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0特别節目:中共打壓反助法輪功

【新唐人2009年7月19日訊】世事關心(104) 7-20特别節目:中共打壓反助法輪功十年以前,在中國大陸以外,“法輪功”這三個字也許大多只是海外的法輪功修煉者才知道,而在今天,“法輪功”已在海外家喻戶曉。這起因於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而又力圖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詆毀法輪功,而法輪功學員們也被迫在中共謊言所及之處來澄清中共的謊言。十年後的今天,法輪功不但沒有被中共消滅,反而從當時的三十幾個國家和地區洪傳至上百個國家和地區。可以說,中共的鎮壓在客觀上反助法輪功走向了世界。 一、中共“幫”法輪功走向世界 十年前的“四.二五”事件是法輪功走向國際舞臺的起點,其起因也是法輪功學員在天津和平請願,要求天津教育學院下屬出版社更改有關對法輪功的不實報道。就在出版社已經答應更改時,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卻動用武力鎮壓,直接引發了1999年4月25日中南海前的上訪事件。沒有中共暴力機器的本能發作,“四.二五”事件就不會發生。“四.二五”事件得到了國際媒體的廣泛報道,但因事件和平落幕而未引起世界的持久關注。又是中共總書記江澤民1999年7月20日啟動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每次鎮壓都以輿論先行。《九評之五》中提供了這樣的數據——“中共絕對控制的兩千家報紙,一千多家雜誌,數百家地方電視臺和電臺,全部超負荷開動起來,全力進行誣衊法輪功的宣傳。而這些宣傳,再通過官方的新華社、中新社、中通社和海外中共媒體等,散播到海外所有國家。據不完全統計,在短短的半年之間,中共媒體在海內外對法輪功的誣衊報道和批判文章,竟然高達三十余萬篇次。中國駐外使領館也擺放大量所謂揭批法輪功的畫冊、光碟和單行本;外交部網站上,專門開闢所謂揭批法輪功的專題欄目。”大紀元專欄作家章天亮博士:“中共對法輪功的這種妖魔化宣傳再現了文革的時候‘大批判’的一幕,宣傳機器是 24小時的開動去詆毀法輪功。這个使得熟知共產國家運動體制的這種西方媒體,迅速的把關注焦點轉移到了法輪功的身上。因爲西方媒體他在報道的時候,他是講究平衡報道,就是説兩方面的聲音他都要報。他既報了中共誣衊之詞,但是同時的話他也要播出法輪功學員的聲音。所以當這个真相和謊言同時擺在了民衆面前的時候,民衆就很容易分辨到底是誰在説謊。”1999年亞利桑那州的阿特女士在CNN對法輪功遭受中共迫害的新聞畫面中找到了法輪功。她說:“那天的節目中,他們播放了一組法輪功學員在一起煉功的鏡頭,這是我看到的最美的畫面,這就是我要找的。”阿特女士並不是一個特例,在鎮壓後隨著中共的造謠,法輪功學員也廣泛的增加了講真相的渠道和力度,並辦起了網站、報紙、電臺和電視臺。這使得法輪功傳播的速度大大的加快。在1999年,全世界有法輪功修煉者的國家和地區還不過30多個,如今已達到了100多個。《轉法輪》一書已經被翻譯成將近40種語言。大紀元專欄作家章天亮博士:“所以我們看到在中共鎮壓法輪功之後,在自由的聲音可以傳播到海外,法輪功的發展非常的迅速。在1999年的時候只有30個國家和地區有人修煉法輪功,那麽在十年之後,現在全世界已經有114个國家和地區都有人修煉法輪功。特別像是臺灣,在99年的時候只有3000人在修煉,幾年之内修煉法輪功的人數就暴漲了幾百倍,現在已經達到至少有50萬人。同時的話,從美國啊,包括俄羅斯啊,包括還有一些其他別的西方國家,還有日本,他們也不斷的在譴責中共的對法輪功的迫害。那麽還有很多的國會和政府部門對法輪功的褒獎。法輪功到目前爲止所收到的各種褒獎已超過了1500項。”大紀元專欄作家曲錚博士:“在迫害法輪功這件事情上,中共實際上耗費了相當於一場戰爭的資源,那麽它從最開始動用的宣傳的、情報的,到後面它外交的手段,軍事的手段,經濟的手段,凡是它能夠想的到的,它能夠用的上的手段它全部使用了,但是結果卻恰恰相反。因爲中共它無論把謠言造到什麽地方,那麽法輪功學員就會把真相講到什麽地方。它無論做一件什麽事情,它無論是對法輪功學員直接行惡進行迫害也好,它是製造謊言、煽動仇恨也好,那麽法輪功學員就會通過講真相,讓更多的人去明白中共的邪惡面目,中共的邪惡的本質,讓更多的人去知道法輪功的真相。那麽最終的結果就是共產黨它弄出這些事情來,最終都成了它自己的敗事、丑事,反而讓全世界的人都看清了它自己的醜惡的本質的面目。那麽這一點無論是最開始中共它所造謠弄出來的這個所謂的‘天安門自焚案’也好,那麽到去年 ‘法拉盛事件’也好,都是這樣的。”大紀元專欄作家章天亮博士:“如果說西方各國政府和元首對中共如何重視法輪功還認識不足的話,江澤民以他特別的方式把這個法輪功的重要性又強調了一遍。也就是説,在1999年9月份,新西蘭舉行了亞太經合會議上,江澤民把中共製造和宣傳的這種詆毀法輪功的小冊子,人手一冊的發到了所有與會的國家元首手上。這個除了讓這些國家領導人嘲笑江澤民全無一個大國領導人的風範和外交常識的同時,也讓他們意識到,法輪功問題對於中共和江澤民來說,是一個生死攸關的問題。”在鎮壓法輪功的過程中,中共的輿論宣傳有一個耐人尋味的現象,那就是週期性的發作,但勢頭卻越來越弱。 二、面對“九評” 中共的沉默依然是“幫助”法輪功 大紀元專欄作家曲錚博士:“在迫害法輪功之前,中共對自己的宣傳機器那真的是信心滿滿。因爲從它幾十年的歷史上,它無論想要整肅誰,它只要開動它的宣傳機器,那麽三天之内就可以讓這個人徹底名譽掃地,就可以從精神上完全打垮這個人。所以,江澤民最開始的時候,他也是發出這樣的狂言,他說三個月之内也要消滅法輪功。所以在開始迫害最初的三個月,那中共機器真是開足了馬力,日夜24小時不停的運轉,不停的製造抹黑法輪功學員的各種謠言和謊言。那麽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它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法輪功學員就在中共的眼皮底下,就在北京,召開了一場外國記者的新聞發佈會,而且與此同時,還不斷的有法輪功學員走上天安門廣場,走上街頭和表達他們的和平請願。”中共的輿論工具陷入了困境,因為若繼續以相同的力度妖魔化法輪功,就會讓國際社會看到中共公開踐踏信仰自由,也讓國內的人意識到中共一直無法壓垮法輪功。於是,輿論攻勢逐漸減弱,至今若無大事出現,已不再提“法輪功”這三個字。這實際上宣告了中共“暴力”與“謊言”這兩大統治支柱中,“謊言”支柱已朽壞而不堪再用。2004年,大紀元時報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給靠輿論宣傳起家的中共從意識形態上的全面揭露和清算。中共的筆桿子們此時已無還手之力。大紀元專欄作家曲錚博士:“在‘九評’這個問題上,一方面中共它自己也覺得那很多東西就是它自己的瘡疤,它越描越黑,它越辯白反而讓人看到它自己的瘡疤,另一方面它也覺得,因爲‘九評’講的都是無可辯駁的事實,而且是用嚴密的邏輯來分析。所以它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講,它覺得它没法反駁。所以這次它乾脆就“沉默”,它就採取這種鴕鳥政策,假裝没看見。”2005年1月14日,中共為應對“九評”和“三退”大潮,開始了轉移視線的“保先”活動,調動最高規格的陣容挽救中共。所有中共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官員、軍方代表、北京黨務系統最高官員,都被要求出席在北京召開的“誓師會”。為體現中共在這次部署上“沒有分歧”,中共要求涉及的最高層官員“不得缺席”,事件在中共政壇引起震動。“保先”最重要的部分是重溫誓詞和重新宣誓,以期那些退了党的通過重新宣誓而再入一次黨。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主席高大維博士:“中共當時做了兩個舉動,据我知道的,一個是在中共體制内下文件,就是不准傳看 ‘九評’這本書,只能夠到省級、省部級以上;再有一個舉動就是説,它開展了一個所謂的‘保先’活動。比如在北京就要求中共從中央級的、省部級的,到部隊的高官都要去參加這個‘保先’。所謂的‘保先’,就是從新學習黨章,從新宣誓,從新把那些陳詞濫調拿出來重復一遍。爲什麽要這樣做呢?就是因爲它覺得它的共產主義已經沒有人相信了。在政治上、精神上它都是一個破落戶。從‘九評’發表那一天起,中共就知道‘九評’對它意味著什麽,知道它的滅頂之災已經到了,知道它的時日不多了。它就在用盡一切手段來進行騷擾、破壞或者是打壓。但是,抽刀斷水水更流。中共邪黨的每一次騷擾、破壞或者打壓,都反而成了推動‘九評’ 退黨大潮發展的一個動力。”2005年3月14日,中共通過針對臺灣的《反分裂法》;2005年4月3日,中共在深圳組織萬人反日遊行,有人稱深圳反日遊行的主體主要是脫下警服的武警。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主席高大維博士:“中共邪黨没招了,它爲了要轉移視線,那麽我們知道的,它就抛出了一個所謂的反分裂法針對臺灣的,然後針對日本搞了一個反日的大遊行,在深圳動員了2万多武警脫下衣服扮成民衆,去舉行所謂的抵制日貨啊,對抗日本的這種遊行。但是呢,紙包不住火,在那種情況下,已經是很多民衆知道這個情況了,那爲了要在香港堵住,爲了轉移海外很多國家媒體的注意,那麽就派出中共的一個高級將領叫朱成虎,據説是朱德的孫子到香港去大放謬論,要打核武戰,要不惜犧牲中國西安以東的地區來跟美國宣戰,來跟美國打電子戰,要用核武器把美國多數城市摧毀。在這樣一種情況下,在世界各國引起了軒然大波。恰逢我們在世界各地都在開始舉辦《九評共產黨》的研討會,有三千多場次的這種‘九評’或者‘退黨’的研討會、集會。很多西方知名的學者、政要都來參加研討會發言。那麽在2005年就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剛剛開始人們對‘九評’揭露的一些事情,有的相信,有的還不相信,有的還在思考,或者有的還在為中共辯解,說中共是不是有那麽坏啊?你‘九評’說蓋棺論定,它的九大邪惡基因。這個時候朱成虎這個核武論、核武威脅論出來了,就成了世界各地高規格的‘九評’研討會的熱門話題,那麽也是專家、學者,包括西方的政要引經據典,把朱成虎的這個言論拿來作爲‘中共就是那麽坏’、‘中共就是世界動亂的根源’、‘中共就是世界邪惡集團、邪惡分子的大本營的支持者’。所以說呢,這個證據在哪裏呢?朱成虎這個核武威脅論,它妄想轉移視線,轉移對‘九評’‘退黨’的這種視線,恰恰相反從客觀上起到了推動了‘九評’研討會‘九評’‘退黨’集會研討會,使得‘九評’的聲音傳遍了世界的各地。”中共在轉移國內外視線的同時,極為關注“九評”和“三退”。2005年,哈佛大學公佈了一個報告:包含《九評》的網站是中共封鎖最嚴厲的網站。報告說:如果一個網頁包含反共政治主張,那麼被封鎖的概率是60%,包含六四的是48%,色情網站是10%,而《九評》是90%。足見中共對於《九評》的恐懼。而據中共出逃官員郝鳳軍介紹,他曾經工作過的天津610辦公室,一個相當於納粹蓋世太保的專門對付法輪功的組織,在全力搜索退黨人士的名單,並要將他們抓捕判刑。2005年4月14日上午,正在公司上班的30歲的方丹突然被深圳市福田區公安分局、610及沙頭派出所的警察帶走,唯一的原因是他下載了一份《九評》給了一位法輪功學員。儘管中共輿論宣傳“沉默是金”,但絲毫沒有減緩“九評”的傳播。四年多來,“九評”在大陸家喻戶曉,僅透過層層封鎖到大紀元上聲明“三退”的人就已經超過五千萬,而這些人中有很大比例都在“三退”聲明中提到是《九評》促使他們決定了“三退”。2008年,楊佳襲警事件發生後,上千上海民眾聚集在法院門前打出“刀客不朽”的橫幅聲援楊佳,並喊出了“天滅中共”的口號。這標誌著“九評”廣傳和“三退”的興起,讓與“九評”伴生的“天滅中共”的口號成為老百姓可以隨時呐喊出的心聲。 三、神韻巡迴演出,中共的做法又在“幫助”法輪功 2006 年耶誕節,神韻藝術團在紐約百老匯一鳴驚人,隨後踏上了全球巡迴演出之旅。純善純美的藝術和對傳統文化精華的演繹與弘揚在全世界引起轟動。神韻演出從 2007年的20萬現場觀眾爆炸式增長到2009年的預計80萬現場觀眾。中國古典舞、中西合璧的交響樂團、手工製作的精美服飾道具、突破舞臺時空局限逼真的三維天幕設計,以及演出中所展現的“忠孝節義”的精神、天國世界的輝煌壯麗、人生的目的與歸宿、對信仰的堅貞守護等,感動了無數不同族裔的觀眾。上至總統、國會議員,金融钜子、跨國公司的創始人、藝術界的泰斗、基金會的首席執行官等等最頂尖、最主流的人士都對神韻的演出不吝溢美之詞。在世界最大的都市、最頂級的舞臺,神韻演出光華奪目,許多場次一票難求。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特區,劇場甚至出售站票,以滿足觀眾欣賞神韻演出的熱望。大紀元專欄作家章天亮博士:“面對神韻所引領发這種正統文化的復興,中共賴以生存的党文化基礎可以說是土崩瓦解。中共一方面它知道如果它像對待法輪功那樣去詆毀神韻的話,只能激起人們更多的好奇心。但是如果它保持像對待‘九評共產黨’那樣的態度,只“沉默是金”,不作聲的話,那麽它同樣無法阻止神韻的廣泛傳播。”面對着神韻巡迴演出造成的轟動效應,進退失據的中共決定並私下裏減少神韻的觀眾群,特別是各國的主流社會的人們。於是,中共各駐外使領館通過電話、傳真、郵件等方式,以政治壓力和經濟利誘雙重的手段來脅迫各國政要、議員、贊助商或藝術界名流們不要出席觀看神韻的晚會。德國法輪大法學會會長吳文昕:“中共駐德國法蘭克福的領事館以所謂的外交公函的那種形式給所有那些外國領事館發了信,在信裏面誹謗神韻藝術團,誹謗法輪功;瑞典的斯德哥爾摩同瑞典的林雪平城市,中共駐瑞典領事館的人都分別打電話,打到斯德哥爾摩的副市長,那個副市長他是抓文化的,所以他們找他,也是說了一些對神韻同法輪功誹謗的話,瑞典的一個官員當場就電話裏面對中共領事館人說,這裡是瑞典,瑞典是很重視言論自由的,這是一個言論自由的範疇,所以我們不能禁止演出,因爲中共要求他們停止他們在瑞典的演出。”不只在歐洲各國,中共使館還在韓國、新西蘭、澳大利亞、加拿大、美國等國嘗試破壞演出的正常進行,或是直接威脅觀眾不要去看晚會。在北美的一些城市和地區,中共通過在海外的特務機構,在紐約、華府等地的華人僑社以及大學學生會組織、海外華人聯誼會中散佈恐嚇的言論,來威脅海外華人不要去看神韻。丹麥法輪大法學員:“我們當時跟這個歌劇院幾乎已經達到了要簽約的時候,突然一下被取消了,那我們後來了解到。實際上背後的原因還是因爲中共在後面施加壓力,爲了這個問題當時丹麥好幾個媒體發表了報道,那麽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丹麥國家電視(DR)一台,丹麥最大的電視臺,他們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採訪了八十多位各界人士,最後在黃金時段把這個問題曝光出來了。他當時報道的題目就是── 《歌劇院遭受到中共的壓力》。二零零七年底,美國紐約州議員邁克•本傑明(Michael Benjamin)、佛羅里達勞德岱堡市(Fort Lauderdale)市長吉姆•諾格爾(Jim Naugle)還有加州橙縣縣政委員會主席克裏斯•諾比(Chris Norby)都收到過中共領事館的信,脅迫他們不要觀看神韻的演出。但是這些美國的民選官員都公開了中共的騷擾信並給予正式的回應。橙縣縣政委員會主席克裏斯•諾比在《洛杉磯時報》公開反擊中領館的施壓。他說:“你們的要求對我是一個侮辱,我當然不會答應。”跟諾比一樣,本傑明和諾格爾也斷然拒絕了中領館的無理要求。本傑明議員將中領館的信件公開,並對中共表示了譴責。他說,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諾格爾則照例給晚會發來褒獎,並表示要儘量的多看晚會的節目。韓國法輪大法學會發言人吳世烈:“2008年神韻藝術團要在首爾演出,原定的演出劇場‘京熙大學和平的殿堂’方面突然通知演出主辦方說,演出無法進行。經確認得知,原來是中國大使館施壓所致。中國大使館職員找到學校,並威脅說,如果舉行演出,將不發給京熙大學學生中國簽證。我們向法院提起訴訟,勝訴后,演出才得以正常舉行。在大邱原定在公立劇場演出,中國大使館職員找到大邱市政府,針對演出施加壓力。但大邱市政府的職員們認爲大使館職員的施壓是不合理的,就拒絕了他們的要求。這樣大邱演出也得以正常的舉行。因爲韓國人已經知道了中國大使館的行爲是不正當的。所以我確信今後無論他們用什麽樣的花言巧語施壓,韓國人都不會屈服於他們的。” 結語 歷史上任何一個強權對正的信仰的鎮壓,最終都以失敗告終。迫害者的種種惡行無論當時如何甚囂塵上,最後人算不如天算,無邊佛法可將一切邪惡暴行轉成弘揚正信的主源,並成就正信者的輝煌。這樣的結果絕非行惡者的本願,而他們也只能在垂死掙扎中走向沒落和解體,並因種惡因而結惡果,因惡行而遭惡報。中共不能理解的是,恰恰法輪功學員對世間的金錢、權力和享樂的看淡,才讓它的暴力和謊言失去了著力點。在法輪功遭受迫害十年後的今天,鎮壓者可能沒有想到,這個平和的信仰團體不但沒有被壓垮,正相反,磨難成就了他所有的輝煌。好,世事關心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