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愛滋病日 前高官揭血禍致百逾患者自殺

艾滋病高發區村頭的墳塋。(羅健攝影、陳秉中教授提供)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12 月 01 日訊】12月1日是世界愛滋病日,中國大陸當年因河南血漿經濟而感染的千千萬萬的愛滋病患者,得不到任何賠償和應有的醫治,上訪遭截訪甚至判刑。前衛生部高官陳秉中披露至少有上百這樣的患者因走投無路而自殺。

他向大紀元詳細介紹了其中一名村婦楊春芳一家悲慘故事。楊春芳因輸血染上愛滋病,被醫院多年「誤診」,其丈夫也因此傳染愛滋病。她希望討回公道但無人理睬,在疾病煎熬及社會的歧視下,她上吊自殺。重病的丈夫隨後不久也撒手人寰,留下兩名感染愛滋病的孤兒和年邁的婆婆。

在國際愛滋病日,陳秉中希望通過這個真實故事能讓社會更重視、關愛當年血禍下的受害者,並希望涉及血禍的中共官員能受到良心的譴責和最終遭到法律的制裁。

楊春芳因農藥中毒住院禍從天降

1993年,26歲的農婦楊春芳因噴撒農藥時防護不當,出現噁心、嘔吐、頭暈以及皮膚瘙癢和紅腫等中毒症狀,她被立即送到新蔡縣醫院救治。當時醫院反覆勸說她輸血,至少給她輸了兩次血。

陳秉仲介紹,當時對楊春芳的診治,服用解毒藥的同時只要用清水或肥皂水清洗皮膚,如果胃腸不適還可洗胃、摧吐和導瀉,而完全不必輸血。但當時河南政府動員全民賣血運動正如火如荼地進行著,醫院為了創收也開辦血站,除動員農民賣血外,凡是住院者都被要求輸血。

他表示,河南很多人當時感染愛滋病,主要的原因是當時血站採血不做愛滋病毒檢測,這樣導致汙血直接通過輸血進入病人身體,另外很多血站採血的針頭沒有清潔或清潔得不乾淨,導致賣血者交叉感染。

為掩蓋真相將愛滋病人當成感冒發熱病人治療

楊春芳出院回家不久,就出現發燒、拉肚子、全身起皰疹的症狀。於是她回到縣醫院找原來的大夫,被診斷為感冒發燒,給開了一些治療感冒的藥回家。但治療幾個月下來也不見好轉,病情似乎越來越嚴重。後來她又多次去這家醫院複查、治療,始終被當成感冒發燒,這種狀況持續長達七八年之久。

陳秉中表示,將楊春芳感染愛滋病當感冒治療的年代,正是河南省愛滋病高發期。縣醫院對輸血後出現發燒、拉肚子等徵狀,首先應想到是不是愛滋病,先做愛滋病毒檢測,進行「排他法」的鑑別診斷,以防「誤診誤治」做到「早發現早治療」。

後來河南省成千上萬賣血和輸血者,紛紛出現和楊春芳感冒發燒同樣的症狀,經抽血檢測均被證實感染了愛滋病毒。楊春芳獲悉後也去縣衛生防疫站做血檢,結果顯示,她也感染愛滋病毒了。

楊春芳隨後前往縣醫院討說法,並要求查看當年的病歷記錄,想追究醫院的相關責任,但遭縣醫院拒絕,醫院甚至不承認當年給她輸過血,更不會給任何的病歷記錄。

陳秉中表示,後來官方掩蓋真相、故意「誤診」的證據也被曝光出來了。「河南省社科院資深研究員劉倩自2004開始深入河南最嚴重的愛滋病村進行調查,發現河南當局一份祕密文件,顯示早在1993年河南省當局就已經知曉愛滋病病毒在獻血員人群中廣為流傳了。」

據河南省衛生防疫站1993-1995連續3年對濮陽、開封等4縣3市七個單採漿站所採的「健康原漿」進行二次復檢的報告稱:僅1993年河南省就有542位賣血者血樣呈愛滋病毒陽性,大大超過了1993年全國才274人愛滋病毒陽性的數字。

「為了掩蓋真相,河南省竟然將大面積流行的愛滋病,說成是感冒發燒的『無名熱』」,陳秉中表示,很多愛滋病人因「無名熱」越治越重而死去,如果當時對他們進行抗病毒治療,完全可以保住感染者的生命。

他感嘆:「這種『非正常死亡』等於變相殺人,而救死扶傷的白衣天使竟鬼使神差地成了變相殺人的屠夫。楊春芳被當成感冒發燒治療,只是河南省『變相殺人』的一個典型案例。」

甚至有愛滋病村的村醫向前往調查的專家說:「按照上級指示要對愛滋病疫情嚴格保密,愛滋病只能說成是『無名熱』,」「我是政府的人,得跟政府保持一致。」

楊春芳上訪多年無處申冤上吊自殺

楊春芳因輸血感染愛滋病毒,縣醫院一直不認帳,無奈下她開始上訪。而每年的「國際愛滋病日」是他們重點上訪的機會,但每次上訪他們都被截訪。

楊春芳因拿不到病歷,無論到省會鄭州還是到北京衛生部、民政部和國家信訪局,都把她定性為 「非法上訪」和「尋釁滋事」被遣送回鄉。

楊春芳在有冤無處申,愛滋病晚期病痛難忍,再加上社會岐視,生活的艱辛,於2008年3月一天,她用上吊自殺來終結自己寶貴的生命。

陳秉中先生悲憤說:「為了不被家人發現,趁家人熟睡不備,她在黑糊糊、臭烘烘、齷齪不堪的豬圈佝僂著身子上吊自殺了,淒慘情景令人毛骨悚然。撇下兩個嗷嗷待哺的孩子和病重的丈夫。」 
    
 

春華就在黑糊糊、臭烘烘、齷齪不堪的豬圈佝僂著身子上吊自殺了。(圖片來源:陳秉中提供)
春華就在黑糊糊、臭烘烘、齷齪不堪的豬圈佝僂著身子上吊自殺了。(圖片來源:陳秉中提供)


 
受妻子楊春芳所累,耿協力也被感染愛滋病毒,也因多年誤診誤治,在妻子走後7個月,他撇下老母和兩個艾滋遣孤,也撒手人寰。一個原本幸福的家庭就這樣支離破碎。

而楊春芳年已八旬的婆婆,接連痛失兩位親人,肝腸欲斷幾近精神失常。

陳秉中氣憤地表示:「在這位元元老母親最需要心理安撫和慰藉之際,縣鄉和村的幹部沒有一位去看望她。」

 

因輸血感染愛滋病的楊春華,走投無路上吊自殺後,其婆婆只能以淚洗面。(圖片來源:陳秉中先生提供)
因輸血感染愛滋病的楊春華,走投無路上吊自殺後,其婆婆只能以淚洗面。(圖片來源:陳秉中先生提供)

河南省血禍下感染愛滋病毒後自殺者至少過百

陳秉中還在衛生局時就聽聞這個群體的景況悲涼,退休後有了充裕的時間,他開始深入實地,調查血禍真相,希望盡一份力來為他們討還公道。

他通過對河南省30個縣上百個愛滋病村的調查,發現感染愛滋病毒因缺乏治療病痛難忍和社會岐視而自殺者屢見不鮮。「河南柘城縣雙廟村500名愛滋病死者中,有30人自殺;河南上蔡縣後陽村400名愛滋病死者中,有6人自殺;河南上蔡縣文樓村300名愛滋病死者中,有5人自殺。」

另據北京佑安醫院著名愛滋病專家張可在1999至2004年間,對新蔡、沈丘、尉氏等幾個縣2343例愛滋病死亡病例分析發現,因無法經受愛滋病晚期的折磨和歧視,有3%,即70人自殺。「這表明,自殺在愛滋病患者中已是一個不可小覷的死因。」      

陳秉中強調,近20年來,全球防治愛滋病的實踐表明,只要「早發現早治療」,及時服用抗愛滋病毒藥,可以說,不論賣血或輸血感染愛滋病毒,都可以活下來。「但由於中共當局的掩蓋和一次次誤診誤治葬送了救治時機」。

 

劉倩無數次走在送葬隊伍中,埋葬賣血死去世的愛滋病人。(陳秉中提供)
劉倩無數次走在送葬隊伍中,埋葬賣血死去世的愛滋病人。(陳秉中提供)

 


產婦因輸血感染愛滋病人數驚人

陳秉仲介紹,在河南因輸血感染愛滋病者,產婦群體因分娩輸血得愛滋病的也很驚人。在河南寧陵縣,產婦輸血感染愛滋病毒的達210例,其中150例發生在縣婦幼保健院。 
  
他表示,按常規住院分娩除非大出血或貧血,一般不需要輸血,但婦幼保健院為了創收,都對孕婦輸了從「血頭」那裡買來的汙血,孕婦紛紛中招。有產婦為上訪到縣婦幼保健院索取病歷時,醫院將病歷藏匿起來拒絕提供,甚至謊稱被水泡了。

其中產婦趙風霞因分娩輸血感染後再傳染給孩子和丈夫,其丈夫不治病亡後,趙風霞只能上訪討公道,但因拿不出病歷,被法院定性為對婦幼保健院「敲詐勒索」,被判刑二年緩刑三年。產婦曹蘭英也被以同樣理由判刑二年緩刑三年。

據陳秉中近年來對寧陵縣婦幼保健院因輸血感染愛滋病毒的50名產婦的追蹤調查,因不知感染愛滋病毒,有25名產婦傳染給丈夫,夫妻間傳播率為50%;有30名母嬰傳播給孩子,傳播率60%;因愛滋病病故的產婦有12人,病死率24%;被感染的25位丈夫已病故10人,死亡率40%;被感染的30個孩子病亡8人,死亡率27%。

 

陳秉中專程去寧陵縣看望並傾聽趙鳳霞悲情訴說。(圖片來源:林霄攝,陳秉中提供)
陳秉中專程去寧陵縣看望並傾聽趙鳳霞悲情訴說。(圖片來源:林霄攝,陳秉中提供)

呼籲徹查河南血禍案

陳秉中表示,河南因血漿經濟導致的世紀大災難至今沒有真正揭開,相關責任人也未見遭到懲處。當時的政治局常委李長春主管的中宣部下達「對河南愛滋病不准宣傳、不准報導、不准調查、不准研究」的「四不准」,中共官場對河南血禍,層層掩蓋、互相包庇。當局還長期打壓致力於河南血禍案研究的專家、學者,包括他本人。

他呼籲,對楊春芳夫婦之死給予國家賠償。同時希望,河南省幾十萬「血漿經濟」受害者夢寐以求的「一立案、二問責直至刑責、三給予國家賠償」的訴求能實現。

(轉載自 大紀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