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片《出租車司機》為何在兩岸三地大熱? 熱點互動 (1671)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10 月 11 日訊】韓片《出租車司機》為何在兩岸三地大熱?

日前韓國電影《出租車司機》大熱。不但在韓國票房突破1200萬人次,在兩岸三地也引發強烈反響,許多人在看影片時落淚。有人稱這是韓國今年最好的電影,沒有之一。然而如此大熱似乎又觸動了中共審查的神經。週二大陸影評網站「豆瓣」刪除該片所有條目,在大陸各大網站及微博的相關介紹和評論也遭全面刪除。為何一部韓國電影,能激起國人如此大的共鳴?怎麼在大陸未上演就已成為禁片?中國能拍出這樣的片子嗎?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日前,一部韓國電影《出租車司機》大熱,不但在韓國已經超過1,200萬人次觀看,在兩岸三地也激起強烈反響,許多人在看電影時感動落淚。有人稱,這是韓國今年最好的一部電影,沒有之一。然而,如此大熱似乎又觸動了中共審查的神經。從週二開始,大陸影評網站「豆瓣」刪除該片的所有條目,在大陸各大網站及微博的相關介紹也遭全面刪除。

為什麼一部韓國電影能在國人中激起如此強大的共鳴,為什麼在中國還沒有上演就已成了禁片,中國能不能拍出這樣一部電影?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聊一聊韓國這部最新的大片,一位是在現場的政論家陳破空先生,破空您好。

陳破空:主持人你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您好。

趙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二位。節目開始,請先看一看這部影片的有關介紹。

「那裡是電視台附近」「他是德國第一電視台的記者,名叫尤爾根‧辛茲彼得。」「很快就能找到他的」「是軍人、軍人!」「軍隊只要看到首爾來的計程車,一律全部攔下。」

《出租車司機》根據真人真事改編,電影講述1980年5月,在韓國軍隊血腥鎮壓光州民主化運動中,一名出租車司機幫助一名德國記者曝光了軍隊屠殺抗議者的暴行。

出租車司機護送記者拍下了光州的警察、軍人開槍鎮壓大學生和市民的影像,並把攝影膠片成功帶出了光州,使得真相昭告於世。

這部電影8月初在韓國上映,觀看人次在一個多月內就衝破1,200萬,相當於韓國總人口數的1/5,成為2017年韓國票房冠軍。由於影片內容容易讓人聯想到中共政府極為敏感的學運「六四天安門事件」,在網絡社交媒體上引發不少大陸網友的討論。

光州事件經過這麼多年後,仍有不少事實被隱瞞,還有許多真相仍在調查中。

澳大利亞悉尼藝術家郭健表示,這部電影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讓人看到人一旦面對事實、看見事實,就會從無動於衷醒悟過來。

據了解,中共網監大隊已下達指令,要求各網站儘快刪除關於該片的一切評論、評分和影片,就連「出租車司機」、「光州」等幾個關鍵詞也被屏蔽,北京時間10月3日晚間,豆瓣詞條《出租車司機》遭到刪除。

據《BBC》報導,《出租車司機》無法在中國上映,但透過不同渠道觀看的網民紛紛發表心得,不少評論明指、暗喻六四天安門事件,也有網民問:「中國何時能拍出一部講天安門事件的電影?」

主持人:觀眾朋友,歡迎您在節目中間給我們來電話,或者用手機短信,或者在YouTube上觀看直播並和我們文字互動。我們的手機短信號碼是:(347)903-8806;YouTube直播頻道:NTDCHINESE。

破空,我想先請你來談一談,因為就你來說,你經歷過跟光州事件類似的事件,那麼在你看完這部電影之後,你有什麼感觸,你覺得這部電影為什麼會大熱?

陳破空:這部韓國拍攝的電影,反映的是1980年5月份韓國的民主化運動光州事件,這部電影的成功處是小人物和大背景的結合;出租車司機是個小人物,他僅僅是為了自己的女兒、掙點錢,他為了載這位外國記者掙更多的錢──10萬韓元。他最初的目的非常卑微、非常渺小也非常普通,但他卻意外溶入了一個偉大的民主運動,而且看到了軍政府鎮壓的全過程,屍橫遍野、血肉橫飛的過程,他在感動中覺醒,這個小人物和大事件相溶合。

這部電影充滿各種各樣的細節,包括他衝過警戒線護送外國記者,裡面還包括人情、遊行的場面、鎮壓的場面以及便衣特務對他們毆打的場面,真的非常細節;在裡面反映的是人性、人情,處處都非常感人。對我們中國觀眾來說,最感人的是,看這部片子就好像是在看中國六四事件的翻版、1989年民主運動的翻版,完全就是翻版,裡面的人物、角色、背景稍微換一下對象、換一下名字就是中國的六四事件,甚至中國的六四事件比這個更悲慘、更悲壯。所以當我們看的時候,我們最感動的是多了一層,就不僅僅是看這部影片本身,我們看到了28年前中國波瀾壯闊的民主運動和那場慘絕人寰的大屠殺,「六‧四」大屠殺。

主持人:作為經歷過「六‧四」的人,我知道破空當時不在北京;在廣州。但是經歷過這個事件,你覺得看這部電影會讓你想起當時的什麼時刻或者什麼人物?

陳破空:看這部電影的時候,如果純粹只看影片故事,恐怕我不見得會流淚;但這部電影卻讓我非常感動,不停掉眼淚。是因為什麼呢?就讓我聯想當年的情景,比如第一次讓我掉淚就是很普通的情景:他到了光州,看到光州的市民、婦女、扶老攜幼的兒童給遊行示威的學生遞飯糰或飲料。我就想起當年中國的民主運動,不管是北京、廣州還是別的地方,市民都送來食物、麵包、飲料,可以看到當時的中國人啊那種善心、那種美好的願望,那種良心多麼的美好,多麼富人性的光輝,但是沒想到卻叫獨裁者派出了軍隊,以坦克和機槍予以鎮壓、粉碎。

因為他們的善意、他們的良心、他們的覺醒觸動了獨裁者的既得利益,獨裁者為了自己的權力和既得利益,用槍彈、坦克機關槍對付這些人,一看到那樣的場面我就禁不住要掉眼淚。後來看到屠殺的場面、看到韓國軍警用槍掃射學生、打死傷者,又讓人想到當年天安門屍橫遍野的情景;光州街頭的屍橫遍野,我想到了北京的東、西長安街、六部口、木樨地等地屍橫遍野的情景;而影片裡的醫院、醫院裡的人山人海、不斷救死扶傷的出租車開來開去,裡面的流血、裡面的死者、裡面的呻吟、裡面的痛苦都讓我們看到了當年的北京,比如復興醫院、這個醫院、那個醫院的那些死者、那些傷者悲慘的景象,所有這些聯想,我想任何一個中國人如果看了這部電影,完全是在重新看一遍1989年的民主運動和「六‧四」屠殺的過程,簡直是血跡斑斑、歷歷在目。

主持人:是!趙培,也請你談談你對這部電影的觀感。剛才破空談到,對於很多大陸人來講,看這部電影確實感受到直接與「六‧四」聯繫。在香港上映的時候,很多香港人也是非常有感觸,你覺得這是為什麼?

趙培:香港現在也面臨中共要赤化他們的危機,在這場危機當中也是學生站了出來,他們上街要真普選,要民主,這也是學生在做,很多市民也站出來支持他們,這也讓他們感同身受;就是剛過去一、二年的事情,所以香港人也能感同身受。

另外,這部電影本身拍得比較好,情節也好、演員也比較好,我們都知道情節,大家都知道最後的結局,但是整個鋪陳是相當到位的,用了好幾個小時把演員的感情醞釀好,他自然而然走到那個位置,他就應該那麼做。

而且演員選得非常好,大家知道宋康昊這位演員在韓國非常有名,在大陸也非常有名,大陸人稱他為「餅叔」,說「餅叔出品,必屬佳品」,他演繹一個小人物演技非常流暢、拿捏非常到位,讓人感覺到,從他對學生的誤解到他最後的善心表達是自然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大家能夠體會到一個民族的無奈、大家面對一個強權的無奈,這讓香港人也好、大陸人也好,通通感受到他們被中共鎮壓過程中的無奈,所以是催人淚下,也觸發了他們心底的善。韓國小人物的善觸發了兩岸三地所有人心底的善。

主持人:是,我想一個是善,一個可能也是對民主的渴望。破空,光州事件是韓國民主化進程中的重要事件,請您簡單介紹一下;另外我想問,光州事件之後7年,韓國就走入民主了,現在「六‧四」28年了,還是我們看到的現狀,為什麼中共沒能像韓國一樣走上民主進程呢?

陳破空:韓國跟中國相比確實有很多背景的不同;相同的部分都是東亞的民族,都有一些東亞強權的統治歷史、封建王朝的歷史。1979年,韓國軍事獨裁者朴正熙被槍殺,被刺身亡,當時任保安部長的軍頭全斗煥意外獲得了權力。全斗煥上任,因為他倒行逆施、打壓反對派、關閉新聞、關閉大學,進一步觸發民眾的反抗;民眾本來就已經對獨裁不耐煩了,全斗煥的做法激起了民眾的反抗,韓國很多地方都發生遊行、示威呼喚民主化,尤其在光州和全羅道等南部地方民眾是非常勇敢,走出校園抗議。

結果全斗煥採取的是軍人政權措施,也是用戰車、機關槍或者衝鋒槍鎮壓民眾,用軍警來鎮壓民眾。據說保守估計是200人死亡、數千人受傷,但是民眾都認為不止;還有的數據是400人死亡,很多人受傷。

光州並不是一個大城市,韓國的第一大城市是首爾,第二是釜山,光州還是西南部偏小的一個城市,但是都死了那麼多人,而且那個城市的民眾是波瀾壯闊,明確跟所謂的中央政府、所謂的軍事政府對抗。就一個小城市的民眾之力、市民和學生手挽手上街遊行、示威。他們的對抗和中國學生還不一樣,中國的學生、市民的對抗還非常溫和,比如中國的學生撿到槍枝還還給公安局,怕嫁禍。

光州事件歷史上證明他們是搶奪警察局的槍枝和彈藥跟政府血拚,就是跟政府反抗,他們比中國人更勇敢,在大街上跟警察和軍警對打。光州事件發生之後,當時它跟中共政府採取的做法一樣,封鎖新聞、不准外國記者進入、國家電視台千篇一律的報導都是「暴徒、流氓」,都是鬧事的不法之徒,而且死的都是軍人。

這是真實的故事,這部影片基於真實的故事。一名德國記者被一個出租車司機載到了光州,那位出租車司機是無名英雄,兩次冒著生命風險送他去,越過軍警線進入光州拍攝片子。德國記者在去年一月份78歲去逝,當年42歲。42歲的德國記者把這部片子拍成之後放到全世界,讓全世界看到了光州事件的真相。

光州事件7年之後,由於韓國要申請奧運會,1988年漢城(現在改名為首爾)奧運會,為了奧運會,國際社會給它強大的壓力,尤其是美國。因為韓國是小國,又受美國的保護,所以美國給它強大的壓力起了作用,比如赦免政治犯、進行自由選舉,這是一個因素。

韓國還有一個因素跟中國不同,韓國的權力結構很簡單,比如朴正熙執政,就是他執政;全斗煥執政,就是他執政,就是他一念之間,全斗煥決定要實現民主選舉、實行大選,他就可以決定。但中國的權力結構是幾層的,中國有垂簾聽政的深重歷史、王朝歷史,比如趙紫陽、胡耀邦時代,他不能自己決定,背後的政治老人鄧小平起作用;有兩層權力結構,而後面那層權力在深宮中、陰暗中運行,前面的人說了不算。

同樣道理,到了胡錦濤、溫家寶時代,2008年中國辦奧運會,本來當時在國際壓力下開放對外國記者的禁區,讓外國記者從2007年1月1日開始,全部可以在中國自由採訪。但是當時的權力機構也有兩層,除了胡錦濤、溫家寶在前台執政以外,後台還有江澤民體系的政治老人監政,監督執政、垂簾聽政。

中國政治結構的雙層結構可以說是韓國獨裁集團、韓國獨裁性質的雙倍,甚至更為深重。所以韓國在7年之後能夠逐漸走上民主化道路,而中國在28年之後仍然紋絲不動,足見中國社會深厚、陰暗的權力結構與鐵塔般的專制結構、獨裁體制有深重的關係,尤其是垂簾聽政和老人政治緊緊扼殺了中國整個民族的活力。

主持人:趙培,你怎麼看?你覺得哪些因素決定了中國沒能像韓國那樣走上民主化進程?

趙培:其實關鍵問題大家可以看到,韓國和中共所屬陣營不同,韓國明顯是在自由國家陣營裡面,它搞獨裁是異類,它知道自己是一個異類,而且在國際壓力、美國給它壓力、奧委會給它壓力、世界各國給它壓力的情況下它妥協了。它軍政府在前台的人物,權衡國家的利益和個人的權力之後,他向民意、國際社會正義和歷史進程妥協了,所以他就能夠放下權力,能夠讓韓國走向民主。

那麼中國是什麼情況呢?中共就是一屁股坐到共產主義陣營,共產主義就是搞獨裁;它不光是搞獨裁的問題,它是搞無產階級專政,它永遠怕自己被搞下台。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它是不怕國際上給它壓力,它可以去騙國際,這是屬於共產黨欺騙的本性。

另外,大家可以看到,任何獨裁者它再怎麼壞,它是人性當中善與惡的較量;但是在共產黨執政的國家,它有黨性的較量。我們可以看到,在「六‧四」鎮壓當中,也不乏有將軍命令士兵抬高槍口,也不乏有當時的學生能夠感化士兵。光州事件當中也存在這個情況。

為什麼中共的個人會被感化?而它作為一個政黨絕對不會感化呢?因為它有黨性。它給士兵的教育也是黨性,「黨性」是什麼?就是人性當中最惡的那一面,鼓勵起來去壓制他的善,所以他心中的惡永遠能壓制他的善。

而且中共對政權的理解和獨裁者不同,獨裁者只認為是個權力,而它則認為是我的生死,而且它認為它並不是中國人,它是一個掌權的共產主義者,所以它的掌權會不管中國人的生死,這是一個重要的問題。

其實你不光是韓國人,中國歷史上的軍政府有沒有獨裁的,有沒有類似事件?有啊!段祺瑞當時他的護兵槍殺了幾個學生,段祺瑞是個什麼態度呢?當時他在外面,他回來之後,長跪不起,終生吃素。他到了晚年,醫生說你要吃點肉補充一下身體,要不然你很快身體就會衰老下去,就會死亡。他說人可死、葷絕不能開,他終身懺悔。不管學生當時做得怎麼樣,他是手無寸鐵的百姓。你只要對手無寸鐵的百姓開槍,這個罪孽是很嚴重的。這就是共產主義和獨裁的不同,它並不是獨裁,它是一群邪惡的集合而已。

主持人:是,我想可能這個是很主要的,像剛才二位分析的作為政黨的這樣一個性質。另外,是不是國際上的壓力?破空,我覺得當時就是對於韓國的壓力是相當大。但是對於中共,國際上其實並沒有這樣的壓力,甚至很可能是不是中共的實力對於世界……。

陳破空:韓國是一個小國,同時韓國跟美國是盟國,因為對抗北朝鮮共產政權的一個盟國。當時的韓國儘管是軍政府,但是有美國在做保護傘,所以它不得不在很多時候要看看美國的輿論和眼色。比如說它要判反對派領導人金大中死刑,在美國的壓力下,它就改成有期,最後釋放。

中共政權一個是龐大的政權,再一個來說,它跟美國是意識形態上對立的,是共產主義,它跟北朝鮮一樣,是美國的對立面。所以說美國和西方的壓力它有一定的作用,但是那個作用達不到那個程度。另外,中國經歷的跟韓國不一樣,韓國這個民族相當……相對來說還比較單純。

主持人:比較簡單。

陳破空:它就是從封建統治到軍政權,後來到民主政府,它還是一個正常國家,它經歷過專制,它走向民主;經歷過屠殺,它能夠覺醒,走出屠殺。但中國這個政權,中國一個是幾千年的封建專制統治,專制涵義比較深,然後又至少兩次亡國,比如說蒙古滅亡中國、滿清滅亡中國,經歷過亡國的歷史,最後又經歷過共產黨這種絕對扼殺人性的歷史,最殘暴的歷史階段,所以韓國是沒有經歷過的,等於是扼殺一切。

所以今天的共產黨這個階段之後,整個中國比當時的蒙古人入侵、比滿清人入侵,經歷的慘劇還要至大至深。這個時候中國整個民族相當於被打斷了脊梁,少數的精英那是可以以5%以下來計算。它不像韓國,韓國可以說你不斷的鎮壓,他都上街跟你對打;但是對共產黨、中國共產黨這種鐵血鎮壓,對中國人的美好的人性是一次又一次的槍殺。

中國人本來在近代有共和的概念、民主的概念、平等的概念,但是沒想到毛澤東這樣一個人,滿腦子的土皇帝思想,滿腦子的農民當皇帝的思想,最後竟然活生生的把中國歷史拉回到舊時代,而且還贏得了千百萬所謂的紅衛兵這種人的狂呼亂叫。所以韓國沒有這樣的歷史,所以韓國容易走出陰影,中國相對比較難。

主持人:是的,好,那我們現在線上已經有兩位觀眾,我們很快接一下觀眾電話,一位加拿大的張先生,張先生您好。

加拿大張先生:您好,我認為中共獨裁政權,它是當今上最大的暴政,不僅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暴政,也是世界歷史上最大的暴政。它不但是殘暴、暴虐,這方面還不夠,另一方面還有什麼呢?就是謊言。

主持人:好的,謝謝張先生。還有一位是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請問您在嗎?

加州丁先生:方菲好,陳教授好,趙博士好。當年的光州事件,全斗煥跟鄭昇和的執政,最後搞到學生都被無緣無故被屠殺,跟天安門事件幾乎沒有什麼兩樣,所以光州現在拍成電影伸張正義,南韓的學生非常勇敢的,暴政必亡。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丁先生。加拿大的齊先生回到了線上,齊先生請講。

加拿大齊先生:我覺得今天的分析挺不錯的,我就再提醒兩點,中國的知識分子在辛亥革命以後,從2幾年到一直到49年這一段時間,他們有些人起了很不好的作用。共產黨在江西到底幹了什麼,他們的根據地在延安幹了什麼,他是有數的,但是他要舔共產黨的屁股、要把共產黨捧上去,把毛澤東認為是真皇帝,真命天子。當然還有1957年毛澤東的反右運動,把知識分子一網打盡,把他們的脊梁骨打斷了,這個就不得了的,一個國家的命脈啊。

鄧小平這個人1957年他是急先鋒,批蘇共他也是急先鋒,所謂改革開放他是要救黨,屠夫又是他,這個人絕對不能放過他,對中國歷史上起了很壞的作用。

主持人:好的,謝謝齊先生,因為時間的關係,明白您意思了。好,我想等一下破空可以點評一下。但是先請趙培講一下,因為我們剛才談到了,共產黨那種殘暴,把人民的脊梁打斷。但是我們看到確實這個電影給我們一種啟發,就是他是個小人物,但他最後成了英雄。趙培在您看來,這種人物的改變和覺醒,他是不是真實?他給我們會帶來什麼樣的啟發呢?

趙培:我們分析它這個鋪陳相當好,從他對學生的不理解,但是不管他對學生的政治觀點有什麼不理解,但是他真實面對手無寸鐵的百姓被屠殺的時候,他是人性善良的決心,這個東西是課本裡教不到你的,這是一個我們一生下來在我們自己文化的薰陶當中培養我們的善,這個東西可以說知識不等於修養,也不等於一個人的人品,這個東西是有很大關係的。

所以這個人好就好在他把這個小人物整個轉變過程給演活了,他演的這個人,他並不是一下子我就讀了一本書就怎麼樣,他是說善不分國界,文人也好、什麼也好,你不要被課本所蒙蔽,你要遵從於心中的善。

主持人:好的,謝謝趙培。破空,剛才觀眾的電話,你有些想說的是嗎?

陳破空:這個觀眾說中共是最大的暴政,的確是這樣,就跟韓國相比,中共是最大的暴政。除了這個以外,我們看的其實人情、人性、人心,中韓是非常相近的,就從這個電影中看到,電影中塑造的出租車司機,他護送一個外國記者拍出當地的真相,把真相帶到國際社會。

但是中國在1989年湧現了無數的無名英雄,包括三輪車夫,包括被稱為「板爺」的、拉板車的北京的板爺,他們冒著生死的風險救死扶傷,把被槍殺的、被打死的學生、市民拉到醫院去。當時據說救護車,共產黨的士兵瘋狂得連救護車都要掃射,但是這些板爺、這些三輪車夫毫無畏懼,一次又一次的去到槍聲最激烈、火光最大的地方,雙方激戰最激烈的地方救死扶傷,去把那些傷人救到醫院去,而且他們根本沒有錢。

甚至於那些後來撤退的學生、撤退的市民,他們講出了無數的故事給我聽,都是遇到了什麼板爺、遇到了三輪車夫,根本就二話不說,拉著他們就走,你去哪?去火車站拉去火車站,去機場拉去機場,你去郊區拉你去郊區,沒地方了,我給你找個地方去睡覺。當時的北京市民就覺醒到這個程度。

就是說如果不是中共的鐵血統治20多萬軍隊來包圍的話,北京人是非常勇敢的,當時的北京人,而且北京的市民和學生跟共產黨、納粹獨裁軍、黨衛軍展開了一天一夜殊死搏鬥。我們看到北京儘管共產黨把槍管都打紅了,坦克都已經搞得火光沖天了,到處都是坦克,但是北京的市民、學生沒有屈服,他們把地上的磚頭都摳起來,整個打完之後,北京城是一片廢墟,為什麼?因為他們手無寸鐵,他們只能在地上去摳石頭、摳磚頭,跟這個黨衛軍去搏鬥。所以從人性,我覺得從人性、人的角度上,中韓沒有區別,區別的就是獨裁者的強弱和深沉陰暗的程度。

主持人:是。我很快問一下,因為我們現在看到說,中國還沒有辦法把這些平凡的英雄的故事拍成電影,但是中國前一陣子確實有一個大熱的片就是《戰狼2》,現在有意思的是中國的《戰狼2》和韓國的《出租車司機》,這兩部電影都作為各自國家的「申奧」片,奧斯卡的片,你覺得這兩部電影有什麼樣的差別?

陳破空:韓國的這個片子創造了票房價值,中國所謂的《戰狼2》也創造了票房價值,它們都去提出了申請奧斯卡,但是奧斯卡的歷史上證明,真正的奧斯卡是獎給表現人性的電影。比如說前些年,張藝謀想把他的片子《英雄》去申奧,失敗!他也不明白為什麼失敗?他的所謂英雄是宣傳皇權,那些所謂的英雄是鞏固皇帝的位置,它根本就得不到奧斯卡獎。但是很多那些小片子,比如反映出納粹德國的《美麗人生》,反而得到了奧斯卡外語片獎。

我認為這兩個比賽的話,韓國片子一定會勝算占上風,它反映了人性的光輝,小人物的這種體現大背景的人性。《戰狼2》是什麼?《戰狼2》就是像中國在最近幾十年剽竊、抄襲、盜版美國的技術,它是對美國好萊塢大片的抄襲、剽竊、盜版,根本就是子虛烏有的故事,根本不存在的故事。

美國的好萊塢大片,比如史泰龍演的影片還有一些真實的基礎,比如越南戰爭、阿富汗戰爭或者是二戰,還有一些基礎。但是中國的什麼《戰狼2》根本沒有任何基礎,胡編亂造,中國居然在非洲怎麼大顯神通,而且中間的動作片全是模仿好萊塢,這樣的片子根本不可能得到奧斯卡獎,只會成為一個笑柄。

主持人:還有10秒鐘。趙培補一兩句話,我們就結束。

趙培:其實就是在於對於愛國的不同,中共的國是一個暴力機構,所以有《戰狼2》這樣的愛國影片;韓國人是愛國的民族,所以他們有這樣的愛國影片。我想我更愛後一個國。謝謝大家。

主持人:明白你的意思。謝謝二位,我們今天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非常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和參與,下次節目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