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直播】谷歌撤離中國 誰之禍

【新唐人2010年3月29日訊】【熱點互動直播】谷歌撤離中國 誰之禍今後中國網民如何獲取自由的沒有過濾的信息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欄目熱線直播節目。3月23日凌晨美國谷歌公司正式宣布停止在中國的自我審查,把搜索服務器從中國大陸轉到香港,外界普遍認為這是谷歌撤離中國的一個強烈的信號。那麼谷歌撤離中國到底是誰之過?谷歌撤離中國是谷歌的損失?還是中國網民的損失?谷歌所堅持的不作惡的原則是不是符合它的商業利益?那麼今後中國的網民如何獲取自由的,沒有經過過濾的信息?在今天的直播節目中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和觀眾朋友分享您的意見,和您的一些信息。我們的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中國大陸的朋友也可以通過SKYPE和我們聯繫,SKYPE地址是RDHD2008。首先向各位介紹今天現場的兩位來賓,這一位是新唐人特約評論員杰森博士,杰森您好。杰森:安娜好,觀眾好。主持人:那麼另外一位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陳先生您好。陳破空:主持人你好。主持人:我們首先請杰森博士給我們來談一下,谷歌撤離中國它前後的這個來龍去脈,以及現在它聲明的最重要的關鍵點。杰森:對,你說了個來龍去脈這個詞,那可能我們就得說得再早一早。谷歌事實上是進入中國很晚的一個大公司,事實上它本身來說的話是被逼進中國的。中共當時對谷歌,就是05、06年它進入中國之前,中共就對谷歌時封,時不封的,造成中國網民訪問海外的谷歌很難,所以說它不得不在這樣情況下說我進入中國,當時它也用了像其他的大公司,像微軟等這樣的公司的藉口說,我只有進入才能緊密的跟中國人接觸,這樣的話才能提供或多或少的一點自由信息。在過去這麼5年的發展過程中的話,按谷歌公司的創始人布林的說法,就是說給他添了極大的頭疼,不但信譽上有損失,幾乎每5個會議就有1個會議討論中國這樣子不一樣,那樣我們得這麼處理,那麼處理。事實上本身給谷歌造成很大的麻煩。特別是今年,導火索是今年1月份,谷歌的整個G-mail的網站被來自中共,很明確的來自中共的黑客襲擊了,很多民運人士的郵件被侵入了。這事實上是壓在谷歌的最後一根稻草,那個駱駝背上最後一根稻草,從那個時候開始,谷歌就宣布說準備撤出中國。因為商業的原因時斷時續,直到上個星期二,就這個星期二正式宣布,它在網上公布出這個消息,說的是我們決定從星期二開始再也不遵從中共信息過濾的原則,那麼相應的,我們就把搜索的引擎服務器搬到香港,從香港給大家提供這樣的服務。這樣的話也沒有違反中國大陸本地的法律,但是與此同時的話,對於研發市場還有一些客服這樣的業務的話,我們仍然保留在中國。但是剛才你說的,搜索引擎其中包括圖像的搜索和新聞的搜索,都搬出去,這是它的主要的核心技術,雖然說地圖這樣的業務還在中國大陸,但是因為這次高調撤出的因素的話,很多人說中共給了它次要級的程度,也就證明它事實上是在宣稱要撤離中國。主持人:在前一段(時間)谷歌要撤離中國的這種風聲草動,大家都已經討論得很多了,在它這一次正式的官方宣布之後,中共的官方是怎麼反映的呢?那麼中國的網民又怎麼反映呢?陳破空:中國官方有這麼幾種反應,第一種反應它就是說不要將商業問題政治化,那意思就是說谷歌撤出中國是一種政治化的行為。實際上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強迫外資必須在那裡投資,所以這個說法不成立。最重要的是中國政府一開始它們在搞政治化,比方谷歌公司是全球最大的搜索引擎公司,它在全球的業務有一個標準化的商業運作,在全球是通行無阻的,唯獨到了中國卻受到中國政府的政治壓力,中國政府要求谷歌配合它的這種專制獨裁的作法,過濾信息、審查信息,這是種政治壓力,政治行為,政治要求,所以將商業問題政治化的恰恰是中國政府自己。第二個它說外國公司在中國經營要遵守中國的法律。我們知道中國的法律,首先不是人民制訂的,也不是民意代表制訂的,它是小圈子制訂的,對中國人來說它是非法的、無效的。就算它在中國境內有一定的效力,但是中國政府本身它不遵守,它經常不遵守它自己的法律,包括像高智晟失蹤,它不向親屬通知,就是不遵守法律,那麼它又怎麼能讓別人遵守法律。再一個最重要的是它說要外國公司遵守中國法律的時候,這個是漏掉了一個關鍵點,中國其實現在沒有任何的憲法條款,或者法律條款,規定說究竟互聯網要怎麼封鎖,要過濾哪些詞句,因為中共心虛,它沒有在法律條款上載明這一條,它只是在中宣部的內部通知中去羅列這些東西,怎麼去封鎖,過濾哪些詞句,所以它說不遵守法律這個說法也不成立。另外,中共政府還有一個說法,說谷歌公司是要在中國推銷它的價值觀,進行文化滲透和價值觀滲透。但是中共本身是在搞價值滲透的,它在全國各地搞共產黨味道的孔子學院,遍地開花,這就是一種文化滲透、價值滲透,同時它砸下450億要把《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電視台》推向全球,這就是一種文化滲透。只不過人家是文明的價值觀輸出,它是一種野蠻的價值觀輸出,就是用很醜陋的,就是獨裁與腐敗的輸出,在中國政府的反映沒有一條反映是站得住腳的。中國網民分兩種。一種就是長期受中共愚弄或者洗腦的網民,有可能跟著中國政府起鬨,或者認為谷歌撤出也沒什麼所謂,狐狸吃不到葡萄,就說葡萄是酸的。另外一些網民,就是有獨立判斷能力的人,他們對谷歌的撤出是非常的惋惜、失望,甚至痛心,尤其是90後的一些年輕人,他們伴隨著谷歌公司的搜索引擎而成長起來的。在谷歌上得到了很多有益的信息,所以谷歌撤出之後,他們感到非常痛心,他們感到很震驚,所以去谷歌送花、道別什麼的,感到非常的不解,所以這就是中國的情況。主持人:說到谷歌停止按照中方政府的要求去過濾這些信息的話,那我們看到3月20日中共的官方網站新華網有篇文章說,互聯網審查制度並非中國政府獨創,在世界上許多國家,特別是美國對互聯網是一樣有著嚴格的審查規定,它這樣說法屬實嗎?杰森:一派胡言,這個話本身是不值得一駁的,就是說駁它都覺得我在掉價。事實上基本概念是這樣子的,就是說你可以想像這一次出來,所有的媒體報道這個事的時候,都在引谷歌自己的一個名言「不作惡」。換句話說谷歌現在是不作惡,原來是在作惡,所以就是說在中國谷歌在作惡,你就知道中國那個狀態跟世界上是不一樣的。當然中共這麼說的原因是什麼呢?在國際上它是個笑話,它知道在國際上誰都笑它這句話,都不值得駁,西方引它這句話的時候,事實上是當一個笑話在引的,它用這句話其實可以騙中國老百姓,它再次把中國塑造到一個被國際欺負的這樣的(形象)。唉呀!國際上都是一樣的,為什麼偏偏欺負我們中國!它老是用這種方式來煽動老百姓所謂的這種愛國主義情緒,其實中國老百姓現在也很明白了,它這種東西在中國也玩不通了。陳破空:我補充一下,關於中國政府說別的國家,甚至美國也在搞互聯網審查的時候,這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謊言,這個謊言剛剛杰森說了,它是為了欺騙中國的老百姓,在國際上毫無效力。而這個謊言最重要的成分在哪裡呢?就是說如果在美國或者別的國家對互聯網有輕微的,一定程度的審查,那是針對有害的信息,就比如說色情暴力對青少年有害的東西,或者說變態的東西,那它可能會有一定的屏蔽。而大多數的信息,像歷史的信息、現實的真相、經濟數據這些都是發布給老百姓的。在別的國家是屏蔽有害的信息,而釋放有益的信息,而有害的信息是少數,有益的信息是多數,但中國政府所做的這種屏蔽是完全相反,它是釋放有害的信息,而屏蔽有益的東西。對於歷史的真相,比方關於六四,關於法輪功,關於西藏問題,關於新疆問題,關於現實的真相,中國的經濟情況,中國的下崗、失業、公平、正義、自由、民主這些,有益的信息它全部屏蔽起來,而它釋放的是有害的信息。比如說中宣部的假話,中國領導人的謊言,還有連篇累字的那些人大、政協代表的吃喝玩樂,這些東西它把它釋放出來,當成正面信息釋放出來,甚至把腐敗、專制、獨裁,把它打扮成一派盛世,天下太平的樣子,所以這種東西來說,它大多數釋放的中國政府那種,(由此可知)中國的互聯網釋放的是有害的信息,而把有益的卻屏蔽了。所以你看相反的這個情況,它(中共)屏蔽有益的,而外國是屏蔽有害的,它是釋放有害的,而外國是釋放有益的。這樣一個截然的差別,它卻不談這個具體的差別,它只是籠統的說有互聯網審查。就好像一個賣爛蘋果的人,專門賣爛蘋果,結果他非要說人家譴責他賣爛蘋果,他說誰誰誰他100個蘋果裡面他也有爛蘋果嘛!人家可能100個蘋果裡面不巧出了一個爛蘋果,他就說他也有爛蘋果嘛!同樣他可能100個爛蘋果裡面不巧也出了個好蘋果,他就在那說我也不是沒有好蘋果嘛!所以它就是混淆這個概念,但實質上這個人是賣爛蘋果的專業戶,而人家主要是賣好蘋果的信譽好的人。中國政府就是專門屏蔽有益信息,釋放有害訊息的專業戶,而它就去攻擊別人,人家是屏蔽有害信息的,是大量釋放有益訊息的這麼一個…。主持人:谷歌這次撤離中國的話,那麼從國際社會,我們看到的報道也是非常多,國際社會是怎麼反映呢?杰森:西方的民眾和政府統一的在叫好,基本上是清一色的不管是美國政府、英國政府、新西蘭政府、澳洲政府清一色的在叫好。他們說是一個商業公司高舉西方信息自由的旗幟,是立了一個典範,是一個劃時代的。當然商業公司的反映差異很大,事實上商業公司是唯利是圖的,某種意義上講你只能看它是認錢沒有任何的價值觀的。所以你會看到在西方的電視台裡面也有比如說奇異的CEO在電視台上對於谷歌的這個行為大思不解,當然在他的道德水平下他是不理解谷歌的行為。你可以看到有道義、有正義感的人,是在支持的;然後唯利是圖的人某種意義上講,可能也是為了討好中共,好像是在不支持的。事實上谷歌的行為立了標竿同時也是一面鏡子,照出了各種各樣的人。主持人:說到很多大公司,那麼這次谷歌撤離中國之後,美國也是全球最大的一個叫域名註冊公司GoDaddy,他們說,由於中共當局對互聯網加強管制,他削減在中國的互聯網業務。而且另外一個公司Network Solution他們也宣布說由於中國的新規定具有侵略性,對於客戶帶來負擔,所以他們從去年的年底的時候就開始停止在中國註冊新的域名。還有很多的其他報道說,比如說戴爾(Dell)公司正在尋求找一個法律體系更安全的企業投資環境,可能把中國250億美元的設備零件遷往印度。美國商會在中國有項調查,他說現在外企對中國的信心已經不再。那麼38%的外企覺得中國市場越來越不受歡迎,這跟一年多以前的23%差數很多。現在大家都很關心的,不論是在中國還是在海外都會關心說谷歌的撤離會不會帶來今後外資大量撤離的風潮呢?陳破空:這就是中共所最害怕的,中南海最害怕就是這個。害怕谷歌公司的示範效應,中共政府這次外交部的發言人始終在淡化這個事件,使它不要政治化或者是不要影響到別的企業。因為這個道理很簡單,中共在宣稱改革開放,宣稱了30年,你開放連互聯網都不開放談什麼開放,這是第一個。第二個外資企業在撤離談什麼開放?另外就是這樣一個大市場,世界上最大的引擎公司,最優秀的引擎公司,全世界都接納的卻在撤出中國,這本身是個示範效應,所以GoDaddy、Network Solution、Dell都紛紛表態撤出或者將要撤出的時候對中國政府是個非常大的打擊。另外從這一點可以看出,中國政府封鎖互聯網給中國人民帶來的不僅是精神財富的損失,帶來的也是經濟的損失,當外資撤離中國的時候,當外企撤離中國的時候,中國的經濟損失隨之而來,所以危害的不僅是網民也是中國民眾,從這件事情上看,中國政府跟中國民眾的利益是完全對立的,水火不容的。主持人:好,各位觀眾今天我們的話題是「谷歌撤出中國 誰之禍」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9-2879。您認為谷歌所堅持它的原則不作惡,對它長遠的商業利益是有益處還是有害處?您認為谷歌撤出中國是谷歌的損失還是中國網民的損失,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9-2879。我們首先接一下加拿大馬先生的電話,馬先生您好。馬先生:主持人好,陳破空先生好,嘉賓好。我說一下谷歌事件是世界文明和中國暴政黨文化的一個衝突事件。也是中共暴政與谷歌雙方生死存亡底限的一個碰撞事件,我認為。也是中共暴政製造仇恨與谷歌促進世界和平較量的一個開端,我這麼說。所以說是世界文明與中共暴政黨文化的衝突事件是因為文明世界的普世價值是自由、民主、法治,根基是多元文化。那麼暴政黨文化是強調一言文化、統一思想,不講民權,不講法權,只講黨權,所以它們是一個衝突了。所以中共暴政與谷歌雙方生死底限的碰撞事件,是因為所謂筆桿子是中共的生命線,製造謊言掩蓋骯髒歷史,顛倒黑白,呼悠控制思想等是中共利用筆桿子的主要目的。而實踐這個目的前提是信息封鎖和信息控制。但是谷歌要世界上的每個人通過谷歌找到他希望找到的全部訊息。那麼實踐這個目標的前提是信息的開放。所以它是一個碰撞,不能有任何的過濾。主持人:謝謝馬先生。現在接下一位加州吳先生的電話,吳先生您好。吳先生:關於谷歌撤出中國,我認為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這讓我想起了安蘭德《阿特拉斯聳聳肩》的這本書。就是說在中國的教育當中都是把資本家說成是為了錢什麼都可以不顧,但是谷歌的這個事情,向我們展示了什麼呢?那就是在資本主義社會,資本家可以不要錢。這就好像那本小說裡面說的,資本家我不幹了,資本家我罷工了。所以說為什麼這本書在美國它會成為僅次於《聖經》的暢銷書,我們就可以知道。像這本書它在中國只出了6千本。那在美國卻成為第二暢銷的書,而且第一暢銷的竟然是《聖經》,就可以想像資本家罷工這麼一件事情,對於將來的中國是有很大的影響的。因為我們受的教育是階級鬥爭教育,所以這件事情我們還會繼續關注。我們覺得它帶來的影響會非常非常的大。還會有更多的資本家,我們罷工。主持人:謝謝。我們現在接下一位紐約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王先生:我想講一下就是說這一段時間這兩年因為我都可以看到,如果我走在商鋪裡或者買任何東西,從吃的、穿的、用的東西,如果想不買中國的東西,很難買得到了。不是中國造的東西都很難買的到了。可以說是80%、90%吧,除了吃之外。如果經常看外交部的新聞發言人或溫家寶跟我們講話就是說,朋友,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我們是多麼的開放,我和其他同事都在笑,現在美國的街頭除了白人、黑人不是中國造的,其他的東西都是中國造的。溫家寶怎麼還坐在那個地方說謊?說美國貿易保護主義,由此可以看到它們滿嘴的謊言。但是我還有一點想問陳破空先生,它們這麼的邪惡、這麼的滿嘴謊言,一講什麼我都會知道,那它什麼時候倒台呢?什麼時候下台呢?我們的人民不去受苦。主持人:謝謝王先生,各位觀眾今天我們的話題是「谷歌撤出中國 誰之禍」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9-2879。我們首先來回應剛才幾位觀眾朋友他們的意見。陳破空:加拿大的馬先生說出了問題的實質,谷歌事件跟中共的攤牌就說明了一個問題,中共要求信息封鎖,而谷歌拒絕信息封鎖。這個問題的實質就是中共究竟有什麼見不得人,它究竟想掩蓋什麼,它為什麼不讓中國民眾知道消息,知道真相。所以把中共的作惡和谷歌的良心擺到了世界面前,由大家來評判。吳先生講到說谷歌是了不起!的確,谷歌以前是接受中共自我審查,過濾的情況是違背良心的。應該說過去的谷歌是明珠暗投;而今天的谷歌是棄暗投明,是值得大家稱道的。剛才紐約王先生說了(一個)很好的比喻,說這麼多的中國的產品,來談所謂貿易保護主義,根本就不成立,的確,中共是充滿了謊言,王先生問這樣一個謊言、邪惡政權什麼時候倒台?中共政權表面看起來很強大,但是它在看上去強大的同時,就非常軟弱。舉個簡單例子,它們開兩會要70萬人來保衛他們,而在美國的國會或者是別的國家的國會,只是零星的幾個保安,不僅沒有這麼嚴密的封鎖系統,而且遊客都可以去看國會開會,都可以去參觀,完全沒問題。就中共兩會,大家可以想一想,如果沒有那70萬的保安,將是個什麼情況,貪官污吏怎樣被人民收拾,所以它很軟弱的。另外,要讓中共倒台,必須要抓到中共的軟肋,我認為互聯網就是中共的軟肋。中共之所以千方百計用金盾、綠壩來封鎖互聯網,而且谷歌事件上,除了商業利益可以讓步以外,決不拿什麼自我審查、屏蔽、封鎖來讓步,這是中共的核心利益。也就說明互聯網真正是中共的軟肋,我們就是要突破互聯網,就是要翻牆,要突破信息封鎖,只要把互聯網這個問題解決了,那中共的(垮台)應該說是指日可待,所以互聯網這個事情可以看出來,我們要是有一天可以做到這個程度,中共的互聯網封鎖突然不見效了,老百姓知道真實的現象了,那中共倒台之日就指日可待了。主持人:好,杰森博士有什麼要講呢?杰森:基本上我想講的,陳破空先生已經談的很清楚。主持人:那麼說到谷歌的撤離,很多人都覺得說谷歌這次撤離,對它來說是很大的損失,它失去了中國的市場,那也有很多人說其實更大的損失是中國的網民。您覺得谷歌撤離中國的舉動是谷歌的損失還是網民的損失?誰的損失更大?杰森:當然中共棒打鴛鴦,兩方都有損失,這是肯定的。當然我自己體會是這樣的,中國網民損失可能更大一些。整體來說就是谷歌對於中國的業務,整個中國,有人分析谷歌沒有真正公布在中國利潤是多少,但是大概估計它整體的利潤占大概1%左右,幾乎是微乎其微的,所以這個部分的利益損失不是很大的,同時之間,它在道義上站在更高的制高點,已經再次贏得了世界人民的尊重。所以對它品牌的利益的增加又是無窮的。所以從谷歌來說,事實上從利益上來說,它損失也不是那麼大。當然有人說中國代表一個未來,中國互聯網增長速度最快,網民最多,它代表一個未來,雖然現在它的利益很低,但是這個概念事實上是不成立的,這就是為什麼不光是谷歌撤出來,像跟中共走得很近的Yahoo(雅虎)它也撤出來,事實上Yahoo沒在中國,包括連eBay它也撤出來了。事實上純從商業的角度來看,中國也不是那麼讓人…,那麼大一個蛋糕真的是個蛋糕。對於中國網民損失是非常非常大的,就中國來說的話,其實他面對的是失去了一個唯一可以讓他信賴的搜索引擎。我們知道百度從一開始就是個奴才,後來又變成了惡棍。奴才怎麼說呢?奴才就是從一開始在中共的指揮棒下產生的,它做的比中共要求的還積極。中共說你封這個方向,它把這個方向封得絕絕對對的。同時的話,它又變成惡棍是什麼意思呢?就是從三聚氰胺可以看到,它明目張膽的搞一個業務,叫做企業形象業務,你只要付我幾百萬,我可以保你企業的名譽,把你的壞信息撤下去,沒有任何一個搜索引擎在世上敢這麼做,任何一個搜索引擎敢這麼做,這個搜索引擎就不存在了,它居然還在中國存在,唯一的原因就是中共死保它,中國網民沒有選擇。原來中國網民,至少在三聚氰胺的資料出來了,中國網民他還可以到谷歌去參照一下,看一看這個公司是不是生產這個產品,現在整個中國網民真的是兩眼一抹黑,唯一的希望可能就是翻牆來看谷歌。主持人:您談到了百度,那麼谷歌在世上可以說是搜索引擎獨占鰲頭,它是最大的,那麼到了中國之後反而不如百度了。陳破空:我先補充兩句,剛才講到誰受損的問題,這裡有一個很明確的利益對立的問題,就在谷歌撤出中國這件事情上,很明顯可以看到,谷歌公司的利益跟中國網民的利益是一致的,因為中國網民不管他立場如何,中國網民的最大共同點就是都想最大程度的知道信息,都想盡情的表達自己,而中國政府不讓他們這麼做,不讓他們最大程度的表達自己,不讓他們最大程度的得到信息,也就中國政府跟中國網民的利益是完全對立的,而谷歌跟中國網民的利益是完全一致的。在這個時候,三方都有損失,中國網民的損失就是失去了一個最大的信息來源;而谷歌公司的損失,直接損失是商業的或者經濟的損失;但是中國政府的損失從長遠來看更嚴重,因為它不僅損失了它的信譽,它把它這種惡行惡狀、醜陋的面目嘴臉昭揚於世,昭告於國際社會,而且從長遠看來更多的企業將仿效谷歌公司撤出中國,在經濟上對中共也是致命一擊,所以這個問題比喻清楚,妳剛才提的問題是…。主持人:剛才提到,為什麼在中國像百度,剛才杰森所說的這種,反而要超過了谷歌,谷歌在中國反而不靈了呢?陳破空:這個很清楚,因為剛才我講到了,它釋放什麼信息,谷歌公司在全世界有它標準化作業,標準化作業總的來說它釋放是有益的信息,它提供更可能的包括街道、地圖、圖像、音像,但到中國它卻行不通了,要按中國的辦法辦,怎麼辦呢?就要自我屏蔽、自我審查、自我封鎖,這樣一個結果就跟谷歌通行於全球的法則不一樣了,所以谷歌在中國的優勢就喪失了。但是百度,就像剛才杰森所介紹的一樣,它的優勢能發揮,它造假甚至作惡、甚至助紂為虐,它能發揮它的優勢,結果就可以吸引更多的企業商家打廣告,所以在中國這種共產黨製造的這麼一個制度下,共產黨製造的這樣一個罪惡的土地上,那只有惡,惡的種子它才能發芽跟開花,你種一個善的種子,你想做好事的,你當然就受了限制。所以谷歌公司在中國損失的不僅是整個信譽,它的確是在經濟利益上收穫微小,應該說是個損失,因為中國號稱一個大市場,有將近4億網民,但谷歌公司在那裡的收益只有1億到2億美元,在它全球市場來說就是大概1%到5%,非常小的比例,經濟上也是得不償失的。杰森:事實上我補充一下就是說,本身來說的話,谷歌和百度在中國的競爭,它是不公平競爭,中共從頭到尾都是在扶植百度,從一開始谷歌沒有進入中國的時候,它就封鎖谷歌,甚至把谷歌的一些搜索引到百度上。當谷歌進入了以後,它沒有明確給谷歌一個封閉的條目,它說你跟著百度走,某種意義上講就是說,谷歌不得不跟著百度,百度屏蔽啥,它去看百度,然後就參照,而谷歌在國際上是個參天大樹,百度只不過是個小芽,是歪歪曲曲長的小芽,現在谷歌一進入中國,它得跟著這個歪歪曲曲的小芽長,它這棵樹根本長不好的。另外再有一個就是說,百度在中國吸引人是迎合了中國人其他的「癮」,比如說免費的軟件,免費下載的一些音樂等,這種東西谷歌不太敢幹。主持人:你說盜版的東西。杰森:盜版的東西它可能盜不了,另外再有一個原因就是,中國網民在網站上透露前一段時間說谷歌大量傳播黃色東西,網民嘲笑了一句話說,不對呀!我找黃色東西都從百度上找。從這一點上你也就看到百度為什麼有趣,就是在中國能占領市場。主持人:好,我們有好幾位觀眾朋友等了多時,我們先接一下紐約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張先生:安娜你好!陳破空先生和杰森博士你們好!今天這個題目我也覺得非常及時。聽說中國古代有一個名醫叫扁鵲,這個扁鵲據說是望診特別拿手,一望便知這個人得什麼病。我現在也有這種感覺,中共政權得的這個病,一望就知,叫「見光死」,一見光就死。這個光是什麼呢?就是信息,也就是網絡。為什麼它叫「見光死」呢?從根本上講就是它跟文明世界是完全對立的,文明世界是有生命的權力,追求自由的權力,追求生命的權力,這三者中共獨裁政權下都沒有,而且是反其道而行,是殺人無數,這是不消多說了。這個自由更是沒有。我想藉剛才那個話說,在西方世界不是也有網絡的篩選嗎?那麼我想用他的邏輯也說一句話,既然這樣,那整個文明世界,整個西方都是民主自由法制,三權分立,民選議員,兩年一次眾議員,6年一次參議員,總統4年就要選,兩任以後就不能再做了。這麼好的東西,中國為什麼不能實行呢?原因就是「見光死」。主持人:好,謝謝張先生,我們現在接一下加拿大馬先生的電話,馬先生您好!對不起,馬先生您的聲音不清楚,請您再撥一次好嗎?我們現在來接下一位紐約周先生的電話,周先生您好!周先生:我謝謝你們這個電台,我想谷歌確實遵守中國的法律,中國的法律有一條言論自由,既然它不封鎖信息,那就說明它遵守了言論自由這一部分,這是第一點;第二點就是三聚氰胺,我們國家有很多企業,為了賺錢可以用三聚氰胺,也可以用地溝油,那麼谷歌,它不賺這個錢,它也要離開這個地方不作惡,這就說明它比其他企業要高尚的多,謝謝你們。主持人:好,謝謝周先生,我們接下一位紐約鄭先生,鄭先生您好!鄭先生:剛才杰森博士談到中國大陸網民或者是谷歌公司雙方都有損失,我不太同意這種說法。為什麼呢?你從公司的經營上來看,一個公司的品牌是非常重要的。前一段我們大家都看到一個事實,就是豐田公司因為不重視以往產品的質量,你知道一提到豐田,人家就說質量第一,所以豐田在過去幾年沒有重視它的質量,這一次遭受極大的損失,從最大汽車公司降到了(排名第)八。這裡我們就可以看到,谷歌實際上通過這次舉動挽救了它的品牌,這是第一,所以這一點,谷歌公司並沒有受什麼損失,它挽救了它的品牌。第二,杰森先生說是中國網民的損失,我根本上也不太承認這種說法。過去中國網民就好像在谷歌上得到的都是假信息,得到都是假藥,這回谷歌不幫中共賣假藥了,你說這是他們的損失嗎?當然他們是樂不得的。所以應該從這個角度去看這個事情,因為信息的關鍵,不是說你得不得到這個信息,而最關鍵的是,你得到的信息是真實的嗎?如果信息不真實那不一樣害我們嗎!雙贏就應該從這個角度去看問題。主持人:謝謝鄭先生,我們現在接一下加拿大馬先生的電話,馬先生您好!馬先生:實際上這個信息,就是100件事,如果兩個族群,一個族群知道90多件,一個族群只知道7、8件,那這兩個族群慢慢就形成有仇恨了,因為他們看法不一樣。所以說從這一點上講,谷歌實際上是引導世界和平,而微軟公司實際上是在製造和煽動仇恨,應該是有罪的,我們應該起訴它的。所以這種過濾信息本身是製造仇恨,也是違反世界和平,就是製造這個世界災難的一種行為。整個全世界科技發展和信息發展的環境發展方向是讓中共滅亡的方向,因為它是不適應這個環境的生長,是一個怪動物,它在人類社會當中會慢慢絕種,就像恐龍一樣,環境越來越不利於它的生存。主持人:謝謝馬先生,我們再接下一位新澤西州高先生的電話,高先生您好!高先生:主持人好,兩位嘉賓好,谷歌撤出中國這已經有一種理念在裡面,因為它是全世界最大的搜尋引擎以後,它就是希望每一個人不管你是信仰共產主義的,還是信仰資本主義的,這一切人,都能得到一個公平搜索的一個信息的自由。而當谷歌的決策委員會作出決定的時候,我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人們都喜歡吃日本菜,那麼他就開日本餐館,可是政府不讓你開日本餐館的時候,老百姓喜歡吃沒有用,因為政府不讓開,他又不願意改名字,不願改成中餐館,不願意改成泰國餐館,他只有走。所以我覺得谷歌這種理念撤到香港的話,實際上香港跟中國又是一個政府,你不是已經插上五星紅旗了嗎!在香港的話,我照樣可以搜尋,實際上谷歌的人都不是傻瓜,給中國政府又一個響亮的耳光,不是中國不能搜索嗎?中國香港又能搜索,你何談你對香港的統一呢?你何談你對香港的主權呢?其實它有的東西不是些政治上的問題,你要從側面去看的話,谷歌永遠高於中國政府,這是我的發言,謝謝。主持人:好,謝謝高先生,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谷歌撤離中國 誰之禍」。歡迎您打646-519-2879。,我們來回應剛才幾位觀眾朋友他們的意見。陳破空:剛才紐約的張先生講到「見光死」,講得非常好。就因為見光死,這是中共的軟肋,既然它怕見光,我們就是要讓那些真實的信息見光,讓那些歷史的真相、現實的真實讓老百姓知道,讓網民知道,只要老百姓知道那中共就真的見光死了,那就離中共的末日不遠了。另外,紐約的周先生講到實際上谷歌遵守了中國的法律,因為中國的法律表面上也有什麼言論自由那些東西,什麼集會結社的自由,而谷歌公司不願意賺這個髒錢,他說得對,即便是拿中共的法律來說事,它也說不到谷歌頭上。剛才紐約的鄭先生說到一個話題,對我們是另一個角度的啟發,就是說公司的品牌、公司的信譽是公司的生命力,所以谷歌公司短期蒙受損失,但長遠它會獲益;同樣中國的網民也是這樣,短期蒙受了一個損失,但長遠而言中國的網民來說他會思索:這個事件是怎麼發生的?為什麼谷歌公司撤出中國?這個事情中國政府扮演了什麼角色?幹了什麼事情?他們會思考這個政府是惡還是善,所以這對中共政府是非常不利的。加拿大馬先生講到說過濾信息是違反和平,製造仇恨,所以中共應該被清除,的確是這樣。封鎖互聯網,互聯網是人類文明的產物,就是反文明,反文明就是反人類,就是反人類罪,所以中共封鎖互聯網這一條構成反人類罪,國際法庭在任何地方都可以起訴它。另外那個高先生講到說,谷歌公司的行為高於中共,這個總結得很對,因為這次谷歌公司有一個細節我們要注意,就是中共不僅要求它過濾,而且最重要的是中共利用所謂打入谷歌公司的中國員工,實際上是中共的間諜,去盜取谷歌公司的代碼,去盜取谷歌公司的核心機密,技術機密和商業機密,使谷歌公司不能容忍。而且它是直接的攻擊,中共的網特直接攻擊異議人士設立於谷歌的信箱,而谷歌公司正是抓住了這一點,在這個時候揭露中共,對中共說「不」,所以在這一仗中,中共非常被動,而谷歌非常主動,這一仗谷歌贏得很漂亮,而中共輸得很慘。剛才奧地利那位先生的電話沒接進來,我覺得非常遺憾,要是聽了他的意見的話,我想我們會有精彩的交流。主持人:杰森有什麼要回應的嗎?杰森:當然,通常我是認為在某些方面,比如政論方面的問題,我非常同意封閉的消息不如沒有這個消息,我是同意。因為就像我經常舉這個例子,白光是7種顏色組成的,你說我只拿掉一種光,它就不是白光了,那麼它就是一個扭曲的世界,所以對於這樣的信息,我覺得沒有更好。但是,谷歌撤離中國,我真實的知道,對中國網民是一個損失。為什麼呢?很多人他是做研究的,他查一些研究報告,這種搜索結果往往谷歌要比百度做得好很多,國際上的論文,國際上的一些最新的研究報告,這些東西他歷史上原來可以從谷歌拿到,現在不得不去走百度那樣的結果,百度結果在這方面並不是那麼贏人的。所以對這樣的人,我給他的建議就是:面臨這樣的損失你最好是學會破網軟件,突破中國的防火牆到國外去看谷歌。所以從這樣來看的話又是個好事了,這樣子給他一個動力,讓他真正的到自由世界來看信息。主持人:一會兒我們給大家放一下最新的破網軟件技術。我們現在接一下本台特約評論員章天亮博士,章博士您好。章天亮:我想談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就是我覺得現在網絡上有一種故意的誤導,就是說谷歌在離開中國之後,商業上受了很大的損失,比如說一年可能會減少6億美元的收入,這個6億美元利潤的話是JP Morgan,就是摩根大通公司它的估算。但是我想說一下,其實對於谷歌這樣的公司,它的商業利益和它的道德感是不可分的。為什麼這樣講呢?因為在中國的這些在華企業中,中共的審查制度對谷歌的傷害是最大的,因為谷歌的產品就是信息,也就是說谷歌所搜索出來的信息就是谷歌提供給用戶的產品。那麼在這種情況下,你強迫谷歌去過濾信息的話,等於強迫谷歌在生產別的產品。就像我們很難想像,比如說法國的皮包,比如說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到中國去,中共說你不能夠用你過去的技術,你只能用我的技術,而且只能用老鼠皮去生產女士的皮包。你想如果這樣的話,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這個品牌就徹底失去信譽了,那麼它的公司就得垮台了,就得倒閉了。其實對於谷歌來說也是這樣,就是你非得要強迫一個可以提供公正客觀信息的這樣的一個企業,提供扭曲的信息,這樣的話它在國際上的信譽其實也同樣受到質疑,很多人就因為這個他不用谷歌的產品,他怕他自己的,就是谷歌有一天更加屈膝投降的話,他的一些敏感信息會被谷歌透露給中共,這個對谷歌來說,我想我們要看到這一點,它的商業利益和它的道德感其實是結合在一起的。第二個問題,我想說一下現在這個世界是谷歌害怕中共,還是中共害怕谷歌?我覺得很多人就感覺好像谷歌實在是無可奈何一走了之,好像鬥不過中共了,沒有辦法只好走掉了。其實我覺得谷歌完全有它的實力,有它的技術,也有它雄厚的資金可以把中共的防火牆拆掉。因為現在中共之所以封鎖谷歌,就是如果中國的用戶去訪問谷歌.com,就是谷歌的主頁,或是訪問谷歌香港的主頁,這個時候中共就把它的信息屏蔽掉,這樣的話減少了谷歌的訪問流量,減少了中國大陸的人使用谷歌的可能性。但是我想谷歌如果它真的衝冠一怒,拍案而起:你不是封我嗎?我就把你的防火牆拆掉,我就是讓中國老百姓可以自由的使用互聯網,雖然我離開中國,但是我讓中國老百姓擁有更大的自由,他可以看到海外的情況。所以我覺得從這一點,我們應該可以看到中共其實非常虛弱的,而谷歌才是非常強大的,我就想講這兩點。主持人:謝謝章博士!我們有觀眾朋友在線,我們現在接一下西班牙旺先生的電話,旺先生您好!旺先生:您好!現在為什麼中國的房產怎麼這麼貴啊?為什麼?主持人:好,謝謝旺先生,我們現在接下一位中國大陸的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張先生:您好,大家好,唉呀!好不容易打通了。我想說谷歌不作惡,這是它的信條,其實中國政府就逼著這些跨國公司作惡,其實大部分老百姓都知道中國政府就是無惡不作,它自己是謊言和暴力,它現在是裝模作樣,怕謊言被揭穿,它現在能騙一時算一時。有些老百姓一看到谷歌的退出消息,3月24日第一時間出來之後,它的幾大門戶網站我都看一看,特別有意思,就是說這留言都是極其的調侃中共官員,把自己陷於不幸上,你看把大公司都拱出去。你看這個中宣部它們那個暗中的這個,五毛齊上掙錢,可能五毛能掙錢就在這幾天了,一天到晚上帖子譴責谷歌。但是一到個人博客裡,有很多博客他留帖子又是不一樣了,包括中共的新浪和微博裡,包括咱們twitter又不一樣。所以說中國政府和這個,它就有個對立的矛盾,它因為長期的愚民政策,而谷歌出來它要開放,就有人說了中國政府和中國老百姓,就有點像人民和人民網的矛盾一樣,好,謝謝你們。主持人:好,謝謝張先生,我們來回應一下剛才幾位觀眾朋友他們的意見。陳破空:張先生的意見可能是,對,剛才王先生說了個房產,好像跟今天的題目有點跑題,不過還是回答一句,就說中國的高房價在世界上是罕見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跟經濟運行相違背的這種高房價,非理性的,搞得中國85%的人買不起房子,《蝸居》的電視劇做了形象的詮釋。那麼這個高房價是中國經濟的泡沫,正證明中共在經濟上就會出現崩潰的一個跡象。另外剛才張先生說到對照得很對,就是說一個谷歌的不作惡和一個中共的無惡不作的對照,谷歌公司在香港本來有業務,但是它現在又把大陸的搜索引擎轉到香港那個頁面上,繼續供大陸老百姓去選擇信息,但中國政府又開始屏蔽這樣一個供老百姓使用的東西,再一次向國際社會證明中共在繼續作惡,而谷歌公司在繼續的行善,我想這樣一種對比的話,將讓中共這個惡劣的形象在國際上更加深入人心。主持人:好,我們現在再接下一位新澤西州高先生的電話,高先生您好!高先生:我在通過跟我周圍的朋友(聊天)的時候,我說:你對谷歌走了以後怎麼看?他在網上發表兩個字,孤立的孤,共產黨的共,「孤共」滾出去,這是他給我的回答,謝謝。主持人:好,謝謝高先生。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談到了,我們會給大家放一段最新的技術如何衝破中共的網絡封鎖,我們現在給大家看一下這個錄像。(影片播放)在中國大陸瀏覽被封鎖的國外網站,最簡單的辦法是上動態網,上動態網的方法有很多,最簡單、最有效的方法是使用自由門破網軟件,具體步驟如下:使用海外的信箱,如G-mail、hot-mail、海外yahoo,寄一封電子郵件到 fg@dongtaiwang.com,約10分鐘就可以收到自由門破網軟件,收到軟件後將文件儲存,然後將文件的後綴名改為.exe,後綴名一般是不顯示的,如果要顯示的話,首先點擊「開始」,進入「控制面版」,雙擊「文件加選項」,會有一個對話框跳出來,然後點擊「查看標籤」,其中有一項「隱藏已知文件後綴名」,勾消這一項,這樣就可以顯示文件的後綴名了,然後雙擊這個文件(自由門破網軟件),就可以瀏覽動態網了。還有一個簡單的方法,是通過電子郵件獲取動態網的IP地址,具體步驟如下:一樣也是最好是申請一個海外的電子郵箱,向 ip@dongtaiwang.com發一封電子郵件,10分鐘後會收到一封回信,裡面有動態網提供的一些當前的IP地址,點擊其中一個網址,點擊連接後請接受安全證書來加密瀏覽,使用IE7點擊連接時可能會出現「此網站的安全證書有問題」的警告,這是正常的,點「繼續瀏覽此網站」,就能安全登錄動態網,通過動態網就可以瀏覽國外的一些網站了,目前還有幾種突破網絡封鎖的方法,如無界、花園、火鳳凰、世界通等等。(播放結束)主持人:希望剛才那個短片能對中國大陸的觀眾朋友有所幫助,那陳先生。陳破空:關於這個短片我說一句,就說國內的網民反應了,中共那個封鎖牆、防火牆其實很脆弱,如果說你想去破網是一定能夠破網的,中國有將近4億網民,如果4億網民都認識到這一點,這個防火牆其實很簡單的,什麼軍隊也好,綠壩也好,你完全可以繞過它,並不費時間,幾分鐘之間可以繞過,如果大家都去突破,把真實信息都公之於眾的話,我想中國的局面會大為改觀。主持人:說到這個信息封鎖,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現象,非常讓人去思考的現象,最近在中國大陸有一個非常紅火的,叫韓寒。他寫了篇文章,他說:谷歌可能高估了自由、真相、公正這些東西在中國很大一部分網民心目中的價值,這些都沒有在路上撿到100塊錢實在。谷歌所說的那些理由無法讓這個民族的大部分人民認同和共鳴,一個能吃轉基因糧、地溝油菜、三聚氰胺奶、打劣質疫苗針的民族,他們的忍耐力是你所不能想像的高,他們的需求是你不能想像的低。那麼為什麼像自由、真相、公正,像韓寒說的這樣不能讓這個民族的大部分人民認同呢?杰森:其實韓寒是80後的人,他完全是在這過去的幾十年裡,甚至六四對他來說是很淡忘的一個東西,在這個環境下長大的。他看不到中國目前真相,就是這十幾年真相之外的東西。中華民族是一個不吃嗟來之食的民族,事實上過去這麼多年的無奈,是中共把中國人打成這個樣子,某種意義上講中國人不是這樣,中華民族不是這樣子。事實上因為韓寒本身的侷限性,他看到了中國人的悲哀,看到中國這一點,但是我感覺剛才大家都說了,中共它是見光死,我覺得這個很好,為啥呢?它怕中國人返還到中國傳統的那種有骨氣的民族特性,就是說出《正義歌》的那種民族氣節裡頭。所以說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覺得面對韓寒這種說法的話,我本人是不同意,我對中華民族充滿希望,如果給中國人真相,中國人會返還到有骨氣那個狀態,這個很多狀態會改變的。主持人:你說到如果中國有真相,那現在這種就是真相,或者是很多的信息被封鎖的情況下,我覺得韓寒說的這種現象可能有它的普遍性。陳破空:我倒是覺得韓寒說得是很有意思,因為他在中國的那種環境中要寫文章,要用一種曲折的方法,他用的是一種調侃的方法來寫。這種調侃的方法恰恰折射了中國的一種嚴峻的現實。這種現實就是前幾天我做一個廣播節目的時候,有親共的和反共的觀眾打電話進來,也是談谷歌。主持人設置的話題是對誰的形象有害。結果親共的那邊的人談的都是谷歌失去的經濟利益,談錢,也就是說親共的那些,追隨共產黨的那些人可以看出來,把金錢看得高於一切,不能說是敗類,也至少是愚昧之徒吧!但是在反共的人群中講的更多的是公義、公平、民主自由的東西,我想韓寒的這種調侃式的文章,會促進中國人的思索,我覺得倒是一個有益的事情。主持人:您們如果真正的像剛才那位觀眾朋友所說的話,中國人民真的都能看到自由的信息,能夠看到事情的真相,那麼很多東西見了光之後,是不是中國人就無法再容忍吃地溝油,然後喝三聚氰胺奶,或者是說打這種劣質疫苗針呢?杰森:我想中國人會再更積極的去謀取自己的未來,中國人現在是無奈,很多時候他不知道該怎麼走,但是事實上海外已經有很多方式告訴中國的未來在哪裡,中國的希望在哪裡,只是因為信息封鎖,這個消息還沒有大量的被中國人接受,沒有變成一個共識。事實上只要在信息流通的情況,在大家共同辯論的情況下,在一個共同能接受的一個平台上,大家會對中國未來有一個理性的判斷,最後的話中國是有前途的,目前的無奈來自於中共的控制,來自於中共的信息封鎖。主持人:謝謝杰森,也非常感謝陳破空先生,非常感謝觀眾朋友們的參與和收看。如果您在中國大陸有親朋好友的話,您也可以把剛才您看到的這些破網軟件發給他們,或者您可以告訴他們上edoors. com,就是自由門的破網軟件,謝謝您的收看,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