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住正義遺忘一角 300萬租屋族的吶喊!|新聞最聚焦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5 月 28 日訊】人民有六大生活需要,食衣住行育樂。而居住,就是六大基本需求之一,有人說,在台灣,租房子就像二等公民,甚麼時候會被房東趕,都不知道,打官司更是曠日廢時,台灣租屋族,面臨甚麼樣的現況?西方社會又是如何因應,接下來的專題,我們帶您繼續來看,新任總統,同樣不能迴避的台灣民眾租屋「居住正義」的問題。

崔媽媽社會發展處居住服務部主任 馮麗芳:「她住在二樓,輪椅就綁在樓下,她上樓她的樓梯就這樣,上樓要人家背上去。」

在台灣買房難,租房也不容易,長期協助弱勢尋找租屋的馮麗芳形容,幾年來看到太多案例。

崔媽媽社會發展處居住服務部主任 馮麗芳:「要嘛就是租金太高,像是聯開宅,租金這麼高,要嘛就是限制年齡,要嘛就是,像公宅,像公宅也是粥少僧多。對啊,他們(弱勢族群)也根本排不進去。」

租屋市場,成為居住正義死角,受薪資長期停滯影響,台灣出租市場投報率1.57%,平均租金3萬6953元,與高房價形成強烈極端對比,但這並不代表居住環境有好品質。

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 呂秉怡:「住宅的出租的租金跟房價,事實上早已脫鉤了。因為投報率(投資報酬率)不高,所以基本上他(房東)不會花太多的成本,去做房子的維護跟整修。品質很不好的地下室,屋況很糟糕的壁癌,或者是一些環境品質很不佳的,其實都充斥在租屋市場。」

據不完全統計,台灣房屋市場分為三大區塊,分別是購屋市場84.01%,社會住宅0.08%,以及租屋市場,約占8.41%。但沒有人能確切得知,租屋市場總規模,說是黑市,一點也沒錯。

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 呂秉怡:「黑市就是表示它是檯面下,都是地下化,剛剛比如說房東出租房子不報稅,或是往往不符合公消安(公共消防安全)的要求,甚至是違建。」

頂樓加蓋、一房切割多間雅房,屋齡老舊、欠缺無障礙空間,台灣租屋族就像二等公民,房客忍氣吞聲,時有所聞。

民眾 郭小姊:「有啊,我們家樓下一樓就是啊,他就把它改裝成一間一間的套房,這樣,對,就可以租得很高的價錢。」

民眾 史小姐:「就是房屋修繕的問題,就是有腐朽這樣的一個狀況,可是房東他就一直拖延,不願意修繕,(後來怎麼處理?)後來我們就搬家了。」

行政院消保處簡任秘書 陳星宏:「坊間的(契約)版本是說,房東可以今天通知我們房客說,我明天不要租你了,就叫你馬上搬家哦,這是一個極不合理的一個條文。」

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 呂秉怡:「就是不安定感,就是他隨時房東可能不租給他,就是怎樣,或是這樣的,相對不安定感。」

同樣是面對租屋困難,在荷蘭,則有不同做法。寬廣的採光空間、方正格局,你能想像,住進這裡,居然不用花錢!?

住戶 Jurrien Mentink:「學生在荷蘭很難找到地方住,特別是在大城市像是阿姆斯特丹和烏特勒支,我沒有花任何錢就住在這裡。」

荷蘭的一家養老院,有6名學生與大約160名老人一起住在這裡,只要大學生每個月,抽三十個小時,跟老人家互動,就能免費入住,不只鞏固居住保障,老人家也排解寂寞,共創雙贏。類似的推廣計畫在法國里昂,和美國俄亥俄州,都出現。

不只如此,荷蘭有多達1/3的社會住宅,每月租金,僅僅需要681歐元,相當於平均年收入的1%(37876歐元),而為了避免形成貧民窟,住宅建案與一般出租宅混和,或是轉為學生宿舍,打造成豐富的社區環境。

在西方,居住是一項基本人權。德國政府限制,房租不得漲超過20%,否則就是違法,房東不能任意調漲房租,也不能隨意終止合約。德國有接近6成的民眾,選擇租屋,年輕人租屋的比重高達77%。

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 呂秉怡:「所以在德國,其實很多包括律師、醫生的這種高階的中產階級,我們一般的印象,他應該會去買房子,結果他們選擇終身就是靠著租房子在過生活,而不去買房子,因為德國的租屋制度,讓這些房客非常有保障。」

有房仲說,台灣租屋人口應該超過,總人口的1成,外來人口最多的大台北地區,租屋人口比重應該有超過2成。從國外對比台灣,租屋族的權益,真的不能再漠視。

行政院消保處簡任秘書 陳星宏:「定型化契約,提升到法規的層次的部分。畢竟這個租屋市場是存在一個相當大的市場,如果沒有一個公平合理的定型化契約去做規範的話,那一定造成將來很大的糾紛。」

行政院消保處5月23號,公布新版房屋租賃契約,相較過往,模糊空間減少,水、電、網路費用由誰負擔,必須明文羅列清楚;房屋押金不得高於2個月;房東和房客,如要終止契約,都必須提前一個月告知。可說在租屋族的保障上,跨進一大步。

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 呂秉怡:「這個部分必須肯定它是往前跨一步的作用,雖然這一步的幅度我們覺得還是有一點小。」

律師 蔡志雄:「受規範的對象,只有企業經營者,或者是他們有定義的一些職業房東啦,如果是租屋專法的話,會變成全部的房東都適用,那這個作用就比較大。」

法令亡羊補牢為時未晚,民間期許政府再向前一步,不只租賃契約受規範,更應該為租屋市場,訂定明確專法。現行社會住宅比率過低,年輕人租不起、弱勢族群租不到,問題依舊嚴重,回歸源頭,將居住正義四個字,真正落實在政績中,才能讓租屋族的悲歌不再上演。


文字採訪:沈唯同
攝影剪輯:盧天常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