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直播】從西南大旱看中國水土危機

【新唐人2010年3月31日訊】【熱點互動直播】從西南大旱看中國水土危機農田龜裂 飲水斷源 百年大旱是天災還是人禍主持人: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很高興又在星期二晚上和您在紐約攝影棚見面了。中國西南已經發生了6個月的大旱,對於幾千萬人造成了生活上的困苦,那當然我們知道老天爺不下雨,或是下的雨不夠,地就乾,就旱,這是我們從表面現象看出來的。但是事實上專家說老天爺在設計這個大自然的時候,就有自我調節的功能,那麼如果人為的去破壞或去改變老天爺的設計的話,就會對自然環境造成非常大的損失。我們想利用今天1個小時的時間,和各位觀眾朋友來探討一下,這次西南大旱發生的情況是人為的因素多呢?還是老天的因素多?那麼希望各位觀眾朋友和我們一起進行討論。首先為各位觀眾朋友介紹一下我們今天的來賓,我們在現場是資深評論員橫河先生,橫河您好。橫河:元慶好,大家好。主持人:另外我們有電話連線李嬰女士,她是前加拿大國家開發署的城市規劃以及環境專家,我們跟她用電話連線的方式來探討這個問題,李嬰您好。李嬰:主持人好,橫河先生好,各位觀眾好。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我們在節目一開始我們先看一段新聞影片,了解一下西南大旱的情況。(影片播放)西南地區自去年秋季以來連續乾旱,據民政部門統計3月23日截止,西南5省分6,130多萬人受災,1,807萬多人飲水困難,直接經濟損失達236億元,據國家防總辦公室統計,目前全國災區2,271萬人飲水困難,耕地受災面積達1.14億畝。國家減災委、民政部已啟動5次國家救災應急響應。國家氣候中心表示,從目前的氣象條件來看,到4月中旬,西南地區都見不到很有效的降水。雲南、貴州、廣西持續受災已超過5個月,目前乾旱區域已延伸到湖南等地,長江上游也出現了罕見的枯水位。雲南遭遇百年不遇的嚴重旱災,全省近2千萬人受災,742萬人飲水困難,714萬人缺糧,86%以上的農作物受災,耕地乾旱農民大多出外打工維生,旱災使民怨升高。據報道,桂林、柳州一帶前往廣州、長沙、衡陽等地逃難者有50多萬人,雲南和廣西兩地逃難者估計至少有上百萬人。山水甲天下的桂林、灕江已經死亡,變成了一條小溪。3月10日,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在全國人大會議上發言說,聽說灕江得到了很好的治理,而實際上,上游挖砂把灕江挖成了水塘,江水在開挖處很快滲到地下流失了。西南地區是長江、珠江等主幹河流的源頭或上游流域,並不屬於水資源缺乏區域。根據水利部的報告,西南地區人均水資源量是全國平均水位的兩倍。一些專家和當地民眾分析西南大旱的原因,主要是由於造紙、水電開發和開礦大面積砍伐森林造成環境嚴重破壞,水土流失所導致的。雲南政府為了招商引資,讓亞洲最大的造紙企業印度尼西亞金光集團在雲南大面積毀林,改種造紙用的桉樹,以及在怒江、瀾滄江、金沙江等大大小小的河流上修建水庫,對當地生態造成巨大破壞,。據國家環保總局透露,由於盲目圍湖開墾,以及過度利用水資源,在過去近50年,全國約有1千個內陸湖泊人間蒸發,平均每年消失20個。根據水利部的數據,在全國600個城市中有400個城市長期性缺乏水資源,全國90%的湖泊由於工業污染而處於負營養狀態,5年內70%的長江水源無法使用。黃河是中國的第二大河,最近22年中,斷流74次,平均每年斷流約50天3月22日是「世界水日」,綠色和平組織說,中國有3.2億人用水不安全,而這次西南特大旱災則敲響了中國水危機爆發的警鐘。(播放結束)主持人:歡迎各位觀眾朋友回到我們直播現場。我們今天是熱線直播節目,歡迎您撥打我們的免費電話:646-519-2879,或者使用SKYPE:RDHD2008和我們一起進行互動。中國大陸的觀眾朋友也可以撥打我們的免費電話,撥打方式請看我們節目下面的抬頭。橫河先生我想先請問您一下,我們是不是可以介紹一下,我們剛剛從影片裡面看到了西南大旱這次的情況。那麼這次說是百年不遇的一個大旱,就是非常非常嚴重的,您可不可以除了剛剛影片所介紹的,再補充一下目前的那邊的災情。橫河:我想災情大家都已經看得很多了,我倒是想談一談所謂「百年不遇」的大旱。去年實際上在中國北方16個省也發生了大旱,那麼再向前的話,其實每年因為中國這麼大的地方,所以每年不管是旱災,或者是水災,或者是風災,或者其他災害,總是有局部性的。只是說我覺得最近二、三十年以來,我們聽到這個「百年不遇」的大旱,或者「百年不遇」的大水,越來越多,所以頻繁到了就是說3、4年就來一次「百年不遇」。那麼既然已經是3、4年就能遇一次的,那不能叫「百年不遇」了。這個大旱的旱的情況當然是非常嚴重,特別是很多主要的流域,你像長江上游在重慶地區,那水位已經就是兩江交口的地方,朝天門碼頭那個地方。所以前幾天有一個人做了一個衝擊朝天門碼頭,就是水全部乾掉的一個圖,來表示最嚴重的情況可能會是什麼樣。像這麼嚴重的,在長江上游地區造成這麼嚴重的旱災的情況,水位這麼降低的情況以前還是不多見的。主持人:也就是說這個氣候型態,它基本上是一個比較穩定的,也就是在下半年從入秋以後,一直到大概是5月間,這個時間都是屬於西南的旱季,然後過去,再過來的話就是雨季,這個基本的型態是不變,但是這次造成的這個旱象是不是就是特別的嚴重?橫河:旱象特別嚴重肯定的,而且旱季的時間持續比較長,以前所謂旱季,西南地區旱季其實它還是降雨的,只是說可能今年的降雨量比較少,那相對來說的話,像這種半年的旱災,以前說大旱大旱是幾年?3年、5年、10年,那個才叫大旱。主持人:持續3年、5年這種不下雨。橫河:對,按說起來的話在1年年份裡面的幾個月的旱災,在西南地區不應該造成特別大的問題,北方特別是華北平原它的旱災情況,只要是幾個月不下雨可能會嚴重一些,西南地區不應該是這麼嚴重的。主持人:是,好。李嬰您好。李嬰是在加拿大國家開發署曾經任職,對於環境城市的規劃都是有非常豐富的經驗、專家。李嬰我想請問您,您是從大陸來的,那麼您對於剛剛橫河先生所提到的,就是西南它的這種森林的型態,我們曉得剛剛影片裡面看到,西南這個部分它應該是森林資源比較好的地方,我們也看到了在中國的這些,不管是國家報告裡面都說這個森林的面積好像逐漸擴大,那麼為什麼在這種情況之下,在西南地區會造成這次缺水,旱災會這麼嚴重?李嬰:對,這是非常好的一個問題,其實在大陸的報道來看,就是說確實西南在整個中國有幾個大片的森林覆蓋比較充裕的地方,東北以前是一個,那麼西南是最主要一個中國的森林基地,但現在這些森林,影片也看到確實是破壞非常嚴重。但是報道顯示反而森林覆蓋率的面積越來越大,其實如果仔細去研究一下就可以發現,它那個森林覆蓋率,現在中國的森林覆蓋率,它把那計算的指標給降低了,就說以前的話,就是林地,我們在專業上有一個詞彙叫作「鬱閉度」。鬱閉度就是說你一個樹的樹冠,樹冠垂直投影下來占整個地的面積,占那個林地的面積。傳統的森林覆蓋率屬森林的可以定義為森林的林地,它的鬱閉度要在0.4以上,也就是說一塊地當中40%是林地。現在大陸的把森林的覆蓋率,就鬱閉度的指標降到0.2,也就是說它那個很稀疏的。一般我們森林的概念就是一叢的樹林聚集在一起嘛!它現在是很稀疏的零零星星的把它算入,它只要能夠達到0.2的目標,包括道路兩旁的那個樹林,它這一類的它也算作是森林了,其實這樣的話是一個自欺欺人的一種作法。就讓人覺得反正在報紙上的報道,或者是政績報告當中,看我們這個地區森林覆蓋率提高了,但實際上它這種數字上的降低水平,這種達到的森林覆蓋率提高,在生態上面根本沒有任何作用。那稀疏的樹林它不能夠,下面的樹枝,包括底下的那個樹根之間沒有連接,所以它沒有保持水分的功能,事實上是它整個地區的生態的調節,它自我機能的那個循環調節的能力給降低了,這是它們在中共政策上面,就是做一種,反正現在因為全球環境意識越來越強烈,它為了也是可能一種滿足自我政績,一種自我心裡安慰的作法,導致的那麼一個結果。主持人:是,剛剛李嬰女士她所講的這個森林,因為我們這方面不是專家,是不是就是說本來一棵樹它必須要能夠覆蓋率,假設說40%,0.4,然後現在變成0.2這種都算了,也就是說本來不能夠算作森林的那種樹,現在都可以變成森林了,大概是這麼個意思。橫河:大概是這麼個概念。主持人:另外我們在剛剛節目裡面,李嬰女士也提到了,這次這個造紙,是跟印尼一個很大的礦業公司,它們在這邊合作,所以造成了一些樹木上的問題,但是它們把這些樹砍掉了以後不是造其他的樹木嗎?橫河:這個在森林原來講森林的話,它的多樣性和它的原始的保持水土的能力,實際上指的是最早的時候的「原森林」,就是沒有砍過的,但後來砍了以後也有人再種上去以後是「次森林」。那麼這樣的話,實際上講的是它的多樣性,有高樹也要有矮樹,有地面地表上的一些植被,灌木叢,或者是草,所以它有多層次的,越是原始的森林,它越是層次豐富,越是多樣性。這種多樣性被破壞以後,如果你把次森林有的時候還是保持了一定的多樣性,但是你如果把它全部砍掉,然後單種某一種樹的話,就像這次引進印尼的造紙工業,那麼這種樹它長得很快,但是它是一種獨一的樹種,這種獨一的樹種它有很多很多缺點,它長得快收得也快,但是它對保持水土,或者是保持其他各種各樣的生物的、植物的這種能力就非常差,而且很可能是破壞其他的這種…。主持人:聽說這種外來的它有排他性,對當地原來的這些植物。橫河:對,實際上在雲南的時候有過很多次了,以前最早引進橡膠,後來又把橡膠砍掉,又種別的東西,就是這樣子一遍一遍的種的話,種到最後可能以後什麼都不能長了。就像這個桉樹,它長完以後,現在說是桉樹砍掉以後,然後再種別的,種了幾年以後別的什麼都不長,所以這種情況就是它破壞了它的多樣性,變成了單一性,最後連單一性都沒有了。主持人:那麼各位觀眾朋友可能你也會有這個想法,在中國大陸它們目前在大興水庫,大大小小的水庫有8萬座,那麼為什麼這次在西南大旱的時候,這些水庫派不上用場,那麼針對這些相關的問題,我們在之前也採訪了國土規劃專家王維洛博士,他在德國,我們做了一些電話採訪,我們先聽聽看他怎麼講。(影片播放)王維絡: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它建立了8萬多座水庫,那麼現在多數水庫是沒用了的東西,那麼你在看報道的時候,你會發現它說去年水庫都沒蓄上水,,所以今年水庫都乾了,它就沒有說它水庫為什麼蓄不上水。中國在建水庫的時候,它前面建水庫的時候,它都是告訴你,我是把洪水期的,雨季的水給它蓄在水庫裡面,然後等到枯水期來的時候,我拿出來用,為什麼蓄不上呢?你到每年的5月份的時候,中國防汛抗旱總指揮部,總是會給全國的水庫下一個命令,就說把你的水庫裡的水全部都給我放了,為什麼呢?它說洪水期要來了,洪水期要來的時候,如果你這頭蓄水的話,我們大壩可能都要潰掉,因為中國的大壩1/3以上的大壩是不安全,它的建築質量都有問題。該蓄水的時候它不蓄水,它不能蓄水,每年防總都下這個命令,年年下,這個時候水庫都給它放到最低水位,就是說在洪水來的時候,就在雨下的多的時候,你不能蓄水,蓄水的話有朝一日大洪水來的話,你壩潰了,那你誰負責?所以它不敢蓄水。它要等到過了汛期以後,9月份以後,它才開始蓄水,那時候沒水了。所以水庫它那個時候如果它要是好的話,那9月份以後,它今年下點雨它還能蓄點水,但它要是9月份以後不下雨的話,那麼你就蓄不上水,這是中國西南地區,它為什麼到今年的時候,它的大多數水庫都是空的,就乾了,因為它沒有機會蓄水。(播放結束)主持人:好,我們剛剛聽到王維絡博士,他對於中國大陸的8萬個水庫不能夠蓄水的問題,他給我們描述了一下。我們接著請李嬰女士跟我們再比較深入的稍微解釋一下,為什麼剛剛王博士他所提到的水庫,是不是純粹在操作性的問題上,還是說水庫的建築工程等等方面。李嬰女士是不是給我們再深入的解釋說明一下。李嬰:這個當中就是說對於中國大陸的水庫建設開發,確實有很多的問題。它的水資源管理,一般來說就是為了調節水的使用,因為在中國大陸它水資源分布是在夏季為多,然後冬季比較少,就是降雨量,從這個角度來說。所以,通過水庫是想能夠調節水資源的平衡和利用。但實際上中國的很多水庫修建的時候,它很多是單一性的,因為中國部門它管理的條條框框非常多,屬於水利部的,屬於農業部的,森林的,或者是其他的,所以有時候地方組一樣,每個(部門)各自為政,它建設水庫也是建得,為了自己單一的目的,比如說我純粹為了發電,我建一個水庫,或者說我純粹為了灌溉,作為水利設施的一部分建築了水庫。它不同目的之間,為了不同目的建水庫,建得非常的多,就比如說在中國很常見的一條小河,它可能只有幾條支流,但這條河上水量就這麼多,但每一個村莊,或者每一個部門它都想利用這個水資源,所以它在上面建了可能有幾十座水庫。那麼導致我在下游建了一個想發電的水庫;那麼上游我要灌溉,我又建了一個水庫把水截走了,最後下游又沒水了,像這種為了不同目的修建水庫的,造成利益上,和使用上面的不調和,及相互衝突,這種現象是很多的,這是一個方面。再一個方面,就像剛才王維絡先生講的,在中國大陸長期以來,它特別重視抗洪,因為洪水突發性比較強,旱災的隱避性比較強,(它)不像洪水,就是突發了一下就來了,馬上就造成災難,旱災是有點循序漸進,它是累積的,累積一段時間之後再表現出來,爆發出來的。所以很多時候,它在政策調配上面,它更注重水庫的抗洪的功能,很少去注意它抗旱的功能。就像剛才講的,這是一個非常普遍的狀態,真正是該蓄水的時候它不蓄水,因為它怕洪水來的時候,它支持不住擋不住,這個現象太普遍了。再有一個,就是中國大陸的很多水庫非常的糟糕,就是因為本身考慮目的很單一,所以很多方面它都不去考慮到,導致最後這個水庫建了以後,實際上是一個生態災難。其實上我們同行當中很多人都知道,這個小水庫,尤其是小水電那種水庫,對生態是極具破壞力的一種設施。像這樣的一種狀態累積起來的話,那在這種比較大的一個旱情出現的時候,就是累積幾個月不下雨這種狀態出現的時候,它沒法應付,就是這樣一種狀態出現。主持人:橫河先生我想請問您一下,就是像剛剛李女士她所提到的這個情況,所以在中國做這種水庫,我們講要蓋一個水庫,應該都是各個部門能夠協調好,整體的規劃這條河流上面我什麼地方應該建一個水庫,這個水庫能夠達到什麼樣的作用,那麼照李嬰剛剛所講的話,看起來是好像各自為政。橫河:各自為政的情況是一種情況,像中國這個城市裡面修路一樣,修這個路剛剛修好了,馬上就開挖了,是因為有人發現要安煤氣管,然後過兩天又要開挖,有人發現要安電線桿子了,電纜了,就是這樣,它各自為政這是一個情況。另外一個情況就是,單一水庫而言,還有一個類似的情況就是水壩而言,實際上存在這麼一個問題。我不是專家,但是一般常識就可以想到的,它說這是可以發電,又可以蓄洪。那麼要蓄洪,就得把水放掉,放掉就不能發電,所以這兩者的功能實際上是矛盾的。但是,它會把這兩個功能都放在上面,讓你覺得它真的有這麼多好處,結果真的到需要用的時候,它兩個好處都沒有,因為它把水放掉,結果來旱災了;結果水沒有了,電也發不成了。它告訴你的是幾個好處都有,但實際上是幾個好處都沒有,這個實際上是中國水庫和江河修壩的一個通病。主持人:那麼李嬰我再請問您一下,談到水壩或者是修水庫,我們曉得您對於長江三峽大壩它的一些工程方面很有研究,您是不是可以提一下,譬如我們拿三峽大壩的這個工程來做一個例子,您可不可以提到它這個裡面,哪些地方,您覺得是對於不管是生態、自然等等造成的災害。李嬰:這個題目就比較大了,三峽大壩它對環境造成的危害,其實是很顯而易見的,而且哪怕不是專家的人也比較知道。比如它那個大壩截攔以後,造成水位提高,水位提高整個淹沒很多地區,淹沒地區包括最上游的一些森林或者植被,文物就不用說了,三峽移民對人文這方面的影響也是很大的,這些都是比較多的。你提到這個問題,我想起一個在中國的這種開發過程當中有一種傾向,就是傳統經常說中國是一個水利大國,所以有時候一提到中華文明的時候,都非常驕傲的說我們的中國祖國在水利開發上面多麼有成就。但是實際上,如果你去看一下傳統的那些水利工程,像很有名的西南都江堰,就是在成都地區的成都平原的都江堰,它的很多做法是因勢利導的,它是利用大自然給的那個現有的條件,順著這個條件去打通,然後充分利用大自然給予的這些優勢,通通利用它的優勢來造福人類。但三峽大壩如果說的比較武斷一點,事實也是這樣,它是堵截的方式,那這個不單是在三峽大壩,其實在其他很多的水利設施的建設上面也是這樣的,那這樣堵截的方式,實際上就是長期的對水資源破壞的一種行為,它不是純粹的只是…,這也是發達國家的很多人有很多反思的一個問題,就是長期的工業發展,經濟,我們說是盲目開發也好,或是經濟的這種拼命發展也好,導致了這麼一個結果。主持人:好,我們剛剛談到的,橫河先生,您也曾多次提到,有關於李嬰她所提到的,疏導還有防堵的這個情況。那麼,除了這個三峽大壩它所造成的問題以外,您是不是可以談一下「南水北調」的這個事情?橫河:這個一句話就是「折騰」。在中共建政以後,所做的這些水利工程當中有很多都是屬於「折騰」這一類的。本來北方水系,它也有很多河,我記得60年代的時候,海河氾濫,後來毛澤東就說了一句話,一定要根治海河。這一根治就把海河(給)根治掉了,就沒有了。所以北方的很多河流,實際上是被根治掉了。就是要治水、治水,結果就是這裡堵,那裡堵。最後把那個水全堵完了,就沒有水了。所以現在北方很多河流都沒有了,而且它還抽地下水,所以整個華北平原現在是一個漏斗形的。就是地下水形成一個漏斗形。這就是為什麼有時候地表會塌陷。但是,它就是不知道應該去保護這個水資源,讓它「修身養息」。那怎麼辦呢?就南水北調。就是把南方幾個大水系,特別是長江流域這個水系的水,調到北方去,調到黃河流域這一帶。這就牽涉到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有沒有經過論證?因為老天爺實際上給你安排的水源,水資源就是這樣子的,所以北方種的是旱地作物,南方種的是水田作物。但是它現在想盡一切辦法,做出一個這麼巨大的工程,把兩個相差很大的,高度也相差很大的流域的水,要從南方調到北方來。與此同時,在南方拼命的破壞水資源,也就是說,如果說它能夠完成這個南水北調,把工程全部建完的時候,我相信南方已經沒有水可調了。主持人:我們接聽一下洛杉磯李先生的電話,李先生您好。李先生:元慶好!我認識一位懂得兵法也懂得天象的這麼一個老人家,在很多年以前,毛澤東剛剛去世那時候,他就說中國的水庫,有高人給共產黨出了一個絕招,就是要滅掉共產黨。這些水庫是一個陣,像古代打仗一樣,他擺一個陣,說這個陣就是要滅掉共產黨政權的。比如北京有十三陵水庫、密雲水庫、官廳水庫等等,這些水庫來一趟大水,如果一旦決堤,就會把北京整個淹沒,它比10萬匈奴大軍還要厲害。但是如果沒有水的時候,那些底下的河流也沒有水,就會把它們渴死。他研究了一下,這個陣全國都是這樣擺的。我不知道這個水利專家是不是要滅掉共產黨,就像那個「反間計」一樣,過去比如說給曹操大軍出個主意,渡江的時候要連環戰船,然後把它燒了。我不知道水利專家是不是有這麼高的計謀吧?看來共產黨到今天,恐怕用水方面就快把它滅掉了,是不是這個「水利陣圖」要開始發揮作用了。但是我們很同情受害的老百姓。我想聽聽專家們的意見,是不是可以這樣分析?主持人:好,非常謝謝洛杉磯的李先生。我們剛剛還有一位加拿大的馬先生,希望您也能再打電話進來。我們想請問一下李嬰,剛剛洛杉磯李先生他所提到的,姑且不論是不是有高人指點要滅掉共產黨。您覺得中國的水庫目前是不是的確存在這樣的問題,不管對共產黨或者老百姓都有造成危險的存在?李嬰:剛才那位聽眾朋友的說法倒是比較新奇,我也是第一次聽說。不過我覺得確實是人算不如天算,也是這樣一種狀態。剛才橫河先生提到「南水北調」,這是中共花幾十年精力修成的一個大工程,想解決北方的缺水問題。但是我一個在南水北調辦公室工作的同學,以前的大學同學,去年他跟我講說,現在整個南水北調工程其實都貫通,都修好了,從南到北,水怎麼走怎麼調,都算計好了。但是這2年整個天象倒過來,南方反而沒有水了,北方竟是暴雨連災,這樣就是人算不如天算。因為很多時候,大陸的開發模式完全不尊重自然,不尊重老天爺賦予我們人應該有的生活環境和條件,不尊重他們,所以正因為它的許多作法都是這種作法導致出現很多的環境問題,到現在大旱這種問題。這大旱問題的存在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不是今天才有的,一直是長期的。剛才最開始放的電視也提到了,幾十年來,中共開發的各種模式,問題累積下來造成的結果,我們還沒提到。前面講到的修水庫,是量的調配,那水質的問題更嚴重,中國的水資源污染的問題更嚴重。整個全球我們都知道,整個全球的水資源量97%,不到98是海水,是鹹水,沒法直接利用,但淡水資源只占全球百分之2.8%,那這個2.8%當中,很多的一大部分,77%左右,76不到77是冰川,也就是它是凍結起來的,就是不能直接利用的;那麼有22%左右是地下水,只有1%是地表水。以前盲目開發,不管是早期的50年代末60年代大躍進,還是後來的文革以後,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有一陣(子)是鄉鎮企業的發展,那時候很多地方的那種小的鄉鎮,建各種各樣的工廠什麼一類的,那時候根本不注重環境的保護問題,不注重環境的水質問題,所以它搞些小的電鍍廠或者是小造紙廠,這些排污的造成了水源的污染非常嚴重。那麼地表水本來就不到1%,就那麼一點點,然後這邊水不夠用了,它又搭井,那一開始電視也提到了全國600多個城市有400多個城市是缺水的,它因為地表水沒有了又用的都是…,基本上沒多少水,即使有水也是污染非常嚴重,沒法喝的,沒法用的,它就搞地下水,地下水現在也都是過度開採,它也不去考慮整個生態的那種問題。所以人的這種短見很多是,現在還有人在講要解決西南大旱的問題,不能再靠天吃飯,我看網上有些人講,不能再靠天吃飯,我們要想辦法,要怎麼能夠人定勝天,其實話說回來,人定勝天這個思想根源,這種思維模式導致了這種經濟開發的模式。 主持人:好,李嬰我要先打斷你一下,我們等一下回頭來談一下人定勝天這個觀念。我們先接聽下一位中國大陸的觀眾朋友,安徽的李先生電話,李先生您好。李先生:我講修水庫它的技術,中國的水壩是必要的。但是水庫怎麼修?當時那樣動工,關鍵要在維護,現在維護的錢主要用在城市的改造上面,它不是把錢用在這個上面而是用在城市改造上面。還有一個問題,我對南水北調是反對的,我反對南水北調,南水北調對中國的危害性是更大,而且不僅是安徽會乾旱。主持人:好,謝謝安徽的李先生。我們再接聽一下,紐約的趙女士。趙女士您好。趙女士:我在網上看到有文章說7年前美國專家就預言中國將會有大旱,而且會持續10年,如果這是真的話,那中國人該怎麼辦呢?主持人:好的,謝謝趙女士。那麼我們再接聽一下,加拿大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請講。王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我想請問李嬰小姐。中共這個人工造雨是否能奏效?還有就是說是否人工造雨能夠造成更大規模的旱情?還有我想發表一下,我對這一次大旱的看法。主持人:好。王先生:就是我感覺到中共根本不懂怎麼管理這個國家資源,可以說是外行領導內行,造成這次大旱;第二個就是說法輪功,他不是有一句話「天滅中共」嗎?你知道在貴州的平塘縣國家公園裡面不就寫這六個字嗎?「中國共產黨亡」,我覺得這都是可能真的會應驗,謝謝。主持人:加拿大的王先生,您可不可以再介紹一下,貴州平塘縣「中國共產黨亡」它是怎麼樣的一個情況?王先生:我在幾個月之前看到的一個消息,在貴州平塘縣它們的國家公園,它們有個門票,這門票它上面都印的「中國共產黨亡」,還有那個大石頭,那個大石頭進去看,那個是天然的大石頭,上面寫著「中國共產黨亡」,這個是在貴州,我覺得跟這次大旱多少有一點關係,謝謝。主持人:好,非常謝謝王先生給我們提供的這些資訊,我們先請李嬰給我們回應一下剛剛幾位觀眾朋友的問題。李嬰:剛才加拿大的王先生要我解答一下,就是人工造雨是不是可以解決乾旱的這麼一個途徑。其實人工造雨,如果能夠解決短期的問題的話,那也只是一時的,其實從長遠來說,因為乾旱,那種大旱的發生不是一時一世而造成的一個原因,它是長期累積的一個結果。人工造雨一樣,人工造雨是用人為的方式去干擾自然界水循環的一個過程,達到降雨現象,因為講到降雨屬於天然水循環的其中的一個程序,一個步驟。所以它想要用人為的方式去做的話,在特定條件下,特定地區有可能局部的很小範圍會解決,緩解一點旱情,但大範圍不會解決大旱的問題。而人工造雨對旱情的發生就是因為破壞了自然界本身的自我調節的能力,就是生態循環調節的能力,你再用一個外力想要促使它怎麼樣,也許短期有效果但是長期絕對是破壞性很大的一種作法。主持人:另外剛剛加拿大的王先生所提到的在貴州有這麼一塊石頭,而且它是天然的,後來裂開了,裡面就跑出來「中國共產黨亡」幾個字非常奇妙。剛剛還有一位紐約的趙女士,她問到一個,在美國,之前就有人已經預測到了大旱這麼一個現象。橫河:這個大旱,其實我沒看這篇東西,但我知道關於全球暖化它有一個理論,這個理論就是說隨著全球暖化,在比較低緯度地區水會慢慢減少,然後這個水會慢慢的向比較高緯度的地方去移,那麼就是原來水分充分的地方可能會變旱,然後原來在北方比較旱的地方可能會水多。這可能就是像剛才李嬰女士所講的南水北調公司建好以後,發現北方的水好像比南方水多了,可能跟這個理論有關係,這是一種解釋,這只是一種解釋而已。另外,我想回應一下剛才安徽的李先生所講的問題,我覺得非常重要。就是水庫它是保證城市居民用水的一個主要的穩定供應的來源,那麼已經建了,顯然沒有辦法了。以前其實中國人是不大量堵水的,從大禹治水開始,他就是疏導,後來就建水庫、建壩就到處堵水,那姑且不管它。剛才王維洛博士談到的就是,1/3的全國的水庫現在是質量不好,也就是說為什麼會質量不好?既然是供這麼多城市居民用水,而且又發電,也就是說水庫建好以後,從這個水庫本身已經回收了很多財富了,這財富為什麼不能重新投回到水庫當中去,這些錢到哪去了?那麼這些就造成一個現象,就是水庫原來的功能沒有了,錢到哪去了?你看這麼多水庫要修,按照現在目前中國的經濟實力,你想400億去搞一個世博,又是幾百億搞一個奧運,那麼這些錢如果拿去維修水庫的話,全國才6萬個水庫嘛,綽綽有餘,綽綽有餘啦!不知道能夠把這些水庫重建多少遍,至少也可以讓它在大水來的時候可以蓄水。那麼這些問題至少可以部分解決,治不了本的話也可以治標。也就是說在整個社會資源的分配上面,實際上它還是一個思維,就是面子工程、形象工程,但是真正和人民的生活、居住、飲水這種問題有關的卻是投資最少最少的。主持人:好,那麼我們再接聽一位曼哈頓的王先生電話,王先生您好,請講。王先生:大家好,主持人、嘉賓你們好。我的看法,我因為聽不到你們講話,我覺得中國的思想,中華的傳統的精神說是「天者仁也,人者仁也」,這才是真正的天人合一的傳統。天人合一就是指「仁道」,你用在商業就是仁商;你用在政治就是仁政;你用在醫學就是仁醫。我想天不想亡中國,這個是黨、政治在亡中國,它的問題是它的愚民制度在亡中國,所以這是很可怕的真理,我想它的基本問題就是它的這個智慧的係數上,它多數的人都去賺苦力的錢,去打台灣、想進入強國,而在別的方面它缺少人才,它沒有這種科學跟人力去智慧的克服自然所發生的這些問題,這是我的看法。主持人:非常謝謝王先生。我們再接聽一下加拿大馬先生的電話,馬先生您好!馬先生:專家好!是這樣的,我提醒一下,中國的水資源就是有一次被很大的破壞,可能那次破壞與現在都有關係的。就是「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全國農業時代在到處鑽井,到處抽水。這個經過了很多年,應該有10年,差不多有8年,(我)都弄過這個東西,那時候我都記得。地下水是幾千年才能集結起來的一個東西,你那一抽以後這不是下去了嗎?這肯定是有關係的。另外,中國共產黨的這種規矩不按照這個優勝劣敗,你說它行的這種遊戲規則就形成一種無道德,沒有道德這麼一個野蠻的一個…,我稱它為中華民族的一個族群叫奸商和貪官族。這個族領導中國,第一,它不但會把中國領導到一個非常糟糕的,而且對全人類會造成一種危害,像豆腐渣的水庫,什麼東西亂搞,因為它沒有道德底限,它做這些事情不是為了中華民族的,而是為了它自己的烏紗帽和錢的,所以目標不一樣的話,它根本不管後果的。主持人:非常謝謝加拿大馬先生。我們再聽一下洛杉磯的張女士,張女士您好!張女士:主持人好!中國的水庫資源灌溉農田,我知道有一個這樣的事情,政府把水庫承包給一個私人的農民,好像是村霸的,養殖魚呀什麼東西的。就是農民要用水庫的水灌溉農田的話,每家每戶要給錢。農民不給錢的話,就在自己家田地裡挖地下水,打地下水,用水庫的水灌溉農田每年要交錢的話,就在自己家農田挖地下水。你說這樣子是不是對自然的一個破壞呢?主持人:好,非常謝謝張女士。我們再接聽一下紐約的張先生,張先生您好!張先生:你好!西南發生大旱災這是一個很大的事情。據說農業都絕收,甚至於酒廠都沒有水來做酒,居民喝水現在更是岌岌可危。所以要談到根本上來講,實際上是一個天怒人怨的問題。中共執政60年來,現在簡直天怒人怨。貴州有一個「中國共產黨亡」,這個不奇怪。我也有一個發現,我發現現在中國人心裡面都印著「中國共產黨亡」,絕大多數人的心裡面印著這幾個字,這個比天然的那個石頭更震撼。所以我就想以前一個偉大的藝術家曾經說過,共產黨最好不要管藝術;共產黨最好不要管工業;共產黨最好不要管農業;共產黨最好不要管科技;共產黨最好退出歷史舞台滅亡,最好不要存在!這好像才是唯一的出路。為什麼這樣講?你看共產黨好不容易給農民一點土地,互助組、合作社、高級社、人民公社,然後就餓肚子!然後又搞出「3年自然災害」,說假話。劉少奇都講根本不是自然災害,它自己黨的人都講了。所以看西南的災害這個問題,推而廣之,我們試想一下,如果美國搞農業學大寨,工業學大慶,全國學軍隊,該什麼樣?主持人:對不起,張先生,因為時間的關係很抱歉,下次請你早點打電話來。李嬰,我想請問您一個問題,我們剛剛談到了一點,中共的人定勝天,要和天鬥。您對這個事情有什麼看法?從我們今天談了這麼多事情,回來看一下。李嬰:剛才很多觀眾朋友的評論我覺得都非常好。紐約有一位女士打來講到國防部,就是美國有一份環境報告,講到氣候突發事件,它那個題目叫做《氣候突變的情景及其對美國國家安全意義》的一篇報告。這個內容我們先不談,這個報告本身對我的一個啟發就是,像美國有一批人,包括海外有這麼一批人,他把這個環境問題提到一個憂患意識,是一個民族生死存亡、國家安全的憂患意識,是照這個程度去考慮的。其實西南大旱的發生,很多中國的老百姓,我也希望他們通過這件事情對中華民族本身存亡的憂患意識能夠反思一下。很多觀眾朋友提到了大旱的發生是天怒人怨,是中共本身殘暴的執政方式導致的一個結果,確實是這樣的。我個人從生態的環境平衡角度來說,剛才前面已經提到大旱的發生是因為長期以來,中國很多的經濟開發或者是水資源利用的各個方面的問題,它不尊重大自然賦予的財富,不尊重老天,以人定勝天這種思想做為根源,導致了這麼一個長期累積的結果。所以現在的大旱是為幾十年人的行為及中共的執政,也是一個買單的現象。現在如果要解決這種大旱問題得從根本上考量,我們要深深的反思一下,用民族憂患意識這種角度來反思一下,怎麼能夠調整我們的思維觀念,不要還在叫囂我們不能再靠天吃飯了!這個觀念得轉過來,我們人類就得靠天吃飯,就得尊重自然,就得尊重老天爺賦予的一切的資源條件和資源優勢。主持人:謝謝李嬰。我現在想請問橫河先生,剛剛就李嬰女士所提到的,還有觀眾朋友提到的,現在老百姓要跟政府交錢買水來灌溉農田,因為有些人不想交錢就自己打井等等造成的問題,還有人定勝天的問題。您可不可以在最後發表一下您的看法。橫河:這個問題比較大,不容易講。我自己就做過農田水利建設,「文革」的時候就在農村裡去開過河、修過水庫。這個修水庫、開河實際上都是農民的義務勞動,自己帶飯去的,然後政府可能有一些投資,這個政府投資也應該屬於公益事業,現在大部分的水庫都是那時候建起來的。所以在那個時候政府是很少的投資,全部靠老百姓、農民自己的力量把它建起來的水庫。現在反而承包給某些個人,被某些利益集團,把這個資源給掠奪了,農民反而要去交錢或者自己去打井。所以造成一個資源的分配不公,不公以後就有更多的人從不同的途徑去掠奪自然資源,來打水,所以導致了整個事情就越來越惡化。這個問題就像剛才李嬰說的,你不從根本上解決,這個事情是不可能解決的。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只能夠討論到此為止,非常感謝您的熱烈參與,我們下次時間再見!謝謝各位!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