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呂秀蓮談ECFA後中美臺關係

【新唐人2010年7月11日訊】新聞週刊225期

中華民國前副總統呂秀蓮,日前在出席美國中西部台灣人夏令會期間,針對兩岸簽署ECFA後的中美臺三邊關係,7月9日接受了本臺的專訪。美國伊利諾伊州可以説是呂秀蓮的第二個故鄉,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她首次赴美留學,就是在距芝加哥三個小時車程的伊州大學。此次訪芝,她還特別回到當年求學的地方,祭奠已故的好友。在談到ECFA之後的中美臺三邊關係,她表示,目前應該是ECFA時代的來臨,而不是後ECFA,因爲ECFA實施後,還有很長的路,還有很多變局,今天節目一開始我們首先一起來看一下這段專訪。

記者: 我們今天主要是請您談一下ECFA之後的中美臺三邊關係。那麽,外界普遍認爲ECFA是兩岸先經濟後政治的的一個分水嶺。7月9日我們也看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賈慶林在廣州接見國民黨名譽主席吳伯雄的時候說呢,要進一步增進雙方的政治互信,解決兩岸交往中的疑難問題。那您認爲兩岸所謂的政治互信都包括那些方面的內容呢?

中華民國前副總統呂秀蓮“賈慶林先生總算很坦誠的指出問題的重心點,也就是說ECFA雖然表面上好像是兩岸的物品、還有兩岸的人員服務業的交流,真正的就是說,透過這個,經濟上會慢慢形成台灣的經濟完全會被中國的整個的包圍起來,那當然會造成嚴重的政治問題。首先在這次簽署ECFA的過程,已經落入“一中”的圈套了。因爲台灣跟中國都是WTO世界貿易組織的會員,我們要簽的是國對國的FTA自由貿易協定,那這是由兩國的元首要簽的,而且他的版本裏面一定要有外文,至少要有中文還有英文,那我們這次很清楚ECFA法從頭到尾是兩個財團法人做代表,就是簽的東西怎麽能跟FTA來比呢?那很遺憾的馬英九總統,實在,我公開講他有愧職首,他沒有爭取到以總統對總統的身份來簽署這個協定,那不是國際條約,那是很奇怪的一個協定。”

記者:馬 總統也強調兩岸在政治層面上的議題呢時機還不成熟。那麽我想中共在ECFA之後可能會進一步在政治層面上對台灣施壓。

中華民國前副總統呂秀蓮:“當然,ECFA簽了以後,幾家歡樂幾家愁。可能他當初也是說獲利的這些廠商會很感激他,可是他沒有忘掉,絕大多數産業並沒有獲利,所以,以後會産生的反彈,對他的連任未必是有利的。所以他現在必須自己要做的是趕快與其他的國家,看能不能真的爭取到FTA 的簽訂。我相信他會踢到鐵板,因爲更困難。北京呢並沒有事先同意。原來我是建議馬總統,你在正式簽ECFA之前,你要事先取得北京當局的承諾,說我不會阻隔你台灣跟其他國家簽FTA,他沒有做到這點,沒有得到北京的承諾以前就積極的去簽訂ECFA,我相信要簽FTA 絕對沒有那麽簡單。”

記者:北京不光是說沒有承諾,北京官方也明確地表示,反對台灣與其他國家的任何官方的協議。

中華民國前副總統呂秀蓮:“我們倒很希望說馬總統真的有本事突破,但是基本上不那麽樂觀。對,你剛才也提到北京的官方也很明確的表示,絕對禁止台灣跟任何其他國家有官方的交往,所以我想馬總統會開始面臨很多的難題。那我也不認爲這個叫後ECFA時代,因爲所謂“ POST”,一定是事先已經了結了才叫。但ECFA簽訂,立法院打打架勉強要實施,那實施以後,還有很長時間,很多的變局,所以這個應該是ECFA 時代的開始,而不是結束,要面臨的難題還多得很。”

記者:是,下一步可能會面臨很多政治層面的難題。那我想在政治層面上台灣無論是在治國理念,還是在民主制度方面,都與美國有很多的共同之處,那麽您認爲這個 ECFA 時代,臺美關係應該如何發展呢?

中華民國前副總統呂秀蓮:“ 過去長期以來,台灣跟美國的關係遠遠比跟中國的關係還好多了,那麽這個ECFA時代一個很重要的意義就表示說,在馬總統的這個指揮之下,台灣會漸漸的從美國轉向中國,也就是會親中疏美,所以這個時候呢我想我們在旅居美國的同鄉能夠加緊來做美國的外交關係,讓美國的政治人物能夠充分看到台灣跟中國的關係如果更緊密的話,對美國絕對是違反國家利益的。”

記者:爲甚麽臺美關係這麽重要呢?

中華民國前副總統呂秀蓮:“因爲長期以來,台灣跟中國的關係,跟美國的關係是形成一個三角關係。那三角關係當中有任何距離上的挪動的話,必然牽扯到第三者。美國希望維持在亞洲的國家利益的話,台灣是非常重要的。過去因爲台灣能夠獨立自由、能夠充分的讓民主發揚,還有科技也不斷的發展,對亞太和平我們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另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角色,就是中美洲很多的國家他是跟台灣有長久的邦交關係,因此也可以阻止中國的共産主義在美國後院的蔓延。所以事實上台灣對美國的貢獻,也是讓美國必須要等量來看待的。”

記者:對臺軍售案可能是兩岸關係交往中比較大的一個障礙。那麽兩岸簽署ECFA之後,你認爲對臺軍售案會不會有一些變化、有一些變動?

中華民國前副總統呂秀蓮:“北京很快的會從ECFA經濟統合慢慢把議題引導到軍事的問題,他們大概會弄個策略是說,我不佈彈了,我不會再來針對台灣,所以他可能把一些老舊的飛彈會撤除掉,這樣一個煙幕之下,他要換取的是馬英九總統你不可以再增加任何的軍售。當我們沒有軍售,而中國呢不斷地增強他的武力的時候,我們的國防防衛能力就完全掏空掉了,這時侯他要對台灣一取會更加地便利。很不幸的是,好像馬政府了一直認爲中共是對他是有善意的,所以在國防上非常的脆弱。那麽對要跟美國來爭取軍售,我覺得他的努力不但不夠,而且是相當的消極,如果用撤除飛彈這樣一個表象,然後他承諾說我不再增加軍售,那時台灣的國防就完全地被掏空了,我們也希望美國相關的單位能夠看清事實的真相。”

記者:謝謝副總統!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