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退休改革中民主輿責任的表現

【新唐人2010年11月1日訊】法國的退休養老金面臨了財政困難,光是今年就將有320億歐元的赤字,因此,填補退休金資金短缺的改革勢在必行,新的法案要出爐,面對紛歧,法國政府輿民眾是如何考慮及協商問題的呢?下面看一下來自巴黎的報導。

休改革最後文本星期三在熱烈的掌聲中終於在國會獲得通過,在左右派的艱難抗衡中,顯然右派執政黨是贏家,記者們在等待執政黨在法國國會的主席讓·弗朗索瓦·科貝的出現。

法國國會人民運動聯盟黨團主席讓·弗朗索瓦•科貝(Jean-François Copé)記者:對於您來説退休改革之戰結束了嗎?總統是否是贏家?我覺得用誰贏誰輸去看這件事是一個嚴重的邏輯錯誤。 我覺得每次一旦涉及重要的和艱難的改革的時候,就會有超出符合共和國法律的罷工和遊行之外的全國性的暴力,對國民經濟進行綁架,比如封鎖油庫和加油站,這些都是在現代民主社會不能容忍的 。”

包括社會黨在內的反對黨派們,至始至終都認為這個法案不公正,背離了廣大民眾的利益 。

國民議會社會黨團主席讓·馬克·阿伊侯(Jean Marc Ayrault) :“我認為必須十分尊重大多數法國人的觀點, 他們是反對這項改革的.不是反對退休改革,而是反對這個方案.因為它不公平, 無論政府怎樣認為,我們還沒有完成我們的養老金制度改革。 在2012年總統大選時,作為政治辯論中還會出現.因為這項改革的資金是不可持續的,它不僅是不公平的,也是不徹底的,所以還會缺錢。”

但執政黨認為社會黨只會反對,沒有具體的對策方案。

法國勞工部長埃里克‧韋爾特(Eric Woerth):“這裡沒有解決根本問題的出路,既沒有短期的,也沒有長期的辦法,只是針對薩科奇先生,他的預期稍微短了一些。我們負責任地說我們的退休體制將在2018年達到平衡,我們也同意繼續思考把它改善成纍計點數的系統,所以恰恰相反,這是一個很有效,而且很現代的法律。”

在這個改革法案涉及到了各個階層的利益,在它的推出過程中出現了社會責任輿國家管理,及對民主意識之間的衝撞。儘管法案已獲得通過,左派及工會仍不罷休,第二天的遊行社會黨第一書記奧布理仍然站在隊伍當中。

在法國歷史上,曾出現多次以遊行的方式絆倒政府意志的先例,這次人們也抱著同樣的希望。遊行隊伍浩浩蕩蕩的前進,然而這裡有一些人卻悠然自得的就餐觀看遊行,隔著一層玻璃是也許是另外一個世界。

保險公司員工法布裏斯(Fabrice):“我們之所以不贊成示威,因爲他們妨礙別人工作。阻塞街道和公共交通。當然人們退休越早越高興,但是現在沒錢了,所以我們大家都知道只能推延退休年齡。我們都會涉及其中, 再説示威有甚麽用? 昨天法律都通過了,如果您問我希望65嵗退休還是60嵗退休,當然我希望60嵗退休,但是如果退休沒錢,那就不必了。”

斯蒂凡(Stéphane),演員:“我沒有跟他們一起遊行,我不參加遊行,但是我能理解他們遊行,我們畢竟是在民主國家,人們有權力示威,我覺得能有表達的權力很好。但是我覺得無濟於事,這是另一個問題了。我覺得很遺憾不是左派在臺上的時候作出改革,也許會是一個更公正的改革,但是現在這是一個必須進行的改革,肯定有一些不完善的地方,但是卻是必須進行的。”

在民主問題上, 黨派和社會各階層對其的理解也會不同。如今遊行已成為法國人表達不滿的傳統方式,但也是法國民主的一個表現,大多數會認為這對政府起到了監督的作用。

早在10月12日,前社會黨總統競選人羅雅爾要求中學生走上街頭,執政黨批評極左派和部分社會黨人,拿中學生做反對退休改革的工具,把15歲的青年人推到街上的做法是“不負責任”的。

雅卡:“我在1968年也是學生,那個時候的學生運動起的快落的也快,往往是然後就會被政客利用。即便對退休領域有所了解的人也不是很容易能理解這些內容,年輕人就更難了,所以他們受到一些灌輸之後,有一些年輕人就做出一些不堪行爲。”

法國國會社會問題小組成員兼議員瓦萊麗•博耶(Valérie Boyer)女士表示:“我想到社會黨人士,他們煽動青年人、這些都還未成年的人離開學校走上街頭,必須得去遊行,為這一不直接影響他們未來的退休改革而去遊行,真的,這相當不負責任。”

然而,在法的外國人對法國社會這種家常便飯似的遊行,也無法理解。

在法愛爾蘭人杜布朗:“我們那裏是65嵗退休,在法國62嵗退休,對我來說已經不錯了,但我不知道他們示威,好像在玩樂,還喝啤酒,為甚麼像狂歡節一樣,如果他們有那麼瀋重的問題的話 。”

瓦萊麗·博耶(Val□rie Boyer)女士認為遊行雖已成為法國的品牌,但民主國家並不是通過遊行來管理的。 “法國是一個民主大國,實行議會民主,共和國不是上街治理的,法國也不是通過遊行來治理的。我們有投票的時刻,進行表達的時刻,但當我們將某一事務授權給國會議員和共和國總統,就應該執行他們的決定。當一個突發事件降臨,好比這次經濟危機,就應該採取措施,這就是治理,這就是一種民主 。”

7個月的辯論,在國民議會上200多個小時的辯論, 數以千計的檢查和修正,60多場與社會對話人及工會的協商爾換取的這個改革法案,雖然不是所有人同意,但畢竟所有的國民參與在其中,使政府慎重思考 。

新唐人記者周亦菲、王泓法國巴黎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