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鳴:江澤民自爆難以承受的痛苦煎熬 今日點擊(2318-1)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9 月 11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今天是9月9日在今天現實的一個意義,就是英國女王成為了英國歷史當中,執政最長的國王,大概63年什麼多少天有這麼個敘述。

所以今天在倫敦會有很多,盛大的這種慶祝儀式,而英國女王自己呢卻現在在蘇格蘭,參加一個什麼邊界火車的一個儀式。

對英國女王的評價每個人不同,但是做為英國人來講對她的評價極高,曾經的英國的首相梅杰對她的評價叫做,英國女王是站在政治之上,不是政治之中的人物。

那這就非常有趣的一個現象,對吧!英國有自己的女王,結果今天所奉行的制度,你說叫封建制度,現代社會,民主社會,人性社會,還是一個落魄的、沒落的,這種世襲式的社會呢?

這些詞都是政治上的詞,任何一個制度、任何一個環境,它只要保持了人性本身最關鍵的東西,以人為本,對人尊重,那做為生命本身有著他上下文化的傳遞,一個民族文化的傳遞,那就是值得驕傲了。

那今天是9月9日,給誰送殯呢?給張震,開國中將177個中將當中的最後一個,張海洋的爹。在今天9月9日早晨9點鐘,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俞正聲現在在西藏,6個常委加上江澤民、胡錦濤給張震送行。

前面沉寂了這麼長的時間,結果以大閱兵做為一種一個轉折點,老江露面哦,這是非常有趣的現象。

萬里去逝他沒露面,喬石去逝他不露面,尉健行去逝他沒露面,這回他露面了。這是剛剛拿出來的消息,都應在9月9日這天,而張震死的那天就是9月3日中午12時,就是大閱兵的高潮時他死了。

這是我跟大家說極不吉利,那集節目我也跟大家講了,所有人都看到江澤民的表現是隻蛤蟆,一隻妖怪上了天安門城樓去進行大閱兵,那是極端不吉利的事情。而今天這個妖怪正經八百露面了,走在胡錦濤的前面。

江澤民自曝難以承受的痛苦煎熬

非常應景的昨天爭鳴雜誌有篇報導,直接講的江澤民,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江澤民8月15日寫信給中共政治局,自爆難以承受的痛苦煎熬。

8月初北戴河會議期間,黨政軍高層退休元老一齊匯齊北戴河,還是去了北戴河開會。中共黨媒在8月10日,不點名的批評江澤民退位後仍然干政。

8月10日出的這篇文章,文章一出,中共中央辦公廳、中宣部,從10日到13日4天,接到了70多個省部黨委、宣傳部門致電,等候指示,省部級部門不知道該怎麼辦。

10日到13日四天,天津大爆炸,8月12日夜裡11點半,中間卡的是這麼個時間囉。我們可以看到,它這裡說等候指示,但沒有得到指示,它突顯的是中共上層的分裂,中南海這個級別的,就是政治局常委這個級別的大分裂。

而江澤民在8月15日,以老黨員、老同志的名義,致函中共政治局,提出我的幾點意見。

8月15日,8月12日深夜天津大爆炸,接著就是13日14日兩天,他在這個時候寫信給政治局。

他踩在天津大爆炸的基礎上,在當時所有中共最上層,對天津大爆炸完全失去方向,失去準頭的背景下,他寫信給政治局,講他的難以煎熬的態度。

天津大爆炸我做過5、6集節目,我自己嘲諷說叫陰謀論,我跟你講,今天越來越看像真的。

在江澤民的意見書中說,不能把今天的決策政策來對照,檢驗之前的決策,不能否定他,要尊重當年當時的環境,否則會陷入無止境的爭議和分歧中。

他承認爭議,承認分歧,對於近2年多來的影射、誹謗,無理攻擊指責等表示難以接受,難以接受的痛苦。

我個人的說法,大爆炸的,他踩在大爆炸的基礎上,不提大爆炸的任何事情,只談到他自己的難以接受的事實,直接對壘的就是今天主政的人。

媒體坊間大量曝光指責江澤民的奢華,江澤民在意見書中發牢騷說,對其離退休後的組織安排、規格等,可以中止、修改、廢除,規格可以中止、修改、廢除,規格再次提升,站在了胡錦濤前面。

所以在我的看法當中,天津大爆炸起了關鍵的作用,天津大爆炸表明今天主政的人,對軍隊的無可控制的場面。

文章也提到說,近期江澤民6次婉拒政治局邀請參加,包括北戴河會議、元老追悼會等有關活動,絕非尋常,所以這裡提到是江澤民自己拒絕參加,大閱兵跟張震的死,那就變成了他接受了邀請。

這跟我們當初最一開始說的,可能表現出來就有差距,人家主動拒絕的,跟現在提出來的這是兩回事,但我的看點就在天津大爆炸,給今天主政的人炸矇了,才出現9月3日30萬大裁軍。

而這30萬大裁軍裡面,在我個人的認識當中,習近平個人的色彩會極濃的,因為當拿出大裁軍的說法之後,被記者問到要裁什麼的時候,沒人知道,裁什麼還不知道。

但是藉著這個活動裁軍,實際裁掉17萬軍官。這樣的中層軍官,對於今天主政的人來講是失控的,他根本控制不了,而這裡面的軍官,相當一部分人都要花錢買的。

天津大爆炸受損業主連日示威 多人被捕

自由亞洲電台:天津大爆炸受損業主連日示威,多人被捕遭到威脅並放棄索賠。

文章介紹說,天津大爆炸可能快1個月了,受損的住家呢大概1萬7千多戶,這其中有9千8百戶呢,已經跟政府簽訂了賠償合同,據說按照市場價格的1.3倍,來要求這個企業買回他的房產。

那有一些細則啦,但有些人不幹,那去市政府抗議。

有個新的媒體叫做端媒體,寫過一篇很長的採訪報導,講的是這些業主竟然成為了難主,成為了維權者,到天津示威,結果警察們呢出來跟業主們發生了衝突。

在這個過程當中呢,有業主高喊打倒共產黨,結果被警察們一頓亂棒抓走了。抓走之後,這一群業主再也沒聲音。讓我想到了什麼,天津大爆炸被炸得最慘的其中一個建築物,是濱海新區的公安局。但它能改變嗎?改變不了,那我個人依然還是那句話,誰跟天都拗不過去的,你放心吧,這時間就是個神。

變化的過程中是變化,而這種變化誰能看明白,套用英國前首相梅杰的話,英國女王在政治之上,所以受到了所有英國人,包括英聯邦人民的熱愛。

所以我才講,當能認清這一點的時候,人性恢復的時候,就是共產黨滅絕的時候,但是在過程中你將會看到,越在黎明前,你將會看到越沒希望。

共產黨一定死在自己的革命的手中,誰能夠進入中南海,能夠進入瀛台的人,他們之間在相互革命,就把共產黨劈了。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