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溫家寶要求在華日企加薪 高層首次

【新唐人2010年9月1日訊】8月29號,溫家寶總理與出席中日經濟高層對話的日本外相岡田克也等6名內閣大臣會談時,要求日本企業的中國工廠為中國工人加薪。這是今年春天罷工潮以來,北京高層首次就外企勞資糾紛表態。外界輿論指出,溫家寶的話同時還有安撫工人不滿、維護社會穩定的意思。

在8月28號召開的中日經濟高層對話中,日本外相岡田要求中國改善外資在華商業環境。

溫家寶29號回應說,中國各地頻繁發生的日企工廠罷工潮,存在工人月薪相對低下的背景,希望日方能夠配合解決問題。

《華爾街日報》報導說:溫家寶向日本企業提出增加工人工資的警告,部分是向中國國內聽眾傳達的具有政治動機的信息,聽眾中包括數百萬普通工人,他們為中國龐大的製造業辛苦工作,但目前越來越焦躁不安。

今年以來,中國多個地區要求加薪的罷工潮一波接一波,主要集中在日資企業,包括本田和豐田汽車等。特別是深圳臺資富士康連續十幾起自殺事件,令海內外震驚。

普林斯頓大學講座教授余英時對自由亞洲電臺說:【錄音】「這個自殺事件可以說是工人的生活太苦、太單調,是只有中國艱苦奮鬥的老百姓才能忍受這樣的痛苦、而賺的錢又非常有限。所以這個罷工種種都是逼出來的。」

中華全國總工會的調查顯示,近四分之一的職工5年間沒有增加工資,四分之三的職工認為當前社會收入分配不公平。去年有14.4%的職工被拖欠工資,約60%的職工超時勞動。去年1到9月份發生勞資糾紛案約52萬件,1月份就引發群體事件1150起,涉及職工14萬人。

香港《勞工通訊》以廣東東莞為例指出,當地主要電子廠商提供的基本工資僅略高於每月770元人民幣的最低工資標準。工人一天工作11個小時、每週工作6天,並不少見。

曾經在日本居住過的紐約州立大學教授謝選駿說,港臺企業中國勞工的工資待遇,比日資企業還要差。【錄音】「做代工的這麼一種處境使得中國勞工的地位多受了一重剝削,所以中國勞工的工資就特別低。」

謝選駿教授還指出:中國的企業很多是日本企業的下端代工企業,【錄音】「所以中國雖然對美國的貿易是順差,但是對日本的貿易長期是逆差。中國從日本進口的東西大部分並不是消費品,而是生產資料。」

全球第二大電子產品代工企業偉創力國際電子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邁克‧麥克納馬拉對彭博社說,中國不斷上漲的工資使它在逐漸喪失成本優勢。

不過,全球市場研究機構普蘭基特研究公司首席執行官傑克‧普蘭基特認為:中國的製造業優勢並非只表現在勞動力成本方面,還有基礎設施、教育科研和工程方面的優勢,這是那些工資低廉的國家無可比擬的。

新興市場研究機構裡德爾研究集團總裁大衛‧裡德爾指出:中國製造業正在向勞動力仍較低廉的內陸西部地區轉移。

前中國經濟體改研究所綜合研究室主任程曉農博士說:【錄音】「中國天天在喊內需不足,主要原因就是勞工階層收入過低。轉移到內地並不意味著產業升級了,相反它只不過是落後產業和殘酷的剝削搬了家而已。從這個意義上講,這種制度環境是不利於產業升級的。」

北京政府希望通過提高工資水平,藉以推動中國經濟增長轉為消費拉動型。溫家寶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調整國民收入分配格局」,要求全面改善農民工待遇。

目前,中國的貧富差距早已遠遠超過國際警戒線。北京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夏業良認為,溫家寶要求在華日企為工人加薪,主要出發點是維護社會穩定。外企是比較容易突破的,內資的企業反倒不好弄,涉及到地方政府和部門的利益。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表示:收入分配改革已經不僅僅是一個經濟問題,還是一個重大的政治問題。敢於觸動利益集團,才可能從根本上改變不合理的收入分配整體格局。

《中國事務》主編伍凡對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說:【錄音】「世界銀行最近做個統計,中國1%的家庭,那就是太子黨、高官、富豪,1%那就是1500萬的家庭的人口,他們所掌握的中國41.4%的財富,而真正分到中國老百姓的手上的錢,少得可憐。」

中國經濟改革研究基金會國民經濟研究所副所長王小魯指出:如果不能推進財稅體制改革和政府管理體制改革,不能從制度上解決導致腐敗和灰色收入大量產生的問題,而只把注意力集中在調整工資這類問題上,就難以觸及收入分配問題的核心,解決不了實質性問題。

新唐人記者 李元翰 蕭宇 綜合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