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時代】粵菜名廚的傳奇人生

(新唐人電視台《傳奇時代》節目)紐約時代廣場,這是2015年6月27日,離「第七屆全世界中國菜廚技大賽」正式開場還有一個小時。大賽評委會主席–羅子昭,緩步走進大唐風格的特製廚車,細心地替選手們做比賽前的最後檢查。隨著鳴鑼聲響起,來自世界各地的廚技高手們,在五大菜系的比賽中各展所長。被稱為「世界十字路口」的時代廣場,陣陣飄香,觀者如織。

廚技大賽現場,羅子昭為廚師點評。

羅子昭:我覺得,總體很流暢,技法很熟練。牛肉味道很好,但就是那個蔥的香味沒有炒出來。

地點:紐約曼哈頓「普照薈苑」餐廳The Radiance House

羅子昭在飲茶思考。

旁白:羅子昭,少年輟學,28歲成為北京5星級飯店廚師長,人生得意時,卻陷兩年牢獄之災,如今,又在紐約坐鎮世界級廚技大賽,他大起大落的人生又有著怎樣的故事呢?

普照薈苑廚房,羅大廚做菜:黃金酥大蝦

羅大廚獨白:為甚麼「民以食為天」呢?人活在世上,他應該「吃」才是最大的,只有吃完以後才能做任何事情。人做出的菜直接就能看出這個人的修養啊,性格啊,品德啊。

羅子昭:剛剛學廚的時候,可能就是非常非常喜歡這行吧,上得特別快,就是從打荷啊打雜啊就開始炒最後的那個鍋啊,叫尾鍋嗎,一直往上升,就是學得很快。然後呢,到了19歲的時候,那個師傅就把我派到北京去了,那個時候19歲,就當廚師長了。

旁白:在來到京城打拼的第一家餐廳,羅子昭站穩了腳跟,還遇到了他人生的伴侶–在同一家餐廳做服務員的王晶。

羅太太:最初的印象,我就覺得他,這個男孩兒很花心。他周圍那個時候圍著好多女孩子。可是呢,我內心感覺他很善良。因為他很孝順嗎,他每個月掙的錢都給他媽寄回家了,就自己留點零花錢。

他那是第二次約我,後來就到東四那個開的「肯德雞」還挺火的,後來,還跟我說,就是因為那次他發現我把那個骨頭甚至都吃得很乾淨,他才覺得:噢,這個女人可能是個會過家的。旁白:為了能隨粵菜名師學藝,不久,羅子昭主動放棄主廚身份,去太上宮大酒樓應聘一個只有他當時一半工資的廚師助理的工作。他也說服了女友王晶和他一起前往。

羅子昭:我做了4、5個月的時候,那個姓黃的老闆,就是在廚房裡一直在轉,轉了幾個月,最後他,我第8個月的時候,就把我突然間叫到那個火鍋廳。

旁白:太上宮大酒樓廚房裡高手如雲,但三派廚師間爭鬥不休,讓老闆下決心要重起爐灶。

羅子昭:他說:你把身份證給我,我幫你訂個機票。我說:為甚麼呀?他說:你組織一幫人上來。廚房有幾十人呢,包括:服務的,也包括,經營總監,經理,主管級的都讓我請上來。我說:我年紀這麼小,你為甚麼會信任我?(問:你當時多大?)21歲。然後他說:我觀察你很久了。就這樣…

旁白:酒樓老闆發現了羅子昭出眾的手藝,更看中了他的好人緣。從此,羅子昭在美食圈做得風聲水起,28歲更成為第一家由中國人自己設計和管理的五星級飯店-北京崑崙飯店的第一任中方廚師長。隨著廚藝的提高,羅子昭對烹調的理解更加細緻入微。

普照薈苑廚房,羅大廚做菜:海鮮燴飯

羅子昭獨白:真正的味道是通過你對食材的尊重,你對烹調方法的尊重,也是對人的尊重。就跟人一樣,一百個人也許找不到兩個人是一樣的性格,菜也是一樣,每一樣食材它都有它的特性。

羅太太在窗前沉思。

旁白:1992年,羅子昭和王晶結婚了,三年後他們有了兒子,不過,隨著事業的越來越成功,他們的家庭生活卻出現了裂痕。

羅太太:條件就是好了,有房了,也有車了。倒是經常吵架。也經常有女人圍著他啊,我又比較愛吃醋,就經常發脾氣,跟他吵架,所以他就更是經常不願意回來。

羅子昭:在當時的生活中呢,就是對我影響最大的,還有一件事,我太太生完小孩以後,得了一個婦科病。我就問醫生,他說:實話告訴你,阿昭,這個沒有特效藥,你只能說最痛苦的時候用一下。這個事情,雖然說天天吵架,但是,這個也是讓我最痛苦的經歷,我看著她那麼痛苦。

旁白:在當時的中國,氣功熱席捲全國,每天清晨,公園裡都有眾多民眾,為了強身健體練習著各種氣功功法。

羅子昭:後期,我太太就接觸了法輪功,然後最後就修煉了。大概是幾個月吧,就不知不覺的沒了。學了法輪功以後,這個病好了!醫生就覺得不可思議,這個事情也是讓我,觸動我去修煉這麼一個很關鍵的地方。

羅太太:等到修煉了以後呢,他只要休息回來,他都要做一些好吃的給孩子給我,或者是煲點湯甚麼的,完全變一個人。

羅子昭買菜回家

羅子昭:我回來了。

羅子昭:剛開始學的時候,我覺得變化很大吧。首先就是戒菸戒酒,這些都好戒了。我不是一個酒店的總廚嗎,總廚師長。管出貨入貨,那些供貨商自然就是,在大陸這個情況,被他收買的對象嗎,這些我都戒掉了,就不要人家的錢。

我當時決定了修煉以後,我覺得我的生活,以前根本就一塌糊塗。

羅太太在炒菜,羅子昭幫忙打下手。羅太太:行了嗎?你嚐嚐鹹淡。

羅子昭:好,可以了。

羅子昭:可能受社會風氣的影響,比較多的女朋友,就是現在所說的小三小四這樣吧。當時感覺不到,過後,就是修了法輪功以後,聽師父的講法啊,看大法的書啊,我就覺得絕對不可以再有了,然後就每個女朋友給她們打電話,就是說:我不可以這樣了。她們都是又哭又鬧的,剛開始,然後我就跟她們談,就說,我已經修煉了,認為這個絕對是不可以有的。這個是要遭報應的。

旁白:羅子昭剛剛和睦的家庭生活沒有持續幾個月,99年7月20日,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就開始了,之後的幾乎每一天,都有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依法上訪,或到天安門廣場表達心聲,希望政府糾正鎮壓的政策。

羅子昭:我太太叫我去上訪,我說我怕打,我還是不去了。

羅太太:那一次我去上訪,一個特別壯的警察,就是把胳膊掄圓了打我的嘴巴,等我還沒有反應剛來,那個嘴巴又上來了。然後他就按著我,我人又瘦,按著就開始打臀部,兩根棍子都打折了。打得簡直把肉都打熟了,就是紫黑茄子皮色兒。通知了他去看我,他就發現我被打成那樣兒。

羅子昭:當時我真是激怒了我的那種感覺。我說我一定要去抗議,自己去買了一個黃布,買了一個天藍色的筆,寫了「法輪佛法」,我就去天安門打這個橫幅去了,當時就被抓起來了。

旁白:因為一條橫幅,羅子昭被警察從北京押到廣東省順德看守所,多年之後,當他走在紐約的街頭,他卻回憶起被關押在看守所時做苦力的經歷。

羅子昭:我記得,來到美國,看到那些珍珠燈,就是一閃一閃的那個,每次看到那個燈,我就想起我在裡邊被強迫地做那個燈的過程,那個燈是一條線一條線,有那個銅片的、很鋒利的,它要卡進去以後一轉一拉,卡住了一拉一拉一拉,就連在一起了,有時候,手不是有汗嗎,又不能戴手套,它一拉的時候,不小心一劃一用力,這裡就剌開了。我真的想起來,我的十個手指頭應該是每個都有流血到化膿,又磨,那種過程,十個手指頭都有,一直幹到晚上1、2點吧。羅太太:我那是第三次被關拘留所嗎,本來他是應該來接我的,等我回到家的時候,發現他也被抓了,當時看到孩子就是很瘦,嘴上起好多大泡。就是因為說句公道話,做好人,就被他們迫害成這樣。

羅子昭:當時他們都說了,所謂提審我的時候,說:阿昭啊,你這麼好的生活,你傻嗎?你跟共產黨鬥幹嘛,警察都是這麼說,你回去煉,簽個字就行了,我就心想:簽甚麼字啊,不知道,他就給我看,甚麼決裂書啊,揭批書啊,都是那些違背良心的話的,我就跟他們說,你作為政府部門你不能逼我說謊啊,你這是甚麼法律啊,你知不知道世界上甚麼最重要是甚麼?身體健康,道德回升,家庭幸福,對人對社會,對任何事情都是有好處的,最需要的是這種,但是煉了法輪功,我甚麼都得到了,我找不到任何理由,在這個人生中能把這個修煉放棄。沒有理由。

旁白:從看守所出來,羅子昭回到了廚師的崗位,可是,當地公安多次威脅他的老闆。羅子昭不得不辭職離開。

旁白:一年後,羅子昭因向家鄉的鄉親講述迫害的真相,被「勞教」2年,關入了廣東省三水勞教所。

羅子昭:就掛了一個紅牌,他們叫「嚴管」,關到一個房間,最多的時候有3個犯人盯著我一個人,24小時盯,最少的時候也是一個人,給我一個小板凳,一個屁股都坐不下的一個板凳,很矮,就讓我直著腰對著牆,這麼坐,也是從天還沒亮就開始坐,一直坐到晚上,中途就只是上三次廁所,除了吃飯以後,動點手以後,剩下的就不能動就這麼坐,就是慢慢的折磨你那種感覺。旁白:在他被關押的同時,他的太太逃出勞教所。她東躲西藏,還要為自己的丈夫和兒子牽腸掛肚。

羅子昭兒子:我小的時候是被我姨還有我姥姥帶大的,但是,我初中的時候,我媽媽就會時常來看我,我姥姥當時是住在11層,所以我媽她每次來見我的時候,她都會偷偷摸摸的,比如她不會坐電梯,因為當時樓裡面有看電梯的人,她可能不想別人看到她,所以她老偷偷摸摸爬樓梯上來找我們。後來我才知道,我媽之所以當時那樣偷偷摸摸的,其實是因為她當時是被通緝的。

羅太太:我給他洗澡的時候我就問他:兒子你現在見著小朋友,你不但不跟他們玩兒,還繞著走啊?他就把頭扭過去,也不看著我,帶著哭腔他就說:我爸爸媽媽不在,我怕小朋友打我。當時我聽了以後,我真的眼淚都快下來了。旁白:在勞教所,羅子昭因為不肯放棄自己的信仰,在六個月之後,被押送到了讓犯人們談虎色變的「攻堅基地」。羅子昭:我一進去以後感覺到就不對勁,因為我一進去看到裡邊的那個包裝,全部都是軟包,窗戶被封起來了,地下也是軟的,然後我就看到血跡斑斑,以前關押過迫害過不少大法弟子這個地方。

剛開始進去以後,不讓我坐著,就是站著,在裡邊站著多長時間,我確實也不知道,因為沒有光線,就是一個很小的燈泡,有犯人盯著我,兩個犯人盯著我。他們拿來一個師父的法像,他們說:羅子昭,你不是好幾天沒有坐下了嗎?你現在有個機會。然後拿出那個法像,就是說:這個,你就坐下,你就可以坐了,你可以休息了。我一看是師父的法像,我當時是想,就是,我確確實實就…很辛苦,需要坐的,但是他們拿師父的法像,這個是給我從新做人機會的那個師父,身體都好了,甚麼都好了,我不可能,想休息就坐在我師父的法像上面,不可能。我當時就憤怒了,我說:我看你們誰敢動我!我就發出來很憤怒的一個,這句話鎮住他們了,確實是,我也不知道當時他們為甚麼會停止了這個事情。

最後呢,他們乾脆就把我的衣服脫了,就穿個褲衩,有四個犯人挺壯的,盯著我,反正我一打瞌睡,他就踹我或推我不讓睡,反正暈的時候他就拽著你,蚊子咬得很厲害,如果說沒有被這麼折磨過的人他永遠也體會不到那種苦啊,那種疼就是每根筋都好像揪著那種疼,嘶嘶嘶嘶嘶那種疼,渾身也是,就好像不是自己一樣,走路啊甚麼的,反正都不是自己了,最後我就覺得我快崩潰了,有時候也是根本是栽倒了又拽著我,栽倒了又拽著我,就感覺到自己老是撲下去了又好像拽起來,就反反覆覆反反覆覆,最後呢,他就是甚麼時間把我放出去,到門外,我就不知道。旁白:在被鎮壓的十多年中,羅子昭一家妻離子散,再無寧日。

2011年2月份,羅子昭被迫帶著兒子離開祖國,來到美國。第二年,羅子昭的太太在朋友的幫助下逃出中國,輾轉瑞士來美,一家三口終於在13年後真正的團圓了。

旁白:來美不久,羅子昭參加了「全世界中國菜廚技大賽」,並一舉奪得了粵菜金獎,在決賽時,他選擇了一道家鄉菜:「海鮮斑斕煲」。

羅大廚做菜:海鮮斑斕煲

羅大廚獨白:那時候家裏面很窮,但是魚還是不缺的,每次我爸爸做這道菜的時候就是滿屋子都香,甚麼姜啊,蔥啊,蒜頭啊,那種香味,再加上那個魚被煎得焦焦的時候發出的那種香味,然後放在鍋裡煮以後,他們說~吃飯了!然後大家坐好以後,一打開蓋,滿屋都是香的。勾起很多回憶。

羅子昭羅兒子:我覺得,我挺為他自豪的,因為,如果作為一個人,這麼多事情發生在他的身上,遭受了這麼大的打擊之後,他還可以有這樣的成就,我覺得,對他非常自豪。

羅太太:來到美國以後,我們真的感到生活很安定很幸福,特別是我看著他做菜的時候,真的心裏頭很踏實。他做起來也很用心,也是他最開心的時候。

羅子昭:最大的願望就是讓西方人真正的感受中國的真正的傳統文化–美味佳餚。羅子昭正在炒菜。

羅子昭:出菜了!Thankyou.

羅子昭收拾爐頭,換衣服,結束一天的工作。

羅子昭畫外音:另外一個,我還是用我更多的時間,業餘時間啊,休息時間啊,我要去講真相,就是把目前還在發生在中國的,已經發生了十幾年的對法輪功的迫害,要告訴全世界。

羅子昭下班,走入時代廣場,走進燈火闌珊處…

羅大廚獨白:「做菜如做人」,「做好菜要先做好人」這些很多人都會說,事實上,它真真正正的道理,我覺得只有修煉的人才能解釋的通這個道理。你的心是很善的,你是很平靜的,很祥和的,他做出來的菜一定是很舒展的,很通透的,很明亮的…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