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強力推軍改 有哪幾大看點? 熱點互動(1393)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2 月 07 日訊】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11月24日,習近平當局推動軍隊改革計劃正式啟動。這是中共軍隊自1949年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改革。

外界分析這次改革是將導致軍隊全面的一個架構的調整,而且會帶來一場從上至下的「立體震盪」。據傳有軍隊將領提出不同看法,而習近平則發話:「誰反對誰下台」。

那麼為什麼這一次習近平對於軍隊改革如此強力推動?有何最大看點?阻力來自何方?今晚我們就請來兩位資深評論員就這些問題做一些評論和解析。一位是在現場的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先生,李先生您好。

李天笑:主持人好,觀眾朋友好。

主持人:那麼還有一位是在Skype上的時事評論員文昭先生,文昭您好。

文昭:主持人好。

主持人:好,謝謝二位。那麼我們還是在節目的開始來看一個新聞短片。

香港《南華早報》11月25日報導,接近軍方的消息人士透露,在24日召開的中央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全會上,軍改計劃被正式公布。習近平及中共軍隊四總部、七大軍區、海軍、空軍、二炮和武警部隊的頂級領導,都出席了此次會議。

消息人士表示,「這是基層官兵期待已久的改革方案」,因為這能推動軍隊轉型,成為一支符合國際標準的現代軍隊。

另一名獨立消息人士則表示,七大軍區司令員和政委之前已經被提醒過,有三個軍區將被裁撤,國防部的政治實權將會擴大。

消息人士也表示,軍隊中樞神經系統改組的計劃也將被宣布。現有的四大總部,只有總參謀部會被留下,其餘三大總部的職能將被總參謀部和國防部吸收。

9月初《南華早報》曾報導,中共軍改將從原本的前蘇聯指揮架構轉向美國模式。「九三」大閱兵上,習近平宣布軍隊將裁減30萬人。消息人士表示,習近平要求軍隊將領落實軍改計劃,但是其中也有阻礙。這從中共《解放軍報》18日和19日的兩篇文章中,以及此前軍報刊文警告阻撓者也可以看出。

英國《金融時報》觀察,儘管如此,軍方迄今基本上支持軍改。海外中文媒體也報導了有關消息,報導說,24日的會議上,習近平親自做動員要求高級將領們以身作則等,但仍有不少將領提出不同看法。會議據說因為有爭議而延長,習近平最後發了重話:「誰反對這次軍隊改革誰就下台」。

旅美時事評論員邢天行指出,從中共歷史來看,軍改的真正危險並不在於基層,而在於高層。郭伯雄和徐才厚已經被拔除。如今對軍隊在暗中還能起一定作用,使得腐敗軍官們寄予希望的,才是軍改的真正威脅。

主持人:好,觀眾朋友,那我們今天討論的話題是中共軍改,歡迎您在節目中間打電話發表您的觀點,或者向嘉賓提問。天笑博士我想先問您一下,我們看到這個新聞中提到了這次軍改可以說是方方面面從建制到架構全面的一個大動作。那能不能請您先點評一下,在您看來這次軍改最大的看點是什麼?

李天笑:這次軍改確實是1949年以來最大的,也是相對比較徹底的一次改革。但是從目前習近平三年以來執政的整個思路來看,他是把反腐、打虎、打江放在他的最首位,因此這個軍改是他打江的、清理江澤民犯罪軍團的一個組成部分。

那麼如果說從這個思路去看的話,我覺得有幾個比較主要的看點。第一個就是,他要借這一次結構性的整頓,在運動中、調整中把江派的主要的這些軍中的殘餘勢力拿下去。我們知道江澤民在退下去之前曾經在軍隊裡邊安插了大概有五六百個將領,將軍以上的軍官,光上將就有79個。那現在習近平打虎的速度相對來說還不是特別快,三年以來拿下了45個將軍,一年15個的話,如果要把這些江派全部從現在的崗位上清下去要花很長時間。我覺得通過這個結構性的變化,一下子,你不用反腐,也不用從違紀這個角度來講,結構性變化該下去就下去了。這是打江的需要,第一個。

第二個,我覺得在這個過程中是一石二鳥,實際上也可以把中國軍隊當中存在的一些很主要的問題,比方說它的體制性、結構性的問題、兵種中間的問題,還有就是非戰鬥人員、機構等這些東西都解決掉。就像剛才那個片子講的,向西方、向美國這種機制靠攏,這是第二個。

第三個,我覺得可能很多人沒有引起注意,就是它這裡面有一句話講到要廢除,或者說是取消「有償服務」。「有償服務」是什麼?先期它已經經過調查摸底了,大概有10個行業,其中一個比較重要的行業就是醫院系統。那醫院系統我們知道,現在簡單講一句就是什麼?就是曾經被江澤民利用來迫害法輪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一個主要的系統。

軍隊有它的隱秘性,有它的資源秘密性和它的資源調動的這種從上到下具有一種不可逆轉的命令的這種性質,所以它有特殊性,所以這方面我覺得是一個很重要的方面。當然了,是不是會把這個方面提出來作為公布的一個方式?這個可能還不一定,但是這個方面是引起看點,重要的觀察的一個方向。

第四個,我覺得那就是安置的問題,就是這次你看坐在裡面的有一些穿便服的人,或者是其它方面部門的領導,這些人可能就是出於來安置這些退下來的,或者說被清理掉的這些人。我覺得從四個方面可以觀察的。

主持人:是。文昭,剛才天笑博士談到這次軍改的幾個主要問題,那我想問問您,就是從軍改的具體措施來說,比如它公布了方方面面要做的一些措施,結構性的調整也好、它的這個形態方面調整也好,在您看來,您最關注哪些方面?

文昭:剛才天笑博士講了一些軍改的政治意義,我可以從這個軍事意義方面來談一談我的看法。我覺得這一次軍改根本上它是把軍政和軍令兩個體系分開了,就是原來在一個軍區裡面它既有作戰指揮的單位,同時也有什麼後勤、總政治部這些相當於軍政的部分。

那現在它分開以後,那就是兵種主建,就是軍政這一部分就分出去了,重新劃了幾大戰區主要是負責軍令部分,就是作戰、指揮、訓練、教育這些,就跟戰鬥任務有關的部分。那比較重要的變化我覺得可以分成兩大部分,一個是作戰指揮體系的變化,那就是七大軍區變四大戰區,然後軍委總部機構精簡,很可能會成立陸軍司令部,它指揮的體系就更加扁平化了,扁平化以後就減少了決策的層級和環節,那這個就向美軍的聯合作戰指揮體系靠攏。

那第二個是它重新組建監督體系,就是新建立的軍紀委和軍隊政法委,這些做法本身並不改變中共這個軍隊的性質和作用,就是它的職能並不改變,但是結構體系的變化它會產生一些比較深遠的影響。比如說它「戰區主戰、軍種主建」這個原則,它實際上是加強了作戰單位,主要是戰區和集團軍這一級單位,它對戰爭資源直接支配的權力。

就是原來的海空軍、二炮那麼它只搞建設不管作戰指揮了。那像以前這個戰略導彈部隊就是常規導彈,它是既歸二炮又歸所在軍區雙重領導,那麼你真正打仗的時候,那可能一線的軍事一級單位要求導彈的火力支援,但是二炮那邊它可能不願意,它對這個作戰構想,可能二炮和所在軍區是不一樣的,而且可能造成指揮的一個混亂。

那現在它改變以後,這個戰區的首長甚至是軍師一級的首長可能都有支配這個戰爭資源的權力了。這改變以後的體制就削弱了過去的雙重領導、多重領導,使得這個作戰決策更快、命令體系更加單一,比較貼近實戰的需要。換句話說,改革之後,它這個一線掌兵的人使他的權力更大,它是比較接近於戰時體制,那這種體制它客觀上要求你政治上更加穩定,否則它就埋藏著有過去朝代武將坐大的這種危險了。

主持人:好的,那我想文昭從軍事方面談了一下它要做的這種調整。但我想問一下李博士,就是我想習近平要做這樣一個軍改,一定是對現有的這種軍隊的架構是很不滿意的。那麼到底中共軍隊現有的狀況是什麼樣?它存在的最大問題是什麼?能不能請您也先分析一下?

李天笑:其實中共軍隊有兩個基本的特徵,第一個特徵就是它是為黨的政治鋪路的,黨的政治鋪路的一個武裝鬥爭的工具。第二個,它是黨內派別鬥爭的一個工具。因為誰掌握了這個軍隊的話,在黨內他就有實權。

從毛澤東時代,他實際上把軍隊作為一個槍桿子,奪取政權,然後保持軍隊在整個建國以後他的統治地位,實際上他最後是把林彪搞下去;到了鄧小平時候,實際上他是把軍隊用到鎮壓民眾這方面,從「六四」就看得非常清楚,血洗天安門。

到了江澤民時期,這個事情就更加厲害了。其實江澤民除了上面兩個方面,鎮壓民眾和這個方面,還有一個就是利用軍隊來進行黨內派別的鬥爭。比方說在2002年「十六大」之後,他應該是退下去了,從中央軍委主席退下去了,但是他授意張萬年在「十六大」主席團上發動了一個小型政變,讓他留任中央軍委主席,目的就在於退位以後,繼續以中央軍委主席的身分來箝制、架空胡錦濤。因此胡錦濤沒有軍權,到最後基本上沒做成什麼事情,小媳婦做了很多年。

其實到江澤民以後,它整個的現狀,把整個軍隊變成了一個非常腐敗、不能打仗,基本上是一個癱瘓、沒有作戰能力的這麼一支軍隊。幾方面來看,第一個,採取任用為親的方式,把自己大量的人都安插進去,因為他自己從來沒當過兵,劉曉慶笑他連槍都不會發,把肚子給炸了,到時候把大肚腩給炸了。所以他安插了很多自己的親信進去,五六百個將軍,剛才說過了。

第二個,腐敗,他把郭伯雄、徐才厚這些人安插進去,這些人是按照明碼標價,中將級就需要一千萬以上,到少將就要幾百萬到上千萬,這些錢從哪來的?當然是從軍隊裡卡過來,從國庫裡來,或從民眾那裡拿來的民脂民膏。而且這些人你想,拿了錢以後,他作為一種投資,他在這個崗位上必然要想辦法把這些錢收回來,他不能光投下去啊,所以他必然要撈!所以他想的就是撈錢。所以這個軍隊腐敗就腐敗在這兒,整個從上到下都是撈錢,發展產業什麼的。還有一點,江澤民帶頭搞淫亂,發展文工團,跟宋祖英,這些事情大家都很清楚。 

還有一個就是江澤民鎮壓法輪功,十多年以來,他把軍隊作為一個活摘器官的重要犯罪場所在用,整個的軍隊,他利用它的軍車、軍隊的後備基地、軍隊的醫院、特別是武警醫院,整個成一條龍犯罪的鏈條,然後把法輪功學員用活摘器官這種方式進行大屠殺,把他屠殺掉以後,然後讓軍隊牟取暴利。

當然了,還有一個就是整個軍隊喪失了戰鬥能力,比方說這次打ISIS,當然習近平發了硬話,中國人是不好惹的,這一定要償還的。但是這個軍隊在江澤民的治下,成為一支根本就不能打仗的軍隊。航空母艦、訓練艦,而且空軍的投射能力過不去,陸軍更加不用談了,整個你沒有辦法反恐。所以這都是江澤民把軍隊搞成癱瘓狀態的一個罪惡,實際上是一個犯罪行為。

主持人:我覺得剛才李博士講的這些正好也是我想問文昭的,文昭您能不能跟我們進一步分析一下,現在採取的這些措施,比如說它向西方的這種軍隊管理靠攏,不管是戰時聯合指揮部也好,還是軍政軍令分開也好,還有它的一些戰區主戰,這些事如何能夠使他改變現在軍隊的最大弱點而提升戰鬥力呢?起什麼作用?

文昭:剛才我講的就是談到這個問題,就是從軍事指揮角度來講,它讓命令體系更加單一了,使得真正在戰爭過程中,在戰爭決策的速度變快,而且受到的干擾變少了。因為在實戰過程中,重要的是一線的反應速度,以及決策的速度。

在作戰過程中,比如一線的軍師、一級單位需要火力支援,想要請求二炮的常規導彈旅進行火力支援,如果作戰方案是雙重指揮體系,二炮部隊可能有不同的理解,就會掣肘,使一線得不到火力支援;方案的好、壞,很多時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在現代戰爭的條件下要快速反應。協同行為很重要。

所以他想把整個指揮體系簡化、命令體系單一以後,提高戰爭反應效率,前提是他所有改革完成以後,能夠朝這個目標接近。但是中國的軍隊有很大的問題──派系問題,還不僅僅是指揮體系單一。如果參加作戰的官員比如軍、師等一級單位,分屬於不同的派系,互相之間不配合,或者還有腐敗問題。因腐敗問題使晉升體制受到腐蝕,真正有能力、優秀的人才晉升不到指揮崗位上去,同樣會帶來問題,同樣會在戰爭中造成作戰效果受到影響。

指揮體系只是形式上的變化,它在管理體制上向美軍接近。但更重要的是整個社會的精神,是不是所有人對國家忠誠、對這個政權忠誠?是不是能夠協同有責任感、有互相配合的願望?這實際上是打造軍隊靈魂的問題,需要很長時間建立。

主持人:線上有一位大陸的陳先生,我們先接聽陳先生的電話,陳先生您好。

大陸陳先生:我認為軍隊改革只是形式而已,姑且不說它內部等等問題,首先出發點就已經決定了軍隊改革不可能真正徹底。因為經常強調的是「聽黨指揮」,黨指揮槍。我們可以自個兒分析一下,你的軍隊到底是為你的國家和你的人民而有鬥志,還是為某個黨去拚命更能夠體現出軍隊的戰鬥力?所以我們從根本點上就可以看得出來。

再有,現在中國地區武警的規模比例、投入上,比正規軍隊投入要多,武警本來就是用於對內鎮壓,所以從這個出發點上我們也可以看得出來。

主持人:謝謝陳先生,知道您的意思了。天笑博士,您對陳先生提出所謂「黨指揮槍」,到底能不能真正達到他想要軍改的目的?您有什麼樣的想法?

李天笑:這一次習近平是以總書記和中央軍委主席的身分進行軍改,當然,目的之一是清理江澤民犯罪集團;之二是在過程中達到強軍的目的。

現在中國軍隊的戰鬥力,從技術上講就是文昭剛才講的種種方面,包括增強國防部的能力、國家安全委員會等仿照美國,是能夠在一定的時間內達到。但問題是如果不改變「黨指揮軍隊」的性質,軍隊發展得越強,對人民的迫害可能會更大,如果繼續迫害法輪功,用做活摘器官的犯罪場所那就更壞。

現在習近平提出來很重要的一點,體制性障礙;要清除體制性障礙,要解決結構性的矛盾和制度性的問題。體制性障礙實際上就是黨的問題,他已經把這問題提出來了,現在問題在於,他不把軍隊、槍拿到手,他就沒有辦法從事和進行下一步的事情。這個關係一定要搞清楚,他如果現在放棄軍委主席的職務,前功盡棄。

江派最希望這樣,叫他放權,講他集權。習近平現在是不能夠放權、不能不集權,等他把這件事情做好了以後,槍到手了,黨怎麼辦?我想下一步自會有安排。

主持人:我想請問文昭,因為這一次畢竟是改革,很多人說,自上而下的改會觸動很多利益集團,動了很多人的奶酪。我們從方方面面看到他也是有一定的阻力,包括中共軍報從10月27日以來就發了6篇文章。您認為這些阻力從何而來?體現在什麼方面?

文昭:當然,阻力來自於受到軍改觸及的背後勢力。這一次軍改,習近平裁軍是一個由頭,說「裁軍30萬」,他是真正想藉裁軍推動軍隊整體的變化;七個軍區只留下四個,變成四大戰區,有些軍區要被裁撤,四總部要精簡、合併。

軍區的主官這一級,軍區首長級將領以及四總部的高級官員,上將和中將這一級雖然不可能直接下崗回家,但是他們的職權會被弱化,很多人會被靠邊站。這是指上將、中將這一級。但是軍分區以下,像警備區以下的少將和校級軍官被裁撤的可能性就大很多,有分析,估計可能多達十幾萬軍官會被裁撤。可以說是軍隊的大換血。

江澤民在任之時,凡是升任少將的他都要親自接見,可見他當時在軍隊裡面對於安插親信的重視。那個時代的少將現在基本上很多都是上將和中將了,他們會在軍區和四總部這一級任職,這一批人很多就要在這一次軍改當中被裁撤掉。同時,郭、徐在任之時,在軍區、軍分區這一級裡面廣布「答錄」,我想他們的這些「答錄」裡有一些少將或者校級軍官也會是清洗的對象。

僅僅靠反腐,習近平顯然認為效率已經不夠高,通過軍改他可以實現大換血,體制性變化就可以讓很多人走人了,他不需要證明你違紀了、證明你腐敗了才讓你走人。在軍改之後,我估計「幹部能上能下」要進入實施階段。因為習近平也不僅僅滿足於靠反腐拿掉江派的官員,這效率也太低了;他會用怠政、不作為、無擔當等理由換掉一大批官員。實際上阻力就是來自所有這些被觸及的人以及他們背後的勢力。

主持人:天笑博士,這一次習近平發話「誰反對誰下台」,當然這是我們看到的報導。但是確實大家看到,他是以很強烈地推動勢態,到底他為什麼要這麼強烈推軍改?總體來說他的主要目的是什麼?

李天笑:首先,我講這句話不是中共媒體報導的,是海外一家親共媒體的報導,這句話的真、偽我們現在還不能確定。但即使是講這樣的話,我覺得這句話還是比較輕的,因為軍隊有規矩,以命令、紀律為重。如果不適應的態度,你支持、反對沒關係,為什麼?你犯了罪、你犯了活摘器官的罪、你犯了貪腐罪、你是買官賣官上去的或者你是非戰鬥人員該減掉那就是減,誰反對、誰支持不起大作用。當然你反對的話,可能軍法從事了,這就比較嚴重,就要拉出去了。

我覺得這一次軍改的主要目的當然是兩個,第一,我剛才講過,藉這個機會用結構性的變動,迅速、快速地提訴、打江,把江清掉以後才能做下一步的事情;第二,藉由軍隊結構性的改變,把中國軍隊向現代化方面發展。我覺得就是這兩個目的。

主持人:非常感謝。現在線上還有一位觀眾,紐約錢先生您好,請簡短發表您的觀點。

紐約錢先生:我認為這兩年一直在抓軍隊裡的貪官,抓得太多了,現在全部都是貪官,他怕軍隊裡政變,所以他要搞清理,軍區要換,什麼都要換,全部要弄光它,就來這個。他怕軍隊有政變的傾向。我認為是這一點,謝謝。

主持人:謝謝錢先生。請問文昭,習近平說,軍隊改革目標要在2020年之前達成;也有報導分三步驟。在您看來,軍隊結構性的變化多長時間能夠真正做到?能夠到位?

文昭:結構性的變化、把人裁掉,我認為習近平一定要在2017年、兩年以後、中共「十九大」之前完成,因為他需要把軍隊完全掌握在手中,為他未來的人事安排保駕、護航。這一次軍改我們可以看到,其實習近平長久以來就有這個打算,而且是按步驟實施。

我在兩年之前就說過,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這個委員會非常奇怪,名單一直沒有公布,特別是委員會裡面不可或缺的軍方將領的名單、人選一直沒有公開,公開出來的資料只是說「國安委有主席、副主席、辦公室主任、一個常務委員」,為什麼軍方代表人員一直沒出爐?說明習近平對軍隊高層一直不滿意。

所以我想,這一次他進行軍改以後,國安委的全部人事班底不久之後也會擬定,接下來,特別是在中共「十九大」期間,他就會為下一個任期作某些布局,起奠定基礎的作用。

李天笑:我補充一句。這一期換人、換血,打擊江派這些人可能不會等這麼長時間,我估計快的話半年,多的話一年,就完成這件事情。這一次應該是有人哭、有人笑,我們看到這一次在電視上賈廷安的表現,就是江澤民安排去接總政部副主任的那個賈廷安,一臉哭喪,旁邊的人喜形於色,所以說,江派這些人應該是大難臨頭了。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線上還有一位觀眾朋友,但是我們已經沒有時間接聽您的電話,非常抱歉,希望您通過E-mail跟我們聯繫,或者下次請早點打電話。感謝各位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