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藍述:中共不可逾越的兩大危機(上)

【新唐人2012年4月9日訊】王立軍事件引發中共內部危機,這些危機的根源及背後的實質是甚麼?解決這些危機的出路在哪裏?下面請看本臺舊金山記者專訪中國問題專家藍述,為您所做的分析。

2月6日王立軍事件以來,有關北京中共高層內訌的消息沸沸揚揚。王立軍事件引發的中共體制危機,有人認為,這是和諧模式與重慶模式之間的路線危機,也有人認為這是中共內部誰能入主十八大的權鬥危機。那麼,你怎麼看這件事,它背後的實質是甚麼?

藍述:“這場危機它實際上,代表的就是胡溫他們上臺以後,從胡溫體制的第一天開始,就從中共體制內所繼承的所有的社會危機和政治危機的總爆發。其中,最主要的體現在兩個方面,一個是因為鎮壓‘六四民運’所帶來的危機,另外一個是因為鎮壓法輪功所帶來的危機。鎮壓“六四”所代表的實際上是一個中國社會所面臨的社會平等的危機,而鎮壓法輪功。它所代表的實際上就是中國社會不得不面臨的更深層次的道德和信仰的危機。”

記者:這種倒是一種與眾不同的說法。那你能不能解釋一下甚麼是“平等危機”呢?

藍述:“所謂的和諧模式和重慶模式它們之所以發生了互相之間的爭論,為甚麼要爭論?實際上是因為中國社會它出現了巨大的貧富差距,但是這個貧富差距實際是個表面現象。和諧模式和所謂的重慶模式,它只不過是中共的左派和右派,試圖去解決這種貧富差距的一種不同路線的鬥爭。

問題是這個貧富差距是怎麼產生的?共產主義理想本身,就是烏託邦式的“等富貴,均貧富”這種夢想。可是這個夢想在一百多年的共產主義運動之後,它已經徹底的破滅了。中共試圖在共產主義理想破滅之後,它搞這個“白貓”、“黑貓”的貓論,“摸著石頭過河”,“讓資本家入黨”,等等,所有的這些,試圖維持中國社會穩定的努力,最後它所造成的是中國社會的極度的不平等。所以說要搞清楚平等是甚麼,才能避免不平等。”

記者:那麼你說的這個平等是個甚麼概念呢?

藍述:“在西方社會的觀念裡面,在自由、平等的觀念裡面,平等在經濟權力上講,它主要講的是公共政策上的機會均等。你個人的財產,個人的財富,你怎麼樣去支配,那就是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但是,官員在制定公共政策的時候,他所用的錢不是他自己賺來的,不是私有財產,它是納稅人的錢,所以說在制定公共政策的時候,就必須給所有的納稅人一個均等的機會。這個是西方人講的平等的概念。

當然,這種平等的概念,這種經濟權力上、公共政策上的機會均等,它要建立在政治權力之上的。你只有納稅人手裡有選票才能夠監督所有的這些官員整個制定公共政策的過程。那麼你明白了西方的這個平等的概念,你反過來再看,鄧小平所謂的讓少數人先富起來,它實際上就是公共政策上的不平等。讓少數官員,和少數與官員有關係的親戚朋友他們有了更多的致富機會,優先富起來的機會,官員批一個條子,馬上他的朋友,他的親戚馬上就可以在一夜之間很快就成了巨富所以這就是公共政策上的不平等。

你再反回去看“六四”的時候你就看的很清楚了,“六四”當時提出的口號就是:反官倒、反腐敗、要民主。實際上就是要求一個公民的政治權力,而且是用公民的政治權力去保護公民在公共政策上的機會均等的這麼一個權力。可惜,“六四”所要求的這個東西,被殘酷無情地給鎮壓下去了。八九年以後的經濟發展模式就完完全全走上了一條公共政策上機會不均等的一條道路。少數人很快就富起來,而且永遠是他們這樣富。這就是中國社會目前深刻不平等的主要原因。 ”

記者:謝謝藍述先生的分析和評論。

新唐人記者易聞、韓毅舊金山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