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抗SARS專家蘇益仁:防疫武漢肺炎面臨大挑戰

台灣抗SARS專家蘇益仁接受大紀元專訪。(視頻截圖)

【新唐人亞太台 2020 年 02 月 02 日訊】自去年12月初中國武漢傳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以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已傳播到全球十幾個國家;到1月31日,疫情蔓延至27國和地區。

目前,武漢肺炎的疫情愈發嚴重,在尚沒有疫苗和醫治藥物的情況下,如何防疫就成為每個國家和每一個人最重要的事情。

為此,大紀元專訪了抗SARS專家、台灣前疾管局長蘇益仁先生,請聽聽他對武漢疫情的分析和如何做好防疫的見解。

第一集:媒體和政治透明 對防疫工作至關重要

記者:目前在中國爆發的武漢肺炎,和當年的SARS同屬於冠狀病毒家族,在防疫上要如何做?

蘇益仁:在防疫裡面有一個很重要的,我一直在期勉我們國家的防疫人員(的原則),就是說,(你)一定要用自己的經驗、科學的判斷,去做自己的(防疫)基礎。那麼,即使是世界衛生組織(的資訊),中國(的資訊),所有的資訊都只能夠當作參考。

尤其在中國大陸(是)整個比較極權的國家,它在各個層級,從市到省,從省到中央,層層都在管控,所以它的效率是不好的。當然,有可能是初期的疫情他們也不敢上報,盡量到某一個階段(對疫情)都非常確認了的時候,那麼才宣布。

防疫裡面的很大困境,就是在這個地方,(因為)你沒有在第一時間就把它控制下來。所以,這個也是武漢疫情沒有很快(被)控制下來的一個因素。

大概在十天前左右,習近平說:我們全中國要針對武漢冠狀病毒開始防疫的時候,那麼隔天就跑出八十個病例,每天都是八十一百(確診病例),他們當然是說,可能他們的檢驗技術進步啦。

但是也有一個原因,就是當初他們很多主事者需要把這個(病例)數字降低,不會引起上面的困擾。所以在這個地方,以這一次跟2003年SARS比起來,我自己覺得是有改進。

但是,跟台灣比起來(是沒法比的),台灣現在幾乎是透明的。因為台灣的媒體太透明了,所以現在我們的防疫人員有一個法則:絕對不敢對疫情有所隱密。因為你的隱密,馬上會被媒體知道;所以,媒體的透明性,跟政治的透明部分,我想對防疫來講,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集:病毒潛伏期或發燒前就人傳人 防疫將面臨大挑戰

記者:如果武漢肺炎在潛伏期或發燒前就人傳人的話,防疫方面會怎麼樣?
蘇益仁:我想,這個(武漢肺炎)可以在潛伏期或發燒前就人傳人,這一個證據如果對的話,那麼這一次的防疫,就不是很好做,就會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為什麼呢?因為在2003年的時候,我們是用「不發燒、不隔離,那它不會傳染。」這樣的一個很單純的原則,把SARS的整個防疫控制住了。

也就是說,因為SARS感染深部的肺組織,所以(病人在)感染發燒以後,到兩三天的時候他咳出來,那麼病毒才從呼吸道來感染人。那我們這時候主要(是在)大家第一天發燒的時候,都把那個病人找出來隔離,就不會(把病毒)傳染給別人,那接觸者也不需要隔離。

就像流行性感冒病毒,它是在潛伏期就可以人傳人的,那這樣子的時候,你在防疫上面隔離,就沒有什麼效果。因為它還沒有出現發燒的時候,(感冒病毒)就已經傳出去了,所以如果要隔離,隔離的不曉得要多少人。

所以,這一次的武漢(肺炎)SARS冠狀病毒疫情,我覺得最大的挑戰就是:它如果是在發燒之前就已經可以人傳人的時候,那這個部分,以後在防疫的時候,在隔離的時候,那麼「發燒」就不能夠當成一個重要的防疫指標;那這一點,會增加未來防疫上面的困難跟挑戰。

記者:中國大陸那邊封了好幾座城市,不曉得是不是因為這個情況,所以它已經抵擋不住這個疫情的嚴重性。那您覺得,這個東西發展下去它有什麼解套?它有什麼更進一步的解決方式?

蘇益仁:我想,現在武漢的疫情陷入了困境,如果是真的是發燒之前就可以人傳人,那這(疫情)規模會非常大;而且,現在又遇到了流感季節加上中國新年,有這三個非常大的因素混在一起,所以武漢的這個防疫呢,這個冠狀病毒的防疫,會非常困難。

我相信,現在整個武漢或者它的周邊城市,醫療體系跟(整個)社會,會陷入跟(2003年)SARS一樣的崩潰的狀態。

所以,在這個時候,如果像SARS一樣用「發燒」(指標)來作為防疫的一個重要的策略,顯然這一次武漢的這個冠狀病毒肺炎,大概是沒有辦法用這樣來防疫,那樣的話,(防疫要)做出來就會非常困難。

到現在為止,我已經十幾年了在思考這個問題;我也不曉得這個地方的進一步(怎樣),如果(可)在已有的措施以外,能夠像SARS這樣的控制下來,這個地方是未來很大的挑戰。

第三集:武漢肺炎是否可透過眼睛傳染?

記者:現在他們說病毒也可以從眼睛傳染,您覺得那有可能嗎?
蘇益仁:我們最大的問題就是,當你被感染的時候,你的手如果是摸到了有病毒污染的地方,那因為你的手常常會摸來摸去嘛,所以,當你去揉眼睛的時候,那眼睛會變成一個感染的地方。(2003年SARS的時候),我們有幾個案例是這樣子的。

譬如說在臺大醫院急診處,那裡有三十幾個人感染,因為接收大量的SARS病人,所以病毒就(分布)在很多很小的空間環境裡。醫護人員在做(工作)的時候,那麼就摸到那個冰箱啦、電話啦,(病毒)就是這樣傳來傳去。

他(醫護人員)在脫衣服的時候,那(手)就會摸來摸去嘛。因為那個時候,大家對環境病毒來源的觀念沒有那麼重。

所以,現在很重要的是(設立)標準的作業程序:口罩要怎麼拿下來,才不會散播感染源。也就是說,當你的手去摸口罩時,就變成手去把這個感染源就又散播出去了,那你自己又摸了其它的地方(等等),很多都是這樣子的。

不過,根據我們過去的經驗,從這樣子得到的感染,病毒量都不大,所以大部分的情形都是會痊癒的,發燒或肺炎以後就好了。所以,在冠狀病毒或SARS這個地方(得)的重症,其實跟你所感染到的病毒量,是有很重要的相關性。

一般來講,病毒量如果在10的4次方以下的,1CC大概10的4次方,你得到的感染大概都很輕微。

那麼如果是重症的,大概(病毒量)在10的8次方跟9次方以上,你得到的感染(為重症)。譬如說,被病人吐出來的飛沫直接噴到臉上,或者噴到身體上的,那個病毒量都非常高,所以那個都會變成重症。

那麼,若只是從環境污染而摸到(的病毒),病毒量都不大,所以那個症狀一般都較輕微。

轉載自《大紀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