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採集聲紋 記憶引擎之父:用於監控很可怕

中共採集聲紋 記憶引擎之父:用於監控很可怕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10 月 30 日訊】近日,國際組織人權觀察發表公開信,指中共當局正與科技公司合作採集公民「聲紋」樣本以建立全國聲紋數據庫,普通民眾的聲紋也被採集,引起外界強烈擔憂。外界認為聲紋識別技術被中共應用在反恐和「維穩」,打壓異見人士。那麼,聲紋識別是種什麼技術?可能產生哪些社會影響?為此,大紀元記者採訪了心理學博士楊寧遠先生。

楊寧遠博士,美國紐約大學心理學博士,賓州大學認知心理學博士後,著名華裔腦認知科學家,矽谷軟件公司人機互動設計師。楊博士發明的記憶引擎英語教育項目得到廣泛的應用,也被業界稱為「記憶引擎之父」。以下是楊博士的看法。

聲紋跟指紋一樣有特徵

聲紋識別,技術上我了解的,就是聲音它在辨認的時候是一種波紋,誰的聲音是根據波紋的
特徵來斷定這個人的身分,它跟指紋或血液的DNA一樣,它有特徵。

但是聲音的特徵不是那麼普及,聲音大小或者說話的內容,它波紋變化很大,存在標準化的問題;它採樣沒那麼多,就沒那麼準確。如果你說「123」我採集到了,你說「456」的時候我可能聽不出來,除非是找到了確定了你音色的東西,你說什麼我都知道,那個技術就厲害了。我知道語音識別現在是很活躍的領域,而且最近一二十年應該有一些進展。原來我在斯坦福一段時間,用腦電波來識別一些東西,腦電波和聲紋有些共同特徵,研究過這個事情。一聽聲音就知道是誰,我估計現在還沒到這一步。

國際組織人權觀察發表公開信,指中共當局正與科技公司合作採集公民「聲紋」樣本以建立全國聲紋數據庫,引起外界擔憂。(圖/Creative Commons)
國際組織人權觀察發表公開信,指中共當局正與科技公司合作採集公民「聲紋」樣本以建立全國聲紋數據庫,引起外界擔憂。(圖/Creative Commons)

聲紋可以在你不知不覺中採集

聲紋採集,這個東西比照相還容易。比如在辦證件的地方他替你照相、辦理公務的時候,或者登記戶口,只要能確定你身分的地方,他隨便跟你說兩句話,把你說的話一錄音,因為它是根據人的聲音特徵來識別的。他只要跟你對話確定是你,比如在檢驗你證件的時候跟你說兩句話,你的聲紋就採集下來了。它不像蓋指印或照相,可以在你不知不覺中採集,這個比較厲害。

用於監控「確實很可怕的」

如果這個技術成熟以後,用於電話的監聽或監控可以實施自動化的探測,訊號過濾的時候這些電話的訊號、微信的訊號它可以自動的篩選,它可以發現誰說了敏感詞、違規的話,可以在公共場合暗中竊聽。

我的第一個印象是,這個部分做起來確實很可怕的。它意味著,如果他有監聽設備,在關鍵的地方人們就不敢隨便說話了。如果在一個監聽的場裡所有人說了敏感詞,它就能迅速地捕捉到而且知道是誰說的,那人的隱私空間就大大地減少。

關鍵是要關注誰在用

這個技術本身不一定是壞事,這東西落在法治國家是非常好的事情,如它對犯罪的控制、對逃犯的監控啊。如果拿來保護極權專制發現異議人士、發現反對的聲音,那這個社會就越來越恐怖了。

我覺得科技進步、技術進步、手段的進步都不可怕,關鍵是要關注誰在用?用來幹什麼?
隨著科技的進步,老百姓更應該關注司法的公平公正,是否是法治社會。否則大家都會死得很難看。就像一把水果刀,你可以不用關心、不用控制;但是如果是一種機關槍,你就必須要關注誰擁有這支機關槍。

如果讓這些腐敗分子掌權,讓周永康、郭伯雄這些人掌權,再加上這種利器在這些人手上,你想老百姓哪還有生存空間?這就是要喚起民眾對社會、司法、政府的關注,因為他們不能出問題,出了問題一定是大問題。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