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話壇】丹東劫 (一)

欒溱洋:我現在就感覺這個社會就太黑了,我現在就感覺有錢能買通一切,不發生事情不知道。老百姓有難,沒人管。張正廷:我們這些無辜的百姓,合法的老百姓,公民得不到做人的尊嚴,反而處處受到迫害,我們現在連做人的權利都沒有,我們現在是偷偷摸摸的做人,我們究竟犯了甚麼法?宋玉潔:打老百姓貪污老百姓都是他們的功績!宋若賢:就是我不管到哪個地方去,他們都能堵著我,不讓我走,後來就給我抓回來,就給我進行教養。姜家文:一個小小的案件,你都監督不了,中國這個體制問題,多少時候能是個頭啊。我們老百姓根本就沒甚麼希望了。唐秀云:夫妻倆都活了,老頭都70多了,連個住處都沒有啊,中國這麼大個地盤,難道我們公民能住的地方沒有?還講人權嗎?主持人: 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您收看今天的百姓話壇節目,最近我們連續接到幾位來自中國丹東的居民的投訴, 第一位是欒溱洋,遼寧省丹東市邊境合作區浪頭鎮北安民村五組村民。下面我們聽一聽他的講述。欒溱洋: 我今天22歲,我反映我父親的事情。我父親是2009年8月22號晚上在海上發生一場事故,這場事故直接造成了4人死亡,2人重傷,5人輕傷,而現在事故遲遲得不到處理,然後政府機關也幫著船主拖延時間,作偽證,我們家屬也得不到應有的賠償。主持人:欒溱洋的父親欒久生於2008年起,一直在本村村民萬成的摩託艇上打工,但是因為船主為人霸道,而且又是走私,欒久生打算停止為他工作。但是2009年8月的一天,欒永生和船主弟弟一起再次上艇工作的時候。在前往朝鮮海域的途中,不幸與迎面駛來的另一摩託艇發生相撞。欒溱洋: 然後在09年8月22號晚上7點半左右,我父親就跟5個人一起出海。在行駛到中朝海域邊境線29號鼓,與迎面駛來了一條也是摩託艇發生碰撞了,當時這個船主發生事故的第一時間沒有通知我們家屬,我們家屬離這個出事地點只有5分鐘的路程,主持人:同樣被撞落水的另一條摩託艇的成員,因搶救及時,無一人遇難。而欒溱洋父親那條艇上的成員包括他父親在內卻有四人死亡。欒溱洋認為,父親被扔到岸上長達一個多小時沒有送往醫院,錯失寶貴的搶救時間,造成他父親的死亡。欒溱洋: 水裡面打撈上來直接拉到岸上了,放到岸上了,沒及時送到醫院,這個船主的親弟弟沒打撈上來,這個船上一共5個人,有兩個是他的直系親屬,有一個是他的外甥有一個是他的弟弟,他當時把他外甥撈上來之後就直接送到醫院了,而我父親跟其他人撈上來就沒送醫院,就放在岸上了,後來呢打撈他弟弟一直沒打撈上來,實在沒辦法才把這些人送到醫院的。主治醫生,外科的主治醫生我問他頭上有多大的傷?我問他能不能致命,能不能當場致命?他說這個不能當場致命,不至於死亡就是搶救不及時,醫院跟我說你們用船多年,一點搶救措施都不會嗎?他們家於喜勝那條摩託艇有一個人傷比我父親重得多,他的鼻樑前面都骨折,粉碎性骨折,胳膊腿多處骨折,頭上也全都是傷,撈上來的時候也是一樣跟死人一樣,但是人家都能救活,我就想我父親為甚麼救不活?(於喜勝的艇上)一共有6人一人重傷無人輕傷,沒有死亡的。主持人:欒溱洋透漏說,當時正值政府制定的休漁期,摩託艇是到朝鮮海域進行走私交易時出的事故。欒溱洋: 後來查查說,這條船根本不是出去打漁的,專門是我們中國運一些東西煙酒呀,柴油呀,一些物品去朝鮮海域跟朝鮮換貨,就俗稱像走私一樣的。8月1號到9月1號這個時間段,這一個月任何船只不允許出海,這是是國家法定的休漁期,又正好趕上今年不是60大慶嗎,之前離朝鮮特別近,休漁期今年就特別嚴。後來政府想私了這件事情,因為這畢竟在休漁期,要是去起訴的話,要幹嘛的話對政府影響挺大的,因為畢竟是在休漁期間發生這麼大的事故,政府完全是有責任的,政府就出面來協調,我們浪頭鎮黨委書記劉華新就出面了,這個浪頭鎮黨委書記就這麼說的,我代表區政府代表鎮政府你們先把親人火化,火化完之後我一個星期把這個事情處理了,把錢也給到你們手裡,也給你們賠償。結果這幾家火化完之後,再去找這個黨委書記劉華新,根本就見不著這個人,見不到這個人,要麼就是拖有事情,要麼就開會,要麼就不在鎮裡面,遲遲不見我們,哪怕見到他,他就只能說這件事你們去起訴吧,我現在管不了,說句不好聽的話,就是官方勾結,就是劉華新和這個船主勾結,一起來拖延時間來作偽證,因為當時這條艇就是三無船證,根本甚麼證件都沒有就是非法養的,再加上從事非法活動,出了這麼一回事之後就利用拖延時間,他的手續甚麼都辦全了,剩下的摩託艇該轉移的也已經轉移了,等轉移完了這個船主把所有的偽證全部都做好了之後呢,這個黨委書記現在就撒手不管了,就是你們愛去找誰找誰,現在我處理不了了。我們浪頭鎮黨委書記他利用官職期間,貪污了不少錢。主持人:欒溱洋告訴記者,摩託艇的船主萬成背景複雜,多年來在國家法規不允許擁有摩託艇的情況下,公然駕駛摩託艇頻繁走私,而且暢通無阻。欒溱洋: 他這個人背景相當複雜,因為我們家這邊養摩託艇的,有摩託艇的人都是幾乎跟政府有關係的,因為這個摩託艇在國家法定根本就不許養艇的,就根本不允許有摩託艇,他一養就養了五六年,都是從事不正當的,根本就不是出去打漁呀,捕撈呀,他其實出去就是走私,他一共有三條艇,三條摩託艇,一條摩託艇已經完全報廢了,還有兩條摩託艇,事發之後隔了能有兩天時間還繼續從事,還繼續出海,他根本就是在那邊暢通無阻,政府部門根本就不管,他這個人的背景就是仗勢欺人,有錢有勢欺負老百姓那種的,他之前在2000年的時候就被政府打入過黑社會,還用汽車拉著遊行來呢,因為他私藏槍支。 主持人:在事故發生後,船主萬成更是態度惡劣,拒絕賠償,甚至還威脅遇難者家屬。欒溱洋: 接下來我們家屬就是說,人死了就應該得到賠償對不對?這個船主告訴我了,我寧可用這些錢來買通官方,我也不會給你們家屬的,他就跟我說,別給你臉你不要臉,他說你父親已經都死了,你是不是還想搭上一條命?在12月21號的時候,我母親就是去商店買東西,晚上七點半左右去商店買東西,這個船主正好就開著車追我媽,想把我母親撞死,他現在達到這種,想殺人滅口,多次以電話的形式來威脅我們家屬,成天就是十多點鐘,要麼就是凌晨幾點鐘打電話給我們家,就是一分錢讓我們得不到,還讓我們傾家蕩產,他現在的意思就是一分錢也不賠我們,除非讓我們配合他去起訴另一方船主叫於喜勝,我們家屬就不同意。主持人:欒溱洋表示,如此重大惡性事故,發生在政府相關部門全力嚴管的休漁期,與政府官員的的瀆職有直接的因果關係。但是政府官員卻與船主官商勾結,刻意隱瞞真相,忽悠受害人家屬。欒溱洋: 我們家這邊就是離朝鮮特別近,休漁期今年就特別嚴,政府部門就24小時專門派人在港上看守,但是政府機關他也沒有看住之後,就導致這場事故, 現在政府部門它也隱瞞不報, 要造成三人以上死亡的事故屬於重大事故,但是我們區政府,鎮政府反而來威脅我們家屬。我們家是農村,我母親就在村裡面當幹部,咱說就當最小的幹部嘛,出事能有一個星期的時候,我們浪頭鎮的黨委書記他叫劉華新,劉華新他就威脅我媽。就說你今天要把事情鬧大了,我就立馬撤你的職。你要鬧大了你後果自負。就這麼威脅我媽。丹東市黨委書記叫薛恆,在休漁期結束的時候,他在9月12號,在丹東市廣播電臺講話,他就說在今年的休漁期這段時間沒有發生任何事故。主持人:摩託艇碰撞事故中的另一出事艇的船主於喜勝已被押入獄,但是見死不救的船主萬成卻依然逍遙自在。欒溱洋上告到各級政府部門去上告,然而去處處碰壁。欒溱洋: 我們當地公安機關根本就不給我立案。我丹東市所有部門找遍了,然後遼寧省我也去了,我們當地的遼寧省政府,遼寧省各個部門也去了,去完之後,他們只不過就是拖延時間。我去到國務院信訪,然後有一個人接待我,我把事情說給他聽。聽完之後,我就把這船主的背景說給他聽。然後國家信訪的人就跟我這麼說,他說那這樣的話,既然這個人背景這麼厲害的話,你們家屬只能認了。就利用官職他不作為。不管是我們村裡也好,還是鎮裡也好,還是區裡面也好,還是丹東市市政府也好,他根本就不作為。然後我們丹東市信訪局的就直接跟我們說,我們家屬圍堵市政府大院。把我們強令趕出去。我們家現在都不能過了,現在家裏頂樑柱都沒有了,它既然政府不同情我們,反而還威脅我們,不給我們來處理這些事情。反而現在包庇這個船主。所以說我現在就是完全不理解,我說哪怕你丹東市政府包庇他,遼寧省政府包庇他,你國家還能包庇?這種事故還能出現嗎?本身非法走私就是國家明令禁止的,他現在是走私,一點刑事責任都沒追究,這個船主已經四個多月了,一點也沒有追究他的刑事責任。主持人:欒溱洋的母親王進芝在丈夫死後,靠自己工作的微薄收入維持生計,但是如今卻因為兒子為父上訪申冤,工作也沒了保障。欒溱洋: 我母親現在也走不了,她根本就承受不了,村裡面的書記也是來威脅我媽。就說你連你兒子都看不住,你兒子去上訪,影響我們工作業績。王進芝:這兩天都給我監控起來,早晨六點鐘,不到六點鐘,都到俺家監控我。弄個麵包車在外面門口看著我。就是劉華新派出的人看著我,不讓我出去,現在給我看得,哪兒現在也走不了,哪兒都不讓走。也是因為開兩會,再一個就是因為他怕我上訪。他問俺家孩子上那去了,我說我家孩子現在我也不知道上哪去了,現在電話也聯繫不上,可能是我家的電話都監控了。孩子現在怎麼樣,我一點我也不知道。這不都它們政府給逼的嗎?天天在家就擔心孩子。你說現在丈夫也沒有了,家庭都已經都家破人亡了,您說就剩個孩子,孩子這塊叫他們都逼得現在我都見不著面。你說現在這以後的日子還怎麼過。我想說的我現在這塊怎麼回事,因為我畢竟我在村裡工作。現在就是劉華新就是自從我丈夫死了之後,現在威脅我,想把我工作給我辭了,因為我的工作是老百姓選的,現在我工作這塊甚麼毛病沒有,他就是因為我丈夫的死,不配合他。他現在就想撤我的工作。記者:那你現在村裡主要負責甚麼工作?王進芝:我主要負責我這塊是計生,婦聯,共青團的。你說丈夫沒有了掙錢養活老婆孩子,你說現在,你說生活我自己一個人怎麼生存,咱不上點班掙點錢,現在生活都維持不了。我現在真是一點活路都沒有了,真的,他們再要逼我。我真是得去,和我丈夫一塊走了,本身家裏頭出這麼大事,天都塌下來了,他們現在還這麼對待我。主持人:迄今為止,欒溱洋放棄了月薪優厚的工作,一直堅持在北京上訪,他表示無論過的多麼艱難,也一定要為死去的父親討個公道,這是自己現在唯一能盡的一點孝道了。欒溱洋:我家裏面只我一個,只有我一個人。你要說甚麼事情都能認,但是人命的事,我絕對不能認。哪怕我,哪怕真的我再搭上一條命吧。我絕對不能認,我一定要討回公道。人死絕對不能白死了。也不能就是,咱中國人甚麼最重?人情最重,感情最重。本身你知道,我常年在外面打工,我一年也見不到我父親幾次面,我在外面打工三年,我只回家了兩次。他四十五歲就去世了,我做兒的我該進到孝,我都沒進到。所以說我這件事情我絕對不能認。主持人:與欒溱洋一同對浪頭鎮政府及黨委書記劉華新進行投訴的,是來自浪頭鎮忠傑村的張正廷和宋玉潔夫婦。張正廷原為振興區順達精密未孔過濾器廠董事長,然而鎮政府對這個廠一次突然襲擊的強拆行動,使他的千萬家產蕩然無存。宋玉潔: 09年8月14號,被邊境合作經濟開發區管委會,和浪頭鎮政府,及劉華新他們用非法暴力強拆手段,把我家進行強拆。在強拆的過程當中,就沒有出示任何的一個手續,強拆通知書也好,臨時通知也好,國家下發的通知也好,任何一個手續都沒有下到我們手上。 就進行強拆,也沒有通知,頭一天都沒有打招呼。一直強拆了7個小時左右,丹東到東港這個主幹道整個堵塞,封閉了7個多小時,來的人員強拆的人員有甚麼呢?有公安機關,政府,甚至黑社會,武警,所有一切都弄上警戒線了,都拉了警戒網了,就來強拆,車都上百輛,多少輛已經沒法統計了,人都上萬人,人山人海,阻塞交通達7個小時,在這個過程中,早晨來強拆的時候我還不知道,別人告訴我,我尋思出去看看,我就把大門鎖上了,鎖上等我一看,人都圍過來,我就過來,過來我想從家裏拿點東西出來,我就說我有鑰匙,我給你開門,結果他們門都沒有讓我開,大鐵鎖就砸啊,砸的時候,我說,你讓我拿個包不行嗎,我倆口子,就穿著短衣短褲出來,我說你讓我拿個包,都不讓我拿,就上來四五十號人,男的,就強行把我綁架到浪頭鎮救護車上,就把我綁架,我對像這個時候就在外面,手機上不有照相的嗎?在那尋思把這個場面照下來,結果把我對像的手機給搶下來,搶下來也是五六十號人,把我對像就架到浪頭鎮鎮政府那個車上去了,把我們倆綁架在車上,六到七個小時。主持人:綁架到車里長達6個小時之後,宋玉潔和張正廷被鎮政府人員送到了邊防派出所。宋玉潔:拉到邊防派出所的這個時候呢,他們就去把那個邊防派出所的教導員,給找出來了,找出來意思呢,叫我們,告訴派出所,叫我們下車,讓派出所監控我們,然後當時呢,那個教導員就說,這個呢,人家強拆前後過程我都看到了,確實太不像話了,連教導員都說太不像話了,然後就說,既然這樣,我也不叫你下車,因為政府叫我過來做你們的工作,既然這樣你就在這呆著吧,然後就回去呢,就給我們答復鎮政府了。鎮政府一看我們倆不下車,就把車扔在邊防派出所院裡,就這個事,我們就在邊防派出所院裡也沒有人管,就在政府這臺車上,沒有吃的也沒有蓋的,怎麼辦呢,就是老百姓就一天一撥一撥的上邊防派出所來,有的是出於好奇,有的出於同情,有的就給送吃的送用的,我們就在這裡呆了6天。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們,由於時間的關係,今天的節目到此結束,請下週繼續收看宋玉潔和張正廷夫婦講述他們的遭遇。謝謝您的收看,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