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西方(23) 百年藝術館的新感覺 (下)

【新唐人2009年12月4日訊】主持人:馬修,肯湯姆森的藝術收藏裡,最重要的方面是什麼呢?馬修:這個呢,最重要的其實應該說,是他對藝術品傾注的激情。我知道你希望我講具體的哪類藝術品,我下面會講。主持人:不必... 就說你的整體感受。馬修:整體上講,是他對那些藝術品的熱愛。比如,他很少買,或者說幾乎從不買他沒有看到過或沒有觸摸過的藝術作品,他自己對某件藝術品的直覺反應,決定了後面的過程,買還是不買。 主持人:直覺和溝通。馬修:對,直接的感受。這一點也給我們出了一道非常具體的難題,就是如何展出這些藝術收藏。因為一個私人收藏家,會有這樣的經歷,我們很多人都有,比如你買了一些東西,在旅行途中,或是在珍品店看到什麼新奇的小擺設,你會有機會握著它,你可以把它們擺來擺去,你也可以把它裝到你的口袋裡啊等等。但如果是在一個公共的展覽空間,那就完全不同了,你就要把它放在一個展櫃裡,或是放在一個展座上,這樣一來----主持人:就有了間隔。馬修:對,就有了距離。因此對肯的藝術品來說,他是那麼喜愛自己能親手觸摸,能仔細端詳,那麼怎麼樣陳列他的這些珍寶,怎麼樣創造一種展覽空間,讓你去近距離感覺它、任你端詳,任你觸摸,去真正分享收藏家對這些珍品的喜愛,這真是個難題。所以,當你在歐洲展館漫步時你會看到,我們是如何以傾斜的方式擺放展品,如何調整燈光,把它烘托到你的眼前,把距離儘可能縮小,而船舶模型展窗,設計師弗蘭克‧蓋瑞決定使用波浪般流線型設計,就是因為它會比傳統的矩形設計讓你更能接近展品。在加拿大畫廊,你會看到宏偉的天然光線照在勞倫‧哈里斯的作品上,這種光線的使用實際上也起到拉近距離的視覺效果。主持人: 對,尤其是在我們漫長的冬天。馬修:沒錯,冬天的光線有時是最艷麗的,但你必須讓它照射進來,才能產生這樣的效果。所以,他那種熱情、那種收集美的藝術品的動機,與之為伴,陶冶於其中,這種收藏家對藝術的傾心,是我們希望捕捉到的一種感覺。而怎樣設法在藝術館的空間設計上把它表達出來,我想這也是弗蘭克‧蓋瑞一直很側重的難題。結果呢,非常壯觀!也就是說,我們消除了這個間隔,就是藝術在展覽館中給人的那種高高在上,遙不可及的感覺,在我們這兒觀眾基本上不會感受到了。肯的藝術收藏有三個主要方面。他收集了小型的歐洲藝術品, 主持人:象牙雕。馬修:象牙雕,小盒裝木雕,還有金屬工藝品。 主持人:還有中國鼻煙壺。馬修:中國鼻煙壺,對。除了極少數情況之外,他收集的都是那些手工創作的藝術品。主持人:哦。馬修:所以,你會看到,在他的收藏中,很少有青銅器,因為青銅器往往是把液體青銅倒入模具澆鑄而成,不用手的。肯非常感興趣的是藝術家用手創作出來的藝術。 主持人: 很有靈性。馬修:是很有靈性,並且充滿感情,那是對一件藝術作品的那種精神上的感應。其中有歐洲小型雕塑,還有加拿大油畫作品,這部份是有史以來由個人收藏家收藏的最好的作品集。收集了一些藝術家的傑出作品,像勞倫‧哈里斯,大衛‧米爾恩,科尼利厄斯‧克里格霍夫。 主持人:可是,也有其他收藏家收集加拿大七傑組合的作品,為什麼這個收藏會這樣特殊呢?馬修:首先,肯很早就開始收藏七傑組合的作品。第二,他有一種特別高雅的藝術品味,一直尋找他認為的高質量的作品,他也真找到了。而且他多年專注於他所認準喜愛的藝術家,可以說他是一位很專一的收藏家。我認為,他之所以有這樣高品位的藝術收藏,是因為他堅持在非常特定的領域中收集,有獨到的藝術鑑賞力,雄心勃勃,又非常自律,而且在市場上又很有魄力。 主持人:這是否意味著他的藏品是那些藝術家一生最好的作品?馬修:要我說呢,你知道我們的前身多倫多美術館,從上世紀20年代開始收藏藝術品,我們有一些非常傑出的藏品是很早就收集到的。有我們購買來的,也有其他收藏家捐獻的,因此很難說,肯的收藏就是最好的。但你可以說,沒有任何一個展覽館可以有像我們的勞倫‧哈里斯那樣的展廳,像科尼利厄斯‧克里格霍夫那樣的展廳,沒有任何一個展覽館,可以有比我們的大衛‧米爾恩更好的展品,而這些都是湯姆森收藏品中的珍品。所以,從總體的構思上講,可以說肯做到了其他人,其他機構沒有做到的。但是,有很多展示這些藝術家傑出藝術成就的重點作品,已在國家美術館,在安大略和其他公共美術館裡收藏。 主持人:對。而湯姆森收藏皇冠上的明珠,是魯本斯。馬修:是的,肯的收藏中有三個關鍵的方面,歐洲小型雕塑,加拿大繪畫,船模型。當他意識到,這些珍藏將有一天真的全部要向公眾展出,他就有了想法,同時也是對一個機遇做出的反應:魯本斯的這幅價值連城的油畫珍品即將公開拍賣。他又拿出他的湯姆森魄力,出價甚至高於那些非常著名的藝術機構,不僅因為他認為這是一幅偉大的作品,而且可以說,這幅畫在許多方面總結了他作為收藏家對藝術的興趣。因為這幅畫畫的是人體,充滿人體解剖肌肉走向,雕塑般的傑作。如果你瀏覽他的收藏品,你問他魯本斯的畫與他的收藏有什麼聯繫,他會列舉出他的很多藏品,一些象牙雕塑,一些小型雕塑與魯本斯油畫之間的聯繫。因此,他認為這只是他興趣的一個延續。主持人:哦,怪不得,他用這幅畫來對自己的藝術收藏來作結尾,因為這本來不屬於他收藏的類別。馬修:對,他收藏魯本斯是個意外,你可以看到,他很少收藏歐洲油畫,他的重點不在那裏。但他認為這幅畫體現了他的收藏興趣,這是一幅偉大的作品,確實是一幅傑作。主持人:千真萬確。好吧,我們去看看那些藝術吧。馬修:好極了,走吧。 主持人:好!旁白:湯姆森藝術收藏主要包括三部份,歐洲藝術、加拿大油畫和英國船模型。馬修:這裡是湯姆森收藏的歐洲工藝品部份,堪稱世界上同類藝術品最好的私人收藏之一,共有約900件作品。主要是北歐的小型雕塑和中世紀早期到十九世紀中期的裝飾藝術品。收藏中既有敬神供品也有世俗藝術品,包括一套著名的中世紀和巴洛克式的牙雕組合,以及銀器,利摩日陶瓷,黃楊木彫刻,中世紀手稿,彫刻頭像章,還有16至19世紀的近100幅袖珍雕像。這些作品的卓越品質,體現了收藏家肯‧湯姆森對那些高超的藝術造詣的欽佩。他的收藏品包括一些稀世珍品,和當時一些最搶手的藝術家的代表作。 旁白:與歐洲工藝品陳列在一起的還有一組精美的中國鼻煙壺,總共有300個,150個作為永久展覽,另外150個定期輪流展出。這組鼻煙壺中最能夠代表肯‧湯姆森品味和興趣的作品是這個象牙雕,上面刻著三位道家神仙,壺底上刻有清乾隆皇帝的印章,這是湯姆森最早買的幾個鼻煙壺之一。此後又在這個收藏中添加了乾隆年間皇室御用飛龍和祥雲金黃玻璃壺,材質有玉石、瑪瑙、水晶、琺琅、瓷器、金玉等等,非常珍貴。旁白:彼得‧保羅‧魯本斯作於 1611年至1612年的油畫《屠殺無辜者》 可謂湯姆森收藏皇冠上的寶石,《屠殺無辜者》,是魯本斯早期的成熟傑作。肯‧湯姆森2002年7月在倫敦的蘇富比拍賣行用四千九百五十萬英鎊買下這幅作品,這在當時,是有史以來油畫拍賣的最高價格,也是魯本斯藝術造詣最高的畫作。
馬修:這幅畫中雕塑般的人物,像三維立體般的向你撲面而來,這幅畫並不是他收藏的魯本斯的第一幅作品,湯姆森一直對人體的美很感興趣,所以可以看到他在這幅著名作品之前,就已經有這些收藏了,那麼在這些作品中也看到他的偏好。因此,這幅畫的到來是安省美術館收藏史上的一個歷史性事件,同時在肯‧湯普森的藝術收藏史中也頗具獨到之處。由於收藏家對雕塑的特殊興趣,他發現了這幅畫濃縮了藝術家對三維空間,對人體質感獨到的視角和真實的表現。這幅畫描繪的是聖經中講述的一個瞬間,希律王下令,將所有2歲和2歲以下的男孩全部殺死,表現了死亡和毀滅,非常可怕的時刻,令人震撼,給人以悲劇美的感受。值得提到的是,這幅畫是魯本斯在意大利和西班牙生活創作八年歸來之後,在安特衛普創作的。因此從中可以非常明確地看到,魯本斯受到了意大利經典藝術作品的影響,這種影響表現在整個畫面的各種各個層面中。畫面右側,那個手舉著孩子的男人形體,令人聯想到魯本斯一定是看過米開朗基羅的某幅畫。而畫面中心身穿盔甲的士兵揪住那位保護自己孩子的婦女的頭髮,則令人想起麥克朗基羅的《卡希納戰役》中的畫面。《屠殺無辜者》這幅畫的背景,是經典的羅馬建築,包括萬神殿,卡斯托爾神廟和阿斯蘭阿特拉墓的建築結構。要點是,魯本斯藉助這些環境試圖重現希律王的時代。再有,我們仔細觀看畫面,可以看到魯本斯驚人的控制手法和在這裡的創新。例如右側靠前的柱子,可以看到他用了多種筆法使油墨呈現到表面來。也可以看到他甚至把畫筆倒轉過來,用木頭筆桿來刮去表面的油墨。在畫的上方露磚的地方,在中間廢墟的地方等等,可以再次看到類似的手法,這些和他在畫中其它部份所用的手法相當不同。 

 加拿大藝術收藏旁白:肯‧湯姆森出生於多倫多,在安大略省的北灣和多倫多長大,對這位充滿激情的藝術收藏家來說,自然要收藏自己祖國的藝術。他的加拿大藝術品是最重要最有意義的私人收藏,數量超過750件。 湯姆森加拿大收藏中,除原住民藝術品外,分為三個主要部份: 其一,19世紀藝術,側重科尼利厄斯‧克里格霍夫的油畫作品;其二,加拿大七傑組合及其同代藝術家,重點收藏了湯姆‧湯姆森,勞倫‧哈里斯,J.E.H(吉姆)麥克唐納,大衛‧米爾恩和詹姆斯‧威爾遜‧默里斯; 其三,戰後藝術家的傑出作品如保羅‧埃米爾‧博爾迪阿斯和威廉‧柯瑞萊克。肯‧湯姆森偏重於這些重要的加拿大藝術家,幾乎獲得了所有出現在市場上的主要作品。其中荷蘭出生的藝術家科尼利厄斯‧克里格霍夫(1815年至1872年)的145件作品,是任何公共或私人的收藏都無法比擬的。雖然克里格霍夫出生於阿姆斯特丹在德國學習繪畫,他的加拿大風景畫,尤其是冬季風景畫,刻畫當地人和法裔定居者風土民情的作品,無論是當時還是現代都廣為流行。肯‧湯姆森認為克里格霍夫對19世紀加拿大生活和景致不加渲染的刻畫,表現的是真實的生活。這幅克里格霍夫作於1857年的>是湯姆森的最愛。 湯姆森的船模系列旁白:肯‧湯姆森贈給我們的另外一個系列的收藏,是他的船模型系列,可以說是世界上兩個或三個最了不起的私人收藏之一。馬修:肯非常喜歡這些船模型,你不一定知道藝術家是誰。他很喜歡一個主意,我也很同意,就是,每個人都可以做出很美的作品,不是一定要哪個大師的作品你才會去珍惜,所以這裡很多的模型沒有人知道作者是誰。有人可能會想,船模型應當在船博物館,收在藝術館裡,歸到哪一類呢?從一開始,我們就把這些船模型歸在小型雕塑藝術品,並且想像成跟旅程或探索相關。去問弗蘭克‧蓋瑞,是否可以為這些作品創造展出環境、設計展櫃、地面和牆壁的裝飾,從而為觀眾創造特殊的感受。他很高興做,這個船的想法,讓他很興奮,他認為這對男女老少都是一種吸引力。他認為,這些船模型很好看,將成為我們館非常流行的一部份,但,前提是要讓它們栩栩如生。因此他設計了水波浪型的展覽櫥窗,船模型擺的位置和周圍的氛圍讓人感到,這些船好像正在海面上航行。觀眾可以走的很近,看的更清楚,感覺更親近。這組船模系列時間上跨越350多年,包含了精湛的製作工藝和傳世的傑作。其中最重要的,是罕見的17和18世紀英國造船廠的模型,所有部份都是按比例縮小,是為皇家海軍和一些富人做的。還有很多是拿破侖戰爭中12萬囚犯做的模型。這些模型,是用木材、骨頭、頭髮和真絲,由很多能工巧匠製作成的,當時是在監獄大門口,出售給當地的英國收藏家。而為造船家做的模型時代則可從19世紀中葉延伸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很多模型的風格和類型都在這裡集中體現,如拖船、挖泥船、貨輪、客輪、私人遊艇、護衛艦、戰艦、拖網漁船、巡洋艦、魚雷艇、驅逐艦,還有兩艘航空母艦等等。主持人:馬修,感謝您花時間來講解,真是很有收穫。馬修:還是感謝你們來,希望以後還能經常見到你們,希望你們的觀眾也能來,安省藝術館的一切都是為他們,為觀眾準備的,希望他們從中得到藝術的啟迪和享受。主持人:更多的要您自己來體驗了,感謝您收看看西方節目,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