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直播】為何劉醇逸競選主計長引爭議?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我是李欣。我們今天討論的話題是「市議員劉醇逸競選主計長為什麼引發爭議?」9月15日就是紐約市初選的日子了,做為市議員的劉醇逸競選主計長格外引人關注,但是他近期推出一個競選廣告,非但沒有給自己加分,反而在各族裔中引起很大的爭議,為什麼會這樣呢?劉醇逸為什麼要競選主計長?紐約市的主計長又是怎樣一個職務呢?針對此話題,我們請來了三位嘉賓,這一位是陸東先生,他是前中華海外聯誼會的理事,您好!另外兩位是本台的特約評論員李天笑博士和杰森博士,您們好!各位觀眾我們這是熱線直播節目,歡迎您撥打本台的熱線646-519-2879參與今天的討論。首先請問天笑博士,紐約市的主計長是怎樣一個職務呢?李天笑:主計長是紐約市的財政主管和審計主管,他主要是監督和審計紐約市各個部門的財政運轉和預算運轉等,同時他還掌管600億美元的預算,和830億美元的公務員基金,所以財政權力是非常大的。同時還管紐約市的債券,買賣債券和債務,定期公布紐約市的財政報告。主計長每四年選一次,最多可以連任三次。這個行政官在紐約市是排第三位,就是市長,公益維護官,然後是主計長。如果市長和公益維護官都不在位的話,他就直接可以頂替市長,所以這個職位是相當重要的。主持人:杰森博士,近期劉醇逸推出了他的競選廣告,在廣告中他提出在童年的時候曾經血汗工廠做童工。《每日新聞》馬上發表了文章駁斥了他這種說法,這篇文章是怎麼寫的呢? 杰森:我們知道最近從奧巴馬提出自己卑微的出生,贏得了很多支持,很多少數族裔出生的政客他都以自己的苦難,自己從小打拼來做為自己的競選賣點。劉醇逸同樣打這個牌,但是他這次打漏了,為什麼呢?他說自己從小在血汗工廠長大,說母親在血汗衣廠裡幹活,自己從小也進入血汗衣廠裡幹活。他這個廣告打出來以後,他是想取得大多選民和中低層選民的選票,給他們有個認同感。但是《每日新聞》就立刻採訪了他母親,他母親說,我沒有在血汗衣廠裡幹活,我只是有時把衣服拿回家來做,因為我要在家看小孩,所以拿回家做。說劉醇逸小時候也沒有進過血汗衣廠,最多是他給家裡稍微幫點忙,做小孩活幹家務,獎勵他給一點錢,就這麼一個概念。所以這個事情一爆出來了,從根本上人家對他的人品就開始質疑了,他可以為了他的競選,為了這麼一點點所謂的人生色彩而撒了這麼大的一個謊,然後最後還硬把他母親拉來給他站台,希望他母親能改變以前的說法,最後他母親本著良心,還是重複之前的說法,但是劉醇逸當著記者的面再一次圓自己的謊。從這一點看,他知錯還不改,而且在這過程中還把母親,他家唯一有良心的人硬往上拉,這時大家對他的人品一再質疑,所以整個事情越鬧越大。主持人:我們看到後來劉醇逸又對記者說,他父母是為了好面子不敢承認這個事實,也有一些華裔的記者也說《每日新聞》的這個記者不了解中國人的文化,說中國人為了好面子,為了保住他的面子,可以撒一切的謊。所以究竟您們是怎麼看呢?李天笑:沒有必要同時三個人,就是他父母還有工廠當時的經理同時說一樣的謊,這是不太可能。而且根據現在所有的資料看,劉醇逸並沒有跟他母親之間有講好,所以他母親應該說是沒有說謊的必要。而且從美國當時的經濟情況來看,雖然70年代屬於蕭條時期,但是從他們家的情況來看確實是屬於家境比較殷實的,他父親在美國一家日本銀行做國際部的官員,做了大約有11年左右,在這期間他們還買了雙車庫的雙層的房子。而且劉醇逸本人上的也是最好的學校之一,美國學校有五類,這類特殊學校需要有很好的成績才能考進去的,因為家裡會給他補習,或他花自己很多時間上在學習上面,他也不可能去打工。所以從他家裡和他本人的情況都證實和他早先說的不一樣。主持人:他們早年買的房子價值多少呢?李天笑:現在這個房子,有一說是當時價值是50多萬美元,但是現在到底多少?沒有人看過當時的資料,他也沒拿出來,所以估計如果這個數字是確實的話,現在價值近200萬美元。主持人:我們先接一下觀眾的電話,一位紐約的張先生在電話上,張先生您好!張先生:您好!今天很高興看到今天你們主持的節目,非常即時,尤其是在9月15日之前。李欣女士是新聞主播,我很喜歡看你的節目,端莊大方甜美可愛,主持《熱點互動》同樣的出色。我的觀點是,第一他為什麼受到反對?第一,他違反美國價值觀念,與中共邪惡政權如出一轍,最能體現這一點的就是,當法輪功受到那些暴徒攻擊的時候,他完全站在暴徒的那一邊。當張而平問他,在錄像時你看到他們的暴行沒有?他只是視而不見的說,我只看他的紙巾。任何人都看到紙巾是留著血,不打怎麼會流血呢?這是最重要的,他違反美國價值觀念,不為選民服務,是站在邪惡一邊。第二,他的品格通過「血汗工廠門事件」也暴露出來,劉醇逸硬要裝自己童年時是受苦做童工,打悲情牌,同時另一方面他的父母又是另一種描述,他父母也不傻,在美國做童工是違法的,你認可了之後,同樣又可以追究你虐待兒童,或是違反美國這方面的法律。主持人:好,謝謝張先生。下面接一下新澤西的徐女士的電話。徐女士您好!徐女士:我想說一下,關於劉醇逸他舉他們家的例子,我覺得他沒有撒謊。因為我舅舅和舅媽也是那時從台灣移民過來的,他們從台灣來的,所以比大陸人更有錢一些,他們一下買了三幢房子,自己住一幢,兩幢出租出去了。中國人因為有個傳統,不可以坐吃山空,他們英文又不好,所以只能到衣廠工作,我舅媽是在衣廠工作,我舅舅做別的工作,我覺得這是有情可原的。因此我覺得劉醇逸先生在這方面沒有撒謊。主持人:謝謝徐女士。我們再接一下新澤西的宋先生的電話。宋先生:你好,我是看了一些有關劉醇逸的報導,我覺得這個人從面相上看是一個不誠實的人。為什麼呢?因為他母親也出來了,當面講了和他所講的話是不太符合的,我覺得這個人是沒有良心的,起碼是沒有孝心的,甚至連父母都會出賣。如果他是來自大陸,是大陸人的恥辱,如果是來自台灣,就是台灣人的恥辱。這樣卑鄙的人當選,他能幹出什麼事情?肯定是會出賣選舉他的人,他肯定也會出賣美國的利益。難道台灣人當中就不能選出一個有良心有誠信的人嗎?所以我覺得如果劉醇逸當選,他最後只能是個在利益面前會出賣選舉他的人。主持人:謝謝宋先生!我們再來問問我們的嘉賓,劉醇逸在美國新聞文章發表之後,他還有什麼樣的反應嗎?李天笑:首先劉醇逸修改了他的說法,原來是說他跟他母親去血汗工廠打工,後來修改了,原來這麼說的,他母親在血汗工廠打工,他是屬於那種帶著鑰匙圈的孩子,跟他母親去。後來他講只是暑期的時候跟他母親去,平時在家裡面,也就是說他部分的承認這點。另外他也承認他母親是在家裡幹活,但是同時他還爭辯他母親確實有到血汗工廠打工,但是血汗工廠的經理說他母親不到工廠裡邊來。所以這之間是矛盾的說法。還有他父親說當時劉醇逸拿了幾分錢,是因為給他零用錢,鼓勵孩子自給自足,將來在社會上有發展,在美國家庭一般都這樣,這也事有情可原,他辜負他父母是另外一回事。但是這個他沒正面回答,到底是零花錢呢,還是他們家本來就是很有錢,或者是自己兼差作為零用錢來花。實際上他可能也到工廠一、二次,但是報導講,他只是去看一看機器,玩一玩、跟他母親走一走。他把這個東西擴張他在工廠裡打工,而且打工了四年,這就是他說謊的部份了。杰森:問題的關鍵不在這些細節,關鍵在於這個人為了一個目的,他可以扭曲事實,這是關鍵所在。通過爭論,辯解,這個問題已經水落石出了。剛剛徐女士說,台灣人很多很有錢,來了可以買房子,但是同時也在工廠裡做工,這個可以理解。他母親在家裡可以做一點事。但是和那種在工廠裡,在高溫下努力的工作掙一點點錢,僅僅是為了維持生活,不幹這活兒就沒飯吃這樣的情形,完全是兩樣的生活。劉醇逸小時的生活絕對不是那樣的生活,他父親是銀行的高管,他的生活一定一直是很優渥的,他從沒有真正的比如像奧巴馬,或其他那些少數族裔,真的很貧民窟的人,一步一步的靠自己努力成長起來,他不是這個經歷。但是他為了達到他的競選目的,可以扭曲事實,最終使自己有一個所謂自己奮鬥的少數族裔,在一個卑微的環境中成長的這樣的一個個人色彩,為了個人色彩,他可以扭曲自己的家庭背景。所以問題關鍵不在這句話對,那句話對,在於這個人的道德在這件事情中是不是有一個很好的體現,這個人是不是可以為了目的而不擇手段。主持人:陸先生,您怎麼看這個問題,因為這報導出來劉醇逸和他父母的講法完全是針鋒相對的,兩個人講法其中肯定有一個人在撒謊,您是怎麼看?陸東:我只能為劉醇逸感到惋惜,他沒有導演好,《每日新聞》記者太認真的到他家去問了,劉醇逸沒有跟家裡講好,我想他知道今天的情況,他有和家裡講好的話,就不會出醜了。剛才徐女士講她舅媽也打工、也買房子,但這跟劉醇逸的案子不存在類比性,因為她舅媽是靠打工來養房子,但是劉醇逸家根據他父母的情況,他們家是不缺錢,他打工是為了鍛練或是怎麼樣。所以根據所有的證據符合起來看,我們推理他說的完全是個謊言,應該是有根據的。主持人:我還想問您,劉醇逸在當了多年的市議員的時候,為什麼要競選主計長這個職位呢?有什麼樣的一個過程嗎?陸東:我想有一個合理的猜測,劉醇逸在做市議員的時候,他開始受到中共政府的重視,他也很配合送神五、神六賀狀。他在市議員這職位還是比較低的,很有趣的是05、06年他去大陸的時候,中共媒體就把他捧為未來傑出的政治領袖。我的理解是這樣:劉醇逸自己還不知道自己未來是政治明星,中共內部清單上已經把劉醇逸當成將來的政治領袖。主持人:劉醇逸這次競選主計長,是否得到華人社區的支持呢?陸東:表面上是得到了華人社區社團的支持,但是這些社團並不代表華人,因為這些社團有的只有幾個人,有的是打麻將的老太太,就是那些所謂的僑團領袖在運作,他背後支持的應該是中國政府。因為我也做過僑團所謂的領袖,是中國旅美商會的會長,我們商會的運作也就靠我們幾個領導,根據領館的那些指示,然後湊錢。所以我感到,劉醇逸是一個中國政府利用來達到某一些戰略手段的一個堅兵或者木偶,而僑團是在幕後操縱木偶的操作人,但不是導演,導演是中國政府。主持人:我們先接一下觀眾的電話。紐約的張先生您好!張先生:您好,我要講劉醇逸的事情。劉醇逸如果他今天當選的話,他只會禍害這一方的人民。為什麼呢?第一個,他在整個當選期間,他不但沒有做一件好事,都在做壞事。所以我呼籲所有的紐約市民,不能選這樣的人當官員,他是個騙子加謊言,他不僅騙他自己,也騙整個美國人,這樣的官員如果當選,只會成為中共另一個攻戰美國的特務。主持人:我們再接一下另外一位紐約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張先生:我把剛才沒有講完的話講完。我的觀念是這樣的:一個沒有美國價值觀念的人,親中共的人;一個沒有基本道德的人;一個沒有誠信,撒謊的人,是沒有資格來競選美國的公職,也是不會受到選民的認可的,不管他喧鬧的有多麼熱鬧。劉醇逸表現的方方面面,媒體已經報導了很多,剛才3位佳賓又做了簡明扼要的介紹,可以說他是沒有美國價值觀念,沒有基本道德,沒有誠信。因此應當對這種人是說「不」(say no to him)。謝謝!主持人:謝謝,張先生。杰森:我想補充一下剛才陸先生的說法。他為什麼要競選主計長?不是說他有志一定要做這樣的官員,事實上他本身是個政客,因為按法律規定,他沒有權利再去選市議員了,而他選主計長也是個政治投機。當年他早已經開始拉集資了,2007年、08年他就已經開始拉集資,當時他都沒有訂自己要選什麼?當時他為了拉集資,他打的是民主牌,華裔牌,他的錢主要是從華裔社區來的,他當時在「拉錢會」上就說:社區讓我選什麼,我就選什麼。事實上在他心目中,他是在給自己找一個政治出路,而並不是說他有志於做審計官,他有什麼計劃。臨到最後,他權衡了,市長他連邊都沒有,一共3個官員要選。另外主計長有實權,他覺得是一個很好的平衡。另外從他集款可以看到,他算是集款最多,大概拿了320萬美元的贊助,但是大部分錢來自於紐約市之外,換句話說,他的錢是從全國各地的華裔社區裡頭拿到的,他在拼命打華裔社區的這張牌,從這方面拿錢,但是他在紐約市的支持率並不是像他的集資那麼多。主持人:我們首先接一下觀眾的熱線,法拉盛的卞先生您好。卞先生:各位觀眾您們好,我想劉醇逸選主計長,除了剛才嘉賓說的他不能當議員之外,我認為他是把它(主計長)當作一個謀財的工具,因為他的三分之二資金,說是來自於紐約之外。但是據我們所知,紐約以外的人,其他城市的人根本不會關心他去選紐約的主計長,也不可能為了他要競選主計長,其他內布拉斯加州,或者阿拉巴馬州的華人會捐錢給他,那是不可能的,作為華人的情況就這麼回事。那麼這些錢究竟從哪裡來的,從他公布紐約市捐款人的地址來看,很多都詳情不明的。所以我完全有理由懷疑他三分之二的錢是中共的中國同鄉會這樣的政治捐款,所以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信號。他是拿著中共的錢在進行競選。因此我呼籲紐約的選民要徹查他真正政治捐款的來源,這三分之二的錢,我認為它是非常來源不明的,非常可能是中共的政治捐款。主持人:好,謝謝卞先生。我們再問一下剛才卞先生提到很重要一點就是他捐款的來路是非常可疑,您怎麼看呢?您覺得這是社區對他捐款的來路,有沒有什麼解釋呢?陸東:他這個捐款合理的解釋應該是這樣。他說三分之二的捐款是來自於紐約以外,他劉醇逸不具備這個捐款、籌款的能力,也不具備來自三分之二紐約以外他的組織型式,也就是說劉醇逸的捐款不僅來自於紐約的僑團,也來自於外州其他城市的僑團,那麼誰來協調這個僑團,那就是中領館或者大使館。這當然是很明確,一般的人,具有智商的人,我想都能想得出來。主持人:您本身原是中共僑團一個主要的成員,您以前是中華海外聯誼會的前任理事,那您能不能介紹一下海外聯誼會,像這樣一個僑團的運作是怎樣呢?陸東:中華海外聯誼會,它是一個由中共中央統戰部第三屆領導,是一個全世界的一個統戰組織,在紐約有梁冠軍、花俊雄、我,還有其他人,是這個中華海外聯誼會的理事。我是97年做海外聯誼會理事,花俊雄他們是2001年做海外聯誼會理事。中華海外聯誼會它的口號是團結全世界的華僑,為中國的振興出力。但是其實中國共產黨它本身也代表中華民族的利益,所以它是在組合利用這些華僑、僑團,為中共維持政權服務的,那我也是有一個過程才對這個有認識的。主持人:您剛才提到了就是中華海外聯誼會它的運作,那您覺得中華海外聯誼會跟中共使館和海外的中文媒體是怎樣一種互動關係呢?陸東:中華海外聯誼會並不是唯一的協調全世界僑團或者滲透活動的一個組織,還有國務院僑辦等其他方面的組織,但海外聯誼會是其中之一。那麼一般來講,領館它還有它的運作方式,所以海外聯誼會的理事他一般來講是作為領館名單上的人,如果中領館它有什麼重要的活動要推動的話,它會打電話給這些人,然後由這些人來運作僑團,基本上是這麼個操作方式。杰森:美國競選捐款的過程,事實上在法律上它是有嚴格規定的。比如說它不允許一個政治團體直接捐款,你捐款都得以個人的名義,而且有個上限,比如說幾千塊錢,作為一個上限。它這個本身就是為了防止一些利益集團左右這個選舉,它(美國)就想變成一個草根運動,然後大家共同來捐錢。我們從歷年報出來,中共涉入的美國競選捐款這個案子裡頭可以看到,這個法律已經被中共鑽了很多空子了。比如說我們前一段時間也報出來克林頓,他本人的捐款內發現很多很多紐約的華人給他捐款,但是記者去找的時候那個人並不存在,它實際上是借了這個人的名字或者是說這個住址,而那個人捐款人他都不知道他自己在捐款,事實上是有人用他的名字給捐了款。很多時候我們看一看,比如說現在這個紐約的同鄉會,它其實跟國內是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它那的生意貨是國內進的,它在國內有投資,而這些投資事實上是很好做交易的,我國內給你一塊地,你就有很多錢,那麼這時候在這地方上讓你組織一些人,寫個支票給他捐款,方方面面非常容易達到這樣子。陸東:杰森提得問題是很重要的。我剛才得到一個信息是說,比如講福建公所,它一下子一天籌了7萬塊錢,那麼好多名單上某某人捐1千塊錢,但是你問他本人的話,他當天只捐了10塊錢,那麼突然之間就多出這9百塊,這樣的話,你就可以看到,它(中共)利用僑團來運作,但是僑團來運作的時候,它就需要落實到人,但是人又不會捐1千塊、2千塊給劉醇逸,往往捐10塊或者20塊,那麼它為了資助劉醇逸,所以僑團領袖把這個錢墊出來。他怎麼墊出來?杰森講的是一個。你在國內給你一個生意做1百萬,然後你拿50萬出來資助這個人,所以美國政府應該調查這是虛的人頭。福建公所,在7月24日那天一下子捐了7萬塊錢,哪些人捐的?跟這些人對對,因為現在已經有幾個人舉報過來了。那根據這個情況,我們作為一個美國公民,我們要求美國政府進行調查。主持人:好,我們再接幾位觀眾的電話,一位是紐約的宋先生,您好。宋先生:您好。主持人:您請講。宋先生:我講兩點。第一,就是關於紡織廠「血汗門」的事情。其實這個問題,至於他幾歲怎麼進了工廠打工,當什麼經理,其實這些東西都不是很重要。關鍵就是說劉醇逸他這個人,當了這麼多年的議員,我們也都看出來了,他這個人是既無德又無能。他當議員期間他是主管紐約交通的,結果你現在看看,咱們不用講遠的,咱們就講我們當地的這個社區,看看我們法拉盛的交通,沒有絲毫一點改善,而且是越來越糟,這是第一。第二,劉醇逸他三分之二的競選的資金來自於這個外區,那麼這裡的話,就是涉及到是不是有這個政治獻金的問題,我想如果要是調查的話,肯定會是有的。主持人:好,謝謝,那我們再接一下紐約的王女士的電話。王女士:我就是因為去年看到法拉盛,有好多人在那兒圍攻當地的那些居民和公民,就是說因為信仰不一樣嘛。這就像到了文革一樣,人家過路只要稍微說一句公道話,像說,你們能不能安靜一點,聽一下人家對方在說什麼,那邊在集會。馬上那些人就來圍攻了。然後就在那個情況底下,這個事情是發生在劉醇逸的轄區裡面,但是他實際上對這個事情完全就是完全不管,反而支持攻擊那些居民和公民的人。像這樣的話,你說我們在這兒看到這種情況都會想,今天他是對不同信仰的人,明天可能對你來了,他都是在幫中共說話,像這種代表的話,那絕對是不能選的。他其實都在幫中共說話,不是在幫這兒的居民和公民說話。主持人:好,謝謝。我們下面再一接下紐約袁女士的電話。袁女士:主持人好,嘉賓好。我想說劉醇逸競選主計長,這一次我覺得真的是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他這一類型的交通委會主席,不但交通沒搞好,還弄了一團糟。我就不明白了,我們現在還在說他中共不中共,這些僑團的人就是要把我們紐約的這個地區,帶到中國的土地上面去,好像紐約是中國的一部分一樣的。他們這樣子做,把我們帶到他們的受盡苦難,是一樣的。就看劉醇逸他的面相,如果我們大家選了他,我們遭難的日子就在後面了。所以我在這裡呼籲全紐約的有識人士,有正義的人,有人權的人,要保護我們美國國家土地的人,都要出來。主持人:好,謝謝您。我們再接一位紐約陳先生的電話,陳先生您請講。陳先生:我來自台灣,我知道最近劉醇逸要競選這個選舉,那麼我想從他最近的這事情中,我就可以感覺到為了政治的利益,他喜歡靠攏共產黨。我想以身為台灣人來講,是一種很不光彩的行為。那我想說通常對我們台灣人做…,應該說對所有中國人做了那麼多的壞事,而且現在這個政權極端的腐敗,高官出逃。而劉又在這個時候向這個腐敗的政權去靠攏,我覺得這真的是非常不恰當的。主持人:好,謝謝陳先生。我們再接一下紐約董先生的電話,董先生您好。董先生:其實我原來對劉醇逸的印象還不錯,因為我覺得他在我們法拉盛生活也有十多年,感覺在社區裡也做了一些事情,包括我的朋友在法拉盛出車禍,他都有來參加葬禮。本來對他的印象都還很好,但是,這一次我覺得什麼親共也好,他的人格、道德等這些,很多都是在短期內,都不一定是我們,就是他當選了之後,我們也不一定馬上能看到的結果的東西。主持人:好,謝謝。我們請嘉賓再談一下,我們還有最後一分鐘的時間。李天笑:劉醇逸這幾個方面的問題,一個是政績的問題,實際上他持了一個雙重的標準,當時為了一個錫克教徒的權利,他推動了兩個法案。但是他卻區別對待不同的人,法輪功學員他也是有信仰的,但他卻不支持,這是一個。只要是這個社區居民不管他有什麼信仰,要完全公平的對後,這樣你才能代表這個社區的選民的權利,這是一個。再有一個最重要的就是以「中共不等於社區的民眾」,就是你代表了中共,你必然要違反社區民眾。因為中國大陸的民眾,從中國大陸來的人都知道,中共的利益跟民眾的利益是決然相反的,而且是迫害民眾的。所以你站在中共這邊,你絕對當不好這個主計長的。主持人:好,非常感謝各位觀眾朋友的收看,我們今天由於時間的關係,只能到這裡結束了,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