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直播】從「菜刀禁賣」看中共執政60年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欄目熱線直播節目。十一馬上就要到了,中共官方媒體都高調的宣傳60週年大慶還有閱兵活動,另外一方面,在天安門廣場,到處可以看到警犬、警察,還有荷槍實彈的武警在巡邏。那麼官方也規定了,天安門廣場不可以放鴿子,不可以放風箏,長安街兩旁不可以攝影、攝像,甚至不可以開窗戶。而最讓人摸不著頭腦的是,菜刀竟然在市場上也被禁賣。那麼中共建政60年來,到底是不是給中國人帶來了幸福,60年後的今天,中國的老百姓是不是也非常熱愛共產黨?今天我們是熱線直播的節目,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發表您的意見,熱線電話是646-519-2879 您也可以通過Skype和我們連繫,Skype地址是RDHD2008。首先跟各位介紹今天現場的兩位嘉賓,這一位是哥倫比亞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先生,李博士您好。李天笑:主持人好,各位觀眾朋友好。主持人:另外一位是新唐人電視台的時事評論員杰森博士,杰森您好。杰森:安娜好,觀眾好。主持人:我們剛才在開場白中講到了,中共一方面很高調的宣傳,說人民怎麼盼望看這個大閱兵啊,怎麼心裡想看這個60年「大慶」,另外一方面,好像又有一點草木皆兵,尤其是最近被報導出來在北京發生了兩起殺人案件。另外今天我們看到,在北京新街口的新疆餐廳被炸,而且都炸坍塌了,這讓人覺得非常矛盾,摸不著頭腦,到底現在北京形勢是怎麼樣了呢?杰森:當然是草木皆兵,你剛才說主要是天安門在巡邏,其實不光是天安門。北京很多人跟我聊起來,說二環、三環以外,幾步一崗的,都是民兵,就是那種軍裝統一裝束的,還不是小腳偵輯老太太,他旁邊放著包包,不知包裡有什麼武器。主持人:您說是民兵不是警察?杰森:不是警察,是民兵性質的,在二環、三環以外,我們知道原來的小腳偵輯隊現在都統一發了制服。整個來說,這一次確確實實是讓人莫明其妙,它這次的工程叫做護城河工程,周圍的六個省市,統一納屬到這個護城河工程,任何進入北京的車輛,所有人都要實名登記,都要隨機接受檢查,讓人感覺好像進入戰爭年代,而且大家也不知道它到底在防什麼?在美國確確實實有恐怖主義,比如蓋達組織(Al-Qaeda),但中國也沒有什麼具體的恐怖主義組織在針對中國。那麼一個問題是,中共到底在防什麼?其實它防的肯定是一個它看不見的最大敵人,那就是「人民」。主持人:您為什麼說人民會成為中共最大的敵人呢?杰森:因為它防的對象,每一個進入北京城的人它都要查,然後針對走到天安門的任何一個人它要查包,它的敵人是潛在的,沒有對象的。所以,唯一的解釋就是它針對人民在做這個事情。主持人:李博士,您覺得呢?李天笑:我覺得這是中共集60年的一大秀,從各方面來說,它現在是遇到了重大的危機。從黨員的退黨到各地民眾的抗暴,從訪民的上訪、工人罷工、農民因拆遷而被逼到各種各樣非常窮困的境地。所以這幾年來,出現了一系列像鄧玉嬌事件、石首事件,還有原來的甕安事件等等。在這種情況下,它急欲打造一種好像中共現在的局面還很穩的印象,那麼它就動用大量的警力來作這一場最大的秀。在這場秀中,它想通過閱兵,通過30萬群眾的遊行,其中包括1萬多個軍人,42個軍事的方隊,還有重型設備車達400輛等等,來營造共產黨的江山好像還很穩固。實際上就像剛才杰森講的,它對付民眾的這種狀態,這種心態,這種圍城的戒備森嚴、風聲鶴唳,說明了它這個「國慶」本來就是共產黨自己要搞的「國慶」,跟人民沒有任何關係,這是它的「國慶」,不是人民的「國慶」。所以它現在所做的這些保安措施,以及它想宣傳的也都是它共產黨的東西,跟人民的生活、人民現在想怎麼樣保障自己的權利都沒有任何關係。主持人:在美國,每年7月4日的時候都有這種國慶的慶祝,我看他們都是攜家帶口,老少都跑出來看熱鬧。我們知道在英國國慶的時候,比如有什麼儀仗隊,大家也是看一種文化,看一種歷史。那很多地方像在法國國慶的時候,小孩子就很好奇,他爬到坦克車上去,也都沒有發生過任何問題。那麼這一次中共60年大慶,它說有什麼閱兵儀式,甚至現在全部的軍隊都進入一級戰備狀態,還不是戒備狀態。所謂的「一級狀態」,我問了一個朋友,他說多少年前,當時他們的一級狀態是什麼狀況?就是每個士兵睡覺的時候都要抱著槍,然後所有的子彈都要上膛,隨時準備要去戰鬥,就像您說的,好像要戰爭的那種感覺。中共為什麼要這樣對待人民呢?您覺得有這個必要嗎?杰森:事實上問題在哪?我們先釐清一個概念,美國國慶和中國現在搞的這個東西是兩個概念。中共把它叫「國慶」,其實它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國慶。美國人慶祝這個國家是因為啥呢?是因為200多年前,美國人大家坐在一起寫了一個憲法,然後依照這個憲法成立了一個國家,這個國家是大家共同擁有的。那麼你知道嗎?美國的總統宣誓是根據憲法宣誓的,美國的軍隊,美國很多人就職的時候,他都是根據憲法宣誓的。其實在美國政黨不重要,領導不重要,一切都不重要,就是這個憲法最重要。憲法是整個美利堅全部的人聚在一起唯一的紐帶,依照這個法律就是「法律至上」。如果國慶到了,那是他們自己慶祝他們擁有這個國土,擁有這樣的權利,擁有這樣一個社會,他們是發自內心去慶祝,是來自於民間自發的,所以為什麼美國國慶各地都在舉辦,都有遊行,其實就是全民同樂的概念。但是像中國這個「國慶」,它不是,中國存在5千年了,中華民族是世界上歷史最悠久的民族,而中共所謂的60年,開玩笑,中國都差不多6千年了,怎麼是60年國慶呢?其實準確的說是慶祝中共執政60年,它慶祝的是自己的權力。那麼它慶祝自己權力的同時,它展現的是自己的成績,而所謂的成績就是說,我統治中國60年,你看我現在還在統治著。那麼這個過程中,它其實並不是與民同樂,因為這個國不屬於老百姓,它不是老百姓選的,它這個中國的統治是凌駕於一切之上的,凌駕於法律之上,凌駕於基本人權之上,凌駕於整個社會方方面面的倫理道德之上。所以它對於中國是絕對的擁有,那這個時候它說我搞一個慶祝,實際上是它對權力的一種炫耀,向全世界炫耀它的權力,向老百姓炫耀它的權力。當然它也知道,這兩年它幹了好多好多壞事,欺負了很多很多中國老百姓,沒有被中共欺負過的中國家庭,很少很少,所以誰對它都是一肚子氣。它也知道它在背後做了十幾億人的敵人,那這時候它就要「全民皆兵」的來慶祝,炫耀自己的威力,炫耀自己的權力。李天笑:還有一點,如果一個國家真正強大的話,它沒有必要通過閱兵的形式來炫耀自己的武力。美國從70年代開始就沒有閱兵了,只有在西點軍校或者個別地方有閱兵,而且它的閱兵是娛樂性的,比如玩步槍操或是什麼的,而且是正步走,不像中國現在這個閱兵都是學蘇聯和北韓那種踢正步。主持人:您說到這個,有人最近給我發了一封e-mail,我應該把那些照片給大家發出來,但是很抱歉,今天可能看不到那些照片。它就展示那個北韓閱兵,那真的是很整齊,而且看上去比中國軍人走的還整齊,還統一,還有力。李天笑:對,專制國家要顯示的就是無產階那種鐵拳的力量,叫做「鐵流滾滾」。你看原來蘇聯閱兵,那個頭都是往上斜著,然後溫家寶去看的時候,說怎麼對溫家寶不尊敬,不是,他就是這樣斜著的,然後那個腳踢起來,那真是不容易。而北韓比蘇聯更有發展,這麼小的國家,它很弱,比南韓還要弱很多,但是它為了顯示自己的力量,它就窮兵黷武,把所有的錢都花在這上面。實際上這些共產國家它有一個共性,就是通過這種方式,一方面說明共產黨強大,老百姓你不要反抗,你反抗,我們有無產階級的專政鐵拳可對付你。再有就是向世界上的國家顯示我有很強大的國力,不管我怎麼專制,但是我把國家政權牢牢掌握在我手裡。西方國家的閱兵完全不是這樣的,它是與民同慶,老百姓坐在那邊看煙火,每年自己去看,你願意看遊行的話,也沒有人擋你。在法國,小孩跑到坦克上去看都沒關係,至於英國的話,根本不展現任何新進武器。而現在中國展現什麼?新型的坦克,新型的導彈,都是這個東西。那英國不展示,都展示什麼呢,穿著紅顏色像蝦米一樣的服裝,騎著高頭大馬,然後戴著黑黑的熊帽;法國的話,請印度的儀仗隊來,而且還請外籍軍團,外國人都來了,那要叫共產黨來看,你民族主義哪去了?愛國主義哪去了?不是的,它不在這個,它慶祝自己國家的國慶,老百姓凝聚在一起成立這個國家,我們有一定的價值,我們現在取得了一定的地位,大家高興高興,這跟中共有政治目的的宣傳是完全不一樣的。主持人:那您這樣說,可能有的中國人會覺得說,過去我們是一窮二白,受人家欺負多少年,西方列強不斷的侵略我們、欺負我們,那現在我們經濟慢慢發展了,我們要成為一個崛起的大國,我們就是要給那些洋人看一看,給那些欺負我們的看一看,我們有多麼強大,我們的武力也好,我們的國防、國力也好,都要給他們看一看,這是一個展示的機會,這有什麼不對呢?杰森:有的時候我不想說得很難聽,但是確確實實的,當一個暴發戶想用一種方式來展示他的財富的時候,得到的反而是一種嘲笑。你知道嗎?美國對中國這邊的概念不是很清楚,但是對蘇聯的印象非常深,美國很多時候嘲諷蘇聯,就嘲諷蘇聯各次閱兵用整齊一致的步伐來展現。當然,蘇聯這麼做是為了展現它的強大,但是美國在電視上或者在歷史片上播放的時候,往往都是展現蘇聯對於蘇聯人的強權統治。事實上展現一個國家真正的強大,它是來自內發的那種自信,你不用把家當都搬出來讓人看,說你看我多麼強大,事實上那時候說明你並沒有強大,要藏而不露才是真正的……主持人:您說的這個讓我想起一個例子,我不知道是不是恰當,比如說我們現在的人,包括我自己,文革時我沒有跳過忠字舞,因為我那時候還很小,但我知道有一些比我大的,比如像李博士這一代的人,或者是我父母這一代的人,他們就跳過忠字舞。那我在看歷史紀錄片的時候,就覺得他們很亢奮,穿同樣的紅衛兵衣服,戴著紅五星帽子,然後拿一本毛主席選輯,跳的那種姿勢真的很可笑。那您覺得在西方人眼中,像北韓、蘇聯、中國這種閱兵儀式,它們這種走路姿勢是不是就有點跟這種感覺差不多?杰森:事實上人家會說「這就是專制國家」,就把一個商標給你掛在那裡,而你展現的就是人家希望你展現的東西。因為真正的文明國家,它看重的是這個國家的老百姓有沒有真正的發聲權,比如當時我印象很深的是台灣的議員打起來了,大陸那邊就說台灣政局多亂啊,打起來了,等等。結果美國這邊有個政府官員卻說,他們看來是真民主,居然打起來了,說明人家真的有民主。所以說自由社會和中國本身在強權社會下,看東西的很多角度是不一樣的。中國覺得讓一萬個軍人在我面前整齊的「跨跨跨」走過去,多威風,而西方人看了就說,噢,原來它還在搞蘇聯那一套,原來它一點都沒變。李天笑:問題是這樣,如果閱兵真的能夠體現這一點的話,那美國只要花一點精力,它遠遠可以搞過蘇聯和中國,但它沒有搞,它從70年代開始就不搞,只在戰後日本投降時候,出動了22艘航空母艦,中國現在一艘也沒有。如果它要搞的話,它遠遠可以搞得很好,但它沒有必要搞,因為你強大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沒有必要再去顯示強大了,而往往在你還不夠強大的時候,你會有顯示的心態。所以在這點上中共應該想到什麼呢?如果它真要顯示自己強大或怎麼樣,不如藏富於民,你花這麼多錢去搞這些秀,不如把錢拿來擴大內需,是吧?怎麼去改善制度以及資源的分配和最後的財富分配,讓民眾有錢,這樣的話,你才能真正的強大。主持人:好,我們有觀眾朋友在線上,我們接一下明尼蘇達州劉先生的電話,劉先生您好。劉先生:安娜、李天笑、杰森好,我是《喚醒國人》的作者劉蔚,聽得見嗎?主持人:聽得見,您說吧。劉先生:安娜,你今天很漂亮。說到中共禁止賣菜刀,為了它的60週年慶,最近我們與兵器針對方面的人員研究,發現中國普通百姓可以製造使用燃燒瓶,燃燒瓶過去有些人認為不安全,因為他們想把……主持人:對不起,劉先生,這個觀點您已經說了多次了,希望您能夠根據我們今天的話題來說您的看法。那我們現在再接一下中國大陸江蘇趙先生的電話,趙先生您好。趙先生:主持人你好。我們曉得中共瘋狂的搞這個大慶,勞民傷財啊,這就像伊索寓言講的,說宙斯要立一個鳥兒為王,因為寒鴉不美麗、很醜陋,它就把其它鳥兒的羽毛剪來貼在自己身上,然後宙斯幾乎就要立它為王了,這時眾鳥很氣憤的在寒鴉的身上發現了自己的羽毛,所以寒鴉最後又變得醜陋無比了。中共的發展也是這樣子,它是一個空想的暴政理論,通過從俄國領經費,通過鼓吹民主騙取愛國心來參與,最後採取強盜的方式,剝奪地主及全體中國人民的財產,它竊國竊政,然後它一系列的「偉光正」光環都是建立在剝奪人民的權利和財產這個基礎上而建立起來的。然後它在建政以後,採取反覆運動、反覆殺人的暴政統治,特別是鎮壓六四愛國市民和學生,大量的屠殺胎兒和迫害法輪功,以及盜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盜取一些其他的在押人員和弱智人員的器官販賣,它這種法西斯罪行,對人民的迫害已經是滔天大罪了,然後它又鎮壓新疆、鎮壓西藏,這種矛盾已經激化了。在這種情況下,它又還採取各種壓力試圖掩蓋自己的罪行,不認錯,掩蓋罪行,搞什麼所謂大慶,那這樣,它忽悠人民的財產越多,人民的反抗越激烈。另外,它對人民是像法西斯式的統治,據說北京連公交車都裝竊聽器了,到處是竊聽器頭,到處是截訪和監視人的人。這在哪個歷史上的政府也沒有這樣,周厲王也沒有嚴重到這個地步,它這是古今中外之最了,這是集陰謀詭計控制人民之大全。它在這個瘋狂過程中是極左的政治和政治式的宣傳,老百姓只要是一件小事、一句話就會被打成反革命,成了政治問題要進行迫害。事實上已經有個北京大學生找不到出租車,因為出租車司機亂開車,所以他在天安門附近走到學校,後來他在網上發了一個帖子,結果就被抓起來了,說是政治問題,家長都不給見了。主持人:好,謝謝趙先生。那我們現在再接下一位新澤西州趙先生的電話,趙先生您好。趙先生:你好,主持人好,嘉賓好,我就跟你們閒聊一下。我們60、70年代上中學的孩子,每逢過十一所謂「國慶日」都很高興,家長能給你買雙新襪子,戶口本上(戶口簿購物證)多買半斤雞蛋、二兩花生油、二兩瓜子,那時候心裡就很高興,能吃上二兩香油、二兩花生、二兩瓜子,當時同學之間都很高興,京城內外是皇恩浩蕩啊,沒有別的感受。謝謝!主持人:謝謝趙先生跟我們分享您當時的心境。我們再接下一位觀眾朋友,新澤西高先生的電話。高先生您好!高先生:主持人好,兩位嘉賓好!我覺得中國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叫「國人的日子」,那我想這「國慶」是國人最傷心的日子。因為從毛澤東建政以後的幾次大遊行,包括鄧小平還有這次要搞的閱兵也好,「紙老虎」是毛澤東經常講的,實際上用在這裡最好,為什麼說是紙老虎呢?因為航空母艦在一百年前日本就有了,它今天還在炫耀它要建造航空母艦。第二、它對於國民的那種緊張度,比方說殺人也好,爆炸也好,實際上它自己很清楚,所以它要調動閱兵的話,一個是顯示給國際看,第二個主要顯示給國內看,國內人民其實把它當作是一種笑話。最近我接到一些朋友的電話,就談到中共的「國慶」怎麼樣的問題,有一個朋友形容得非常非常好,說「迴光返照」,你懂嗎?蘇聯當年解體那一天,整個歐洲的情報包括美國都恍然大悟,都沒想到蘇聯解體如此之快,他們都要重新評估對蘇聯解體的看法。所以對中共來說,它今天解體、明天解體、後天解體,其實老百姓都知道,它不過分。但是迴光返照,就像一個要死的人,我想我是下過鄉、當過兵,我也見過很多死人,他死以前總要搞一點什麼事情出來,所以我看中共的閱兵式只能解讀為迴光返照。謝謝!主持人:好,謝謝高先生。我們現在再接下一位觀眾朋友、北京倪先生的電話,倪先生您好!倪先生:大家好!我有半個月沒看你們新唐人了,網上封鎖了,什麼「自由門」、「無界」全都沒法用,翻牆也翻不過去,這些日子世界上發生什麼事情我都不知道,你們今天討論什麼呀?主持人:喔,我希望後台能給倪先生一條線,讓他能在線上聽我們講話,我們今天的話題是:「從『菜刀禁賣』看中共執政60年」。我們知道現在北京很多地方是不讓賣菜刀的,(雜音響起)倪先生請問您還在線嗎?嗯,可能又被封鎖了。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從『菜刀禁賣』看中共執政60年」,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發表您的意見,或向現場嘉賓提問。熱線號碼是 6465192879。我們也希望中國大陸的朋友能突破網路封鎖看到我們這個節目,您也可以通過Skype和我們聯繫,Skype地址是 RDHD2008。那我們還有幾位觀眾朋友在線上,我們先接一下烏克蘭孫先生的電話,孫先生您好!孫先生:安娜小姐好,兩位嘉賓好!儘管現在中國人的平均壽命已經是七十多歲了,「國」也建60年了,但看上去好像壽終正寢的跡象越來越明顯了。在所謂的「國慶節」之前,我看到消息說把什麼菜刀、剪刀都強令收走了,這意味著什麼呢?我想或許只能從過去的歷史中尋找答案。記得兩千多年前的秦王朝,那個秦二世也有過這一手,結果就成就了陳勝、吳廣的揭竿而起,秦王朝也是個短命的王朝。還有元朝蒙古人大舉入侵中原,對漢人燒殺、擄掠、姦淫,也不准漢人擁有鐵器之類的反抗硬器,並且規定10戶人家只能輪流使用一把菜刀,結果仍是被漢人趕出了中原。看上去歷史的一幕就快要重現了,但只是苦了像鄧玉嬌之類的弱女子,假使再碰上如狼似虎、慾火中燒的官員,她是連修腳刀都無處可尋,只得就範了。而在中南海以胡陰駝(胡錦濤)為首的這幫貴人,現在的樣子就有點像契訶夫(俄文:Антон Павлович Чехов)有名的短篇小說的題目那樣,叫《裝在套子裡的人》。謝謝!主持人:好,謝謝孫先生。我們現在再接一下加州謝先生的電話,謝先生您好!謝先生:我聽到你們講禁刀的問題,中共從解放到現在,警察都不帶槍的,後來我們看市政府任何部門也沒有什麼X光檢查。那我們現在到美國以後,警察好多都配槍,你到任何部門去,只要是政府部門,你都要脫鞋子、搜皮帶啊,全部要拿出來,我就看不懂為什麼?主持人:那您的問題是什麼呢?謝先生:問題就是說現在中國人實在太多,壞人也多,他們大都很窮,窮了就要造反。主持人:您是說壞人在造反是嗎?謝先生:對,人窮了肯定要革命的嘛,人窮得都到美國來了。主持人:好,謝謝謝先生。我們再接一下佛羅里達劉先生的電話,劉先生您好!劉先生:主持人好,兩位嘉賓好!我有兩個看法,第一就是共產黨執政60年,我常常就跟朋友談起這個事情,他們覺得共產黨怎麼好怎麼好。我說你覺得它們好,是反右反的好呢?還是四清,還是文化大革命,還是什麼搞的好呢?他說是經濟改革這30年搞的好。我說如果共產黨不是從79年搞經濟改革,而是從49年搞經改革,我們還會跑到美國來爭論這個好不好的事情嗎?如果共產黨從49年執政以後就一直搞經濟,而不搞什麼三反、五反,如果允許民主黨人發言,那也許不會發生文化大革命的災難,也許不會有六四,也許不會發生鎮壓法輪功的事情,這是我第一個看法。第二個就是我們在國內學習的時候,馬克斯主義的理論是「經濟基礎決定了上層建築」,比如原來的中國經濟基礎是公有制、供給制,那叫計劃,而現在是什麼私有制、國營制、股份制,什麼都有。現在經濟基礎完全改變了,但上層建築還是沒有變,那是不是說馬克斯理論不適用於中國呢?如果馬克斯主義不適合於中國,為什麼中國還抱著馬克斯主義不放呢?好,謝謝。主持人:好,謝謝劉先生。那現在請我們現場兩位嘉賓來回答一下剛剛幾位觀眾朋友的意見。杰森:趙先生談到說中國因為現在窮人太多,可能也有不穩定的因素。而美國這兒進入大的政府部門,也得過那個安檢……主持人:他說在中國他看到警察是不配槍的,但是在美國很多的政府部門,他看到警察也配槍,而且進出也都要經過X光檢查,而且他說因為現在很多中國人壞,窮人在造反。杰森:對,確實有一個實質問題在那兒。但這一次禁賣菜刀,倒不是說你要進入天安門或者你進入中南海不讓你帶菜刀,實際上是整個社會在禁賣菜刀。我們知道,美國社會是非常自由的,槍都可以隨便在超市、大的市場上買的,那你想像如果在中國,槍可以滿街買的時候,中國會是怎麼樣的情況?所以我個人的感覺是,美國對於聯邦政府這些個別建築的戒備森嚴,和中國目前在十一,就是所謂的「大慶」期間搞這種「全民皆防」的狀態,那是兩回事。我覺得很明顯的,剛才佛州劉先生也談到,我們知道這一、兩年來,任何人都可以成為中共的敵人,這個人有可能是法輪功,也可能是民運人士,有可能是被中共拆遷的人,有可能是被搶奪土地的人,也可能被當地貪官欺負而無處告的人。所以對它來說,它真的是怕全部的老百姓。它不像在美這國這邊,只在個別政府機關裡頭,為了維持某種法律制度來做安檢,中共是在做全民安檢,做護城河工程,它是在保護整個首都,所以對它來說,整個狀態是不一樣的。李天笑:我想到了兩點,第一點,美國跟中國完全不一樣,美國這個安檢是對付恐怖分子,而中國政府是對付人民,這是一個根本的區別。第二點,不是壞人太多了,而是好人受到中共的氣太甚了,所以他們要起來反抗,這是兩點根本的不同。你在美國,你看那個特警穿著黑顏色的衣服,那中國現在學美國了,但是它學,它學來幹什麼用?這是個根本的問題,它是用來對付民眾,這是最大的一個問題。第二、我覺得新澤西的高先生說的很有意思,他說「迴光反照」,確實是。戈爾巴喬夫86年上台以後,你看現在網站上都是蘇聯當時那個閱兵,鐵流滾滾的坦克還有踢正步,但是沒到5年的功夫,蘇共就完全解體了。那麼現在中共你再搞的強大,說不定明年、後年你也解體了,這個全在於民心的向背,你軍事上再顯耀也沒有用。另外,剛才第一個趙先生講的也很有道理,說是「勞民傷財」,實際上民眾已經在取笑了,不單單把它當作是自娛自樂,而且是自我惡搞。你像中央電視台裡頭說的,為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什麼60週年,你現在建國60週年,你把偉大祖國5千年的歷史縮短4千多年,變成了60年,這不是莫大的諷刺嗎?對你來說,你宣傳愛國主義這麼多年,現在只變成60年歷史,所以說這是自我諷刺。再有一個是什麼呢?中共拍了一個電視劇叫「建國大業」,演員大多數都是外國籍,派這些外國籍的中國人來演共產黨的建國大業,要他們來演,你是不是在提示他們,共產黨本來就是一個外來的西來之靈,所以剛才有一位觀眾講得好,馬列主義本來就是共產黨,就是共產國際的一個分部。主持人:說是什麼公有制,現在已經變成私有制,什麼股份制了。李天笑:其實它本來就不是中國固有的東西,所以到了一定時候,它必然要被中國人給踢走,它將來的結局一定是這樣的。主持人:剛才佛羅里達州的劉先生說了一個很有意思的話題,他說到他很多朋友說,現在不管怎麼樣經濟是搞好了,那麼我周圍有朋友就說,是,你要回過頭去看一看,現在國內都是高樓大廈,至少白領的人生活都比較富裕,過得也比較優越,但是他們也不想知道什麼,或發生了什麼,只要他能夠有一個很優越的生活,大家就滿足了,也不想知道那麼多。我覺得這是很普遍的一種想法,那麼雖然剛才劉先生談到說,反右的時候,我們中國人當然覺得不好,肅反的時候我們也覺得不好,什麼文革、六四屠殺這些,好像我們都覺得不好,但是畢竟大家都覺得,是不是現在經濟好了,這也應該承認了吧。杰森:這要有兩方面來看問題。第一、你說國人不關心政治。主持人:我沒有說國人不關心政治,他除了他自己和跟他自己生活有關的以外,其它事情他都不想知道,那不一定就是政治吧。杰森:對對對對,這叫做不關心國事。國人不關心國事,這種現象正常還是不正常?在一個正常的社會裡頭,如果這個國家真的屬於你,你會不關心這個國家?是因為你知道這個國家根本不屬於你,誰搶去一塊就是他自己的,搶不到的算沒本事,搶到的有本事。這一種狀態造成了--根本誰也不把這個國家當成一回事,這就是中華民族的悲哀。再一個問題,你說這麼多年來,中國經濟在發展,純粹就巿場上看是這樣子,但是經濟發展、GDP增加,它只能說明一個概念,就是說中國人忙起來了。GDP是個什麼概念?只要人忙就創造GDP,你建一個樓就創造GDP,推倒一個樓同樣是創造GDP。所以只能說,這麼多年來,中國人被中共搞得很忙很忙。那麼中國人是不是這兩年真的幸福起來了,真正的幸福指數是不是提高了?這一點我們要打問號,也許吃的會比以前好一點,但是相對來說,人的生活壓力是不是更大,整個社會各個階層都累,不是哪一個階層或是哪個人而已。李天笑:其實不只是累的問題,還有一個「不安全感」。不管是最富的人、中共高官也好,最窮的人他都不安全。最富的人,明天你的財產可能就被剝奪,成為階下囚;你這個窮人,你可能過不了,你可能要跳海或者是到紐澳來、到美國來,有很多這種移民。當官的,今天當官,明天可能就被雙規了,這個都有可能。因為它這個制度本身不是一種穩定的制度,誰都處在危險當中。所以你再富也沒有用,這是第一。第二、這個富的其實都是共產黨的高官,不到1%的人拿到了整個財富的70%。還有,現在中國最低收入的人,中國工人的工資只有美國的1/40。所以說不管最高或最低,向國內、國外去比的話,你總是差很多。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中國的發展本身是什麼呢?剛才杰森也提到了,它的模式就是你49年後把房子給拆了,然後到了改革30年又把房子建起來,你要誇它有勇氣呢?還是出了很多力呢?其實它什麼也沒幹,只走到原點。但是在這個當中,人民被折騰了,8千萬人非正常死亡,道德被摧毀了,整個的文化體系、古代的傳統價值沒有了,而且各種社會問題叢生,各種抗議頻起。所以你說共產黨的領導有什麼?你從歷史上來比,實際上在700年之前,中國是這個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是最強大的……主持人:我記得有一位評論員曾經說過,在1949年中共建政的時候,中共把所有有錢人的錢用國家的名義收歸自己,現在改革開放了,再以國家的名義或者計劃經濟的名義送到少數階層的手中。李天笑:對,你把房子拆掉現在又蓋起來,把主人趕走再把房子建起來,我變主人了。所以它就是前30年、後30年,60年一個輪迴就達到這個目的。主持人:也就是兩次剝奪。我們還有觀眾朋友在線上,現在再接一下中國江蘇的趙先生的電話,趙先生您好!趙先生:主持人您好!我想回應加州那位先生講的話。他說好像美國的安檢比中國還要嚴,中國比較亂,聽得出來他的意思是中國人好鬧事,這是他對中國大陸現狀不了解。我想請問有這類想法的人,當你的房產被拆遷而得不到補償時;當你的土地被侵占而得不到補償,你一無所有時;當你的工廠被貪官貪去了,而你的醫藥費還有養老保險及拖欠的工資得不到補償的時候,你怎麼辦?我們大多數中國的人民,甚至是法輪功的學員,他在做一個好人,按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這樣一個好人,它迫害你的時候,你怎麼辦?所以大多數中國人民都是非常善良的,他們通過和平的渠道去上訪,而且告御狀是自古有之的,但中共邪黨就是大肆鎮壓迫害。你去上訪能是鬧事嗎?能去作亂嗎?加州這些人對中國的現實相當不了解,他完全站在中共的角度上去攻擊中國人民。在這種情況之下,你做為海外人員,你不了解中國現狀,在這裡說這話是不負責任的。主持人:好,謝謝趙先生告訴我們中國的情況。我們再接下一位新澤西州高先生的電話。高先生請講。高先生:主持人好,兩位嘉賓好。我第一個談經濟問題,我覺得跟共產黨的教育是一貫的,叫「憶苦思甜」,就像我下鄉的時候,我帶了個手錶,農民沒有見過手錶,人家就會說你怎麼戴手錶呢?說我們也有鬧鐘,我們是看月亮下班,看太陽出來上班。所以現在談經濟好,實際上中國經濟到底怎麼樣呢?世人都知道,GDP這麼多,美國是3萬多,日本也3萬多,中國才1千多,那還是自己吹起來的。還有它是個輸血型的經濟,就像這次華爾街打噴嚏它也感冒一樣。另外,這個觀念我也要解釋一下,關於美國和中國帶槍的問題。我認為兩位評論員講的有些地方對,有些地方我不敢苟同。重要的是美國警察帶槍是保護美國的法律和人民,那政府官員也是公務員;而中國警察帶槍他是保護中國的高官和表示一種權力,它是一種淫威。中國有幾個警察帶槍是真的在保護人民的?我不太清楚,而美國人你只要一打911,一報警,帶槍警察,4、5台警車全部過來。所以美國警察他是保護人民的和法律的,而中國警察是保護中國高官和很淫穢的權力,這是最本質的區別。其實中國人民比美國人活得更苦,美國人走到哪兒,打911,警察3分鐘來,你在中國可以說沒有任何安全感,這就是我要發表的兩點意見。謝謝!杰森:我回應高先生剛才說的。是的,我就強調一點,美國的法律,為什麼美國的槍枝這麼多年不禁?是因為憲法規定老百姓有權拿槍去推翻政府,這是美國憲法保證的一個權利。如果這個政府不是人民的政府,憲法賦予老百姓權利拿槍去推翻它,所以擁有槍枝是受美國憲法保護的。這就是為什麼長期以來有槍枝問題的討論,而美國一直不禁槍枝,事實上這就是我剛才談到的概念,在憲法的管理下,政府不重要,政黨不重要,官員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維護整個美國基本價值觀。主持人:謝謝。我們今天的話題是「從『菜刀禁賣』看中共執政60年」,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92879。剛才江蘇的趙先生談到他對中國現狀的了解,他認為剛才加州那位先生不太了解中國的情況;高先生也談到了經濟。剛才還有位趙先生談到說中國是竊國竊政,高先生也談到很多人認為10月1號是個國殤日,您怎麼看這種說法呢?李天笑:因為在中共取得政權之前,它做出了許多非常漂亮的許諾,其中包括民主,毛澤東在延安的時候就講民主,在蔣管區的時候,它也講要民主要自由,以取得城市知識分子和一般民眾的心,也在某方面來蠱惑人心;再有一個就是講國民黨腐敗;還有一個,對農民講打土豪分田地;對當時民主資本家來講,它說要建立強大民主企業;對工人階級則講領導一切。它這些美麗的諾言,到49年之後,逐漸逐漸全被推翻了,實際上民主根本沒有實現,到現在為止它實行的仍然是專制,所謂民主,就是所謂黨內民主它也不能實現;說到腐敗,它今天比國民黨還要腐敗不知道多少倍;再有一個打土豪分田地,實際上是一開始把田地分給農民,然後通過合作化的人民公社又收回來;民主資本,資本家在社會主義共產黨改造當中,全部是跳樓的跳樓,財產永遠被剝奪;工人階級領導一切,你看現在工人的生活就知道了。所以這樣一種用謊言來奪取政權取得權力,這種過程就是竊國。然後到了第二次所謂改革開放的時候,它也用了很多美好的東西,比如民主、改革等等。所謂改革,我們看到兩個很重要的,一個是利用外資,還有一個是鬆綁,而這兩個跟共產黨都沒有什麼關係,外資的錢也不是它的,鬆綁是民眾創造出來的,跟它沒有關係。然後它又用反對精神汙染,鎮壓六四等等這些東西,把它以前所謂有限的政治改革完全推翻了,所以它又是一次竊國。在這個意義上,很多中共的分析專家認為它是兩次竊國。49主持人:我們現在有幾個觀眾朋友在線上。我們先接一下新西蘭朱女士的電話,朱女士您好!朱女士:主持人和兩位嘉賓好。從「菜刀禁賣」只能看出中共執政末日的敗象。現在北京市7萬台出租車都安竊聽器了,這說明什麼?大家想一想秦朝暴政的時候,秦末年曾經規定民眾10人以上不許在一起聚會、閙嗑、談事情,而中共現在雖沒有10人的規定,但是在車裡兩個人、三個人閙嗑都不行,給你安上竊聽器,從這一點我們可以看到底誰暴政。中共暴政的末日敗象完全暴露無遺,謝謝大家。主持人:謝謝朱女士。我們再接下一位加州林先生的電話,林先生您好。林先生:你好,你們這個節目辦得很好,很公平。我就說一個,現在中國很多事情不公平、不公道,在古代老百姓有冤還可以到衙門去擊鼓鳴冤,但現在的老百姓他到哪伸冤?他沒法伸冤,毛澤東講了一句話「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對不對?所以說這個共產黨,我看你們應該加大力度把它給推翻了,第一。第二呢,像我們加州有個1370(頻道),那是共產黨的喉舌,你只要反對它,說出他們不喜歡聽的話,他們就跟你們掛掉了。你們這就很公平,正反面意見都聽,這就很民主,對不對?還有,新疆西藏要獨立,這毛澤東講,「民族要獨立,人民要解放;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所以我非常支持你們,加大力度,儘早的推翻它們好不好?主持人:好,謝謝林先生,我們做這個節目也不是說要推翻共產黨,我們只是想把不同的我們的嘉賓、評論員,還有不同的觀眾朋友的想法放在檯面上,大家一起來分享,一起來交流。過去我曾經說過,真理是越辯越明的,大家在不斷的交流過程中就會看到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什麼是我們應該支持的、什麼是我們不應該支持的。非常感謝林先生您對我們的鼓勵和對我們的肯定。那剛才林先生說的話也很有意思,他引用了毛澤東的話,「民族要獨立,人民要解放;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這些話已經好多年沒有聽到了,那麼我們以前也談過中國民主的話題,我記得當年新華社也跟現在所謂的民運人士說的是一樣的,沒有差別。杰森:事實上前一段時間國內有一個作者,他把新華社當年在延安發表的言論彙集成一本書,好像叫做《中原的誓約》(音),然後放到市面上,很快就被禁了,因為說得太露骨了。有人還做了個實驗,把當時他的文章隱去出處給人看,大家一看說,天啊,這是民運人士搞的吧?所以就像我們剛才說的,它用美好的謊言竊取了政權,49年,讓老百姓相信它,北京人當時歡迎它進城,以為它會給民主,但它沒有給,事實上這就是它竊國的一部分。最近這一段時間,有人反覆說中共這30年把中國的經濟搞上去了,其實它是再一次的偷竊,它知道它的統治不可能持續下去,那麼這個時候對它最實在的就是錢,這一群人、這一群中共的利益階層,他們在這個階段就是要從中國拿錢,讓自己有一個退路,因為有錢在世界各地才有退路。在這個過程當中呢,他們不管是加大國企或者是貪官或者用其它方式,也不管是出台政策,他們唯一的中心就是最大化黨產,最大化個人集團利益,最大化寡頭利益,而他們在這個過程中就竊取了財富。同時中國現在又出現了官員裸體做官的現象,也就是說他的家人全在國外,而他自己在國內做官。現在中共高官的孩子有幾個沒有國外護照的?所以說你可以看到他是在做最後的盤剝,他再一次在盤剝中國的財富。所以說兩次竊國,我非常同意這種觀點。李天笑:這個問題我有兩個看法,因為共產黨講民主自由實際上講的很早,1848年的《共產黨宣言》裡面講到,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自由發展的條件。這句話你從表面上看並沒有問題,是吧?毛澤東講民主,在新華日報裡講的比誰都漂亮,但是他講歸講,卻從來沒有做過。主持人:說一套做一套。李天笑:對,它在共同綱領裡面講到要進行普選,要給新聞自由,現在我們很多民主人士也在強調這些東西對不對?但它早已在共同綱領這個初步憲法裡邊訂出來了,那麼它做了沒有?到後來全部推翻了。共產黨就是說一套做一套,這是它最大的本質,它達到欺騙人民的目的以後就完全不做了,這是一個。第二個,剛才加州的林先生講的非常好,他講要推翻中共。其實呢,中共不推自倒,多行不義必自斃。共產黨在這60年當中,它的所作所為激起了所有階層的反抗,所以它今天要用這麼多兵力來控制人們,在所謂「國慶」的時候控制人們,不讓人們反抗,這也是它到了末日的一種表現。主持人:有人開玩笑說:說它兩句它就倒了,它也太脆弱了(笑)。我們還有觀眾朋友在線上,我們現在接加州一位劉女士的電話,劉女士您好。劉女士:您們好,這是我第一次打進來,我今天下午看你們的節目覺得非常好,我想請問:中國大陸在改革開放以後真是蠻進步的,可是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中共對法輪功這麼的殘暴?我自己是信天主教的,可是我覺得中共這樣做太不人道了吧!我今天下午看了節目裡的紀錄片,覺得中共非常非常的的殘忍,我們在國外的民眾應該多呼籲重視。主持人:謝謝劉女士。因為時間關係,我們接最後一通觀眾朋友的電話,這是俄亥俄州的蔡先生,蔡先生請講。蔡先生:你好,我簡單說幾句,共產黨執政60年搞得中國國民民不聊生,最可笑的是江澤民還推出什麼「三個代表」,他能代表什麼呢?!大家都能看見,共產黨的高官、官員們一個一個都是酒量過人,性慾旺盛、貪婪無比,我看他們的酒量能代表李魁、魯智深的酒量,性慾能代表西門慶的性慾,貪婪能代表高俅、童貫的貪心,謝謝。主持人:謝謝蔡先生。因為時間關係,後面的觀眾朋友的電話我們就不接了,請杰森博士來回應一下觀眾朋友們的意見。杰森:劉女士提到一個問題,為什麼法輪功這個群體,中共居然一直不容忍?說中國近兩年進步了,對於這句話,我本人是持不同的態度。實際上很多人說,現在你敢在街上罵中共不好,也沒人立刻抓你,事實上這就是中共控制弱了,中共對於它的輿論控制方面從來沒有放鬆過。只是因為現在的媒體,因為現在的整個信息發達,因為現代人思想的活躍,所以它控制不住了,而且因為它內部互相之間的制約,因為它本身的貪汙,使它這個機體不像以前運作得那麼靈便了,它是腐朽了,所以說,不是中共想失去對中國的控制。主持人:我也想問一個問題,你說它控制不住了,但是,我們看到法輪功這個群體是一個最平和的群體,他們即使受到這麼大的迫害,但是從來沒有用暴力,說炸了誰或殺了誰,中共為什麼要跟他過不去呢?杰森:這就是說,一個對權力極端貪慾的人,即使你對他不會有威脅,他都覺得你會威脅他,他都覺得怕,這就是他另外一個「示弱」的原因,也就是我剛才講的同一個概念,因為他事實上是弱了,所以他控制不住了,他就盲目的、瘋狂的去攻擊周圍任何可能對他顯示威脅的人,事實上這是同一個概念,他是弱了。主持人:李博士。李天笑:剛才蔡先生講得非常好,所謂「三個代表」,實際上是代表了貪腐、代表了極權、代表了道德敗壞,而法輪功代表了真、善、忍,兩者是針鋒相對的,所以它要打壓法輪功,這是一個根本的原因。那麼中共既然代表了貪腐、極權、道德敗壞,那就是一個最腐朽最反動的力量,所以人們才要起來反對它,這也是中共解體必然的趨勢,所以人們對中共來說,只有一條路就是退黨,退出共產黨,才能夠有我們新中國。主持人:好,非常感謝李博士和杰森博士二位精采的分析和評輪,非常感謝各位觀眾您的參與,我們今天接了十幾通電話,還有很多觀眾朋友在線上,我們很抱歉,下次請您可以早一點打電話過來,如果對這個話題您還有想要發表看法的,可以寫給我們的反饋信箱:feedback@ntdtv.com,謝謝各位收看,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