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85】二、律師維權遭大劫 中國的法治天明何處尋?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7 月 18 日訊】被稱為中國良心的維權律師,卻在七月,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劫難,中共當局有預謀的,跨省市連夜抓捕維權律師或人權捍衛者,短短一個禮拜,就有超過兩百人受牽連,20多人至今仍下落不明,遭到秘密拘押。中共打壓維權律師,不僅飽受國際社會譴責,更讓人疑惑,如果中國,連在體制內替人民爭取權益的維權律師都容不下,所謂「依法治國」的明天,到底在哪裡?

她,是中國最勇敢女律師,王宇。總是大步向前替民眾維權,然而,這個身影,已經人間蒸發超過一周…

「有人撬門的聲音,我從貓眼往外看,漆黑一團,什麼也看不到。」

7月9號凌晨,二、三十名警察夜半包圍民宅,撬開大門,斷網、斷電,硬生生擄走王宇,甚至連她一家三口,都遭當局關押控制。

百位律師、兩百公民迅速串聯聲援王宇,風暴正山雨欲來,7月10日,中共展開前所未有的瘋狂大抓捕,跨25省市牽連230人,數字每天都在攀升,王宇所在鋒銳律師事務所被查抄,20多人至今下落不明。

中央警察大學公共安全系副教授 董立文:「中共當局過去幾年來,對中國大陸維權律師的打壓,它其實沒有中斷過,但是這次是非常大規模的,而且是有預謀的,因為它是跨及好幾個省份,同時抓人,所以這個時候你就會看到,這是中共中央,它們已經布置很久的一個行動。」

僅僅兩天,中共官媒迅速抹黑定調,律師「勾連」訪民「維權式滋事」,一時之間,風聲鶴唳,奈何循體制爭取權利的維權律師,竟成了中共新一波,打壓目標。

中央警察大學公共安全系副教授 董立文:「這些律師,不就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律,在那邊從事,討他們司法的這種辯護行為嗎?它是體制內,它完全合法的,它們講不出來這些維權律師為什麼要這麼做,目的是什麼?根本不是為了錢,那你前面這個(指控)就莫名其妙。」

沒有人知道下一個被請去喝茶的,會輪到誰,律師們預寫家書,託付後事,同時也打定主意,死磕到底。

中國維權律師 文東海:「我們磕的是法律,律師通過死磕的方式就是希望把字面上的一些法律條文落到實處,我以前的發言都是符合法律規定的,我會繼續發表相關的評論,如果有家屬找到我作他們的律師,我也會一如既往的作為他們的辯護人出現。」

台北律師公會人權委員會主委 王龍寬:「我們從來沒有看過一個國家,它長這麼大個,但卻這麼害怕,它自己的法律,這麼害怕它自己的人民,那必須要動用這樣的手段,來去脅迫這些依照他們自己的法律,來保護他們自己人民的這些律師。」

包括台灣在內,美國國務院,美國國會、加拿大,歐洲等自由社會、齊聲譴責,香港更是走上街頭要求放人,中共卻無意停止踐踏法制的瘋狂行徑。

北京市朝陽區派出所:「(可以會見嗎?)見不了,你要是想見她的話,就具體關在哪了,直接上門看守所找去。你要是查的話,先讓直系親屬來查,我現在答覆不了你,好嗎?」

綁架王宇的轄區派出所,一問三不知,而官方律師主管單位及律師協會,也沒能維護律師執業權利。

北京市司法局:「你海外打過來的?司法局部門很多,二十多個部門,我不是管律師的。」

北京市律師協會:「(會提供什麼樣的協助?)這樣,我給你電話,你打過去問一下。找會員事務部,不在我這,找會員事務部。」

人權捍衛者被迫荒謬地犧牲人權,僅僅因為它們觸探到,中共最極力掩蓋的黑暗作為,維權律師代理訪民、信仰、異議人士案件,其中不乏為法輪功無罪辯護,這波被抓補的王宇、王全章,都曾因代理法輪功案件,被逐出法庭,甚至暴力痛毆。

中國維權律師 王全璋:「法警得到(審判長)指令,把我驅逐出法庭。七八位警察用手掐我,在往外拖拽的過程中,他們就趁機用拳頭,劈哩啪啦地攻擊我的頭,不光是這些法警在打,還有一個法院幹部,庭審指揮者也打了我。」

中國維權律師 王宇:「有的時候,就是我看那個卷宗,沒有任何從法律上能說的過去的證據,能夠證明我的那些當事人他真正的犯罪了,真正的對社會造成了一些危害,就是因為這麼一個信仰。」

被譽為高智晟第二,王宇6月曾公開聲援,中國民眾控告前中共黨魁江澤民,並認為律師介入,影響更大,兩個月來累積逾六萬民眾訴江,依照立案登記制規定,兩高應當依法受理。

中央警察大學公共安全系副教授 董立文:「因為法院受理了這個案件,法院受理,那中共當局就會很擔心說,是不是這些維權律師,因為這些維權律師過去本來就有紀錄,是聲援法輪功的,那麼可 想而知,這些維權律師會大規模的去聲援這個案件,所以我相信這其中,因果關係,是非常明顯,非常直接的。」

16年前中共滅絕性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不料催生出法輪功的全球反迫害,而今天,中共試圖撲滅死磕派律師,前仆後繼挑戰司法機關違法犯罪的火苗,反倒讓懷孕女律師王勝生,在經歷建三江案被戴黑頭套後,仍「堅持不做奴隸」。

中國維權律師 王勝生:「我肯定會繼續關注,也會發聲。在一種一片恐懼的時候,我想,需要一個其它聲音的傳遞、一種無畏的傳遞!然後真是找到我們了,我們也無懼無畏。這個風波過去了,我們有不會受到太多的傷害,反而更清醒更理智。也讓那些恐嚇的目地實現不了。」

中央警察大學公共安全系副教授 董立文:「其實中共當局現在是一個驚弓之鳥。中國大陸今天有23萬律師了,10年前它們只有1萬多律師,所以說,我相信,中共靠打壓,這種律師的手段,乃至於,他其實是在破壞自己的法律,他用這種手段其實到最後,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認為高壓勢必引起反彈,當越來越多人超越恐懼,投身第一線以法律實踐公義,秉持良知前行,電影《辯護人》最後,律師一一挺身而起,或許哪天,真能在中原大地上,此起彼落響應。

採訪撰稿:張芝瑄
攝影後製:曾奕豪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