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兩會三槍自殘一點不驚奇

【新唐人2010年3月8日訊】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感謝您的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節目,今年的兩會是在房市的泡沫中開幕的,那麼如果要談民生,一定要談抑制房價,這也是民眾的關注點。面對高昂的房價,今年的兩會似乎並沒有明確提出要讓房屋降價,耐人尋味。針對中國軍費預算的開支,每年的增長率都達到了2位數字,而今年卻出現20年來首次的個位數字,增長率只有7.5%,令西方驚訝,民眾擔憂。兩會的提案也確實有些搞笑的成分,令人忍俊不禁。針對兩會林林總總的現象,我們今天請到了本台資深評論員,李天笑博士為大家做點評分析。天笑博士,今天我們來談兩會中間林林總總的問題,就目前這種提案和民眾所關心的問題,您最大的感受是什麼?李天笑:我覺得今年笑點特別多,比方說笑星、影星、明星都來,三個代表都全了。但是我覺得鬧哄哄當中有三槍打得特別響。按照張藝謀的《三槍拍案驚奇》裡邊講到,三槍一個是「喜」、一個是「瘋」、一個是「鬧」。我覺得這三槍的第一槍裡面打的就是「喜」,「喜」就是剛才講的軍費,在20多年以來一直是2位數,只有今年是1位數,所以大家覺得還挺驚喜,這是一個。再有一個就是在兩會當中「鬧」,鬧哄哄的提出了非常多的這種非常雷人的提案,比方說,有的人說夫妻之間做家務,丈夫要付老婆錢;也有的人說發1千元的大鈔,可以帶動內需等等;甚至溫家寶也提出來要搞政治改革,如果說不搞政治改革的話,經濟改革和整個社會經濟發展就跟不上去等等,都是挺熱鬧的。還有一個我覺得就是挺「瘋」的,但是不是真瘋,他是裝瘋,現在房價這麼高的情況下,溫家寶在政府工作報告裡面提到,要讓房價繼續保持漲價,但是漲價的幅度不要太快。所以這個從三方面來說,軍事的、政治的還有經濟的都有了,所以我覺得這個「三槍」確實是今年兩會一個很大的特點。主持人:我覺得您提出這「三槍」確實是非常有意思。我們不妨先看看其中的第一槍,這個「喜」究竟是體現在哪些方面。剛剛您提到這次有關中國軍費的增長,我們知道歷年它們的增長預算都是超過2位數字,今年增長率是7.5%,首次達到1位數字,為什麼要這樣做?這個「喜」在哪裡?李天笑:我覺得這個首先是唬外國人的,因為長期以來,中國2位數的軍費增長,使得西方和國際社會非常不理解,為什麼中國在所謂和平環境,又提和平社會,和諧社會情況下大力發展軍費呢?使中共在國際上受到很大的壓力。在這種情況下,中共就提出來乾脆把軍費當成像房價一樣,原來房價,現在大家感覺漲得非常高,基本上,去年2009年是50%左右增長率,現在統計局講只有 1.5%的增長率,漲價率。所以說它就把軍費砍下來,原來2位數的,14.5%、14.7%增長率,現在我來個7.5%,一半,這是一個。我覺得這裡邊有一個很大的玄機,這個玄機在什麼地方呢?中共今年5千多億的預算,跟去年的預算來相比的,跟去年實際的軍隊消費來相比的,實際上去年的預算後來又增加了很多,如果單單跟去年預算相比的話,是只有7.5%左右增長率,所以說這個數字裡邊帶有水分。在中共這樣專制的情況下,它隨時可以增加軍費,所以它並不需要擔心現在如果說我提出來7.5%,以後軍費會不會受到限制?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它隨時可以調整。像美國的話會有國會限制,所以很難。這是裡面的玄機。第二,實際上這預算數字沒有包括很多很重要的費用,比方說沒有包括軍費的採購,它每年俄羅斯都要採購大概50億左右的軍費,這沒有加進去,比方說對武警的開支,還有對核武器的研製、二炮,甚至對地方部隊的援助等等,國防科研費用都沒算進去。如果把這些東西都放到裡面去的話,根據國外基本上各個戰略研究所、還有國外的一些研究機構的統計,大概要乘上2倍到3倍,所以這個數字是帶有很大水分的。那麼在這個情況下中共提出來這點來,它絕對不會因為國外的影響、說法,比方講威脅論,就故意把實質的軍費減少,它不會這麼做的,它只是用這個作為一種藉口來為自己打造一個形象,然後到時候它還是增加,我覺得這個是最主要的。主持人:那剛剛您提到第二個觀點是「鬧」,兩會中的「鬧」究竟體現在哪方面?李天笑:「鬧」我想這次主要是指很多各種稀奇古怪的提案,這些提案對老百姓是個笑話。比方說你發1千元大鈔,能夠帶動內需嗎?那肯定不會!為什麼呢?你有錢還是沒錢都是一回事,你有1千大鈔,跟有10張1百元不是一樣的道理嗎?你說夫妻之間算勞務費,這也是非常荒唐的事情。比方還有的提,如果家庭不合要找「小三」索賠。但是這些東西我覺得有一個共同的東西在裡面,實際上這些政協委員他是沒有實權的,政協它是一個「橡皮圖章」,但是他又要提出來向共產黨要獻媚,為什麼呢?開會的話總要拿出點什麼東西來,但是他又要打擦邊球,實質的東西他又不敢講,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出現了這麼一個東西。但是最可笑的還不是在這兒,在於溫家寶他作為一個總理,他在政府工作報告裡提出來說要政治改革,當然這個是老生常談談了多少年了,但是問題是說,他把這個作為一個很認真的東西來談,比方他講要基層民主、依法治國、公司制改革、政事分開、事企分開等等,如果你仔細分析一下他所謂的政治改革的話,那實際是一個鬧劇,非常可笑。比方說基層,我們講基層所謂的改革,現在在村的選舉、鄉的選舉,根本不是上層的權力機構結構的問題,它不屬於在整個政治體制改革當中一個非常關鍵問題,因為中國在省、直轄市以及中央不是選舉的,所以在上面這一層是最關鍵的,在底下這層隨便你怎麼搞,從那時候在70年代末就搞了,最後不了了之。所以這個東西不對共產黨的政權發生根本的威脅,可以隨便講,這是一個。再有一個,講「依法治國」,實際上講的是一個執行的問題,就是法律怎麼執行的問題,它跟政治改革、政治制度沒有關係。另外講公司制,公司裡面的結構問題,還有做事的要跟管事的分開等等,實際上在趙紫陽原來的改革上已經大大退後一步。原來講的是「黨政分家」,就是共產黨和管實際事務的要分家,它現在不敢講共產黨,它只不過是講做事的和管事的,這之間差別實在太大了,關鍵問題它所講的政治改革多數是要保住共產黨的統治,所以在這個問題他又要唬老百姓,所以他提出來這麼一些東西。我覺得這也是「鬧」非常大的一個特點。主持人:剛才您還提出一個「瘋」的特點。我們知道房價瘋漲在去年來說確實是一個事實,老百姓承受不起,「蝸居」的現象比比皆是,《蝸居》這部電影才能夠熱播,引起眾多老百姓的共鳴。面對這樣一個關係民生的高房價的大事,抑制房價本來應該是大勢所趨,那麼兩會究竟是什麼樣的態度?能否請您具體談一談它怎麼樣一個「瘋」的特點?李天笑:實際上現在共產黨它對房價的態度,長期來說是穩定的漲價,穩定的漲,然後適當進行調節,在某些時候高了,調一調;老百姓怨氣大了,就調低一點,想各種措施。另外,它是鼓勵房價上漲的,只不過它現在講是不要過快,過快的話會影響到政權的穩定,所以整個兩會的宗旨就表現在這兒了。我們可以從幾個具體的這次出台的一些政策,以及開會之前兩會前後的一些政策可以分析。第一個首先是信貸政策,銀行發大量的貸款是造成銀行有錢向社會貸款,就是刺激房價高漲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這一次在兩會當中提出還是要繼續適度的寬鬆,另外要確保信貸基金支持實體經濟,同時擴大直接的信貸。這種政策的本身,從兩會的角度提要正式的固定下來,就是說繼續要用信貸刺激房貸,這樣的話使房子有繼續往上提的可能性,而且保持對大企業的金融貸款,比方像中石油企業,去年一下子就花20億人民幣買了近1,500套房子,當時市價是23,000元買一平米這樣的概念,但他們是用8,000多元買一平米。所以像這種情況,實際上兩會是刺激房價高漲的,保持房價高漲。第二個,從地方政府來說,它並沒有說要阻斷地方政府土地出讓金,或者說縮小地方政府土地出讓金,而它只不過是提要完善收入管理使用方法,也就是說它只不過在小範圍的調節,怎麼使地方政府的土地出讓金在發放過程中,不要被老百姓看得太明確,不要被老百姓指責太多,採取好一點的方式來管,它採取這樣一個方式。在稅收政策上,實際上我們雖然看到最近出台的政策,要出賣房子的話,營業稅要從2年改到5年,但是問題整個房地產的稅收,相對來說對實體經濟的稅收還是相當低的。比方現在房屋租金的營業稅只不過是5%,但是個人最高所得稅是有45%,另外企業大概也有25%的稅。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它是用稅收在繼續鼓勵房價高漲。所以總的來說,我覺得它是瘋了,老百姓指著你這麼大的泡沫,你還用這種方式來做,所以說很「瘋」。主持人:針對這個表現,根據您的分析,您說兩會是鼓勵房價的上漲,究竟為什麼它要成為幕後的推手?為什麼要鼓勵上漲?李天笑:這裡邊它有很大的利益,比方說地方政府有很大的利益在裡邊,它有大量的土地出讓金,比方去年3個月土地出讓金等於2007年房價最高的時候整年的土地出讓金。另外官商勾結,銀行要保持貸款能收回來,所以它要不斷的要向大企業進行貸款,這裡面造成了很多的腐敗。另外,我覺得中共利用這個政策出台以後,就把責任可以推到地方政府,雖然它跟地方政府在實質利益上是一致的,你可以看出它處處在保護著地方政府,但實際上一旦出了很大的危機的時候,它可以把地方政府作為替罪羊推出來,就是說我現在是脫穎而出,因為它搞了一些所謂廉價租房等等這些東西,就好像我是叫地方政府來做一些事情,但是你沒有做。所以我覺得為了它政權的整體利益來說,真正後面的推手就是中共本身。主持人:好的。我們今天分析了兩會林林總總的現象所暴露出來的,您用了三個特點來形容,尤其是房價所暴露出來的老百姓的觀點,或者老百姓熱切的希望是房價降,然而中共卻在兩會期間的表現是看漲,看來它是不真的關心中國民眾的民生問題,而是真正關心自己的權利和利益的本身。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的節目就進行到這裡,非常感謝您加入我們的節目。觀眾朋友,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節目,我們下期節目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