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地震:危難者遺體全數找到搜救完畢 今日點擊(2453-1)

提要

台灣地震:罹難者遺體全數找到搜救完畢

北京將旺角騷亂歸咎於「激進分離分子」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今天早上在找相應的文章和消息的時候,看到一篇文章不太長。

說一個菩薩遇到了一個流浪漢,這個流浪漢看,說菩薩老有人給您上香拜你,這事就是讓我挺妒嫉。就你有什麼本事人家拜你不拜我,要不然咱倆換換,菩薩說 行啊!這個換換可以啊!

你只要有一樣能做到就行,他說,那什麼?很容易,不開口,不開口,流浪漢說行啊!我肯定能做到,菩薩就跟他換了,就說流浪漢跑到那供台上去了。

當他上到供台上的時候呢,一個財主進來了,財主進來了磕頭,說這個我什麼都有,我現在就是希望這個菩薩,因為財主不知道換了,希望菩薩能夠保佑我家裡面如何如何,反正就怎麼好吧,就說了這麼一個概念,扭臉兒走了。

走的時候錢包掉下來了,他自個兒錢包掉下來了;然後進來一個窮人家裡有難,磕頭,說菩薩幫幫我吧我實在沒辦法啊,我家裡缺錢啦,就缺這點錢,你說這可怎麼辦啊?家裡有人得病了。

剛磕完頭一抬身,看那個財主掉那個錢包了,菩薩顯靈了,喀喀,緊跟磕幾個頭,撿了錢包走了。這個時候這個流浪漢就有點憋不住了,就說這個錢包不是你的,你怎麼撿走了?

他想想他說我跟菩薩說了我不能說話,沒說話,這時候又進來一個漁民,這漁民進來就磕頭說,我啊要出海了,出海是件大事,你得保證家裡面,就說我出海能夠平安。

就他磕頭的時候,這個富人就又回來找錢包哩,錢包一看地上沒了,他知道掉了嘛,所以他就認為是這個打魚的這個搶了他錢包了,兩人就爭執了。

就在這個大堂裡爭執上,這個流浪漢實在憋不住了,就說這事你們倆都暈了,不對,是剛才那個要飯的那個窮人把錢拿走了,你不能冤枉這個打魚的。那一看趕快追那個去吧,就追那個撿錢包的那個去了,這事就化了。

這事剛化完那菩薩不幹了,邊上那菩薩跟那流浪漢說你趕快下來,該幹嘛幹嘛去,跟你說不能開口,你壞了事了。這流浪漢就心裡,不可能啊!這事實就是這樣的,這是公正啊!這是公平啊!

那菩薩告訴他什麼,菩薩說那個富人丟點錢,他是減少他的業力啊!他家裡要遭災的,你不讓他施捨這點錢,他家裡有人會倒楣的,會死人的!那個窮人家裡是要死人的,他本來是富人施捨這錢就是為了給那個窮人,那窮人拿到那個錢,家裡的生命就得到了這個報。

就說他有一個好的回報,對吧!然後這個打魚的他要跟富人打起來,打起來的原因是耽誤他的出海,耽誤他出海是因為他出海會遇見風暴,他會死的,就把流浪漢轟下去了。

什麼意思?在人的層面發生的一切的對與錯,有著它背後的原因。人最生活在最現實中,卻是最虛假中,人為自己的利益乃至為自己的道理,去動刀動槍去尋找公平的時候,當他失去人性的概念,當他失去生命的理念的時候,做的都是錯的。

站在我的話站在肉身的角度,有著它一番的道理,但這一番的道理不順應天意的時候,它是錯的,而這一番道理你看起來是對是錯,你表現出來人的這一層面你表現出來對與錯,它是給人的這層面,單一的生命層面的一種表現。

裡面表現出人的善與惡,在一個正常的社會中,在一個人性的社會中,在一個人性作為一個政治人物,如果他真正能做到對生命尊重的話,他表達出來的行為讓人們能夠體會到這一點。

台灣地震:罹難者遺體全數找到搜救完畢

BBC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台灣地震所有遇難者的遺體全數找到,搜索完畢。就這一個標題,你就知道,大家能夠體會出生命的尊重的涵義。

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死多少孩子,曾經有著著名的人士拿出這些孩子死去的名單,他受到了黨和國家的,他受到了這個國家機器的殘酷的鎮壓。

毒奶粉到底有多少孩子,你有人數嗎?沒有,對不對!天津大爆炸有多少,有人數嗎?那我們再說近點,深圳滑坡類似,對吧!

台灣台南市市長賴清德13日表示,倒塌的維冠金龍大樓找到了最後一個遇難者的屍體,那搜索任務告一個段落。而最後一個找到的屍體是大樓管理委員會的主席謝鎮宇,也許是要等所有人離開,才會堅持到最後一刻,這是賴清德對最後一個找到的人的評價。

而最後一個被找到的人是有名有姓,他是在哪兒的,我們剛才說了事情發生在台灣,對比著大陸。而處於台灣與大陸兩者之間的香港,香港的統治者正在走向大陸的概念。

北京將旺角騷亂歸咎於「激進分離分子」

德國之聲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北京將旺角騷亂歸咎於激進分離分子。

香港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星期日對旺角事件表示震驚和痛心,發生了多長時間,星期日,星期日是情人節那天,都初七了,他才表示震驚和痛心,這裡頭鬼東西多了,並對激進分離分子給予譴責。

梁振英也強調,抗議者多為無業遊民,不代表香港民意。把利用玩弄香港的老百姓,目的是作為他的暴政,他自身暴政的藉口。

我跟大家講過要相信善的力量,而不是相信暴力的力量,革命在這個環境中是共產黨說的,共產黨革所有人的命。那別人很多人面對暴力的行為,共產黨暴力的行為,也想採取革命的態度去對待,是錯的。

它最希望你革命、最希望你暴力,這就是梁振英的態度,這也是張曉明的態度。

但張曉明在這件事情,這個時候發出聲音,很詭異的。

因為在過去的時間裡,是中共外交部發出的聲音,而這件事情不歸外交部管,應該是中聯辦,應該是港澳辦,可是他們卻遲遲不出聲音。那外交部的講的說法就是暴徒,暴動,對吧!然後香港太陽報出現了平暴的說法,這是很詭異的。

可是在這件事情之前,2月1日中紀委派出了高官進入了港澳辦查著中聯辦,那在這個背景之下,那在大年初四、初五,在香港3個地方,連續出現了垃圾桶爆炸,和8號貨櫃碼頭出現了2個貨櫃的大火,5次爆炸聲音。

警方把它列為其中有2次列為是有人故意縱火,那有人故意縱火,跟旺角事件之間有人說,沒有一種絕對的聯繫,但是在梁振英的眼睛裡,在中共原來的曾慶紅整個派系當中,港澳辦、中聯辦、梁振英的這一個角度看,它是一脈相承非常吻合的。

因為從大年初一的暴力,走到大年初四、初五的有人故意縱火,那為了香港安危一定要通過23條。而當年的23條,以國家安全的名義,拿出的23條遭到了50萬人香港人自動上街抗議遊行,迫使董建華下台。

所以香港人的你的任何行為,只要跟暴力有關都會被梁振英使用得淋漓盡致,香港人、香港媒體、香港的某些年輕人,當對中共的邪惡不能熟知的時候,都成為了中共最上層,中南海打殺的棋子,都是被利用的。

真正的邪惡在我的眼睛裡,這是一種邪惡的過程了,彰顯的邪惡的過程,對吧!

本身是暴力之源,但它卻以正義的名義,以正義的名義來扼殺香港人,人性與自由的環境。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