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時代】歐洲的抉擇

(新唐人電視台《傳奇時代》節目)2013年12月9日,六位來自北美、亞洲和歐洲的醫生和律師趕赴聯合國總部日內瓦。他們將150萬來自全球的,呼籲聯合國調查中共從法輪功學員身上摘取器官謀求暴利的請願簽名,交給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高級專員辦公室。

2006年前亞大司司長、律師大衛‧喬高和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 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一事展開獨立調查,並將獲得的證據和結果整理成《血腥的活摘器官》(Bloody Harvest)一書。隨後他們奔赴全球四十多個國家,公布他們的調查結果,這其中也包括歐洲議會。

2013年12月12日,在2013年歐洲議會最後一次全體大會上,議員們投票通過了一項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體摘除良心犯、以及宗教信仰和少數族裔團體器官的行為」的緊急議案。

決議要求:「歐盟對中國境內的器官移植,以及與這種不道德行為相關的迫害做出全面、透明的調查。」決議還呼籲,中共「立即釋放」包括法輪功學員在內的所有良心犯。

從2006年活摘器官曝光,到兩位大衛的報告出爐,再到如今歐洲議會通過決議,公開譴責這一暴行,已經過去了將近十年的光陰。

歐洲議會最大黨基督教民主黨資深議員克蘭先生(Tunne Kelam)表示:「我們本應該更早通過這個決議,但我們在通過這個決議的過程中,也學到了很多東西。現在我們更加清楚,在中國正在發生的事,而且更加堅決的支持我們的中國朋友,團結一致的支持他們。」

如今發起這項決議的議員們,希望中國民眾能明白,這是他們發出的善意的訊息。

DAFOH顧問委員會成員 腎移植專家Adnan Sharif:「5個月之內蒐集到150萬簽名,這是來自全球公眾的驚人的反響。」

人權國際社會瑞士分部副主席施萊格(Schlegel):「這正是體現了真相的力量。」

與此同時,在法國斯特拉斯堡,歐洲議會的議員們正在討論通過一項關於譴責中共從法輪功學員身上摘取器官的決議。

歐洲議會議員Tunne KELAM:「中國已經發展出一個巨大的黑暗的不道德的器官交易市場,出售器官給外國人。」

歐洲議會議員Raül ROMEVA i RUEDA:「系統的、政府縱容的、從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的行為。」

前愛沙尼亞外交部長 歐洲議會議員Kristiina OJULAND:「特別是從法輪功學員這樣的良心犯身上。」

歐洲議會議員Monica Macovei:「如今就在我們眼前發生著。」

歐洲議會議員Laima Liucija ANDRIKIENE:「這是絕對不能被接受的,必須立即停止。」

2013年12月12日歐洲議會通過決議,譴責中共從包括法輪功在內的良心犯摘取器官的行徑。

國際人權協會理事 吳文昕:「這是在歐盟這個層次可能是第一個這麼清楚、這麼直截了當的譴責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歐洲經濟與社會委員會主席Henri MALOSSE:「我完全支持這個決議,我們應該更加強硬的譴責。」

歐洲議會議員Tunne KELAM:「我們要求歐盟成員國公開譴責這種敗壞的、不道德的器官交易。」

歐洲議會議員Kristiina OJULAND:「這是歐洲議會的職責所在,必須堅決地就這個駭人聽聞的問題,譴責中共政府,這種行徑已經觸及人類尊嚴和生命基本權利的底線。」

歐洲議會議員Leonidas DONSKIS:「人的生命無論在哪裏都同樣珍貴,不管是在中國還是其它地方。這正是我們在這個決議中想表達的。」

12月初的歐洲,寒風凜冽。在布魯塞爾歐洲議會大樓外,一群人在舒緩的音樂中無聲的表達他們的訴求,抗議中共對和他們持有同樣信仰的中國民眾長達14年的迫害,尤其是從他們身上活體摘取器官牟取暴利的行為。

法輪功學員 貝納斯:「這是中國發生的違反人性的罪行,已經拖了很多年,必須得停止了。」

一張張傳單,發到進出歐洲議會的議員和工作人員手中。身處民主、自由與人權等基本價值的發源地,大樓中的議員們正在考慮,如何行使他們作為二十八國歐洲公民直接選舉出來的代表,所必需履行的義務和權利。

歐洲議會議員Tunne KELAM:「歐洲議會為下週的會議能做的具體的措施,就是就活摘器官,特別是從政治犯身上摘取器官的問題,發起一個緊急討論和決議。

法輪功學員 單普:「如果能通過決議那就太好了,這也是我們來此敦促他們為此投票的原因,現在這件事情很緊急。」

與此同時,歐洲的法輪功學員致信或致電自己國家的歐洲議會議員,呼籲他們關注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並通過決議譴責此事。

比利時法輪功學員Filip PETITJEAN:「請問我可以和議員斯泰斯先生通話嗎?」

比利時法輪功學員Filip PETITJEAN:「我主要是聯繫比利時的議員,因為我自己是比利時公民。」

比利時法輪功學員Filip PETITJEAN:「我希望能告知您更多的關於活摘器官的事情。」

比利時法輪功學員Filip PETITJEAN:「最開始都是比較表面的,他們說他們會看看是怎麼回事。他們甚至說要沒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通過決議。但是我們當然不會放棄。」

那時候,距離決議最終投票,只有不到兩個星期的時間。

比利時法輪功學員Filip PETITJEAN:「我有這種信念,我不會放棄,哪怕他們說時間太短了,需要等到下次全體會議。我想有這種堅定的信念以及這種堅持,堅持這個決議必須立即通過,這種堅持也改變了那些議員們。」

此外,有15個國際組織或團體陸續致信歐洲議會,要求議會能通過這項緊急決議。

於是,這份譴責中共從良心犯、特別是從法輪功學員身上摘取器官的決議,開始在歐洲議會中醞釀,並迅速得到了知情議員的支持。

Leonidas DONSKIS:「關於法輪功以及從人體身上摘去器官的事情,這是尤其令人震驚的,我們必須對此明確表態。」

歐洲議會議員Michael GAHLER:「對我們來說這是絕對不可以接受的,必須立即停止,不管是在甚麼地方針對甚麼人。」

歐洲議會議員Tunne KELAM:「我所在的黨團中,我是這個決議的發起人之一,這個議題無疑是會被最先考慮的,沒有異議,沒有任何反對意見。」

然而,「活摘器官」這一指控的慘烈,超出了人們所能認可的底線。經歷過二戰中納粹的種族滅絕、又經歷了蘇共的鐵腕統治和屠殺,本以為滅絕人性的史書那一頁已然封存,走在寬敞明亮的議會大樓,議員們無法想像也無法相信,當他們喝著咖啡處理公文的時候,在同一塊歐亞大陸的另一端,活生生的人被儲存在集中營,按照器官移植的需求被殺害。

歐洲議會副主席Edward McMILLAN-SCOTT:「這讓我想起了一個年輕的波蘭人。他1941年逃出波蘭,因為曾經在死亡集中營呆過,他去了倫敦、華盛頓,試圖告訴同盟國在死亡集中營發生了甚麼。當時有一個著名的法官,菲利浦•法蘭克福,他本人也是猶太人,有記者問他:你不相信這個年輕人說的話嗎?你認為他是在撒謊?他回答,不不不,我沒有說他在撒謊,我只是說他說的內容太令人難以置信了。這就是這個問題的關鍵所在。」

為了證明活摘器官的真實存在,麥克米蘭•斯考特先生2006年曾親自前往中國大陸,會見牛進平、曹東兩位法輪功學員,並將他的調查過程和結果整理成了報告。

歐洲議會副主席Edward McMILLAN-SCOTT:「他(曹東)說,他只能說他有一個朋友也是法輪功學員,關在西北的一個監獄裏。有一天這個朋友失蹤了,下次他看到這個朋友的時候,他已經成了一具躺在監獄醫院裡的屍體,身上有幾個洞,器官被取走了。」

除此之外,另一份由著名人權律師撰寫的獨立調查報告,更是為活摘器官的確切存在,提供了的權威性證據。

David Matas:「關於這個問題的指控和我們調查的結果是令人震驚的,在我們看來這是一種在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2006年,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律師大衛•喬高和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一事展開獨立調查,並以律師特有的客觀嚴謹的態度,將獲得的詳實證據和結果整理成《血腥的活摘器官》一書,隨後他們陸續奔赴全球四十多個國家公佈他們的調查結果,這其中也包括歐洲議會。

2010年5月19日法國斯特拉斯堡,歐洲議會召開全體會議,通過了一項規範歐洲器官捐獻和移植的議案。

《血腥的活摘器官——殺害法輪功學員謀取器官》

許多議員正是通過兩個大衛的造訪、以及他們權威性的調查報告,瞭解到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相。

Leonidas Donskis:「我見了大衛•喬高,他是加拿大司法部部長,本人也是律師、作家。他對我說,是的,儘管聽起來令人無法相信,但是最了不起的中國人,那群最文明而傑出的人,他們拒絕相信,這太令人難以置信了。但這也說明這(活摘器官)是只有中國社會一小部份人參與實施的異常邪惡的行徑。」

在調查報告出爐後,全球的法輪功學員開始利用一切可能的機會告訴各國民眾,在中國發生的活摘器官的事情。

2013年7月20日歐洲哥本哈根
DAFOH歐洲區代表、德國醫學教授李會革:「從囚犯身上摘去器官的事情,直至今日還在發生。」
Huige Li, MD, PhD. DAFOH Delegate for Europe:「Organ harvesting from prisoners, even today are still happening.」

這其中不乏與活摘器官的命運擦身而過的倖存者。

2013年10月20日 美國洛杉磯

法輪功人權代表陳師眾:「你們中間有多少人在被關押期間被驗過血?請各位想想,中共政府迫害這些人,窮盡最可怕的方式酷刑折磨他們,為甚麼還會關心這些人的血?他們驗血的目地是甚麼?」

這樣的倖存者也來到了歐洲議會的門外。

劉玉梅,是被聯合國營救到芬蘭的法輪功學員,她的父母、妹妹、丈夫、都因為修煉法輪功被中共迫害致死或含冤離世,自己也曾經被抓捕過9次,並被迫害致傷殘。

法輪功學員劉玉梅:「我在被關押期間,警察告訴我,說你不報姓名和地址就給你剖心挖肝,連屍體都找不著。我的姐姐在馬三家被迫害中也進行了一系列的身體檢查。」

這次她從芬蘭專程趕來,作為迫害的第一見證人進入了歐洲議會,向芬蘭議員亞戈薩利(Liisa JAAKONSAARI)的助手講述了自己的親身經歷。

劉玉梅自己曾飽受類風濕關節炎所苦,修煉法輪功四十天後便擺脫了病魔;卻在中共的9次非法抓捕,三十多種酷刑的折磨下,被迫害致殘,四次生命垂危。

父親七十多歲時曾被煤礦車輾過,造成全身粉碎性骨折,醫院不願動手術,回家後父親通過學煉法輪功,不長時間便能下地幹活。

劉玉梅:「車都沒軋死,最後在迫害中被迫害離世。」

在這活生生的血淚控訴中,議員助手紅了眼眶。

劉玉梅:「她就覺得太不可思議了,她說我盡我的最大努力支持你們,我也通過告訴我的議員,告訴其他的正義人士支持你們。當時走的時候又和我擁抱。」

在知情議員和法輪功學員的共同努力下,活摘器官一事終於在議會召開全體會議前形成正式決議,等待投票通過。

12月9日,歐洲議會的議員們按照慣例來到法國斯特拉斯堡的另一座議會總部大樓舉行全體會議。走在在溫暖的大樓內,議員們隔著玻璃窗望著在大霧和低溫中日復一日和平請願的法輪功學員。

沒有口號,沒有喧嘩,這群人請願的方式與其他任何的抗議團體都不一樣,卻於無聲中展現了最堅忍的力量。

歐洲議會議員Tunne Kelam:「在歐洲議會大樓外的請願對於喚起人們的良知起到了關鍵的作用。」

議員們開始思考、談論、這個即將在三天後進行投票的緊急決議到底是怎麼回事,對他們來說又意味著甚麼。

Monica Macovei:「我想引用但丁•《神曲》中的句子:地獄中最黑暗的地方,是留給那些在道德危機中無動於衷的人,我們正處在道德危機中,所以我們應該行動起來。」

這一天,歐洲議會並不是唯一一個討論與思考在活摘器官真實發生的道德危機中該如何行動的地方。在歐洲的另一個舉足輕重的國際中心日內瓦,六位來自全球各地的醫生和律師,帶著一封信,來到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高級專員辦公室。

薄薄的信箋,承載的卻是近150萬來自全球各地民眾鄭重署名的心願。

請願信的三個訴求:
1.要求中共政府立即停止從被監禁的法輪功學員身上摘取器官。

2.對參與這個反人類罪的人進行進一步調查。

3. 要求中共政府立即停止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因為這是活摘器官的根源。

近一百五十萬簽名經過掃瞄並刻入光碟後,已經從12月3日開始,由各國寄給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高級專員辦公室。

DAFOH執行主席Dr. Torsten Trey:「我想我們讓他們更加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

這項征簽活動是一個叫做DAFOH的非政府組織發起的。

DAFOH發言人Damon Noto:「DAFOH,也叫作醫生反對強制摘取器官組織,是一群美國醫生發起的。他們注意到在世界各地都有一些不道德的器官掠取事件發生。於是他們開始對此進行調查,並意識到在中國有數千人器官被強制掠取。這件事深深觸動了他們,因此他們想為此做點甚麼。於是他們成立了這個非政府組織,並開始呼籲全世界的醫生加入。」

歐洲議會、北美、亞洲、澳洲、美國費城DAFOH論壇,越來越多的醫學專家加入了DAFOH,並在世界各地奔走呼籲,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行為。

DAFOH發言人Damon Noto:「唯一的可能性,就是現存有一個系統管理的活的捐獻者倉庫,其器官隨時準備被攫取。」

2013年中旬,DAFOH發起了一項涵蓋全球四大洲的徵集簽名活動,呼籲民眾關注這一違背人性基本價值的罪惡行徑。

記者:「你為甚麼簽名?」
答:「為支持人權」

歐洲法輪功學員Johan Bijnens:「幾乎每一個有機會聽我們介紹這個征簽的意義的人,都立即表示願意簽名。有些人非常支持,他們甚至從我們手中拿過征簽表,就地開始幫我們徵集簽名。」

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DAFOH代表及其律師顧問在日內瓦湖畔,就向聯合國遞交簽名一事舉行了新聞發佈會。

DAFOH亞太地區的法律顧問朱婉琪:「所以我們在此地談的不只是法輪功問題,我們談的是整個人類面臨反人類罪的一個態度、一個維護普世價值的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

信仰國際主任Biro Dianwara:「這個影響是很重要的,成員國能夠更多地瞭解到這些情況。」

歐洲經濟與社會委員會主席MALOSSE:「我作為歐洲經濟與社會委員會主席,隨時準備好邀請所有歐盟機構的歐洲領導人來發起一個請願支持這項征簽活動。」

南北協會秘書長Simone Piazzini:「真的,所有人都應該簽名。」

日內瓦新聞發佈會的第二天。另一位DAFOH的成員趕赴法國斯特拉斯堡,參加歐洲議會負責人權事務的副主席麥克米蘭•斯考特先生就活摘器官召開的新聞發佈會。

DAFOH代表Harold King:「官方公佈的每年不斷下降的死刑犯的器官捐獻,無法解釋這一增長,這只能被在中國發生的不道德的器官攫取所解釋。」

這時距離決議最終投票,只有不到一天的時間。

歐洲議會2013年度的最後一個工作日。投完票的議員已經開始陸續離開議會總部大樓。而在議會大樓外,法輪功學員的請願依舊繼續著。

寒風吹透層層衣衫,他們卻獲得了意想不到的溫暖。

瑞士大型制藥公司醫藥專家Sammy LEE:「大概是在中午1點鐘左右,從大廈裡面出來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女性,在我跟她打完招呼之後,她主動地對我說,我是(歐洲議會)人權委員會的主席,我支持你們,我有一個博客,歡迎你去訪問我的博客。」

發生在中國的器官摘取

英國議員Richard ASHWORTH
英國議員Roger HELMER(右)和克羅地亞議員Nikola VULJANIC(左)
塞浦路斯議員Eleni THEOCHAROUS(中)、斯洛文尼亞議員Ivo VAJGL(左)和奧地利議員Richard SEEBER

不僅是議員,從大樓中出來的有議員助理、翻譯、工作人員,他們是專門來簽字、合影、或者向寒風中默默請願的法輪功學員表達問候的。

瑞士大型制藥公司醫藥專家Sammy LEE:「有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的男士,他說他不是議員他不能投票,但是他很希望能夠來到我們的展臺前親自簽字來表明他們的支持態度。」「好幾個人主動地說:『你們做的這件事情十分的重要,讓大家明白了這個真相太重要了,感謝你們。』」

12月12日傍晚,投完票的議員已經陸續離開議會總部大樓。而關於這項決議的辯論,仍舊在會議大廳內緊張的繼續著。

歐洲議會議員Raul ROMEVA i RUEDA:「我們必須表明我們深切的擔憂,有嚴密而可靠的報告指出,正在發生著系統的、政府縱容的、從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的行為。」

歐洲議會議員Laima Liucija ANDRIKIENE:「受害者包括法輪功學員,據我所知,他們因為自己的信仰而被關押。這是絕對不能被接受的。」

曾任檢察官的羅馬尼亞議員Monica Luisa MACOVEI:「中共發起了全國性的迫害,剷除這個傳統的和平的遵循真、善、忍的原則修行的人們。」

奧地利議員Franz OBERMAYR:「這種攫取器官的暴行令人震驚,違背了人類所有的基本尊嚴。」

斯洛伐克議員,自由和民主歐洲黨團副主席Jaroslav PASKA:「對我來說難以理解,擁有如此豐富文化和文明的民族,怎麼開始以如此墮落的方式對待人類的身體。」

然而,辯論過程中也有少數質疑的聲音,對此,德國的議員米歇爾•加勒作出了這樣的回答。

德國議員Michael GAHLER:「我很想問自己這個問題:(議會外)的受害者不正是最好的證人嗎?如果他們和他們的家人沒有遭受這些,他們怎麼會有這些控訴?真的,這讓我很困惑,讓我想起當年斯大林和希特勒的集中營的受害者,也得給發生在他們身上的可怕的事情提供證據,這也太離譜了。只是因為獨裁政府設置了個遮擋的屏障,你們就懷疑那些受害人告訴我們的事情。」

歐洲議會議員Tunne KELAM:「我們要求歐盟成員國公開譴責這種敗壞的、不道德的器官交易。」

前愛沙尼亞外交部長,歐洲議會議員Kristiina OJULAND:「這是歐洲議會的職責所在,必須堅決地就這個駭人聽聞的問題,譴責中共政府,這種行徑已經觸及人類尊嚴和生命基本權利的底線。」

最終這個由議會7個黨團中的5個黨團聯合發起、6個黨團表示支持的決議,以獲得多數贊成票得以通過。

決議呼籲歐盟及其成員國公開譴責這種不道德的器官交易,並將此告知歐洲公民。

決議還要求議會主席將該決議送達歐盟委員會、歐洲理事會、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及中國政府。

歐洲議會副主席Edward McMILLAN-SCOTT:「這份決議代表了五億歐洲公民的聲音。」

歐洲經濟與社會委員會主席Henri MALOSSE:「我們建立歐盟,是基於自由和民主的價值之上的。這種行徑無法被接受,無法被國際社會接受。」

從2006年活摘器官曝光,到兩個大衛的報告出爐,再到如今歐洲議會通過決議公開譴責這一暴行,已經過去了將近十年的光陰。

歐洲議會議員Tunne KELAM:「我們本應該更早得通過這個決議,但我們在支持這個決議通過的過程中也學到了很多東西。現在我們更加清楚在中國正在發生的事情,而且將更堅決得支持我們的中國朋友,團結一致地支持他們。」

如今,發起這項決議的議員們,希望中國民眾能明白,這是他們發出的善意的訊息。

歐洲議會議員Ria OOMEN-RUIJTEN:這項決議是歐洲議會的決定,是歐洲議會想儘可能為中國人民所做的有益的事。

歐洲議會議員Laima Liucija ANDRIKIENE:「所以我非常希望這個決議能夠被正面的接受,這表達的是關心中國的人們良好的願望。」

歐洲議會議員Leonidas DONSKIS:「我能理解有時候中國像俄羅斯一樣,認為西方社會在強加於它們,這當然是無稽之談。因為我認為西方欠中國人的太多了,尤其是那些異議人士,人權衛士,有勇氣的作家,那些無畏爾勇敢的人們。這是深深植根於宇宙的東西,是所有文明國家共同選擇的基本價值。」

國際人權協會理事吳文昕:「這個事情不僅僅是一個簡簡單單的政黨之間的政治問題,其實這個問題是關係到全人類的以後未來的生存。因為人類社會沒有最基本的道德觀念是很難運轉的。」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