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子瑜李波遭遇 延燒台灣大選 熱點互動(141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1 月 18 日訊】周子瑜李波遭遇 延燒台灣大選:香港銅鑼灣書店的股東及店員的連環失踪案被懷疑是中國大陸公安越境執法,從而在香港引發軒然大波。無獨有偶,台灣藝人周子瑜因舉中華民國國旗而被禁止出席中國大陸的一切演藝活動,並被逼道歉,此事引起台灣的輿論風暴。兩起事件對正在進行的台灣大選產生怎樣的影響?


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歡迎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香港銅鑼灣書店的股東及店員連環失蹤案件被懷疑是大陸公安越境執法,從而在香港引發了軒然大波,在過去的週日有超過六千多港人集會和遊行,抗議中共的政治綁架。

那麼無獨有偶,在台灣也發生了一起類似的事件,台灣的藝人周子瑜因舉中華民國的國旗而被禁止出席中國大陸的一切演藝活動,並被逼道歉。這件事情也引發了台灣的輿論風暴。

這兩起事件加在一起,究竟怎樣考問香港的「一國兩制」的制度?那麼又會對正在進行的台灣大選產生怎樣的影響?圍繞相關話題,今天我們將和觀眾朋友展開討論。那麼在開始之前,首先請大家觀看一個新聞短片。

口號:抗議政治綁架、「一國兩制」、不容被失蹤、不容跨境執法。

支聯會等超過40個團體在政府總部舉行遊行,關注銅鑼灣書店李波等5人失蹤事件,要求大陸當局交代,並確保港人人身安全。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批評近日李波給家人的短片及信件,更加顯示李波「被失蹤、被安全、被控制」。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我感覺更加是欲蓋彌彰,令我們更加覺得需要繼續爭取李波,以及其餘4位銅鑼灣書店人士,一個儘快、完全的自由,更要為香港人的『一國兩制』捍衛發聲。」

隊伍在二時半後出發。多位重量級政界人士參加遊行。

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認為,今次事件對「一國兩制」的衝擊,嚴重程度遠超過2003年的「23條立法」。

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因為涉及到整個《基本法》一國兩制那個精神,其中最主要的一部分就是我們有我們獨立的法治,有我們獨立的司法制度,現在你見到原來國內的公安人員能夠在香港執法。」

遊行隊伍下午四時後陸續抵達終點中聯辦,除了繫黃絲帶,有示威者焚燒邪黨旗。

主持人:觀眾朋友,您現在正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的熱線直播節目,今天我們探討的話題是「周子瑜和李波的遭遇,究竟如何影響台灣大選?」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參與討論。今天我們請到兩位嘉賓,一位是時政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另外一位是時事評論員藍述先生,藍述先生通過Skype加入我們今天的節目。

圍繞香港的話題,在香港引起了軒然大波,首先還是接通香港的記者梁珍來談一談這件事情。梁珍妳好,我們知道這件事情在香港影響非常大,香港對李波這個事件究竟有怎樣的反應?能否給大家做個介紹?

梁珍:這個事件從去年10月至今就已經有銅鑼灣書店5名股東和員工被綁架,包括其中一個負責人桂民海在泰國懷疑是被綁架,但真正引起香港人關注的還是李波事件,因為他在去年12月30日在香港,懷疑他被大陸公安跨境來香港抓人,至今十多天,連日來都成為我們香港乃至國際社會關注的焦點。

因為香港人最擔憂的就是說,大陸公安可以跨境來香港抓人,還有就是衝擊「一國兩制」的這些問題。我們看到這次泛民主派他們已經發起遊行,有超過6千人參加,這個數目也是相當的可觀。而建制派在這件事情上也都是比較口徑一致,都是說認為失蹤案件是令人憂慮,也希望中央和特首梁振英要出來代表香港人來調查這個事件。

但這件事情至今為什麼大家對此事件那麼關注?為什麼當初桂民海4人失蹤沒有這麼大關注?因為李波這次失蹤,他是先通過錄影還有信件報平安,但大家認為他那個平安可能是「被報平安」,因為他人走了,但是他的回鄉證在香港,也就是說他怎麼能夠到大陸去?所以無論他是表示自己是有意去,還是因為什麼事情去,但是他被大陸公安這樣帶進去,就是通過一種特別途徑進去,這個就讓香港人非常擔心了。

因為香港他們過去《基本法》第九十五條規定,香港和大陸司法必須通過協商解決,也就是說香港公安不能到大陸去執法,大陸公安也不能來香港執法,那這件事情已經把這個門打破了,所以他們覺得我們的安全受到影響,今天是李波,那下次「被消失」的可能就是我們了,每個香港人都有可能受到影響,這個影響就很大了。

主持人:可以說這件事情持續發酵。梁珍,我還想請教一下,就是這件事情隨著這樣不斷地延伸,究竟引發了什麼樣的一個後效應?因為我們看到關於對移民的查詢也有所增加,您有什麼樣的觀察?

梁珍:這個事件就引起了很多後續效應,就像您說的,一個是移民查詢;另外,因為李波他是持有的是BNO護照,現在很多人他們覺得我們也要去補領BNO。因為什麼?因為這個BNO護照,按照道理應該是英國來保護,所以英國他對這件事情也表示關注。

另外就是移民查詢,我們之前採訪了好幾個移民顧問,他表示李波事件之後,原來有些還在觀望的那些準備移民的人,他們現在已經加速了他們要移民的過程,因為他們覺得原來可能是為了下一代而移民,現在我自己安全都受到威脅了,所以我也要趕快離開香港。這個就是在香港目前的一個狀況。

另外,現在香港這件事情為什麼得到國際社會關注?就是陳方安生、李柱銘他們談到希望外國政府他們也來關注這個事件,因為英國也曾經說過要保護香港的「一國兩制」,也說不用擔心「被消失」,但現在整個情況都受到很大的變化。所以這個已經不純粹是香港的問題,乃至成為國際社會的一個問題。

主持人:謝謝梁珍從香港帶給我們的第一手資料。那麼可以說整個這起事件也持續了一段時間了,而且是股東和店員等5人連環失蹤。陳先生,您怎麼分析這起事件很多的奇怪之處?

陳破空:這個事件我首先給大家爆一個料,這件事情我現在比較了解各方面的情況,就是桂民海他們這個出版社或者書商經營的這本書,名字叫做《習近平和他的情人們》,那麼這本書的內容的確是編造的,這個是沒有疑問,這個情況是確實的。但是儘管是編造的,儘管有職業道德上的問題,但是中共方面完全可以通過司法解決,因為香港是個高度法治的社會,你完全可以對簿公堂,說誰毀了名譽啊,誰又怎麼怎麼樣啊,這可以解決,但是不是這樣解決,而是說通過一種強有力的綁架的方式解決,那就太過界了。中國有個成語叫做「投鼠忌器」,你要砸一隻老鼠,你把家具都砸壞了,等於說這個事情砸了「一國兩制」的牌子。

而這個事情裡面我所知道的細節是,桂民海他一年半前有這個書,炮製了這個書之後,他跟中共方面談判,希望中共方面買斷這個書,給他一筆錢。那麼這個桂民海應該說拿到錢,雙方就可以息事寧人了,但是桂民海因為有點財迷心竅,他偷偷又把這個書換成另外一個名字,叫《習近平與七個情人》,又要再出版,所以這樣可能就把中共方面激怒了,中共的國安也好,公安也好,就開始報復性的操作這件事情。

但這件事情的操作動作來說是有三個層次,一是砸了「一國兩制」的牌子,因為如果過去對「一國兩制」的干預還僅僅是通過親共的港人在那操縱的話,現在中共公安直接過去了,所以這是非常嚴重的事情。第二件事情就是國家恐怖主義,這個李波被這樣的抓走,桂民海在泰國被抓,而且其他人在深圳被抓,這是國家恐怖主義。而且李波這種表態,通過視頻來報所謂的平安,自己的回鄉證、自己的身份證在香港就報平安,這種就是一種他背後的國家恐怖主義的威脅。

而且還有一點就是賣國主義,幹這件事情的人不管是什麼人,是國安系統也好,公安系統也好,背後是賣國主義,因為破壞「一國兩制」的實施,砸爛「一國兩制」的牌子,砸爛「一國兩制」的信譽,本身就是賣國主義!為什麼呢?因為你推開香港,讓港人心涼,恨不得香港人移民,然後讓香港獨立於中國的運動高漲,同時這是台灣大選前夕,台灣的投票前夕,在這個時候做出對台灣嚴重惡劣的示範,所以這種主義就是賣國。

主持人:藍述先生我想請教一下,因為這件事情也確實有非常多的奇怪之處,像這樣的一個被懷疑是越境抓人的情況,在香港這種出現的機率多嗎?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您覺得背後,因為剛才我們分析到這個李波他出的一些書很多都是否定中國大陸領導人的,那麼習近平其實在去年剛剛講過說在香港的「一國兩制」不能走樣,他現在有可能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嗎?您覺得這個背後的原因是什麼?

藍述:中共這個罪惡的制度,它必須為這件事情負責任,應該說現在基本上從方方面面的分析和得到的情況來看,基本上就是中共的特務在香港抓人,這已經就不僅僅是一個言論自由、出版自由的問題,這個是一個人身自由的問題,人身安全的問題了,已經達到了人身安全的問題。

但是同時你在分析這件事情的時候,中共這個罪惡的制度,它這個體制要為李波這件事情負責,但是具體的哪一個人負責的時候,是不是該由習近平負責呢?我覺得這個如果說是你直接就認為是習近平應該對這件事情負責,有不少媒體有這種分析,我個人認為可能比較武斷一點。

因為這裡從幾個方面去分析,一個首先是從做事情的作風和手法上,我覺得似乎跟習近平這個人他上任以來的這個做事情的手法不大一樣,你看習近平到新加坡去見了馬英九,國民黨它是一直做和北京對話的努力,當然這次是因為習近平他做出了這個回應,所以說習馬會算是完成了。

另外,回過頭來再去看2014年的「雨傘運動」,當時的情況也是各方面有消息說是江系控制下的中聯辦他們要採取強硬的手法對付學生運動。當時各種的分析也就是有風聲說是習近平、李克強他們不大同意,所以後來也就沒有這麼做。

那麼再回過頭來看,梁振英不久之前在北京述職的時候,習近平也一再的強調「一國兩制」不能夠改變。為什麼要這麼強調?中共它一般強調安定團結的時候就是因為它不安定、不團結。所以他強調這個事情就是說梁振英在這個事情上做得有問題。所以從這個作風上和手法上,解決問題的手法上,和習近平這個作風、手法不大一樣。

另外,從這個智商上看,這個抓人者的智商,和習近平上任以後顯出來的做的這些事情,他的分析問題的能力也是不在一個水平上。因為這個東西很簡單,這個書不是李波寫的,你要把銅鑼灣書店的人抓了,銅鑼灣的書店封了,但是還有鐵鑼灣、還有鋼鑼灣,我們在舊金山還有一個灣,舊金山灣區,這裡書店多了,你抓那麼一個書店賣書的人能解決什麼問題呢?所以覺得似乎裡面有很多值得分析的地方。

主持人:關於這個思維是否悖論,一會兒我們還可以詳細地說,現在觀眾朋友已經打電話進來,我們來聽聽觀眾朋友的想法,加州的黃先生,黃先生您好。

加州黃先生:你好。這個李波事件我要問幾個問題,第一個,中共講的那個「強力部門」是指什麼部門?國際法上有沒有這個強力部門之稱?第二個就是,國際上對這個強力部門越法,和超越國家法律的規定,有沒有國際法管?第三個就是,曾經是中國公民的,現在入籍了外國公民,這個是否歸中國法律管轄?所在國是否有權利和義務保障國民人身和財產?第四個就是,中共製造這個李波事件,全球法律應該怎麼幫助當事人?

主持人:我們把這幾個問題綜合一下,請陳先生來回覆。

陳破空:所謂「強力部門」是指公安部門或者國安部門,那麼這個《環球時報》的話很可怕,說這個「強力部門」可以迴避法律去解決,要求被調查者配合,那就是《環球時報》承認中共公安或國安是越界抓人了。

另外,關於公民這個也很可怕,外交部長王毅說他首先是中國公民,就不管你是英國公民還是香港居民,只要以前你是中國公民,那就可以抓你!也就是現在不分青紅皂白,人人自危,所以這個實際上是逼香港人走。我剛才為什麼講他賣國呢?因為砸爛「一國兩制」就是逼走香港,讓香港的獨立運動高漲。

而且砸爛「一國兩制」是對台灣惡劣的示範,也是讓台灣無法回歸,或者無法取得統一。就高喊統一大業的共產黨實際上它心中只有政權、權力、既得利益,它根本沒有什麼統一大業。所以他們不僅是通過這種什麼侵吞、貪汙和轉移國有資產到外國來具體的賣國,而且他們通過破壞「一國兩制」、砸爛「一國兩制」是宏觀的賣國。所以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賣國集團,而且是一個人贓俱在的賣國集團,是實實在在的賣國集團,天天都在賣國!他們根本沒有資格談什麼統一可言,因為他們一直在破壞這個統一大業。

主持人:藍述先生,我不知道您有什麼樣的回應?

藍述:我覺得剛才這位觀眾朋友打電話來提到《環球時報》上講的這個所謂「強力部門」,這個東西實際上它很簡單,就是強權就是真理。這個《環球時報》它基本上就是這麼一個邏輯,這個邏輯和中國現在的這些毛左他們做事情的思考方式完完全全是一致的。

主持人:那我們再來關注一下另外一件事情,其實也處在目前輿論的焦點。周子瑜事件,作為台灣的藝人被禁止了去大陸一切演藝方面的活動,那麼這件事情突發了一個什麼樣的信號,陳先生我不知道您有什麼樣的解讀?

陳破空:現在是這樣,這個周子瑜事件是台灣一個16歲少女,她加入韓國一個娛樂公司,在中國演出,那麼就因為她舉了中華民國國旗,就遭到了另一個統派藝人黃安的舉報,黃安就向中國有關方面舉報說周子瑜是台獨份子,因此中共方面就把周子瑜所有活動封殺,不讓她演出、也不讓她代言。結果這件事在台灣就群情激憤,這樣對待一個16歲女孩!那麼這個黃安本人現在被嚇得不敢回台灣,說回到台灣要受黑社會白狼的保護。

周子瑜後來被逼著道歉,可能是韓國的娛樂公司要她道歉,怕犧牲在中國的利益;也可能是中國共產黨方面要她道歉,因為中共以為這個周子瑜事件一看不對了,可能影響台灣選舉,乾脆讓周子瑜道歉,周子瑜道了歉之後可能把輿論反過來,表示周子瑜自己道歉了。結果周子瑜道歉,她是道歉了,而且90度鞠躬,她說,對不起大家,什麼讓兩岸網友傷心了,然後她90度鞠躬;還有她說了一句話,她說我是中國人。

但是中共對台灣人太不了解了,台灣人看到這個片段更加憤怒了。因為台灣人非常善良、非常心軟、他們很同情弱者,這是台灣人的一個天性,結果他們看到一個16歲的女孩被逼這樣道歉,鞠躬90度,非常可憐!所以台灣人簡直是群情沸騰,現在是延燒台灣最大的一個事情。所以這件事情延燒的結果遠出中共的預料。

我是擔心國民黨不僅要敗選,恐怕要崩盤,這是壓倒國民黨的最後一根稻草。現在你看周子瑜事件,國民黨也表態了,說捍衛國旗、支持周子瑜;親民黨的宋楚瑜也表態了;民進黨就不用說了,那肯定是譴責這件事情。

而且中國大陸那些左派網友傻到什麼程度呢?他不知道什麼叫中華民國國旗!1949年一直在中國大陸上飄揚的中國的國旗就是青天白日滿地紅;1971年聯合國飄揚的就是這面旗子。所以這幫人蠢到根本就不認識那是中國的旗子,本來就是中國的旗子!即便大陸被中國共產黨竊取了,但是這面旗子曾經在中國大陸上迎風飄揚。所以這些人蠢到了就以為舉這面旗子就代表了台獨、代表了外國,跟中國對立。我剛才講了,真正賣國的是中共賣國集團,捍衛中華民國的反而是愛國者,中華民國是整個中華文化的象徵。

所以這件事情的延燒完全出乎中共,中共兩次操作周子瑜事件,現在台灣整個延燒,比香港事件還要大。那個香港事件如果是延燒的話,台灣藍營不報導,綠營是比較輕微,不想刺激中共,但是周子瑜事件刺激了台灣人,從上到下、從南到北。今天投票,我剛才已經接到了手機簡訊,投票的人特別的多,而且首投族年輕人比較多,投票人數是1,881萬。所以周子瑜事件是火上加油,對國民黨是雪上加霜。

主持人:好的,我們接觀眾朋友的電話,加州的John先生,John先生您好。

加州John先生:主持人好,陳破空先生好。今天也看了其它的地方,都把黃安當時舉中華民國國旗的圖片都找出來了。你知道很多台灣和大陸的貿易的紅利都被國民黨瓜分掉了。黃安只是想把台灣的藝人弄成他是個經紀人一樣,好像台灣所有的藝人不經過我這裡給我刮一下,你們就沒有辦法到大陸去賺錢。這個傢伙應該人人株之。

主持人:好,謝謝。可以說這兩件事情也是一脈相承。藍述先生我還請教一下,剛才您提到了人格上的思維,中央究竟是怎麼樣的思維?我想具體問一下。比如我們看到《環球時報》它一方面想釋放信息,說全世界的強力部門通常都有規避法律,可以讓一個被調查者進行配合的辦法。但是另外一方面我們看到,香港親建制派的媒體卻發出聲音說,這不代表中央的看法。您怎麼看待這個現象?

藍述:我覺得《環球時報》它們就是代表國內的一些毛左,毛左當年的左王就是薄熙來,他基本上是代表很保守、很愚蠢的這麼一批人,他們的智商也比較低下。

我覺得李波這件事情,他很可能出了有關習近平的這本書,或者其他中央領導人的書,他只是個導火線,但是具體操作的人可能並不見得就是從習近平那裡來的,很可能是一些其它不同的背景。你從智商和作派和行事的手法上來看,我倒是想起來幾件事情。

一個是,大家記得幾年前台灣有一個法輪功學員叫做鍾鼎邦,他去大陸出差,被周永康下令把他抓起來;曾慶紅2004年到非洲訪問的時候,他當時也是雇凶殺人,雇凶向當地進行去抗議的法輪功學員開槍;你再回過來再來看,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當年也就是一個科長的水平做的決定。所以你看,它這個掌門人一直下來的智商,它下面執行的人都是這個智商。2014年搞「雨傘運動」的時候,梁振英他要出手強力鎮壓,結果最後鎮壓出一個「雨傘運動」舉世聞名,大家都同情。

所以你把所有這些事情,把它這些手法、還有它的作派、它的智商,和李波銅鑼灣被綁架,李波和他的僱員比較一下,我覺得這個方面它們倒是一脈相承。

主持人:好的。陳先生我再請教一下,李波事情在香港可以說引發了軒然大波,香港的自由程度在2002年的時候排在全球第18位,但是目前已經降到第70位。這件事件本身對香港的自由會造成什麼樣的衝擊?

陳破空:陳萬安生已經說了,這是回歸以來最嚴重的政治事件,超過了當時的「23條」,所以這個損害是不可低估的。也就是現在對台灣的選舉是什麼示範呢?你連「一國兩制」這樣的重大政治程度都可以背信,那麼台灣人民怎麼能相信,台灣如果跟中國簽訂任何協議中共會遵守呢?尤其是政治協議。所以這是一個重大的背信。

而且做法我剛才說了,如果你跟書商之間有名譽糾紛,完全可以對簿公堂討回公道,甚至獲取賠償。但是這樣處理,綁架的手段處理結果適得其反。就是你現在過頭了,過頭到什麼程度?第一,你中共沒有法治觀念;另外一個,你還是匪性!原來就是從景崗山打下來的人,原本就是土匪、山匪,土匪變成了國賊,而這個國賊今天賊性不改仍然是匪,具體變成了綁匪。所以這麼一個綁匪,就過去的匪性沒有改,匪性不改、匪氣不動,在這樣的情況下,對台灣、香港是惡劣示範。

台灣就可以想到這點,我們就可以問台灣的藍營、國民黨和統派一個問題:連這樣的蒙面綁匪你都不認識,難道是瞎了眼了嗎?所以我認為這次台灣投票的結果會對中共是個嚴重的教訓。

主持人:我們看到也有人稱李波事件可以說是香港回歸以來最大的一個政治事件。那麼就這件事情來說,如果以您剛才的評論來說,中共越來越離心離德的做法,難道就不顧及香港和台灣人的感受嗎?

陳破空:對,慈禧太后反對改革的時候說過一句話,她說那些改革方案,比如「戊戌變法」、「君主立憲」,它是保中國而不保大清,所以她不幹!中共是任何方案,只要是保中國而不保中共就不幹!所以它為了保它的政權,《環球時報》說了,為了政權好像就該那麼做,它們絕對不會旁觀。所以這件事情暴露了中共的本質,它為了它的權力、既得利益、它的政權,它是不擇一切手段的。所以香港要不要無所謂,台灣要不要無所謂,而且香港移民對它有好處,它本來就想把香港變成洗錢中心,香港人走了,就完全歸中共所有了。所以台灣人定要記住,投下神聖的一票,給中共一個教訓、一個耳光。

主持人:好的。今天由於時間關係,我們的節目就進行到這裡,非常感謝二位嘉賓的點評分析,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