攪動宣誓風波 梁振英如何收場?熱點互動(1540)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11 月 28 日訊】
【熱點互動】(1540)攪動宣誓風波 梁振英如何收場?


香港青年新政2名議員宣誓風波持續發酵,從被阻止宣誓,到中共人大釋法,到在司法覆核中被裁定失去議員資格,青年新政就宣誓案上訴,並於24日開庭。誰在持續攪動這場「宣誓風波」?想要到達什麼目的?梁振英為何不敢上京出席經合研討會?未來又將如何收場?

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歡迎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香港青年新政的兩名議員的宣誓風波持續的發酵,從被阻宣誓,再到人大釋法,再到取消議員資格,香港的青年新政已經就宣誓案提起上訴,於本週四開庭。

究竟誰在背後一直攪動這場宣誓風波?究竟為了達到什麼樣的目的?那麼梁振英為何在月初不敢上京?又將如何收場?圍繞著相關話題,我們將和觀眾朋友展開討論,那麼在開始之前,首先給大家觀看一個新聞短片。

梁振英早前聲稱最遲不超過11月宣布參選連任,但至今未有消息。

梁振英星期二在召開行政會議前主動交代突然取消到北京出席經濟合作研討洽談會的原因,是為了處理青年新政游蕙禎及梁頌恆二人宣誓的問題。建制和非建制派議員都質疑梁振英的舉動帶有政治目的。

外界認為,梁振英試圖藉今次宣誓風波繼續搞亂香港,為自己的連任增加政治籌碼。

主持人:攪動宣誓風波,梁振英最終將如何收場?圍繞著相關話題將和觀眾朋友展開討論。觀眾朋友,您現在正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的熱線直播節目,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參與討論或發表您的見解。

今天我們請到兩位嘉賓,一位是我的同事新唐人駐香港的記者林秀宜,另外一位是時事評論員藍述,兩位好。首先我想請問一下秀宜,因為妳在現場,這段時間香港議員的宣誓風波一直是這樣醞釀持續發酵,那麼現在最新的情況又是怎樣,能否給大家做個介紹?

林秀宜:好,你好。其實這次的宣誓風波其實要追溯到今年10月12日,也就是新一屆立法會第一次召開這個大會上,在第一次大會上要讓70位的新任的立法會議員宣誓就職,在其中青年新政的兩位議員,就是梁頌恆跟游蕙禎在宣誓的時候就有帶一些道具,而且在宣誓的過程裡面加插了一些有關被外界認為是辱華跟港獨的言論,之後就引起梁振英跟部分中共的官員大炒港獨的話題。

其後梁振英政府就二人的宣誓提出了司法覆核,進而引起了香港第五次的中共的人大釋法的風波,也就是說將《基本法》104條有關宣誓這個問題進行了解釋。那這一次為什麼會引起香港人很多的憤怒呢?也就是說因為這一次釋法是在這個案件裁決前釋法,這是史無前例的,所以這一次的釋法就引起法律界在稍後就發起了「九七」後第四次的黑衣靜默遊行,遊行之後在11月15日高等法院就宣誓的問題,這個司法覆核進行了裁決。

裁決結果就取消了梁頌恆跟游蕙禎兩人的議員資格,那當然這兩人之後就接著進行了上訴。這個上訴案已經一連兩天在高等法院審理完畢,也就是星期五已經審理完畢,預計是下週二或是週三會有裁決。不過兩人在之前也曾經表示,如果今次上訴失敗,他們會一直打到終審法院,也就是說這次的宣誓風波可能還會沒完沒了的。

不過,之前有一些資深的大律師,像梁家傑他也曾經表示,就算游、梁這兩個人在上訴勝訴之後,也不一定能恢復議員的資格。為什麼呢?因為這個結果最後還是要交到立法會主席的手上去處理。

同時,這次的宣誓風波也波及了其他大約10名的民主派的立法會議員,他的資格也是被挑戰的,因為當日宣誓的時候,其他的一些民主派的議員也是在前面加插一些話,甚至帶一些道具,其中比較危險的就是劉小麗議員,她是一個字一個字讀出來的。最近也傳出梁振英在這一次司法覆核之後,他還繼續要搞亂,聽說他也要再質疑這個劉小麗議員的資格,所以不排除未來會有很多很多的有關議員資格的司法覆核。

主持人:好的,我接下來想請教一下藍述,就您對於香港這一系列風波事件的觀察,您覺得這個背後是否有攪動之嫌?背後究竟要達到什麼樣的目的?您有什麼樣的解讀?

藍述:我覺得這個基本上都是江系長期以來用這種暴力維穩手法的一種延續,梁振英他可以說是江系的官員,一直以來他都是用這種方式,希望能夠為江系控制香港,然後通過香港在江系的官員在反腐過程中一個一個被清算,在這個過程中他利用攪動香港局勢為江系的官員,被反腐、被中紀委調查的這些官員爭取一定的空間。

你說像梁頌恆、游蕙禎等等這些議員,你應該不能說他是所謂的港獨,他們不是港獨,你這樣子說首先就已經是無限上綱了。因為新當選的這一批議員,就是非建制派的這些議員,他們把他們叫做「傘兵」,所謂「傘兵」就是2014年「雨傘運動」以後被選出來的這一批議員。

所以說你要看這個歷史條件,在「雨傘運動」之前沒有旗幟鮮明的港獨,甚至都沒有旗幟鮮明的香港的本土派。那麼正恰恰是因為2014年人大「831決定」,人大釋法的時候可以說基本上是堵死了香港社會和香港非建制派所有的這種能夠提名,為特首提名的權利,在這種情況之下才造成了後來的「雨傘運動」。

所以「雨傘運動」實際上它所追求的一個目的,它不是一個獨立,它甚至不是一個本土派,它就是要求香港的民眾有權利去提名,提名特首候選人的這個過程能有參與的權利,這是最終最終的初衷。從那之後,隨著2014年人大「831」的釋法,後來的「雨傘運動」、「占中」等等,一直走下來,香港的民眾對整個江系、梁振英他們控制香港,用維穩思維控制香港的這一套手法深惡痛覺,而且徹底的失望,在這之後才有了本土派,或者說是言論更加激烈的這些新政議員。

所以說你從這個歷史,過去兩年多的歷史來看,實際上真正的推動這些議員走到今天,把他們推到不得不利用這個宣誓的機會去闡述他們要求新聞自由、要求選舉自由,推到這個位子上的恰恰是江系和梁振英這批官員。然後人家在不同的場合發聲了以後,他又抓住這些,通過一個程序上、細節上和技術上的,從這些角度去做文章,然後把它無限上綱,最後變成一個港獨。我覺得不是,這個實際上是一個官逼民反的過程。

當然,現在還沒反,連反都沒反,連官逼民反都談不上,人家現在反都沒反,人家還是從上法院、上街、遊行、發表言論,通過這個角度去爭取他們在這個「一國兩制」的體制下應該受到保證的這一些最基本的權利,所以在這個背後使壞的恰恰是梁振英這一批官員。

主持人:好,秀宜,我們知道梁振英在本月初應該上北京參加經合研討會的,但是梁振英並沒有去,他為什麼沒有去?我想聽聽妳的解讀。

林秀宜:其實講到這個梁振英他為什麼不受市民的歡迎,其實他一直上任到今做了很多,就是剛剛藍先生講到他一直想要分化,在香港搞事,我最近接觸一些很多政界人士,他們都一直在問我有沒有收到什麼消息,習近平什麼時候要把他拿下來,不讓他連任等等這些問題,而且他這一次藉這個宣誓風波在大搞港獨,其實也是想要爭取他的連任的政治的籌碼,過去我們在新聞報導上也曾經做了很多這方面的報導。

事實上,包括我們香港的《大紀元》也好,或是其它的媒體,其實他們一直都有收到風,也就是說習近平一直都很不高興梁振英不斷地搞亂香港,從最近梁振英在出席祕魯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會議上面,雖然他獲得習近平的接見,但是事後我們都看到新華社的報導,其中就特別講到習近平要求梁振英要廣泛的凝聚社會的共識,那這句話就被香港社會很多人士進一步的解讀,也就是說他們都認為習近平其實暗示,他就很不高興梁振英在香港搞這些事情。

剛講到說為什麼梁振英在11月初他不敢上京的原因,其實他過往,從去年開始,他都有到北京參加北京跟香港兩地的經濟合作研討的洽談會,而且他也在預計11月初去北京參加洽談會的過程裡面,他也計畫要跟港澳辦官員的會面,但是他突然就在前一天取消了訪京的行程,而且他的藉口就是說要留在香港處理這個宣誓的司法覆核案。

不過據香港《大紀元》的獨家消息報導,在上個月,10月27日閉幕的中共十八屆的六中全會正式確立習近平為「習核心」,而且也傳出了對現任江派在香港代理人梁振英的態度非常的明確,也就是說絕對不會讓梁振英去連任。而這個消息指,不讓梁振英連任的其中一個導火線之一就講到,我們本台新唐人電視台原本在今年暑假期間要在香港舉辦全世界中國古典舞蹈大賽亞太初賽,新唐人電視台在香港這邊其實已經先後兩次就已經取得場地而且簽約了,但是最終被梁振英從中阻撓,導致這個舞蹈大賽最終就要移師到台北去舉行。

這件事情就震驚了北京的高層,因為據說習他是非常重視香港這個國際城市金融中心的地位,竟然就讓一個純粹藝術文化的演出在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不能演出,對他們來講是一個很大的觸動。而且可以看到自從這個舞蹈大賽被阻撓之後,《成報》就突然間跳出來了,一改以前的報風,突然開始在頭版大肆批評梁振英,還有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甚至也點名張德江,而且其後就把他連同前港澳辦的主任廖暉,將他們列為「亂港四人幫」。

而且近日《成報》更在頭版上面就指明,如果梁振英連任的話,形容會引起核爆炸,也就是會引起市民很激烈的一個反感,而且甚至要徵求市民在他們報紙裡面反梁振英宣言。香港的《大紀元》獨家消息裡面也提到,無論是《成報》也好,還有最近之前退休法官胡國興,他報名要參選明年3月的行政長官選舉,也就是中南海的部署都是針對梁振英而來的。

主持人:好,我們有一位觀眾已經打來電話,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梁振英他本身就是一名為虎作倀的政治打手,虎假虎威,欺壓善良。我早就說過大部分香港市民都懷念英國政府時代的真正的自由民主,也迫切希望唐英年能夠早日上台,大家才可以有機會過好日子。梁振英根本就收不了場了,因為他是張德江的政治打手,是不折不扣的一個鐵桿漢奸,壞人。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丁先生!藍述,剛才秀宜也提到了在祕魯舉行的APEC會議,習近平和梁振英其實是見了面的。這其中透露出什麼樣的信息,您有什麼樣的觀察?

藍述:從官方的報導上沒有任何的提及即將到來的香港特首的換屆選舉,完全沒有。然後在梁振英去祕魯參加APEC之前,他接受記者採訪,記者專門有問他說,你如果有機會見到習近平,你會不會向他爭取連任?梁振英當時是支支吾吾,然後他說可能習近平會很忙,有很多事情要處理,他不一定有機會。所以我覺得基本上整個信息就可以看得出來,梁振英他自己也非常清楚,他基本上是沒有得到北京高層的支持競選連任香港的特首。

同時還有一個事情,他本來10月底要去北京參加北京、香港的經濟合作研討會,他被取消了以後,本來和他一起準備要主持經濟研討會開幕式的北京市長王安順,這個王安順在10月底和11月初他就辭職了。這裡面也從另外一個角度,它就釋放出了這種信息。

因為北京市長王安順這個人,他在到北京之前,他是上海市的組織部長、上海市委副書記,你可以看得出來他有上海幫的色彩,然後到了北京以後在擔任北京市長之前,他擔任過北京的政法委書記。所以你可以看到他一路走上來的履歷表的話,都有非常強的江系官員的特點。

而且王安順他不再擔任北京市長之後,他是調到國務院去做過經濟發展研究的黨委書記,可以說是一個閒職。事情是發生在六中全會結束之後的一個多星期的時間。所以你可以看得出來,整個的過程,它的發生,然後以及後來的亞太經貿會議,這期間這整個都是10月下旬的六中全會上面所有的這一切安排之後的一個後續的效應。

首先,有江系背景的北京市長,他不再擔任了,這個東西緊接著就直接影響到北京和梁振英的合作,因為接任王安順的北京市長蔡奇,據說他是習近平的部下。梁振英去北京去不成了,從北京傳來了各個方面渠道的消息,都說明沒有人支持他連任。所以記者再去問他說,你要不要向習近平去尋求他的支持去連任?他就支支吾吾。然後他見了習近平之後,官方的報導也隻字未提有關香港即將到來的特首選舉。

所以從這一系列來看,基本上就是梁振英隨著北京在六中全會確立了「習核心」之後,整個江系的官員全面潰敗。在這個大的背景之下,梁振英基本上已經絕望了,不大有可能再連任下一屆的特首。

主持人:秀宜,我有一個問題,剛才妳提到《大紀元》的獨家報導,說北京並不認可梁振英連任,他絕對不能夠再繼續連任了。香港目前無論是政界也好,或商界也好,有沒有得到這樣的消息,或者他們有沒有其它的動作,妳在當地有什麼樣的觀察?

林秀宜:是的。在這一次宣誓風波中,我們剛講到說中共喉舌,它在《文匯報》和《大公報》頭版上配合梁振英一直批鬥港獨之外,比較令人關注的就是它其中很多的一些聯署的廣告,這聯署廣告就是要求譴責游、梁兩個人,說他的言論辱華,要求撤銷他們兩個議員的資格。

除了親共的社團以外,大家關注的就是一些與中聯辦有密切關係的大陸財團也都參與這個聯署。當然比較令人矚目的就是像騰訊的創辦人馬化騰,還有信義玻璃主席李賢義,還有比亞迪董事長王傳福等人,大概有近百名商界的名人進行聯署,而且它不僅是在《大公報》、《文匯報》上,還分別在其它的親建制派的一些報章上,像《星島日報》、《信報》等等這些頭版刊登聯署的廣告。

也就是說外界都分析到,這些商界在游、梁宣誓的風波裡面,已經很明確的做一個站台的表態,而且也發現這些大陸的富商不少是經濟政協的身份,而且有一些是跟江派掌控的一些所謂深圳的同心俱樂部成員,甚至與青關會都有關係的。

但是隨著習近平「習核心」的建立,在香港看到有不少富豪也都是重新站隊的,想要跟江派切割。比如早前我們記者去出席一個活動,這活動就是香港首富李嘉誠他們潮州商會搞的活動,當時梁振英跟他一同出席同一個活動,但是現場可以看到他們兩人都沒有任何的互動跟談話,這也許就是一種徵兆已經表示出來了。

而且這一次梁振英不斷地想要爭取連任的同時,很多建制派的立法會議員和現任這些政府高官他們都沒有人願意出來表態要支持梁振英連任,這也是在歷任的政府很少見的。

主持人:藍述,對香港目前政商界的表態,或者說站隊,您有什麼樣的觀察?而且剛才您講到江系對於香港多年來的浸染,究竟利用什麼樣的手段對於政商進行控制?

藍述:剛才秀宜講的像馬化騰,還有李賢義這些人,都是深圳的一個所謂同心俱樂部的成員。李賢義他還是江系的大員張高麗的親家,所以你看這裡面都有一些蛛絲馬跡的。另外一個,最近在11月13日爆發了一個所謂的「反港獨、撐釋法」的遊行,這個遊行在香港據說當時這些香港人覺得很奇怪,因為很多人都好像不是香港人,好像是從大陸來的人。

然後這些人還拿錢,還看到當場有發錢的。據一些媒體的調查,發錢的是吳良好。吳良好是福建人,吳良好是大陸臭名昭著的「莆田系」的醫學聯合會的顧問,和江系的大員陳至立,兩個人都是「莆田系」的背後操手。所以你可以看得出來,基本上整個的運作方式就是江澤民時期以腐敗換團結,以腐敗換發展的政商勾結模式的一種延續。

最近我看到不少網上的消息,說王岐山要清理這一些香港政協通過花錢買了一頂「紅帽子」,買了一個政協委員當的。據說在香港政協委員裡面可能有三分之二,甚至多到四分之三的人都是花錢買來的,所以這種事情從各方面的風聲,可能成為中紀委下一步調查的一個目標。

主持人:好,我們還有最後1分半鐘的時間。秀宜,對於香港,如果中央不認可梁振英連任的話,未來特首選舉又會有什麼樣一個看點?

林秀宜:剛才也提到了,距離明年3月特首選舉沒幾個月時間,如果照往年來講,很多這些所謂傳出熱門的人選,他應該是陸陸續續要報名參選了,但是看到最近除了退休法官胡國興,和最近一名民建聯的成員宣布參選之外,好像還沒有其他人有一些動靜。

不過昨天傳出了財政司長曾俊華,他就將在星期日的時候要訪問北京4天,而且這個行程比往年這種習慣來講,他就多了時間,而且他在這一次訪京的時候,會拜訪港澳辦跟中央的財經部門。所以有消息傳出來,曾俊華已經為他特首選舉做準備了,而且聽說他在香港的灣仔租用競選辦的辦公室,而且還聘請了多位前高官協助他競選。

而且最近也看到一個現象,就是很快在12月11日就會有所謂的「小圈子選舉」,這個小圈子就是1,200人組成的選委會,明年特首選舉的時候他就負責選出特首,選出行政長官的,民主派就派出了300多人去競逐,雖然說他們這個小圈子選舉在民主派來講,他們一直都反對這種小圈子的選舉,但是在這樣的選舉制度下,他們覺得還是需要在選委會裡面能夠起到關鍵的作用。

主持人:好的,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只能進行到這裡了,非常感謝兩位的點評分析,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