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訴!辯護律師談謝倫伯格案 疑點重重

【新唐人亞太台 2019 年 01 月 17 日訊】目前備受矚目的加拿大公民謝倫伯格案,最新的進展是當事人決定上訴。辯護律師表示,現有的證據不足以證明犯罪事實,重審期間也沒有引入新證據,法院不應該加重刑罰。

代理謝倫伯格的辯護人是北京莫少平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張冬碩對外媒表示,因為涉及到死刑的案件,在15天之內走完審理程式直到宣判,如此之快,確實是很不尋常。

張冬碩律師認為,現有的證據首先不足以證明,謝倫貝格在大連從事了222多公斤毒品的走私活動。第二個,現有的證據也不足以證明,他參與了有組織的國際販毒活動。第三就是,公訴方所提出的補充起訴的犯罪事實,不屬於新的犯罪事實。所以,即使被法院採納了,也不能加重謝倫貝格的刑罰。

北京莫少平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莫少平接受新唐人電視臺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共對律師的限制非常嚴,目前,張冬碩律師被告知:不能接受採訪。

北京莫少平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 莫少平:「因為各方面的壓力都很大,包括司法局、司法部都要求他不能接受採訪。原來這個案子就是一個普通的走私毒品案,是很普通的。就是因為跟中、加的那個關係,突然間風雲突變,變成現在這種情況。」

莫少平向記者表示,對於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判決,謝倫伯格決定提出上訴。

北京莫少平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 莫少平:「發回重審時候,檢察機關補充新的犯罪事實的起訴書是可以加重的,但是我們律師是覺得他的所謂犯罪事實不能成立,沒有什麼新的犯罪事實,仍然給他做的是無罪辯護。」

美國之音引述莫少平的說法,當天開庭時,謝倫伯格始終沒有認罪。後來出庭的證人許清,反倒有可能參與犯罪,但是當局把他當做一個證人,並沒有把他當做涉嫌犯罪的人。

北京莫少平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 莫少平:「我們也一度懷疑,從辯護角度上講,這是不是公安的特勤,但是公安出示證據說,說他不是公安的特勤。所以這個案子本身不是事實清楚,證據確鑿。本身證據根本證實不了謝倫伯格所謂實施的走私毒品的行為。」

旅美大陸法學博士張傑表示,這起案子有重大疑點,有三個主要的犯罪嫌疑人在逃,那怎麼能判斷他是受到其中他們的指使,這個證據是怎麼確定的?

大陸法學博士 張傑:「新的犯罪事實是什麼,我們沒有看到,如果沒有新的犯罪事實,那麼肯定不能夠加重對他的處罰,所以這種案件判的就很蹊蹺。」

《紐約時報》報導說,「自從孟晚舟被逮捕以來,謝倫伯格案件的節奏加快了。」

去年12月,中國電信設備製造商「華為」的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在加拿大被逮捕,中方發出抗議。這之後,中方對謝倫伯格的上訴,法院以異乎尋常的速度重審此案,並做出裁決。

大陸法學博士 張傑:「為什麼會判這呢?其實大家都知道,因為這跟孟晚舟案件有關係,也就是本來人家15年以後就可以驅逐出境,那麼就利用這個事作?一個籌碼,我就把你攔下來,然後在半個月,這麼高的效率判決人家死刑,並且當庭宣判,這異乎尋常,說白了,就是給加拿大政府看的。」

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克拉克,對英國廣播公司「BBC」表示,「以前也見過,在我看來不公正的案件,但想不起來任何一個案件如此明顯與被告的有罪或無罪無關。據我所知,這是中國外交領域前所未有的一步,是中國的一種外交計謀。」

謝倫伯格案重審前,關於他是不是有可能成為北京尋求釋放孟晚舟的談判籌碼,謝倫伯格的家人曾經表示過擔心。謝倫伯格的姑媽勞莉·納爾遜—瓊斯(Lauri Nelson-Jones)日前對《紐約時報》記者說:「他已成為一個棋子。」

這個死刑判決,最終仍須經過中國最高人民法院的審核批准。情況還有待觀察。

新唐人電視 常春 黃億美 陳建銘 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