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已死 習近平在另找生路 今日點擊(2334-1)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9 月 30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今天是28日,北美時間呢是上午的時間,昨天晚上也跟很多朋友一樣,追著去看那個血月,紅月亮。追半天沒追著,深更半夜才回家,那沒追著是趕上大陰天了,不但月亮沒看著,連星星都沒看著。

那有些朋友網上呢,今天幾乎包括一些大的網站,都在登昨天血月這件事情,原因就是因為在西方的信仰當中呢,很多信仰當中都確定在28日這天呢,是一個特別的日子。

它跟中國人比較吻合的就是,它吻合在中秋節這天,如果按照北美的時間去計算的話,出現這個血月開始的時間,是27日晚上9點多開始出現,按照北美的東部海岸,所以它就變成了跟這個中秋節是一天了。

那這就是我們知道,我記得跟大家解釋過,按照中國人講那叫天狗吃月,如果吃到中秋節這天,是很不吉利的,中秋節是中國人傳統當中僅次於過年的,最重要的節日。

那在這麼個背景之下,出現了這種天象,讓人覺得不舒服。中國人講天時地利人和,可是呢無論怎麼樣,到現在我們也沒看見發生什麼,很驚天動地的事情。

但是在西方的信仰當中,包括基督教、猶太教,其實包括一些天主教,包括猶太教的不同的,有些不同的這個派別,基督教的不同派別,把這件事情,把今天看得是非常重的一件事情。

因為在他們的眼睛裡認為,他們心目中的未來的神─彌賽亞,在將會來,過了今天之後,但是中間會經歷很大的事情。

但是我們也不得不說呢,在這些一連串的判斷當中,都是現代的人,站在我們現代的角度能夠理解的角度去認識這件事情。所以到底會發生什麼?

如果彌賽亞真的再來,神再來,能像我們人想像的那樣再來嗎?祂會以什麼樣的方式出現呢,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謎,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謎。

那非常有趣的也就是在今天呢,習近平呢我們知道從昨天到今天,來到了聯大。

在上個星期的節目當中我解釋過,9月3日他在奠定著,在國內奠定著國家首腦的概念,那緊接著來到了美國,以美國為平台、以白宮為平台,然後以聯合國、紐約的聯合國為平台,來確定他國家首腦的,另外在國際社會當中的地位。

德國之聲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主持聯合國的婦女峰會,由習近平。

那整個概念呢就顯得非常尷尬,德國之聲報導時講說,中共當局今年春天,剛剛抓捕了5名女權運動者。那在這個背景之下,習近平主持聯合國的婦女峰會,那就顯得有點非常特別了。

所以這是我想跟大家分享一個概念,就是他在整個,中共體制在他反腐過程中,雖然殺掉了很多高官以反腐的名義,但是整個黨的體制在那裡。

就像我跟大家形容似的,周永康沒了,但是周永康式的政法委體制還在那裡。那這些東西,會在他國際社會的影響當中,活動當中,在國際社會當中呢,它會直接給他帶來非常尷尬的場面。

文章內容就比較簡單啦,在訪問聯合國總部的頭一天,因為是為了紀念20年前,世界婦女大會在北京召開。所以習近平宣布呢,向聯合國婦女署捐贈1千萬美元。

這些都是一些,在我的眼睛裡就那麼回事啦,就像這是一台戲啊,有人捐錢的、有人買票的,有人蹭票的、有人蹭看的,反正什麼樣的都有,這是一種外交的做法,但他這種外交的做法,對海外社會而言沒有任何意義。

中國8月工業企業利潤同比大跌8.8%

德國之聲的另外一篇報導,提到8月分的經濟增長,提到8月分的一些經濟數據,應該說是非常殘酷的。文章題目這麼說的:中國8月工業企業利潤同比大跌8.8%。

那這些內容,這種基礎面表現出來的概念就是,整個中國經濟放緩。

華爾街日報引述了彭博通訊社的數據講,這是中國政府自2011年10月分,開始發布每月的數字以來,最大的跌幅。

降幅最大的是採礦業,這其中包括煤炭、包括天然氣,包括石油、包括非金屬類礦產物,和黑色金屬冶煉等相應的工業,其中黑色金屬冶煉企業下降51.6%。

而中國的這些基礎工業,它是勞動密集型的,也就是如果它的工業指數衰退的話,它會造成很多,在這個行業中工作的普通人的收入的直接下降,直接會影響他們。

那在這種直接影響之後,將直接影響到這些人,在未來的9月分到明年的1月分,過年前,這樣本該消費的時間裡面,他就無法消費。

所以這都是一連串,這是真正經濟基礎出問題的時候,很多東西就死在這兒。如果這些人再把大筆的資金,每月收入的大的比例都要買房子、交房貸,那可能就更殘酷了。

所以這是人們一直說的,它的經濟問題會預見很大的問題。

我們講說呢,他只能從某種程度上,他說的企業改革、經濟改革,他其實是改不了的。改革已死,他可能更真正側重的,是他必須在整個體制本身上尋找他的生路,這是生與死的搏殺。

國家統計局的一位叫做何平的博士,在網站上發表文章說,利潤降幅擴大的主要原因,他說跟股市跟匯率有關。

那如果跟股市和匯率有關的話,那就應對了我們說,在6月分出現股災,6、7月分出現股災的時候,我們講過人家掌控黨的體系的人,利用股市進行生死大搏殺,對吧!生死大搏殺。

大家想一想在當時的情況下,中信集團已經把王岐山,跟習近平、李克強,根本不加在眼裡頭,甚至把他們玩了,這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現實的場面。

你大家注意這是,發生在2015年股災之後,7月分救市時出現的事情,經過了3年,2年多3年的這樣的反腐的搏殺,跟前的人他還沒認清楚。

所以我們才提到說,任何想保住中共的人,最後一定死在共產黨本身手裡,誰想利用這種手段保中共,我跟你說另外一撥人,打著黨的名義玩死他,他都不知道,包括他們仨。

習近平和他的核心集團

那在這個背景之下,紐約時報寫了篇評論,也不是評論了,在分析習近平的權力的間架結構。寫得非常長,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習近平與他的核心集團。

文章提到說,人們對今天主政的人有一個普遍的共識,就是他與同事顧問,尤其是那些國部委的技術官僚們,保持更遠的距離,比其他中國領導人保持的距離還遠,他主要依靠自己的知識和直覺。

那如果想聽別人的意見的話,就召開黨小組會,所以這是一種完全轉型的概念,就是他為什麼只能憑直覺,知識和直覺呢?

我跟大家講過整個黨的系統,整個從他2012年,十八大接過權力之後,黨的系統就要殺他。因為黨的系統從上到下都是老江的,所以他誰都不能信。

就像我剛才提到的,中信證券在2015年7月分,在這樣的時間裡,在我們看到的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郭伯雄、令計劃、蘇榮這樣的人,都已經完了之後,一個小小的中信證券,敢把他們3個大老給玩了,他們現在主政的人給玩了。

大家要明白這個力量對比,那中間的官位差老了,它為什麼敢玩他們仨,這是值得大家思考。

所以它也提到說,習近平是7個小組的組長,和加上1個國家安全委員會,但這些小組和安全委員會都是祕密工作的。

這個我們都跟大家解釋過,他完全是樹立國家的體系,來擺脫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的工作。所以你很少聽到政治局,跟政治局常委的決定。

中國外交學院的教授蘇浩說,他說我相信今天是習近平在做主,他是最高領導人,主要的政策都來自於他,其他人只能在過程中給予他幫助。

那因為文章太長了,所以整個它揭示出來的是他的班子,這班子當中主要是輔佐習近平個人。那習近平自己憑藉他的直覺和知識在做事情,可是這一切的發生依然在過程中,包括今天他在聯大要發言,依然在過程中。

這東西根本沒完的,最後是什麼樣,那個結果出來是什麼樣,我還是堅持我那句話,共產黨死定了,這個江澤民也死定了,2015年是個大審判的年,表面上看出來的任何事情,都是表面的,誰能知道每個人自己命運之歸處,那是天意。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