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語人生】無家可歸的少年-上集

【新唐人2009年9月17日訊】今年21歲的陳騰和其他同齡人一樣,也曾是媽媽心頭的一塊肉,外婆疼愛有加的外孫,過著無憂無慮的童年生活。可是在他11歲那年的一天,這一切全被打碎了,小陳騰從此跌入了人生痛苦的深淵。  他被學校開除,也成了中國監獄裏最小的囚犯。後來過著顛沛流離、無家可歸的悲慘生活。在7年的時間裏,小陳騰遭受了同齡人難以想像的身心煎熬,這一切都發生在這7年的時間裏......【細語人生】無家可歸的少年(上集)陳騰是山東省維坊市人。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開始下令迫害法輪功,當時年僅11歲的陳騰,跌入了人生痛苦深淵,他經歷了照看他長大的姥姥周春梅,和小姨孫小柏被邪黨迫害致死的殘酷事實,面對著唯一的親人媽媽孫小梅一次次被綁架,孤苦伶仃飽受驚恐,最後他被迫輟學、流離失所,長達7年之久。宇欣:我們今天的節目為您介紹的是陳騰,他也和同齡人一樣有著幸福的童年,一切都發生在他11歲之前,那時候他也是媽媽心頭的一塊肉,也是姥姥的「掌上明珠」。可是在陳騰11歲的時候這一切都被打碎了.也就是在他11歲之後,他的生活完全發生了變化,他曾經流離失所、無家可歸,也曾經撿過垃圾吃、被關在監獄裡,可以說是所謂世界上「最小的囚犯」了。那是在11歲的時候發生的事情。這一晃10年已經過去了,如今的陳騰已經21歲,今天陳騰來到了我們《細語人生》節目。陳騰您好!陳騰:主持人,您好!宇欣:陳騰,我們前面有介紹,10年的光景都發生在11歲之後,在11歲之前也曾經有過很幸福的童年。陳騰:對!宇欣:11歲之後,這一切 就完全發生了變化,聽說你在11歲之後就跌入了痛苦的人生的深淵。那是怎麼樣一個生活?陳騰:我覺得那是一段很痛苦、很漫長的經歷,不太願意去回憶的一段時間。宇欣:所以提起這段往事是非常的痛苦的,您可以試著回憶一下嗎?陳騰:就從99年說起吧!99年「7.20」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了,其實在99年6月份的時候,已經對我們地區法輪功學員進行騷擾及跟蹤,從單位點調查一些個人信息等,各種事情都發生了;在煉功點有的就用高音喇叭干擾法輪功學員煉功的那種事情都有。宇欣:高音喇叭?陳騰:對,就是一放煉功音樂,他用高音喇叭去給你干擾,讓你聽不到音樂。宇欣:就是騷擾你們?陳騰:對,還有用一種高壓水柱那種車,他開一輛去,這輛車帶著像消防車用的那種可以沖水的高壓水壩這種東西。宇欣:大粗的水管子。陳騰:對,然後就衝到煉功的法輪功學員那裡邊去澆,去沖那些學員。其實在99年「7.20」之前,比如鄉下,有很多地方就破門而入打法輪功學員了,當時我們地區就有這種情況發生。宇欣:你們家遭到什麼樣的干擾呢?陳騰:當時我媽媽就被她單位的,警察就開始跟蹤我媽媽了。你在家裡,他就天天坐在你家門口,給你生活造成很大的騷擾。我外婆在單位也是去跟蹤她,還有我小姨都是被跟蹤的。宇欣:誰跟蹤?陳騰:政府部門,就是有一套系統嘛!就開始跟蹤您,然後調查你的一些信息,就是很不公的待遇,因為我們沒幹壞事,您幹嘛那樣!人都有個人隱私嘛!宇欣:就是生活受到干擾,沒有正常的生活,是嗎?陳騰:對,我們就想上北京去上訪,告訴國家這種事情在我們當地發生了。因為當時不知道中共早有預謀要迫害法輪功的,當時還是想去向國家最高機關,告訴他們法輪功是什麼,然後講述一下我們在當地受到不公正的對待。(旁白) 陳騰的姥姥是山東省一位特級教師,她教出了許多才華橫溢的學生,她跟千千萬萬正直善良的中國知識份子一樣,飽經歷次共產黨發動的鎮壓運動,18歲的時候被打成右派,流放到山區,每天在山上扛大石頭,使她身心受到極大摧殘,久病臥床,生不如死。可她修煉法輪大法後,一身疾病全都好了,滿面紅光,陳騰的媽媽修煉大法後也精神愉悅,那時候陳騰全家人真是體會到了從沒有過的幸福快樂,陳騰在她們的影響下也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宇欣:你們是什麼地區? 陳騰:我們是山東濰坊。 宇欣:山東濰坊市? 陳騰:對。 宇欣:你那時候很小嗎?11歲,還都記得是吧! 陳騰:那時候我已經記事了。 宇欣:喔,記事了。 陳騰:對。因為我外婆在煉法輪功之前,她身體有很多病,因為去醫院打針那種治病太貴,她自己買一些針頭在家裡,病發的時候她就自己這樣去給自己打針,特別痛苦。 宇欣:什麼地方痛? 陳騰:就全身都疼。 宇欣:什麼病? 陳騰:當時我太小,不太記得那叫什麼病了,但是我就記得那個情形吧!我也很害怕。後來就為了治病,她就了練了很多種氣功,當時中國氣功熱,她基本什麼氣功都練過,然後也去廟裡找一些能修煉的東西,效果不太大。95年的時候,我們家當時因為拆遷,已經搬到鄉下去住了。當時我們有一個鄰居,他是一個盲人,他是在盲校,他們學校就開始有人流傳法輪功,就開始煉了吧!他是用錄音帶來聽李老師的講法錄音,他就覺得這個功特別好,就告訴我外婆了,說他現在學了法輪功覺得特別好,讓我外婆也聽一下。 我外婆從小就是信佛的,在佛教中修了好多年,之後我外婆聽完了李老師的講法錄音之後,她在過去很多不得其解的問題,在聽完李老師這個講法之後就得到解答了,然後最不可思議的就是我外婆的病,就是在那之後不長時間就全好了,那種病就不翼而飛了。 宇欣:她就再也不用自己給自己打針了? 陳騰:對,不用自己打針,我也從那之後我就沒看到她再痛苦了,也沒有進過醫院了。 宇欣:你從小就跟您外婆在一起生活? 陳騰:對,我外婆把我帶大的。 宇欣:你媽媽是怎麼樣呢? 陳騰:我媽媽是個教師,然後我媽媽也是練了很多種氣功,當時就是她看到我外婆的病好了,精神面貌變化這麼大,不管是從脾氣還是從身體上來看都是變化特別大的,然後我媽媽和我小姨之後也開始煉法輪功。 宇欣:就是到北京去上訪,然後想把這樣的情況反映給當時的中共的政府,是嗎? 陳騰:對。 宇欣:後來回來怎麼樣? 陳騰:後來回來,當地那個政府、教委,還有警察、公安那些系統,還有那個我媽媽、姥姥的單位,就開始對我們騷擾了,我們學校老師也找我談話,然後校長也去找我。 宇欣:你當時多大? 陳騰:當時我11歲。 宇欣:你11歲的時候,上幾年級? 陳騰:我上四年級,還威脅說要開除我什麼的。 宇欣:那當時你懂嗎?你那麼小也在煉,你是怎麼煉,小孩子好像聽起來一般都是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也有在煉。 陳騰:對,當時我是95年跟著我外婆開始煉了吧!因為當時小,就我外婆給我讀《轉法輪》,然後教我做好人,不要去欺負別的同學。別人打了你了,你就要克制自己,要忍讓一些。其實不只我在煉,當時有好多小孩也在煉。 宇欣:就像外婆講的,《轉法輪》裡講的這些話,你都能理解和接受嗎?你真的就是按你姥姥告訴您的這樣去做嗎? 陳騰:對,雖然是小孩子,也能就是感覺出來,然後身體上也是。因為我確實從煉法輪功之後,我就沒得過病,我沒進過醫院到現在為止,這個書裡邊也在教人要重德,然後要做好人,按照「真、善、忍」去做人。 宇欣:那小朋友要跟你打架,你怎麼辦? 陳騰:就忍讓一下。 宇欣:會這樣嗎? 陳騰:有時候會。 宇欣:有時候會讓,有時候也不會讓? 陳騰:有時候也是心裡會哭,有的時候忍不住也會…,但是不會像他們那樣去還手或怎麼樣。 宇欣:就真的不還手了? 陳騰:對。 宇欣: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記得好像是從99年的7月20日開始對法輪功進行鎮壓或是迫害的,是嗎? 陳騰:對,迫害法輪功是在99年7月20日凌晨開始的,我媽媽當時是在凌晨4、5點鐘,被警察從家裡帶走了,當時我們家都不知道我媽媽被帶走了,只有我外婆知道她被警察帶走了,但是什麼話也沒有跟我們說。 宇欣:你是說「7.20」的那個凌晨的時候? 陳騰:對。 宇欣:就是您媽媽就從家裡被帶走了,當時您還記得。 陳騰:因為當時我在睡覺,當時我外婆記得我媽媽被帶走了,但是就說是帶去問幾句話而已,很快就會回來,然後就帶走了。本來我們以為她很快就會回來了,但到下午都沒有消息。 宇欣:從7月20日的下午就沒有消息了? 陳騰:那時候已經聯繫不上了。到下午的時候,我們才知道其實中共從那一天開始迫害法輪功。 宇欣:那媽媽被帶到什麼地方去?後來有消息嗎? 陳騰:後來我們知道我媽媽當時被帶到一個地方被關起來了,就是軟禁起來了,當時還有很多別的法輪功學員也是那麼被抓的。 宇欣:後來怎麼樣呢? 陳騰:後來到了下午我們也聯繫不上,也沒有消息,當時已經知道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了,我們就想去找我媽媽,我外婆還有我小姨,還有我表弟,加上我們四個人去市政府,就是想問一下是怎麼回事,人給帶到哪裡去了? 宇欣:你們一家老小? 陳騰:對,到了市政府的時候,被跟蹤我外婆的那些人給舉報,當時警察就開警車過來,然後就是連拉帶拖給抓到警車上去了。 宇欣:就是把您們一家人呀? 陳騰:對。 宇欣:姥姥、你小姨還有您和您表弟,您表弟多大? 陳騰:我表弟當時5歲。 宇欣:喔,表弟是您小姨的孩子。 陳騰:對,我小姨的孩子。 宇欣:你們去找你媽媽,反而你們又被抓? 陳騰:因為當時我們…。 宇欣:憑什麼要抓你們。 陳騰:沒有理由的,因為我們當時還沒有走到市政府,只是在那個路口那個地方,那個警察就過來就說,你們是煉法輪功的?然後就強行給往警車上拖,我們只是在那個地方,就是說我們什麼事也沒有做,我們幹嘛要去上警車呢?但那警察就非要那樣做。 宇欣:抓到什麼地方去了呢? 陳騰:當時就給關到一個體育館裡邊去了。 宇欣:把你們一家老小? 陳騰:對,其實那個體育館裡頭也抓了很多,就是當時已經關了很多法輪功學員了。 宇欣:那後來怎麼樣了呢? 陳騰:後來就是讓我外婆單位給接回家去了,就從那天開始,我們家的生活就改變了。 宇欣:那後來你媽媽怎麼樣了?就是你媽媽被抓去之後。 陳騰:後來我媽媽被抓去之後就是他們要你寫保證,要你說不煉法輪功等等吧,就是這麼個情況。 宇欣:就是說你這個生活就完全改變了,之後的生活又是什麼樣的呢? 陳騰:「7.20」的第二天7月21日,就是有三十多個警察,有人扛那個攝像機去我們家抄家,因為我們沒有犯法,沒有違法的事情。我外婆就不同意他們抄家,他們就用暴力把我外婆給拖到那個院子裡,就強行把我們家給抄了家。 宇欣:結果找到什麼了呢? 陳騰:很多私人物品他們也給拿走了,當時我們家的院子裡圍了很多鄰居,一百多個人圍觀,那警察對我外婆又打又罵的。 宇欣:迫害之後,你的外婆和你的小姨都去世了,這是怎麼樣的一個經過呢? 陳騰:抄完家第二天,我外婆就是覺得這個環境越來越惡劣了,把我送到一個親戚家去了,到了7月23日的時候,這警察就又要去抓我外婆和我小姨,因為當時我外婆和小姨住在一起,我外婆就是不配合他們,那個警察就圍在外邊,這樣一直圍了6天,第7天的時候,那個警察就通知我姨父說,我外婆和我小姨就是去世了。 (旁白)警察堵在姥姥家門口整整7天,再後來就傳出了姥姥、小姨的死訊,他們離世的日子,媽媽還不知被關押在何處,在親戚家的日子裡,陳騰日夜盼望著姥姥來接他回家,夜裡經常作夢哭醒,但他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他今生再也見不到照看他快樂長大,善良慈祥的姥姥了。宇欣:從迫害法輪功多長時間? 陳騰:一開始。 宇欣:一開始? 陳騰:對。 宇欣:你姥姥`小姨,被這些警察圍困在家中。 陳騰:對。 宇欣:7天。 陳騰:對。 宇欣:然後人就去世了。 陳騰:對。 宇欣:是怎麼去世的? 陳騰:這個不清楚,因為當時沒有家屬在旁邊,我姨父去的時候,因為我們住1樓嘛,我姨父就看到我們家的那個陽台已經被撬開了,人已經被抬出來了。 宇欣:把這個人就圍困在屋裡邊,他們不可以出來嗎?還是怎麼樣,是怎麼去世的呢? 陳騰:警察就通知說去世了,然後第二天就要求火化,就不允許您家屬管的。 宇欣:你小姨多大? 陳騰:我小姨當時36歲。 宇欣:他們都很健康嗎? 陳騰:對,很健康。 宇欣:人就這樣活活的就沒有了? 陳騰:對,當時他不允許家屬管這個屍體,只是通知我外婆和我小姨去世了。 宇欣:他是怎麼解釋的呢? 陳騰:他解釋是自殺。 宇欣:他為什麼要自殺呢? 陳騰:法輪功的書裡面,就是明確規定不能殺生,也不能自殺的,因為如果是自殺的話,不可能說是屍體也不讓家人管,第二天必須要火化這樣。 宇欣:那你們家,除了你姥姥、你媽媽和你小姨,還有什麼樣的親人? 陳騰:我姨父。 宇欣:您姨父。 陳騰:對。 宇欣:有讓他去看他們的屍體嗎? 陳騰:只是告訴他們去世了,然後讓您去看了一眼,就這樣,這個屍體他們第二天就給火化了。 宇欣:第二天就通通火化了。 陳騰:對,他們不允許您家屬管了。 宇欣:在火化的時候,你姨父有沒有在場?  陳騰:這個沒有。 宇欣:你姨父也沒有在場。 陳騰:對。 宇欣:那當時你姥姥把你寄放到什麼地方? 陳騰:一個表姨。 宇欣:寄放到表姨家去。從小就是您姥姥照顧你長大的嗎? 陳騰:對,其實很長一段時間我不知道我姥姥去世了,我們家人都說我姥姥回老家了,因為當時我很小,我不知道怎麼回事。 宇欣:那你媽媽有沒有見到你姥姥和小姨。 陳騰:沒有,我媽媽就是從我姥姥去世到火化都沒有見到人。 宇欣:「7.20」開始鎮壓法輪功,您媽媽在「7.20」的凌晨的時候就被抓走了,被關了一個月,在這一個月當中,就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你的姥姥、小姨,緊接著就去世了,而且是在「7.20」迫害法輪功开始的7天的时间當中发生的這個事件,是嗎? 陳騰:對,是。 宇欣:哇! 陳騰:當時我媽媽被關在裡邊,他們都不讓去看一眼的。 宇欣:你媽媽被抓走,被關到監獄裡,你姥姥和你的小姨去世了,媽媽也不可以去看一下子。 陳騰:對,不可以去看。 宇欣:天理何在啊! 陳騰:當時我媽媽在裡邊的時候,有一個警察,就是說想給我媽媽講一下我姥姥和我小姨那幾天的情況,問我媽媽說想不想聽,我媽媽說想聽。然後那個警察就說要向上級匯報,就是問一下可不可以,然後他問完之後就回來說,他上級說不可以,不能給她講,也不知道他知道些什麼,但是他就非常…。 宇欣:同情! 陳騰:對,同情我外婆和我小姨。 (旁白)後來陳騰在媽媽的回憶文章裡了解到,媽媽1999年7月20日被綁架後,得知姥姥、小姨被迫害突然離世的消息時,媽媽說1999年7月27日晚十點多,她正被關押在一個秘密的地方,那天晚上關押的屋子裡增加了大量警力,氣氛驟然緊張,隨後被警察告知姥姥和小姨已死亡,說是自殺。聽到這個消息,媽媽當時就昏了過去,醒來後不久,在場官員就提出了要在第二天馬上火化,當時媽媽提出還有居住在其他省的親戚沒趕來,但當地政府堅持馬上火化。宇欣:你姥姥也去世了,你小姨也去世了,就這樣不明不白的走了,後來怎麼樣? 陳騰:後來我媽媽就被放出來了,放出來之後,我媽媽的單位,還有加上國安、公安,為了監視我媽媽方便一些,就不允許我們在自己家裡住了,強迫我們搬到我媽媽單位有一間很破的樓,有放出一間房子,因為就在單位裡邊,讓我們去那個地方去住,其實他的目的就是便於監視你的行動和你家裡來誰了,他都知道,因為他就在他單位裡邊。 宇欣:你的這個經歷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而且故事的話題也很多,听说你流離失所期间,換這個住處有六十多個地方,六十多個所謂的家。今天節目的時間到了,下次節目时间再繼續講你接下來的故事,觀眾朋友不要忘記收看,下次節目時間我們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