完成給我提供了這些機密。事實上,令完成絕對把這些機密提供給美國政府,而事實上令計劃也絕對把機密交給了他弟弟。

我還要講三點,為什麼不提他中辦主任期間?第一件事,大家都說跟胡錦濤劃開,因為胡錦濤當時是總書記,負有責任,不提那個時候是跟胡錦濤一個切割,第一點。

第二點,如果說他當中辦主任竊密的話,單獨幹,他不跟任何人合作就可以幹,所以他可以不承認,他只要不承認那一點,你是拿他沒辦法的。

第三點,當他卸任之後,通過霍克再獲取機密就會有別的人證了,霍克可以出來指證,所以他不得不承認,不承認罪加一等。而且當局也不想把這個問題做大,實際上就成了「非法獲取國家秘密罪」,就淡化了,區區五年而已。事實上是罪當極刑的。

主持人:其實說到這個我想問一下趙培先生,外界分析說「非法獲取」是五年,跟很多人想像的似乎不一樣,似乎是淡化了。因為外界分析說,令完成並沒有把這個機密給美國,所以作為一種交換,來換取令計劃的這樣一個輕判。他在法庭上的表現,有些人也認為是因為輕判了,所以他表現非常服從,不上訴。您怎麼看?

趙培:我認為並不是這樣的,因為他本身就要輕判,如果你把這個洩密罪搞得非常之大,那只能判死刑,否則就交代不下去了。貪汙巨大,加上洩密,肯定是死刑了。

那麼令完成到底有沒有把這個給美國人呢?我認同陳破空先生的看法,美國不會說拿到,令完成也不會說給了美國。我們可以看到在審判之前,有很多媒體在鼓吹當局一定要殺令計劃,這是為什麼呢?其實就是要讓令完成出來爆大料給媒體,這樣的話就坐實了國家機密罪。第一個,非判死刑不可,其實是想把整個反腐的局勢引向魚死網破的地步。

我們可以看到令計劃的這個事情到底是不是魚死網破更好呢?因為令計劃也好,包括薄熙來也好,包括周永康也好,這只是江澤民開始貪腐治國的第二代,他們背後還有更多老大,比如說曾慶紅、比如說江澤民,這些人怎麼辦呢?這裡的輕判正是為了下面繼續走第二步做的打算,所以這裡不能一下子把他給弄死,弄死就把所有的活口都弄死了,所有的證據都沒了,所以重點在於下面還有更大的戲。

主持人:好,我想問一下破空,因為談到洩密,港媒有報導說他用的方法是用竊聽器,他在胡錦濤、習近平辦公室都放竊聽器。您認為這種說法是不是可信?另外就是說,如果真的有這樣的事情,這似乎是好萊塢大片的情節,為什麼會出現在中共高層?

陳破空:竊聽器在中共內部非常流行,內部的權力鬥爭、派系鬥爭都在用竊聽器,不僅是令計劃在用竊聽器,竊聽周圍其他領導人的情況;周永康也在用竊聽器竊聽其他人的情況;而且再早推,以前的大內總管中辦主任曾慶紅也一直在用竊聽器竊聽別人的情況。再往前推,汪東興,毛澤東任命的大內總管就一直在竊聽別人。

主持人:就是說只是我們不知道?

陳破空:對,毛澤東時代為什麼把楊尚昆中辦主任拿下去,放在大牢裡?毛澤東就大發脾氣說他在列車上安排竊聽器,因為毛澤東跟他的情婦張玉鳳的談話就被人家知道了,當場列車上別的人聽到。列車停的時候,張玉鳳到月台上散步,別人就說,剛才主席跟妳講什麼,她就大吃一驚,回去報告了毛澤東,毛澤東就知道列車上有竊聽,是楊尚昆幹的,這個事情鬧得很大。所以共產黨的中辦主任一直在搞竊聽,這是派系鬥爭必然的一個東西,所以他竊聽一點都不奇怪,要說沒竊聽倒奇怪了。

而且他們可以互相咬,甚至這裡面的竊聽還沒完,令計劃肯定供出更多更多人在竊聽,包括馬建等。比如我剛才提到有些證人錄了名字,有些證人沒錄名字,列了一長串商人的名字、政治人物的名字,但是有兩個神秘人物不列名字,說「陳某、張某某及其家屬」。這是什麼?為什麼不列名字只說「陳某、張某某」?就是這些人肯定還在台上,要麼是中央委員,要麼是政治局委員,要麼是某些位高權重的人物,這些人還沒有法辦或者不方便法辦,就只能提個姓,同時對這些人提出警告。這裡面又涉及了什麼都還有待挖掘。

主持人:其實說到這個,我想問一下趙培先生,因為這一次確實在中共的官方通報中透露很多細節,新的信息,外媒也在評述和分析,提到了很多剛才您提到的這些人,那麼是不是令計劃這個案子牽扯更多的人物和內幕?從中您認為它反映中共官場什麼樣的生態?

趙培:其實首先我們通過竊聽這點大家都知道,中共其實是一種特務治國的方案。為什麼呢?它第一代大特務頭子是周恩來,周恩來到死他都可以把自己打扮成一個所謂的光輝形象,其實他在中共的內鬥當中這麼多年不倒,大家想想是什麼原因呢?因為他掌握著特務,他掌握著別人的秘密。所以中共其實是一個腐敗治國。

那麼從另外一點來講,中共的中樞系統,中南海裡面都被中辦主任竊聽、都被政法委的人竊聽,大家想想,中共黨文化是一個什麼樣的架構呢?就是誰都不信任,誰都想抓住誰的小辮子,其實是中共黨文化當中的一個告密文化。

那麼共產黨大家都認為它只是一個黨組織,其實不是,它是有自己的指導思想的,它的指導思想就是誰反黨誰就是最大的罪名。那麼這些人其實都是看著彼此要不要反黨,要不要脫離中共,其實是彼此監視,所以說在中共裡邊過活的官員,不管你是有良心還是沒良心的,過得都是不舒服,也都受到黨文化的氣。所以在這種情況大家也看到了,中辦能爆出這麼大的事情也就證明中共的極權文化,或者互相監視的特務文化,它走到了最後就是一定要爆炸的地步,我們可以看到未來可能會爆出更多的,比如說江澤民的醜聞,或者爆出更多的醜聞,大家不必感到驚奇,因為這就是它這個文化當中的一部分。

主持人:說到這個,破空,兩個問題,一個就是剛才說到這個,我想起網絡上一個笑話,說胡錦濤「戰鬥在敵人心臟」,因為他身邊都是壞人,我不知道您怎麼看這個笑話?另外一個,我們談到令計劃這次在法庭上的表現非常有意思,等一下跟我們講一下。

陳破空:它這個笑話就是說,胡錦濤執政10年,結果現在證明管軍隊的是壞人,徐才厚、郭伯雄;管政法的是壞人,周永康;管公安的李東生是壞人;管科學家的申維辰也是壞人,也就是他整個被敵人、壞人給包圍了。所以人家就幽默的說,胡錦濤整個「戰鬥在敵人心臟」,其實他們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說不清楚了,這是一個笑話。

這次庭上對令計劃的審判,庭上的表現有很多看點,首先一個,薄熙來受審的時候是公開受審,薄熙來大聲喊冤,微博直播大家都看得很清楚;後來到了周永康和令計劃,沒有大聲喊冤了,也沒有對抗了,甚至乖乖認罪了,而且是閉門審判,這個就是中共當權者吸取了教訓,就是要把它整個步驟規劃起來。

你看這次令計劃跟周永康有一個相似點,周永康審判的時候滿頭白髮,令計劃是半頭白髮,當時我就說周永康除了滿頭白髮是真相,其它都是黑箱操作。這次令計劃是半頭白髮是真相,其它都是暗箱操作,以前都是染髮的。

還有一點,令計劃跟周永康講話還是擺出一副高級幹部的樣子,周永康認罪在法庭上還提出「依法治國」、「從嚴治黨」,就好像他還是高級領導在講話。這次令計劃講話也是像一個高級領導人在訓話,還用了一個詞叫「負荊請罪」。

「負荊請罪」是什麼?這是一個著名的典故,是講戰國時代趙國的藺相如和廉頗的故事。藺相如是個文人,廉頗是個將軍,廉頗老是得罪藺相如,藺相如寬大,廉頗認識到自己錯了去負荊請罪,表示平級的關係主動認罪。令計劃絕對沒有主動認罪這回事,他用「負荊請罪」,好像還把自己擺在黨和國家領導位置上,而且說起話來搖頭晃腦,還說受到關照。

主持人:他還感謝法院的依法庭審和人文關懷?

陳破空:為什麼感謝呢?因為他們是特權階層,落馬受審也是特權階層,他們一直受到特權的照顧,他們住的不是一般的看守所,不是一般的勞教場、勞改場,也不用勞動,他們住的是賓館級的審訊的地方,之後是秦城監獄五星級似的待遇,相當於是政治局委員聚會,有什麼病馬上有人給他檢查,醫療和食物都可能是最好的,他跟一般的犯人就不一樣,特權到底,他當然感謝所謂的「人文關懷」。人文關懷對一般的犯人有嗎?說得不好聽,以令計劃、周永康、薄熙來這樣的人永遠不會被摘除器官,更不可能被活體摘除器官,就因為他們是中共的高官,活摘器官能摘到他頭上嗎?能把令計劃按在地上像殺豬似地把器官給掏出來嗎?不可能。這些人是特權到底,反映了現行制度的黑暗。

另外,庭上還有一些看點。「錄影作證」按道理是不合法的。錄影作證只有在證人傳不到、證人在國外,技術上、地理上做不到才會錄影作證;如果做得到,按照中國的刑法也好、刑事訴訟法法律也好,就應該當庭指證。為什麼不當庭指證?有學問。比如當時「薄熙來案」要谷開來錄影作證;現在又叫令計劃的太太谷麗萍錄影作證,可能一是怕當庭作證兩人突然情緒衝動會翻案、共謀、當場推翻證詞或控制不住情緒等。這是一點。

另外一點,怕程序走錯,事先錄像。就跟香港書商林榮基講的那樣,被抓了之後上電視認罪,有導演、有台詞、編輯好了讓你反覆練習,直到過關為止。

主持人:反正不會出錯!

陳破空:那就有可能讓谷麗萍和古開來反覆練習、反覆過關,直到她們說得合適為止才把錄影拿下來到法庭上去作證、指控,深怕出一點差錯。這是非法、是黑箱操作,完全是錯誤的。

當然,看點還很多,原來說他裝瘋、對抗,現在他非常配合法庭。犯人最初都會對抗,他們這些人進去以後,裝瘋也好、對抗也好、拒決審議、拒簽都有可能。但是共產黨有的是辦法,它經過一兩年的磨、整、軟硬兼施、硬的來、軟的來,總之讓你屈服為止。

共產黨的高官都怕死,沒有一個人敢寧死不屈、敢大義凜然,最終還是會屈服,屈服之下就老老實實認罪、配合,因為他已經很感謝了。他為什麼認罪這麼乖?他非常感謝了,刀下留人他不會死;避重就輕,更重要的是這三個人都有殺人罪。

薄熙來曾經製造空難、殺人,沒有提;他知道他太太殺了人他窩藏,殺人罪沒有提。周永康殺死他前妻,沒有提到他的殺人罪。令計劃殺人,當時兩個藏族女孩跟他兒子在車上,兩死一傷,一位藏族女孩楊吉被救活,救活之後她用手機跟外界聯絡,令計劃發現不行,會洩漏機密,她絕對會洩密,最後通過某種手段給她打毒針打死了。這是殺人罪。這些殺人罪根本就沒有提,所以他已經謝天謝地,對習近平和王岐山的大恩大德感激得不得了,恨不得五體投地的感謝。所以他認罪是有很大的名堂,有黑箱操作、黑箱交易在裡面。

主持人:所以中共每個案子背後到底有多少黑幕可能人民永遠都不會知道。現在線上有一位觀眾,我們先接聽觀眾朋友的電話。加州的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我認為西海岸的華人聽眾甚至於電臺老闆都認為令計劃應該被槍斃。這種事情要發生在臺灣兩蔣時代的話,他早就被槍斃了。他至少包養了30個情婦,貪汙至少上億,習近平不槍斃他,黨內人士及大陸網民一定會對習近平有很大負面評級,還要浪費大筆大陸人民的血汗錢去養他後半輩子,這划不來,是習近平失策。我是習近平我就把令計劃槍斃。

主持人:謝謝丁先生。我想剛才兩位嘉賓也分析了,他之所以沒有被判死刑的一些原因。我想請問趙培先生,令計劃案牽扯面相當廣,而且非常錯綜複雜,他落馬之後,我們看到中辦也受到清洗,剛才新聞中也提到多少官員被撤換。在您看來,令計劃落馬對於中共官場到底有多大震動?

趙培:震動在於第一波反腐的終結。根據海外媒體,「新四人幫」令計劃、周永康、薄熙來加上徐才厚。我們看到之前達成的協議是到這兒,但是從輕判令計劃來看是留活口,下面的事才是大事。為什麼?我們可以看到除了徐才厚落馬之外,前軍委主席郭伯雄也落馬,證明不是「新四人幫」,是五人幫。

那五人幫背後真正撐腰的老大是誰呢?曾慶紅與江澤民逃不脫。為什麼令計劃這些人都活著呢?因為需要他們一步一步指證,特別是對令計劃的輕判,讓很多人感覺令計劃交代了很多事情,讓背後的江澤民也好、曾慶紅也好,哪怕是從現在開始可以說是「如坐針氈」,他們在考慮、千方百計打聽令計劃交代了什麼,甚至習近平一個眼神,他們都得掂量一下自己會遭到什麼下場。在這種情況下,令計劃的輕判是有利的。

回到剛才觀眾的話,我們到底要出這口氣還是希望中國能夠進一步往下走呢?當然是進一步往下走,看更大的反腐大戲更好!現在中共宣傳部搞「反對歷史虛無主義」,其實是反對歷史真實主義,就是反對揭總書記的老底。如果下一步能把總書記的老底揭出來,中共就在走前蘇聯解體的路,中國的美好未來大在前頭,大家何不樂意看下去呢?!

主持人:說到這個我也想請問破空,有些媒體一度把這四個人稱為「新四人幫」,現在這四個人一個病死,另外三個已經是無期囚在監獄裡。有人討論,下一步是不是真的會動曾慶紅或江澤民?也有傳聞江澤民的兒子已經受到軟禁。我不知道您怎麼看這個問題?

陳破空:對,有很多傳聞。我不知道習近平或王岐山下一步會怎麼做,但是我認為如果習近平、王岐山真正要開創一代,因為習近平大家都知道他要大權在握、他 要消除政敵,然後他要開創自己的時代。如果真是這樣,如果我是他的話,他就應該更進一步做到底。

我們知道,毛澤東為什麼能夠成就權位?因為他推翻了一個政權、建立了一個政權,就夠了;鄧小平為什麼能有權位?鄧小平把毛澤東給否定了,否定了至少一半,然後他自己開創了一個經濟局面,所以他成就了權位。習近平現在沒有否定毛澤東、沒有否定鄧小平,至少否定一個江澤民吧,至少法辦江澤民。

習近平要是能把前領導人像江澤民這樣執政了13年,又垂簾聽政10年,總共23年的腐敗巨頭、貪腐之頭又是禍國之首、又是賣國之首,要把他給法辦了,那習近平絕對樹了權威,大權絕對在握,什麼人都怕了。習近平現在辦的人辦得不錯,但是這些人要麼是卸任的政治局委員或者軍委副主席,要麼就是已經被削了權力的人或者是不得不辦的人。到了這個程度,能不能更進一步把曾慶紅、江澤民辦了那就是習近平的大戰略。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的精彩評論,我們也感謝觀眾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