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報風波持續發酵 釋永信危矣? 熱點互動(1344)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8 月 17 日訊】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近日少林寺方丈釋永信被舉報風波持續發酵,舉報人「釋正義」密集爆料稱,釋永信男女關係混亂、侵占寺院財產、被開除僧級等,而且還出示了多份書面材料,甚至包括公安局的筆錄;而深陷漩渦的釋永信也未能如期前往泰國。

屢次被爆料出醜聞的釋永信這次是否真的危險了?寺廟本該為佛門清淨之地,為何如此不淨?今天我們請二位資深評論員,就這些熱點問題評論和解讀,一位是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另外一位在Skype上的政論家曹長青先生,你們好!

橫河、曹長青:主持人好。

主持人:謝謝二位。我們還是按照慣例,在節目的開始先看一段有關事件的新聞短片。

近年來,有關釋永信嫖娼被抓、臥室攝像頭、北大情人、海外私生子、幾十億存款等醜聞,屢屢見諸國內外媒體。7月25日,署名「釋正義」的舉報人再舉報釋永信侵占少林寺財產、玩弄女性生下私生子等,引起輿論關注。舉報者提供了多份書面聲明,甚至大膽喊話:「釋永信,你敢做親子鑑定嗎?」、「釋永信夫婦,敢不敢出來曬一下帳本?」

舉報人釋正義:確實我看不下去了,他做的事,違背了佛教的一些東西。主要我想拯救少林寺,少林寺不能毀在他的手裡。作為我們信徒,不願意看到的。因為少林寺確實名聲這幾年被他折騰的確實不好。現在少林寺不是以前的我心目中的少林寺,現在被整到烏煙瘴氣,表面一套背後一套。

釋永信從1999年升為少林寺方丈後,以出家人的頭銜,率領少林寺走上商業化之路。他一手促成少林寺諸多「形象工程」,如帶領少林寺武僧團巡迴表演、參與電影電視劇拍攝等。 

8月3日,大陸《每日經濟新聞》再披露,少林無形資產公司註冊資料顯示,釋永信持有公司80%股權,少林寺僅持有10%股權。

實名舉報者釋正義:我們舉報材料上也寫得很清楚,現在就是權、錢、色他都有、他都占了,現在少林寺已經變成商業化了,已經不是那種佛門清靜地帶,沒有錢你是辦不成事的,無論你幹什麼,很黑暗的。

釋永信被外界公認是中共一手栽培的「少林CEO」、「政治和尚」、「經濟和尚」,還擁有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曾擔任過第九、十、十一屆中國全國人大代表。

釋永信的投資還涉及海外,今年2月,澳洲媒體報導,釋永信親自向澳洲新州南岸肖爾黑文市長支付約2,040.5萬人民幣的支票,重啟時隔9年的少林村房產開發項目。

主持人:觀眾朋友,今天是熱線直播節目。我想這件事情大家都有很多看法,歡迎您打電話來發表您的觀點或向嘉賓提問。我先請問橫河先生,今天《紐約時報》有篇文章,標題是「權、錢、色,少林CEO面前的三大魔障。」

從7月底到8月初釋正義密集爆料,到底他爆料中有什麼特別的東西,引起這麼大的關注?釋永信又是何等人?能不能請您稍微介紹。

橫河:剛才電視都已經講了,爆料人「釋正義」這次爆料的情況跟以往有很大的區別,就是他的消息非常的準確、非常具體。比如說他有二個戶籍,戶籍在什麼地方,在少林寺和在老家分別有社會號。然後他的子女在什麼地方?他的情人又在什麼地方?

主持人:信息非常確鑿。

橫河:信息一定從內部出來,這個信息不像是外面人打聽到的,因為你要把人家戶籍查得這麼清楚。而且每一件事情都是有時間、地點、名字全都有,而且他自稱原來是在少林寺裡面的。如果從這個問題來看,他的爆料很像是內部爆料,比外面猜測的衝擊力要大得多。

釋永信他因為是少林寺的方丈,他這麼多年搞經濟發展本來就引起很大的爭議,當然爭議很多的,最主要認為寺院應該是佛教清淨之處,不應該變成一個商業化的地方,他把少林寺完全變成了一個企業集團,是在他一手經營下完成的。

本來人們對這一點就爭議非常大,再加上現在對他私生活這樣大規模的爆料,那當然變成了很熱門的熱點。我想還有一個因素,很可能是以前總有人在往下壓,這一次官方好像沒有很明顯的在壓這件事情,所以大家就可以隨便討論了。

主持人:一下就給鋪開了!我想問一下曹長青先生,首先先問您一個問題,就是說像這樣一個少林寺的方丈,爆出如此多醜聞這麼一個事情,您聽到驚訝嗎?

曹長青:當然嚴格說是不驚訝的,因為中國這個國家現在在中共統治下是無奇不有了,各種各樣的道德敗壞的事情都在中國發生,有人說中國現在道德淪喪已經到了歷史最低點,其實還沒到最低,還在向下滑,所以這件事情不令人吃驚。

當然,從美國法律來說,無罪推定、程序爭議;現在是網絡爆料,還沒經過司法審理和結論,所以我們不能給他定罪。但是,我們看這個和尚起碼有兩點令人質疑,第一,這個少林寺下面成立5個公司,有什麼文化傳播公司,還有什麼藥物局公司,你少林寺怎麼賣藥呢?另外你還食品公司,你怎麼可以賣饅頭、賣包子、賣食品呢?你怎麼有這個資格呢?他成立5個公司。

這使人感覺到,少林寺一個佛教地方變成一個商業的地方了,而且各地成立少林寺,變成像美國麥當勞快餐店那樣,誰要辦就可以變成連鎖店。如果釋永信你有商業能力,你自己辦釋永信有限公司啊!你自己辦公司啊!你不能利用佛教呀!這一條令人質疑。

另外一個,一般在中國宗教都是官商勾結,宗教和政治人物勾結的,這個佛教。釋永信,剛才報導也看到了,他有多少個職務?他是全國青年委員、共產黨4屆的人大代表,而且是中國佛教界最高機構「全國佛教協會」的副會長,賦與他很大的官呀!原來會長叫趙朴初,趙朴初是中國政府、中共政權在管理宗教、鎮壓宗教自由方面的一個重要打手。趙朴初當了多少年?1980年到2000年,2000年去世,當了20年,一直做到死。

而之前,中共佛教協會1953年到1980年,趙朴初是主要秘書長。看媒體報導,這個釋永信主要是靠勾結、投靠趙朴初得到權力的。而趙朴初大家了解中國內情都知道了,是中國原來領導人江澤民的主要的嫡系呀,他去世的時候,江澤民參加追悼會高度評價。

所以這個和尚跟官方不僅是勾結,本身就是官員,他還是河南省佛教協會的會長。所以這兩條,他跟政治勾結、跟商業連在一起,其實是打著宗教少林寺的幌子,在進行政治和經濟的斂錢、升官而已。

主持人:是,說到釋永信,我看了一下他的資料,1984年的時候進入少林寺,1987年就當主持了,那個時候是非常年輕的一個人,他怎麼能夠3年之間就飛黃騰達,做了一個寺廟的主持?

橫河:我想這是有背景的,如果我們比較一下趙朴初本人的經歷你就可以知道,他最先是當了中共的官員,然後把他派到佛教裡面去,所以他是在進入佛教協會以前就是中共黨員了,只是說他一直沒有公開他的黨員身分,最後是把他列在中共自己人裡面了。

這樣的話,你可以從釋永信的經歷來看,當初寺院的方丈住持是反對他的,把他趕出山門了,他居然就把人家給踢出去了,他自己去當住持,所以他一定是上面來的。要知道中國有一條規定,是內部的規定,所有的重點寺院,方丈住持是由政府任命的,不是由佛教協會。佛教協會可以去補任命一下,也去簽個字,任命一下,但是政府有時候不高興,就連佛教協會都不通知了。這是佛教協會自己抱怨出來的。

主持人:就是說,這主持方丈不是寺院的僧人自己推舉的。

橫河:不是,不是。重點寺院都是政府官員,等於是任命的,就是政府官員。

主持人:把他派過去。

橫河:對,派過去的。所以這3年,他之所以能夠把真正的少林寺的和尚趕出去,他自己去當的話,我相信他有很深厚的政治背景。

主持人:就是說,宗教寺院是在政府直接管理之下。那我們看到其實這一次跟歷來有所不同,這一次發酵的時間很長,基本上有大陸媒體說,有一位在少林有限公司的總經理開始說釋永信已經被接受調查了,但隨後他又否認這個說法;可是第二天大陸另外的媒體又說警方給釋永信做了筆錄。曹長青先生,在你看來釋永信現在到底有沒有在接受調查?

曹長青:當然可能有的,有個很重要的跡象,泰國召開一個佛教會議,按照原定計畫是釋永信應該去參加的,到現在沒看到他起身出現在泰國,他的助手說他現在晚來,為什麼不來呢?按照常識來說,在這種情況下出現問題了,媒體上尤其網絡媒體議論紛紛,他應該出現在泰國呀,證明是共產黨允許他有護照、允許他出國呀!那現在不出來了。

按照一般常識邏輯,他本人多麼願意出現在泰國,耀武揚威呀,證明政府支持我,我沒有問題。現在他不能出來,只能是有關方面不能讓他出來,或者讓他低調,避免一下風頭。這種情況說明很可能受調查。

因為現在他所在的河南省的那個縣已經說了,宗教部門已經說在調查了。當然這個調查很可能是假的,因為以他的身分、地位,剛才橫河先生說他是中國全國佛教協會副會長、河南省的佛教會會長。這兩個官都遠遠大於他所在縣市的什麼宗教管理科、管理局了,所以怎麼敢調查他呢?

如果中央派出調查組調查還有可能,現在派地方來調查,第一,官位都沒他高怎麼調查?第二,他有大量的金錢,完全可以收買。所以到現在我們看到調查機構只說了一句話,說舉報人釋正義,沒有這個人。當然是個筆名嘛「正義」!「釋」是佛教的號嘛!

但是這個人存在的啊,《南方都市報》已經聯絡到這個人了,這個人是存在的,剛才放的錄音也有了這個人,所以只能說這個名字的人不存在,不等於這個人不存在。所以我們看調查結果,只提出這麼一句話,就說明釋永信是有問題的。

主持人:我知道剛才線上有一位觀眾,現在掉線了,歡迎您隨時打回來。有的時候在嘉賓講完他們的主要觀點之後,我們就會接觀眾電話。

橫河,剛才我們談到,他接受調查有沒有可能性,但不管他有沒有正在接受調查,這一次和以往似乎不同,因為其實從2011年開始就有人爆料釋永信包養呀、這、那,但每次他都平安落地,但這一次似乎事情鬧得很大,而且一直都是在發酵中,您認為為什麼這一次會不同?

橫河:我想有兩個因素,一個是人事方面的因素,一個是政策方面的因素。你看他的發家史,他從1980年代開始,整個1990年代,然後到2000年,這一段時間有二十多年的歷史,一直在發家,你可以看到他整個發家的過程,跟最主要的時間點,特別是商業化搞得烏煙瘴氣的,是跟江澤民統治是連在一起的。

當初肯定有人在保他,在壓著,有什麼事情都壓著。但現在有一個問題,原來保他的系統的人,因為那時候掌權的主要的人現在都倒楣了,有的就下去了,如果還在位的話,恐怕不敢輕易的出來,因為他們也在看風向,自己還在想辦法保自己,所以不敢一下子就出來,就把這個事情掩蓋住。

主持人:就是說保他的能力不如過去了。

橫河:對,可能自己先看一看再說,因為現在大家都在看風向,所以這一點在人事上原來支持他的後臺,現在可能沒有了,這是一個。再一個是政策上,我們可以看到最近政策上有很大的調整、很大的變化,我們不管它朝什麼方向變化,它確實和當時不一樣了。

所以我原來提出「去江澤民化」,包括他的「三個代表」這些東西都要否認,這樣的話就對原來的宗教政策……我們可以看到現在不是成立了一個統戰領導小組嗎?宗教歸統戰部管,統戰政策在宗教方面可能跟原來有很大變化,在這一點上,我們還得看,不知道是它朝哪個方向發展。像現在浙江不是打得很厲害嗎?也就是說它的政策在調整當中。

從這兩條來看的話,對於釋永信來說肯定是不利的。因為國家宗教局有一句話,國家宗教局就釋永信問題要求河南省宗教局介入調查。這是新華社公布的消息。剛才曹長青先生談到,它實際上是從國家宗教局下來的,從級別上來說應該是可以壓倒他的。

主持人:曹長青先生,剛才橫河先生這一番分析,網上也有人在說,舉報人「釋正義」其實也挺神祕,拿到公安局筆錄重磅材料,有分析認為,「釋正義」與釋永背後都有支持勢力在較量。我不知道在這一點您怎麼看?

曹長青:當然一般人從常規、常識來判斷的話,這個「釋正義」背後有一批力量,也就是說,中國無論是宗教局還是其它的寺廟,還是其他的普通人,很多人都看不慣少林寺釋永信的做法,投靠官方當高官,又斂錢,又出現女人的問題,當然會有些人有正義感,給「釋正義」提供資料,他現在掌握的資料非常詳細。

我覺得這件事情釋永信是很難逃過去的,除非中共高官保他。因為舉報人提供很詳細的數據,有幾項是很難迴避的。第一,他的身分證,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現存的法律,一個人擁有兩張身分證是違法的,一人不能有兩證。而且拿出身分證號碼了。全中國13億人,每個人的身分證號碼都不同,為什麼中共當局控制網絡要求實名制?就要求你用身分證;你不可能有別的身分證,一張身分證只有一個人。

舉報人現在可以拿出號碼來,有兩張身分證,而且不僅他個人有兩張,他的尼姑情人也有兩張身分證,兩個號碼都拿出來了,他怎麼解釋?公安機關在網上5分鐘就可以查到這兩張身分證是不是同一個人?照片是不是相同?完全可以查到。

第二,說他幾個女人,包括有孩子。今天在中國是很容易做親子鑑定的,現在很多網民呼籲做親子鑑定是有道理的,以中國醫學的發達,做親子鑑定的正確率跟西方、跟美國不相上下、差不多,達到多少?準確率達到99.999999%,99%後面有6個9,幾乎就是100%。

今天如果釋永信有一點點道德感,想真正捍衛少林寺和自己本人清白,就做親子鑑定,那孩子與尼姑一齊做,做出來以後國家組織鑑定、駁斥,那不一下完了嘛!他不敢做,為什麼?有可能是真實的。

「釋永信現象」不是偶然的,這不僅是本人道德敗壞,今天中國很多的寺廟都是這樣的,現在中國的寺廟有多少?3000座寺廟。中國大學本科以上才841所,中國的寺廟比中國本科大學數量都多呀!寺廟的僧人越來越多,很多都是打著宗教的幌子斂錢,在中國是個嚴重的現象。

主持人:是。說到這個我想起,其實少林寺這個地方還是比較特殊的,橫河,我不知道您記不記得1980年代有部電影《少林寺十三棍生》?可以說紅遍大江南北,看那部電影可以感覺到當年13棍生救秦王(唐太宗李世民)的氣概,但今天的少林寺,就像剛才新聞中「釋正義」所說的是烏煙瘴氣。是什麼造成這樣的變化?您的看法?

橫河:簡單說,其實是中共從一開始就消滅宗教。你看廖亦武寫的《中國底層訪談錄》裡面就談到,103歲的老和尚燈寬說,從1950年到1978年為止,28年的時間內,中國沒有一間寺廟裡面有真和尚。就是,沒有真和尚在寺院裡頭,都被趕出去了!

主持人:真正修行人都被趕出去了?

橫河:都被趕出去了,所以就空掉這一大段。你說任何一個國家、一個宗教當中空掉28年,從1978年開始,恢復一段時間以後,慢慢就越來越走向商業化,商業化實際上把人心搞壞了。前28年是把器物、廟砸了,把菩薩、佛像砸了;後面的這幾十年是把心搞壞了。不是某個人自己變壞,是中共藉著一套系統確保沒有人能夠變好,一定要變壞,好一點的和尚,它就想辦法把他趕出去。

說到宗教局,燈寬和尚的故事裡頭就講到,他說,宗教局管寺廟,宗教局要開發,就問寺廟要錢。他說,連統戰部的車都是和尚的錢買的。如果和尚不能交出這麼多錢怎麼辦?宗教局局長曾經到他們廟裡,限他幾天之內交10萬塊錢出來;修路錢。

主持人:要和尚來出?!

橫河:實際上政府已經撥了200萬,他們把200萬用完了,路修不成,就叫和尚出錢來修路。如果不給錢怎麼辦?把和尚開除出寺院去。所以,如果想當一個好和尚,光是修行,不去做生意、不去坑蒙拐騙,它把你開除出去,你連和尚都當不成,連廟都待不成。再不行怎麼辦?把你廟關掉,把你廟賣掉。怎麼賣呢?就承包給私人公司;這是一個縣裡面,承包給私人去,然後私人就把它變成一個經營場所。

所以全國的寺廟變成經營場所,實際上是宗教局幹的。宗教局為什麼要這樣幹呢?宗教局是統戰系統下面具體管宗教的部門,實際上就是想盡一切辦法把宗教給毀了。

主持人:曹長青先生,剛才橫河先生談的這一點,您有什麼要補充的?因為網上現在確實有很多網友說,現在中國大多數寺廟都是宰人的地方,其實是讓你去花錢,都是旅遊景點,而不是真正以前的清淨之地了。

曹長青:當然一般來說,看表面現象都是和尚的問題、是寺廟的問題。剛才橫河先生說,現在有的和尚都是假的、都是騙人的。我覺得根本的問題是中國的政治制度問題。剛才橫河先生講得很好,現在中國有宗教局的存在。哪有國家來管理宗教的?美國建國二百多年,有過宗教局嗎?政府怎麼可以管宗教呢?!

中國的宗教局不僅管理宗教,現在是一個敲詐、勒索的機構。有一位記者採訪釋永信,他也說:「那我們也有難處呀!我們不發展經濟的話誰養活我們呢?而且寺廟也不是我們個人的,不允許個人、不允許方丈、和尚們擁有寺廟;是國家的,國家要怎麼辦怎麼辦,它就來勒索、跟你要錢哪!」

所以中國宗教管理局不僅扼殺真正宗教自由,而且是個斂錢的機構,讓你各級來進貢。各級怎麼辦?我們就開展各種商業,在商業過程中我們自己發財,同時上貢賄賂宗教局。

整個中國的宗教制度、政府管理宗教,導致中國沒有真正的宗教、沒有真正的和尚、沒有真正基督教教堂了,全都是為政府服務,被鎮壓了,包括中國基督教,地下教會才能真正信教,官方教堂的牧師可能是共產黨員,教堂堂主可能是黨支部書記,變成了這個局面!

今天出現釋永信,如果最後經過法律調查證實的話,不僅是他個人道德敗壞的問題,而是整個國家制度的問題。這個制度只能產生千千萬萬的釋永信,導致最後中國人受害,在所謂的信仰過程中被它毒害,變成什麼?沒有淨地了!沒有精神了!全變成這商業大潮烏煙瘴氣的一部分。

主持人:現在有一位朋友在線上,夏威夷的王女士,王女士您好!

夏威夷王女士:大家好!我說釋永信這件事,有兩點:現在是末法時期,群魔亂世來了,所以出現這種情況;再一個,出現在中國,中國共產黨邪魔領導的國家,它就是專程這樣的人去混亂宗教,把宗教混亂到人不知哪裡有淨土。

主持人:謝謝王女士!橫河先生,您對剛才觀眾的電話有什麼回應?

橫河:這是雙方面的。一方面,任何人群到現在這個時候,當中確實有一部分人自己變壞了。在正常社會裡是個體現象,但是在中國它是把好的要淘汰掉。

主持人:系統的。

橫河:系統地把好的淘汰掉。這樣的話,制度就和人的惡結合在一起了,只有像釋永信這樣的人,才可能在中共制度下如魚得水,中共的制度又推波助瀾。剛才曹長青先生講到,說不定那個人是黨員。

我想起來一件事情,中國天主教協會的傅鐵山,原來是會長。在迫害法輪功剛剛開始的時候,傅鐵山說過一句話,他說:我們和法輪功的鬥爭不是信仰問題,是嚴肅的政治鬥爭。他說這個話,他忘記了他應該是以天主教的身分出面,但是他內心裡想到他是共產黨員的身分了:「我們和法輪功的鬥爭是嚴肅的政治鬥爭。」可想而知,中國官方宗教團體的宗教領袖就是這樣子的!

主持人:曹長青先生,現在很多人很感慨,寺廟本來應該是佛門淨土,現在是如此的不淨。像釋永信,如您剛剛說的,可能還不是個別現象,您認為他折射出中國社會什麼樣的現實狀況呢?

曹長青:中國社會在共產黨統治下全面道德淪喪,這已經是很顯然的了,不僅是宗教界,解放軍也辦商業,學校、學生也辦商業,到處都是物慾橫流。這種情況下非法的行為非常多,整個是道德淪喪,根本沒有人提倡宗教了,尤其是佛教。我們看看基督教還有地下教會,什麼時候看過中國佛教有地下教會?沒有,全是官方的。

而且中國的和尚騙子不是今天的,包括中國一位重要的思想家領袖胡適,1930年代就研究過佛教,寫過非常重要的一些論文,他的一項結論:中國的和尚99%都是騙子。那是胡適時代呀!今天胡適要是活著,會說「100%了」。

釋永信這個現象更加的嚴重了,今天既有宗教本身、佛教的問題,另外還有更重要的是中國社會制度的問題。現在西方的宗教怎麼沒有這麼腐敗?也有個別腐敗,沒有這麼大面積、這麼囂張的腐敗。

你看釋永信被揭露出來兩個身分證、那麼多女人、那麼多孩子,過去多少時間了中共怎麼都不調查啊?這是國家的問題、是制度的問題、是中國共產制度和文化的問題,才造成今天中國全面道德淪喪,到處都是烏煙瘴氣的問題。

主持人:謝謝曹長青先生。最後一個問題,橫河先生,剛才曹長青先生也講,有人採訪釋永信的時候,就質疑過他這些商業活動。他的說法是,作為方丈,我要負責寺院眾生的生活,還要發展寺廟。您怎麼看這種說法呢?

橫河:佛教在傳統上,寺院的僧人應該是信眾供養的,供養你只要能吃飽飯就可以了,沒有什麼要達到先進生活水平、要發展這一說。寺廟也沒有「發展」這一說,如果要重建寺廟或者增加寺廟,都是信眾供養的,沒有說是經濟開發來的。

所謂「發展宗教」,沒有這個說法,哪個宗教有「發展」這一說的?那是人心,心傳心、人傳人傳出來的,那是信仰的問題。現在他思路完完全全是經營公司的思路,所以講出來的話也是公司經營。

以前的寺廟還有山林,供養、香火錢和山林就夠了,但是山林現在被政府收走了;供養的錢又到不了他們手裡,所以他們去經營。這只是一個藉口,實際上反映的是制度問題。

主持人:非常感謝橫河先生、曹長青先生,今天的節目時間到了,下次如果觀眾朋友有一些想法,歡迎您早一點給我們來電話,或者稍微等一下,等嘉賓發表完觀點我們就會接您的電話。謝謝您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