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十九大面臨四大挑戰 今日點擊(2863-1)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06 月 09 日訊】                           提要
中共十九大面臨的四大挑戰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有朋友問,說這個如果連溫飽都解決不了的話,你還談什麼這個生命理念、境界,這有點太過了,我得先吃飯。我相信他代表了相當多朋友的看法。因為吃飯這個說法不一樣,3元能吃飯,30元能吃飯,300元吃不了飯,環境不同。3元,窮人能吃飯,對吧,30元差不多人也能吃飯,300元吃不了飯。那如果人家說他覺得兜裡頭有10萬元20萬元作零花錢才叫零花錢,如果你兜裡頭只有10元就可以能夠撐3天的話,不一樣,對吧,不一樣。所以在不同的人的眼睛裡,人們都會說這話,都會說我得先顧及生活,沒有溫飽談什麼生命理念,那東西不能當飯吃。

如果你看封神演義呢,元始天尊讓姜子牙下山的時候,跟姜子牙說了,說你根基太淺,你修不出來。先問他,說你來這兒,來山洞裡,來我這兒多長時間啊?他說40年了,32歲來的今年72了,72,40年沒修出來。元始天尊說你修不出來了,你下去吧。姜太公就說不成,拜託師父你可別給我扔了,我還得修。你修不成。這裡說個意思,人各有使命,想修是自己的願望,想做什麼都是自己的想法。人之初,性本善,那是天意在其中。那在一個更大的背景之下,那他有他的使命,對吧。那後來這個元始天尊就說了,你只能享受人間的榮華富貴,但是呢你是有使命的,下去呢輔佐這個西岐,讓商滅了,周起來,到時候你會被官拜宰相,那你就下去吧。

但是下去呢,說你下去之後呢,你要忍20年是那意思了,那20年反正不好過這日子,我想是個形容詞了,因為最後給他拜相,拜他成為宰相的時候,周文王請他的時候他是個漁夫,對吧。釣魚,那姜太公釣魚呢,不釣錦鯉只釣王侯,不釣錦鯉就是不釣魚,只釣王侯,用了個直鉤。人就笑話他,那他沒有,對不對。而當這個文王聽了兩首民謠,一個是漁民唱的,一個是砍柴的唱的。然後文王就說一定有高人,這地方。你想過嗎,文王聽的是漁民跟砍柴的唱的兩首歌,
就說這地方一定有高人,有我的宰相,滿朝文武都頂不過他。今天勢力的人誰會這麼想啊,對吧,今天利益至上的人誰會信這個。

紐約時報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中共十九大面臨了四大挑戰。作者是國內的一個作家,是一個自由的撰稿人,文章寫得非常長。十九大對中共中國還是習近平本人世界關係重大,面臨著諸多挑戰和困難。我覺得這個就很特別,這一句話說出來,就是他的內在的心態中非常清楚,中共不是中國,中國是中國,習近平是習近平。今天在很多評論的朋友當中,根本連這個基本的概念都分不清,分不清楚,所以都是混淆在一起。
 

中共十九大面臨的四大挑戰

他說首先是人事安排挑戰,那權力重新洗牌這是肯定的。中共黨內向來是團團伙伙山頭林立,這也是肯定的。那習近平在他的要求,以習核心為中心的所有這些要求,這是他提出的要求,但他提出的要求並不代表他掃清中共黨內的所有團團伙伙,這不可能的,這也沒錯的。有集節目我們跟大家說了,說講團結是共產黨說的,為什麼講團結,是各自利益都在心中。當各自利益都在心中的時候,他要把這些利益儘可能拴在一起,然後把利益的方向給它調整成一致,說咱們一夥兒幹。當把利益,各自的利益以團結的方式拴在一起的時候,就是團團伙伙,你想過這道理嗎。

所以文章裡他提到一個關鍵,他說那十九大的人事布局,將直接是習近平權力把握的象徵,看他怎麼樣。第一個,反腐的隨意性已經完全打亂了整個的人事布局。這個是這麼回事兒,今天能夠在掌控人事布局的,就是習近平、王岐山、栗戰書,李克強都談不上,原因就是反腐掌握在他們手裡頭,但是被反腐的人是全黨的,整個黨的體系,官場體系。所以那人人自危,誰也搞不清誰會給幹了,誰會被幹了。那它就打亂了。

第二個王岐山,王岐山的位置的去留,是這麼回事兒。那你也可以因為今天打到這分上了,習近平跟王岐山純粹是他是一體的,根本不是分開的。第三個胡春華和孫政才,我覺得這個就有點瞎掰了,就那麼回事兒。其實主要就是上面2個,上面2個問題是一個問題。反腐摧毀了整個原來體系,十八大以來以後整個官場體系。那今天在反腐過程中,就同樣製造出這種團團伙伙和這種相互的不信任。而他在此之前打亂了也是這種團團伙伙和不信任。之前打亂的團團伙伙的概念,
是江澤民、曾慶紅這麼多年來,20多年來一直走到2012年的,十八大的人事安排的結果。所以說了半天,就是他的權力的象徵,就是如何摧毀江澤民獲勝的十八大的間架結構。

第二個他談到是指導思想,或者是意識型態的挑戰。我覺得這個是相當有趣的,很多人會忽視的,但這是極其關鍵的。這個關鍵的問題就是他怎麼來面對,其實習近平、王岐山怎麼真正拿出他的理念。這個理念既面對中共權力的挑戰,又面對整個社會的接受。他說十九大何種思想或意識形態指導,關乎到中國社會的整合,能否最大限度的消除掉思想路線的左右分歧,而對社會造成這種分化和隔閡,給社會擁有一個共同的價值觀。不可能,在中共的權力體系中,永遠是左右中,極左的,極右的,中間的和事佬,永遠是。所以在中共框架之內,沒有共同社會價值,沒有,不可能的。

第三個,他談到習近平的4個全面的核心的治國理念,可能會寫入黨章,這是肯定的和中國夢。他認為習近平的這個中國夢和4個理念,超過了江澤民、胡錦濤,甚至超過了鄧小平。江澤民的3個表子,那胡錦濤的科學發展觀,都是結束之前寫的,就是兩期它都結束了。而鄧小平的理論,是江澤民給樹立的。。那習近平,沒有,第一個5年他就幹掉了。然後他提到說,那至於思想能否服眾,是否具有吸引力,贏得社會的認可。這是一個關鍵的問題,因為意識形態是中共的軟肋。意識形態的說法,就是沒有一個根脈;意識形態的說法,就是放在人的社會層面。它根本就變相的取締了和不承認自己靈魂的生命,這就是現代的東西,在我的眼睛裡就是一種,蛻變、衰敗和利益的表現。所以你只談意識形態,基本就完蛋了。

第三個再次是全面改革挑戰,改革已死,那下頭我們就不用說了,改革已死。所以他的說法,都是站在十九大的角度來講,在談中共本身。那中共今天面臨的是,完全絕對的生死危機。而作為習近平、王岐山在反腐亡黨,他選擇了反腐亡黨這條路,而這句話來自於10年前,甚至更早。反腐亡黨,而中共黨的體制的腐敗,是這種間架結構式的制度性腐敗,反腐反的是制度。在淨化制度的過程中,就是反著制度。反著制度,必亡黨,留下國家,對吧,人家分得很清楚,中共、中國、習近平。

有朋友就說了,你為什麼老替習近平說話。我相信人,制度是外面的,制度是西服,也可以是背心,也可以是大衩,脫了衣服才知道是個什麼東西。而今天的人勢利,只強調制度,不管自己裡面那塊肉是什麼。歇了虎子連貓帶耗子全在裡頭,今天就是亂七八糟的時候。最後經濟增長的挑戰,經濟增長的挑戰,在保證社會的穩定,就這麼回事。那今天的經濟增長的挑戰的本身的衝突,就來自於中共的制度。所以他裡面前面,我覺得前面最主要的部分,談到了一個真正內在的形勢。那後面兩條,完全依附於上面的存在,所以其實重要性就不大。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