侃侃而談 漫談黨文化系列(2) 黨文化的“迷魂湯”

【新唐人】方菲: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您收看「侃侃而談」的系列節目「漫談黨文化」,今天我們是漫談黨文化的第二集。 金然:上一次我們是和楊景端先生一起談了黨文化現象中的一個現象叫「漠視生命」,正在我們談這一集的時候,又出現了一個新聞,就是中共在蘇家屯集中營在活體上摘取器官的醜行,本身這個新聞就成為了一個佐證。 方菲:最近又有醫生證人站出來說,像蘇家屯這樣的集中營在中國全國有幾十處,我想很多人聽上去都覺得難以置信。這讓我想起,以前我採訪胡平先生的時候,他說了一句話,他說:“沒有共產黨做不出來的,只有你想不到的”。金然:最近我看到我們新唐人網站上,有一則留言,他是針對最近有一部分人到美國白宮之前進行抗議蘇家屯的這個惡行,要求美國政府有一個反應,他的這個留言是這麼寫的,我給大家念一下,他寫著:真的是有病,叫外國人干涉中國自己的事,家醜為什麼還得找外人。你看共產黨它殺了這麼多的人,有一些人還是把它作為家人來看待,另外像這種在活體上摘取器官的行為,他居然只用“家醜”這個名詞來形容。所以說“黨文化”造就下,這種現象倒真是聳人聽聞的一件事。 方菲:不過,我覺得可能還是很多人對黨文化這個提法感到不太理解,不信我們就一起來看一看 。………… 開場:兩人看電視,談論中。(與第一輯場景相同。)分鏡頭: (電視中正在放“侃侃而談”漫談黨文化系列第一集中的鏡頭)一中國男子A:我只聽說過“酒文化”“茶文化”,哪兒來的“黨文化”啊?(兩男子並排在沙發上),另一中國男子B說:要說共產黨,是幹了很多壞事。不過,有事說事,整出來個“黨文化”的詞,把什麼都往裏裝,這,這,有點那個了。 中國男子A:你看他們自己都說不清楚“黨文化”是怎麼來的,一帶而過,蒙人。中國男子B:再說了,共產黨再不好那也是咱中國自己的事,拿到海外的電視上說,讓老外看笑話,這不是反華嗎?……… 金然:看來我們現在還真得專門談一談黨文化的形成。 方菲:是啊!今天我們請來了嘉賓賀賓先生。賀賓先生對於黨文化有獨特的見解,賀賓先生您好。 賀賓:主持人好,大家好! 金然:賀賓先生您現在就跟我們講一下,您對黨文化的形成是怎麼看的? 賀賓:這個世界上的政黨很多,但是為什麼我們偏偏把共產黨的東西稱為“黨文化”,這裏頭就是有共產黨它很獨特的東西。我先舉個例子吧,世界上很多人都喝酒,很多國家的人都喝酒對吧,但是真真能夠把喝酒變成酒文化的並不多,中國不是搞酒文化節嗎?就是因為中國人喝酒確實喝出名堂來了,他喝酒可以吟詩作畫。 方菲:李白。 金然:酒仙。 賀賓:酒仙酒聖。同樣的共產黨它在中國確實造成了一種非常獨特的東西,舉個例子說吧,共產黨它把自己比喻成“母親”,這個是世界上其他的政黨可能很少有的一種現象,所以很多人骨子裏頭他就把黨跟“母親”攪和的非常深,現在公開宣傳雖然不是那麼多,但是他骨子裏已經把共產黨跟母親攪和的很深了,所以造成他很多思維方式上有一些不自覺的去維護黨的利益。中國人口這麼多,共產黨它如何才能夠把這麼多的人能夠統治住呢?這就需要一個東西,一個文化分圍,這就是黨文化的產生的前提條件或它的必要性。 金然:起因。 賀賓:對。它就需要一個文化讓人認為黨的利益就代表人民的利益,然後黨文化統治那麼多人就很方便了。我先舉個例子,因為文化系統它通常都是雙方的,比如說看一個演出,臺上有演員,台下有觀眾,演員知道演什麼,觀眾才看,觀眾一定要聽得懂演員說什麼,只有這樣臺上台下都能夠互動的時候,都能夠明白雙方在幹什麼的時候,它就能形成很好的一套文化。否則的話就是“曲高和寡”了,就沒人聽了,而黨文化它一定是“黨”的文化,因為它就是要統治大眾的,它不會搞得人聽不懂,所以黨文化的形成,我們也是從這兩個架構可以來看,就是演員和觀眾。演員就是屬於統治者,統治著“黨文化”,還有一部分就是被統治者,被統治者他腦袋裏形成的黨文化,他們兩個之間的互相的配合才能使黨文化在中國能夠推行這麼多年形成越來越頑固。中共它殺了很多人,它造了很多謠,可是它的殺人和造謠非常有藝術性。比如說它殺了很多人,可是它通過“平反”,搞一大堆“替罪羊”,通過各種方式以後,它永遠是偉大光榮正確,而被害的人總是對共產黨感恩戴德,你家裏面的人已經被迫害死了,最後多少年以後你對共產黨反而是感恩戴德,中國歷史上講殺父之仇一定要報的,他們這些概念都沒了,就是對共產黨反而要感恩戴德的。還有包括它的撒謊,過去我們常說:中共的“人民日報”上面,只有日期是對的,別的都是假的。這句話說明你對共產黨邪惡本質還認識不清楚,還不深刻,因為共產黨它老是這樣子的話,它的謊就撒不下去了,對不對?大家都知道它是假的嘛,它現在知道真真假假摻到一起,它知道掌握好這個火候,就是把那個“火候”摻到什麼程度,使得人們完全相信它那個是真的。 金然:怎麼叫摻到一起? 賀賓:比如說,你現在去看新華網,它不再是全部都是歌功頌德的東西,它上面也有很多負面消息,可是它很會掌握這個火候,讓這個負面消息,從壞變成好事,就是說,你看國家這麼亂,這個壞事這麼多怎麼辦,只有靠黨的領導來解決,所以它曝光了很多負面消息以後,它客觀上反而起到維護黨的統治地位的作用。它就願意爆了,因為它這樣的話老百姓反而依賴它了,相信它了。比如說上次那個SARS,非典,搞的很厲害,大家都覺得共產黨這樣,臉丟盡了。可它的宣傳就很會搞這件事情,它最後不是承認了嗎,把張文康推出來,它就說是我們個別人的錯誤,共產黨才真是為人民著想的。所以大張旗鼓這麼一宣傳,宣傳了以後變成了是依靠黨的領導戰勝了非典,人民日報一篇文章說的,老百姓一看又是靠黨的領導抵抗非典。因為它完全是在中共封閉的環境下,資訊不完整的情況下,長期用灌輸,所以很容易變成跟黨是一樣的。但是很多人不同意這一點,他覺得自己是思考很獨立的。我舉個例子,我有個朋友,也是同學,他在重慶,我跟他聊天的時候,我就跟他講法輪功的事情,他說你不要跟我講法輪功,我說為什麼,他說我是中立的,共產的東西--關於法輪功我一概不聽,你們的呢我也不聽。我心想很中立,不錯啊,接下來他就講了很多事情,從自焚、殺人、神經病、走火入魔,中共誣陷法輪功的那些案例,他全都看了,他都知道。他還覺得他很中立,我就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我說一句話你覺得已經多的不得了,而你接受中共那麼多的謊言,你一點都不覺得,你覺得像是都沒看一樣?就是他骨子裏頭已經很自然的跟共產黨溶到一起去了。這就是黨文化它的兩個效應,統治者知道怎麼“造假”,被統治者他會莫名奇妙的不自覺得去相信謊言。很有意思,中國人都不相信共產黨,因為它撒了很多謊,可是在每一個現在的時刻,人們又總是不自覺得去相信共產黨,而且他在說相信的時候,他還認為自己是不相信共產黨的,可是他又實在的相信了。 金然:我曾經看到過您提出黨文化的模型,因為我覺得這個很有意思,能不能跟我們講一講這個“模型”到底是怎麼回事? 賀賓:實際上黨文化它是利用人類歷史上很多壞的東西,它不是憑空就拿一段,中國歷史上也有很多糟粕的東西,它是把很多不好的東西集中到一起,包括好的壞的東西都放在一起,然後就有了“燉肉”這個模型,這就相當於一個高壓鍋裏頭,你放進去肉,好的東西壞的東西,道德,是非,各種標准,做人,好的壞的都放在一起。 金然:是原來存在的東西。 賀賓:對。一鍋東西放在那,接下來黨幹什麼呢,黨有很多黨的因素,我把它叫做“調料”。比如它的無神論,把中國的傳統文化都推翻,然後歷史唯物主義,社會發展簡史,它整個把歷史都按照它的說法來說,它的說法是“放諸四海皆准的真理”,到現在全世界都沒什麼人信共產黨了,它自己都不信了它還說,它教科書還這麼說,這是它的調味品。牛肉要調料,加黨的因素,通常叫“老鹵”,就是說你燉肉,就要加這個老鹵,老鹵就是過去積攢下來的東西,這個東西就是你已經積成的黨文化。因為黨文化它有一個反饋作用,你這一荏黨文化,它又受上一層影響,這三樣東西放在一起,我們來燉,用火燒。怎麼燒呢,“高壓+封閉”,它搞這個“資訊封鎖”,“資訊不完整”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我要強調一點,它是在一個資訊不完整的情況下“燉”你,人的大腦兼聽則明,所以你的思維方式如果接受東西很受限制的話,你做出的決定就會很受影響,所以它就是高壓封閉這麼一燉。還有很多的文藝表演形式,這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黨文化它不是就靠教科書這麼宣傳人們就信的,它是融合到日常生活當中的各種喜聞樂見的形式,各種電影、電視、宣傳畫、民間的表演都是貫穿著黨文化的因素,都為黨歌功頌德,包括春節晚會都是為黨歌功頌德,潛移默化,從微觀改變你的思想。所以它這麼一燉最後就產生兩個東西出來了,一個是“湯”,還有一個是“骨頭”--是乾的。這個湯就像迷魂湯一樣,就是給老百姓喝的,就是你喝了這個湯,你就會不自覺的維護黨的領導,維護黨的統治。這個乾的東西就是統治者用的,統治者啃了之後他就越來越學會了怎麼樣造謠,就是剛剛講的撒謊的因素、殺人的因素,它這麼一配合再反饋回去,下次就變成“老鹵”了,接著燉,接著熬。比如說“愛國”,大家都有愛國心,通過它這一套東西下來以後,就變成了“愛黨”了,就變成一樣的了。 金然:也就是說把“愛國”等同於“愛黨”。 賀賓:它通過“調味品”,“壓力”這麼一燉就變成“愛黨”了。所以在國外你要是反共,你要說共產黨不好的話,那你就是反華了,他思維就非常自然的這麼想,就是因為有這麼一個燉肉模型在那,背後起作用。 方菲:我覺得您這個模型很新穎,而且確實能夠讓我形象的去想這個過程,但是黨文化我想它是方方面面的東西,它也是一個很複雜的形成過程,很多人都會有自己的看法,所以我想我們下面來看一看,另外一位評論家章天亮先生的看法。 金然:好。 方菲:一起來看看。 章天亮:因為中共的黨文化完全是反道德,反傳統的,它為了使自己這個黨文化能夠建立起來,它的前提就是說要把中國所有正統思想,我們的道德觀念,包括正教給我們的信仰都要破掉,所以中共奪取政權之後,它在五十年代的時候,它就通過“鎮反(鎮壓反革命)”,包括“取締會道門”這樣兩個政治運動,在宗教同步進行的就是他對中國當時很多的異議人士進行思想改造。在五十年代初期,它對中國的戲曲、音樂、舞蹈,還有中國大學裏面的教授等等知識份子全面進行思想改造,就是發動了一系列的思想改造運動,包括對整個舊的戲曲進行所謂的清除封建毒素的活動。一九五一年毛澤東在中國戲曲研究院有一個提詞叫「百花齊放,推陳出新」。這個工作之後就是對整個戲曲進行全面的清理,當時有的地區是幾百部戲曲,最後留下的可能只有不到十部戲曲可以演。就等於說,它把中國整個承載文化的文藝表現形式也給清理了,對宗教也鎮壓了,對知識份子思想也進行改造,到文革之前,基本上所有的中國過去正統的文化已經被“破”乾淨了,黨文化也基本建立起來,這套體系雖然建立起來,但是在民間還沒有那麼深入到每一個人心裏面去,“文化大革命”這個詞是非常準確的一個詞,文化大革命是一個全面把黨文化推向中國每一個角落的過程。 方菲:我想我們的父母他們那一輩,有一些老的電影想起來可能都比較懷舊,尤其是他們覺得稍微好一點,像這個"李雙雙",當然很老了。但是現在想起來,我覺得這個電影本身已經加了很多黨文化的因素了,不管它是階級鬥爭也好,還是對當時黨的政策歌頌也好,這些東西加在一起,實際上已經有黨文化的因素在,你接受了它的電影,你就不知不覺的就接受了這些黨文化了。 金然:我們現在的時間好像快到吃飯的時間了,我們就談到這,乾脆我們就去喝一碗真正的、純正的好湯。 方菲:我們非常感謝賀賓先生今天做我們的嘉賓,也謝謝我們的觀眾,希望下次節目再見。 金然:再見。=========================================“侃侃而談”_漫談黨文化之二攝製組名單﹕策劃﹕金然 方菲 顧問﹕章天亮 楊景端主持人﹕方菲 金然特約嘉賓﹕賀賓 章天亮片頭設計﹕小米後期製作﹕志傑 文稿聽打﹕鳳雲室內組﹕導播﹕龐忠燈光/攝像﹕JIMMY外採組﹕攝像/剪輯﹕夏春場景組﹕導演﹕ 劉嵐嵐攝像﹕ 胡俊燈光﹕ 胡俊音響﹕ 冉泰旗編輯﹕ 劉嵐嵐演員: 白松 金聲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