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6日(15分鐘) 焦點速遞 (粵語)

焦點速遞 (粵語) 2009年9月26日(15分鐘) 中共建政60周年,十一前,中共為準備在北京大搞慶祝活動,包括準備耗費巨資舉行閱兵典禮,己經在北京城內佈署了大批武警部隊,並採取了難以置信的保安檢查手段。使北京城風聲鶴唳, 陷入了高度緊張之中.... 新唐人粵語時事節目 焦點速遞 2009年9月26日 (15分鐘) 各位觀眾你們好,歡迎收看新唐人一週新聞追縱,我們一起看下這個星期的精彩的新聞鏡頭=============《九評效應》專欄9PING-XIAO-YING-OPENING=============在大紀元网站宣布退党的人數直至到北京時間星期六已超過6101萬。 焦點速遞 - 十一前草木皆兵中共建政60周年,十一前,中共為準備在北京大搞慶祝活動,包括準備耗費巨資舉行閱兵典禮,己經在北京城內佈署了大批武警部隊,並採取了難以置信的保安檢查手段。使北京城風聲鶴唳, 陷入了高度緊張之中。Footage片段為慶建政 北京風聲鶴唳安檢嚴密為了確保中共“十一”的活動, 北京城目前不但正在花費鉅資準備,而且還採取了一系列令人難以置信的保安交管措施。北京市當局規定,自9月15日起至10月8日24時止,全市行政區域內實施禁飛,鴿子和風箏首次被納入禁飛範圍。北京從9月15日起啟動無戰爭狀態下的一級巡邏防控方案,對所有進京車輛、人員和物品進行檢查。 街道上,隨處可見配備手槍及來福槍的武裝員警來回巡邏,站崗。員警拿著步話機,監視著路上的行人。 除此之外,北京當局還通過政府控制的街道居委會組織了上百萬退休閒置人員,帶上紅袖章,充當志願檢查員。他們紛置在大街小巷,監控來往的行人。隨著十一的臨近,北京的市民和來北京的外地人面臨更嚴密保安檢查,從地鐵站的開包檢查,到隨機的身份證檢查。 一直到進京的每一條道路的檢查。目前進出北京道路的近200個主要路口和各治安檢查站警方已開始24小時,對進京車輛逐個檢查。車輛司機必須很長時間等待安檢。有些司機對於必須大排長龍等候檢查已漸漸失去耐心,也對這種安檢摸不著頭腦。26歲住在北京的設計師于先生說:等了將近20多分鐘了吧,12點到的,出的收費口。我還不知道要等多長時間,我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幹嗎。也不清楚,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兒。” 有分析認為,這樣聲勢浩大、風聲鶴唳的陣勢與中共十一慶祝的說法南轅北轍。中國政法大學人文學院教授楊玉聖坦言,十一變成了草木皆兵的備戰狀態。一般國家的國慶活動,都是與民同樂的盛事,但在中國情況就不同。中共宣報禁止任何民眾在9月 29號至10月2號期間靠近遊行區域,遊行區域內的居民,也禁止站在陽臺或打開窗戶觀望街上活動,等於宣報國慶遊行與中國老百姓沒關係,是一次共產黨自己的慶祝,不過就用了納稅人的巨額血汗錢。據報為了讓“紅袖章”統一服裝,北京市就耗費4千萬,對於這些天文數字的開支,北京市民又有甚麼想法呢。Footage片段北京花四千萬為“紅袖標”著裝隨著十月一號中共建政60周年慶的逼近,北京市當局招募80萬所謂的治安志願者,市民吳女士透露,這些佩戴紅袖標的人,甚麼職業的都有。北京市民吳女士:「小賣部裏面賣東西的,打掃衛生的,甚麼街道第一份子,居委會的,全都帶紅箍.掃垃圾的都帶紅箍,現在」據大陸媒體報導,北京市政府預計花費4千萬,為這些臨時人員訂做服裝;自9月20號開始,這些紅袖標將統一戴上小紅帽,穿上黃色或淺藍長袖T恤,並撐起一萬把大遮陽傘,穿梭在大街小巷擔任政府的眼線。北京市民吳女士說,政府把百姓都當成賊防了起來。北京市民吳女士:「弄成這樣,你跟誰樂,你自己樂一樂?把老百姓都當成賊,當成敵對份子讓你防著!」另一北京 則對政府只追求表面繁榮,而不實際解決百姓問題,表示憤慨。北京市民:「所謂共產黨黨的政績,它是搞一個表面繁榮,實際上它要幫訪民解決問題,根本也不用花錢;你大慶,你底下老百姓的問題你給解決解決呀,是吧。」一位北京民眾表示,由於政府的不做為或不依法行事,導致中國冤假錯案泛濫,訪民的悲劇大多是這麼造成的。中國各地城市也成立了不同的安檢措施。據新華網報導,在重慶,所有液狀體物品進站,一律開瓶檢查,民眾攜帶的飲料則必須親自喝一口;在上海,對所有進站旅客的行李施行“件件檢查”。在西藏,據報當地規定從9月24號到10月8號暫停辦理入藏旅行許可;在新疆,傳聞中共已經派了大量軍隊入駐伊犁霍城縣。在北京及周邊六省市,一個“護城河”工程啟動,官兵動員數萬人,為確保活動能夠順利進行,被管制不只是人,甚至連老鼠和蚊也不能逃脫。Footage片段中共坦克生日派對 草木皆兵?官方媒體中新網指出,面對組織大規模慶典活動可能出現的各種情況,中共官方密集出招,傾力為60周年活動安全順利舉行“保駕護航”:中共官方為參加十一遊行人員首先接種“甲流”疫苗,在北京及周邊六省市啟動“護城河”工程,食品安全實行24小時值守等。“護城河”工程指北京及周邊6省區市,包括天津、河北、內蒙古、遼寧、山西、山東,共同實施安保工作,北京十一期間安保體系已經從城裏向城外延伸。對此,海外媒體《參與》登載了署名小熊的評論性文章說:這一“護城河”工程意味著北京當局在效仿古代皇朝遇到危急的時候,號令地方進京勤王,這項舉措是中國近百年來首次勤王事件。9月1號,武警北京總隊舉行了動員大會,擔負這次任務的部隊包括北京等5個總隊、3個機動師,以及直屬部隊、相關院校等11個單位的數萬名官兵。據澳洲《時代報》報導,慶典遊行將由龐大的步兵戰鬥車、導彈、坦克和各種現代戰爭玩具組成。人們不會忘記,1989年為屠殺學生,坦克也曾從這兒走過。另外,北京高檔酒店等涉外單位,也受到全面控制。據《南方都市報》報導:一組公安局檢查人員出現在王府井北口附近的皇冠假日酒店大堂。他們發現前臺“外國人登記存在格式不符、英文名字過於潦草”等問題,要求工作人員迅速更正。據澳媒披露,北京長安街上最有名的幾家賓館都表示,十一期間他們不會公開營業。君悅酒店、新聞大廈和北京萊佛士公司都表示,政府已預訂了9月29號至10月2號“幾乎是”所有的房間。9月6號晚上,中央商務區全線封鎖。眾多的坦克、裝甲運兵車、導彈和軍用車輛裝扮成狂歡節彩車雷鳴般碾過長安街。沒有「遊行區本地居民證明」的人們,被禁止靠近遊行區附近的任何場所。即便是遊行區域的居民,遊行期間也被禁止接待客人,或在陽臺站立,甚至禁止打開窗戶。即使蚊子也不能倖免,中共在天安門廣場及其周圍發起消滅蟲害的攻勢。對此荒唐之舉,北京市負責疾病預防的官員曾曉帆解釋說:“老鼠會咬電纜,蚊子會叮人,而擾亂廣場上的集會。”既然連老鼠和蚊子都被清理,那些被中共視為影響和諧景象的人就更無法躲避。近來各級政府調動人員,嚴控進京上訪的冤民並嚴禁旅店收留訪民,據訪民透露,有旅店老闆因為讓訪民過夜而遭拘留,也有訪民被截回當地面臨判刑勞教。Footage片段訪民指中共“十一”前嚴厲打壓上訪貴州訪民雍志明和幾位同鄉的訪民,在突破地方當局層層封鎖後,好不容易到達北京。 雍志明:「我們在貴陽的時候就遭到24小時的監控,很不容易的擺脫他們(地方當局)的監控,翻牆進的火車站上了火車,我們貴州的有4個人過來,有2個在火車上被他們抓下去了。」 好不容易來到北京的雍志明發現,官方竟然勒令旅社不許收留訪民,有旅社老闆因為違反了規定而遭拘留。 雍志明:「老闆娘被嚇得心驚肉跳的,然後她悄悄的告訴我,說她老頭子,已經被拘留5天了」 據訪民透露,員警還會在晚上臨檢旅社抓捕訪民,嚇得他們半夜才敢回到住處。在北京街頭近一段時間也經常上演綁架訪民的戲碼,各地的截訪人員遇到當地訪民就或騙或打,推上截訪車輛拉回當地,可能接下來就判勞教。貴州訪民王淑英被截訪人員自北京抓回貴州後,目前面臨被勞教。 王淑英的兒子:「她因為上訪被行政拘留,回貴州幾天以後,現在在對她進行聆訊。聆訊完了就對她勞動教養,要勞教2年。」 訪民說,目前能突破封鎖到達北京的冤民猶如冰山一角,有大部分或因經濟原因,或懼怕當局,沒有去上訪,否則北京將會人山人海。宗教界也難逃一劫。家庭教會人士華惠棋被人從家裡帶走,幾天來沒有任何音訊,他的妻子魏菊梅向全世界教會發出緊急呼籲書,希望引起關注,她的丈夫能得以獲釋回家。Footage片段華惠棋被國保誘捕 其妻籲國際關注據魏菊梅透露,北京豐台區國保人員上週四,以請吃飯和商談退房租的事情,將華惠琪從家中帶走。期間他和家人2次以手機通話時表示,他被騙了,之後就斷了音訊。 魏菊梅:「我問他現在在哪?他說在一個沒人、荒無人煙的地方,等8點來鐘再打電話的時候,手機就關機,從那以後我們就失去聯繫了,不知道現在在哪?」 記者就此事打電話給北京豐台區國保和轄區派出所,但撥通電話卻無人接聽。 魏菊梅說,多年來她家門口始終有便衣監視。 魏菊梅:「這已經是多少年以來,一到十一呀、一些什麼比較敏感的日子,六四呀、這些日子,不是看上,就是給帶到一個什麼地方去,根本是我們家裏邊人不知道的地方。」 2007年元月,華惠棋和母親曾經在路上,被官方人員綁架關了半年。在看守所中受到到毆打和澆冷水的虐待。近日,華惠棋被帶走後,他80多歲的老母親擔心的吃不下飯,天天掉淚。魏菊梅表示,華惠棋的哥哥病危,希望見弟弟一面,她呼籲媒體給予關注,讓華惠棋早日回家。十、一也給中共維持穩定藉口,對維權律師監控。國內有律師透露,當局近日對他們進行了跟蹤和騷擾,這些違法行為正說明,中國的法律對公權力不起作用。Footage片段中共十一臨近維權律師遭嚴控北京維權律師李和平,07年十一前也就是中共建政的58周年前夕,曾經無故遭到綁架毆打,近日他又接到國保警告,要求他十一前後必須離開北京,否則員警就到家裏上崗,他說,在奧運期間他被員警跟蹤、騷擾,近期政府提出的口號竟是”比奧運還奧運”,員警對無罪公民進行跟蹤騷擾,是公開犯罪。 李和平:「刑法上明確規定,對一個公民跟蹤, 騷擾,是一種犯罪行為,員警拿著納稅人的錢,對一個無任何犯罪行為的公民進行跟蹤,騷擾,實際上是公權力在犯罪,中國的法律對公權力不起作用。」 另一位維權律師江天勇,7月9號被北京司法局無故注銷執業證,一段時間以來,員警嚴密監視他的行動,幾點離家、幾時進家門都有記錄,近日國保還找他談話。 江天勇:「前幾天接到員警的電話,問我十一活動,說有甚麼情況的話,向他們彙報等等,就是從其他的律師那,知道就是說可能十一前後十天,他們會採取措施,比如說貼身跟蹤之類的。」 國際特赦組織9月7號發布報告指出,數月來,中共對人權律師、法律人士和法律援助組織進行有史以來最嚴厲的打壓,而人權律師首當其衝。在網絡方面,根據網友透露因為當局懼怕網路會出現不喜歡的言論,一套“ 藍盾”軟體在9月份被要求安裝在服務器上,用以監控及過濾資訊。”當然中共為了所謂的穩定和諧,還有更多形形式式的管制,由於時間關係,我們沒法一一講述,但問題是即使用了這些多不可想像的手段,十一當日的活動是否就會一點差錯都沒有,我們有待觀察,不過更重要是,國慶應該是全民慶祝的節日,現在變成像備戰狀態,將老百姓像賊這樣防範,國慶就會變味了。很多人說,十一並不是我們真正的國慶,只是中共的竊國日。對中華民族來講應講是國殤日才對!今集時間又到了,下次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