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首度訪港 安保有多猛? 今日點擊(2880-1)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07 月 01 日訊】                           提要
香港主權移交20年:習近平赴港保安有多猛?
香港主權移交20年:二十載前預言多少成真?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節目中我經常開玩笑,我說我沒文化。很多有文化的朋友呢,其實在相當程度上,包括出國之後,在對中共的本身的認識,是站在被中共灌輸的,中共黨文化的基礎上去認識的。只去尋求改變別人, 而無法改變自己。看不到自己, 覺得自己是最完美的。這種理念它來自於高級動物的理念,進化論, 適者生存,無神論的背景之下,會最大限度的放大自我。而放大自我對於人而言,因為他是無神論,他就從根本上,否定了自己靈魂生命的真實,他就只注重在自己這塊肉上。所以就會表現出他是極端自私的,極端自私的。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現在說強調民主自由, 個人的人權,這是沒錯的 對吧。中共迫害了這些,中共摧毀了這些,這是真實的。可是在這樣倡導這樣的人群當中,又有多少朋友意識到,中共對每一個人的摧毀的這一份根本性的東西,傷害著每一個人呢?昨天去超市買菜,你知道那個荔枝啊,現在開始賣荔枝了應該,可能是從國內來的。它都是一個塑膠袋一個塑膠袋。看起來一個很有文化的老者,
比我老啊, 真的,戴著鴨舌帽。你看那個穿戴真的是老者,那樣的人一看就讓人尊重,覺得有文化。人放在桌子上,大概有20袋吧,他就開始挑, 每個袋裡都挑,挑完之後放在他要拿那個袋裡頭,甚至從一個袋裡抽。那荔枝都是一個一個的嘛,扒扒掰了兩個放到自己那裡頭。我還以為他是超市打工的呢,我還心想這超市,中國超市行啊,能請這麼個人打工。不是, 買的。

有朋友那天跟我開玩笑,說濤哥,我就不愛聽你說那個挑西瓜。那天他自己說,
他說我去買西瓜的時候,我非都摸一遍,你不嘲諷那摸一摸西瓜的,我非摸一遍, 我非挑一遍,我挑了一個最大的, 我認為最好,他認為最好的。他說他想到了, 他說怕回頭遭,那意思因為咱在節目中,唾棄這種人, 這種事情嘛。那朋友說那,我小心翼翼的,我弄兩個塑膠袋兜這個西瓜。他說濤哥你猜怎麼著,我都到了家了, 就我開門的時候,這瓜就夸就掉地下了。說真是個好瓜, 碎得粉碎粉碎。他樂, 他哎呀,真是應了你的話,人算不如天算, 算了也白算。

香港主權移交20年:習近平赴港保安有多猛?

在現實的環境中,中國社會會不會轉型,BBC一篇報導, 文章題目這麼說的:
香港主權移交20年,習近平到香港保安有多猛?習近平到香港,澳門他應該沒去過,但澳門跟香港來比較,它有同等的性質,所以去了香港 澳門就無所謂了。
所以對習近平而言,去了香港之後,在他前5年裡面,他所有要做的事情都做完了,對吧, 都做完了。包括他見過馬英九,見過中華民國總統,其他人都沒見過,鄧小平、 胡錦濤、 江澤民,都沒有見過, 對吧,他見過中華民國的總統。
對美國, 對世界各主要大國,正常的訪問他都做過。軍隊的改組已經完全改變了。那國家的機構,國家監察委員會,國家安全委員會,全國深化改革小組,
進行了整個機構性的改變,完全制度性的改變,設立新的國家機構,來真正拋棄掉政治局,政治局常委的黨的集體領導的概念,從它的現實國家體系中被剝離了。

香港主權移交20年:習近平赴港保安有多猛?

以國家主席的身分出現在香港,所以這應該是在他前5年,他所有必須經歷過的,
也就像擺陣, 布陣一樣,這是最後一個,最後一件事情要完成。而香港從20年前的1997年,就是曾慶紅的地盤,一直延續到現在,整個香港地區就是曾慶紅控制的。在各種人馬當中,包括所謂的紅二代、 官二代,它的那種滲透力,
它的掌控力和影響力,就像中共黨的黨中央一樣,整體都是人家曾慶紅的,那自然就涉及到習近平到香港的生命安全問題。28日習近平將抵達香港,那他的行程到現在還沒說,但主要集中在灣仔,會展中心一帶。該地區設立保安區,應該是歷來最大的。警務處的助理處長鄭耀武說,安保區比過去類似的行動大,鑒於近期國際恐怖襲擊形勢嚴峻。但承認沒有情報顯示,香港將成為恐怖襲擊的目標。

香港不是,但是習近平是他黨內的,強有力的對手的襲擊的目標,這是應該是沒錯的, 對吧。你看看跑出去的人都在香港落腳,而跑出去那些在香港落腳的,
大多都跟曾慶紅、 周永康原來有關。警方公布了安保一些手段,那包括在道路停車點封閉措施,甚至在維多利亞港上空設立禁飛區。那香港作為移交20年,
BBC登了一篇文章,到底有多少預言成真?一國兩制啦主要是這些啦。他採訪了不同人, 一個是李柱銘,香港的民主黨的創黨人, 創建人。他說我一直知道,
香港民主路會非常艱難,在共產黨統治地區爭取民主,並不是那麼容易。能夠想到在世間比這更艱難的,更難以成功的事。

香港主權移交20年:廿載前預言多少成真?

香港命運掌握在一個人手中,一人一票,他說我希望習近平有這樣的智慧,有這樣的決心,對國家有信心,落實鄧小平對香港及國際社會的承諾。還擺脫不了這個,那沒承諾那是騙的,用承諾作為欺騙,不就這麼回事嗎。中共的官,中共的領袖,殺掉了前面的領袖,不就這麼回事嗎,你怎麼還相信承諾呢?蘭桂坊之父盛智文,1997來臨,我已經在中國花了不少時間,中國當時正在轉變,這些轉變是正面的,我感到很安心。當中國轉變時,香港可以隨著轉變,香港也可以幫助中國轉變。財富雜誌一篇封面文章叫香港之死,他說,我說你們根本不知道你們在說甚麼,當然我是對的,因為一國兩制成功了。他說占領中環是讓我意想不到的,我在香港這麼多年,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我不同意學生嘗試著爭取的東西,20年來甚至在明年,都會改變都會發生的,我們會有港珠澳大橋,我們會有鐵路,我們這些基本建設會改變香港。

香港主權移交20年:廿載前預言多少成真?

不同的人立足點立刻不同,蘭桂坊這個地方是非常前衛,非常利益, 非常占有的,它的文化滲透了這些東西,對吧。那律師講的,是人的內在的品質,他講的立刻是利益,很有趣的。資深傳媒人程翔:90年代初我已經寫過文章,說1997後香港最大的威脅,當時我的觀點就是,香港最大的威脅就是大陸化。那你不能不佩服,作為媒體人他的著眼點就更加準確。大陸化的過程令香港原本的體系,
出現了一種逐漸的蠶食狀況。1997後不會一夜之間倒下,但會使得香港原來的價值觀、 機制等,所有一切受到侵蝕。侵蝕的過程,最終,香港會成為另外一個中國內陸的城市,而失去它的獨特性。

香港主權移交20年:廿載前預言多少成真?

那已經有人說了,說深圳會超過香港。深圳為甚麼會超過香港?是因為香港更像深圳,而不是深圳超過香港。他已經講出 ,這張德江說的,他的話講出共產黨的邪惡與占領,對香港的摧毀。有一些我完全不能預測的事情發生了,他說包括今天的本土主義,說得更嚴重一點是分離主義。我認為香港其實很愛國的,這是香港的傳統。1989六四時上百萬人,在傾盆大雨中遊行支持,那是值得自豪的愛國情操。我個人覺得這個愛國的概念,也被共產黨給糟蹋了。那是人的自然屬性。他們唾棄的,是這個中共的政權,在一國兩制的愛國主義的概念中,都被共產黨把愛國的本身,給強姦、汙辱、 糟蹋了。所以這是當你生命的理念不能夠認識的時候,你就能夠品味到, 體察到,中共的摧毀是從人的生命的根本的角度摧毀著人。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