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大亂 華人遭殃 中共有責任? 熱點互動(1477)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6 月 21 日訊】【熱點互動】(1477)委內瑞拉大亂 華人遭殃 中共有責任:今年以來,委內瑞拉經濟惡化,商品奇缺,物價飛漲,許多人飢餓難耐,日前其東部城市再度爆發搶劫事件,許多華人的商舖被搶劫,由於政局動盪,已有幾萬華人逃離委內瑞拉。委內瑞拉曾經是拉美國家最富裕的國家之一,為何落到今天這一步。中共一直稱其是老朋友,以至迄今為止,提供了500億美元的貸款,這些錢能否收回,委內瑞拉大亂,數十萬華人進退兩難,中共是否有責任?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今年以來,委內瑞拉的經濟急遽惡化,商品奇缺,物價飛漲,許多人飢餓難耐,日前,東部城市再度發生大規模搶劫事件,許多華人的商鋪被搶劫,由於政局動盪,數萬華人已經逃離委內瑞拉。

委內瑞拉曾經是拉美最富裕的國家之一,為何落到今天這一步?中共一直稱其是老朋友,迄今為止已經投入至少500億美元的貸款,這些錢能否收回?委內瑞拉大亂,數十萬華人進退兩難,中共是否有責任?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分析、討論。一位是在現場的政論家陳破空先生,另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二位好,非常感謝二位。

我們今天談論的是委內瑞拉的局勢,它影響到很多華人,歡迎觀眾朋友們給我們打電話。中國的觀眾,我們歡迎您從大陸撥打我們的免費電話950-403-14492。我想先請問破空,委內瑞拉,去年我們曾經談過一次,今年,確實它的局勢急遽惡化,請先談一下它現在的局勢到底嚴重到什麼程度?

陳破空:首先就是商品奇缺。委內瑞拉70%的商品依靠進口,所以它的外匯儲備耗盡,它現在沒有外匯儲備,而且欠債,到期不還。

商品奇缺到什麼程度?從尿布到紙巾、到玉米粉、咖啡、牛奶等全部缺,麵粉、石油全部缺,只要有運貨車到了某一個地方,周圍就一聲呼嘯,成百上千的人湧上去,就跟搶劫似的把運貨車攔下來、把物資給攔下來。物資現在比什麼都重要,錢已經都不重要,委內瑞拉的錢連小偷都不偷,紙幣還不如一張紙巾,說現在人們把紙幣當紙巾用。

委內瑞拉,第一,物資緊缺;第二,通貨膨脹。我記得在半年前我們做過一次節目,當時我們說,委內瑞拉經濟委縮10%,通貨膨脹100%,失業率18%,但是現在通貨膨脹180%。據預估,今年通貨膨脹很快就會達到700%,明年會達到1600%。通貨膨脹是持續膨脹,所以錢根本不值錢,委內瑞拉小偷都不偷委內瑞拉的錢,大家用紙幣當紙巾。窮到這個地步,最後通貨膨脹,然後就是搶劫,現在發展到東部城市開始搶劫,所有的商鋪都會遭殃,被砸爛。華人喜歡經商、開商店,所以華人首當其衝。

整個委內瑞總結起來是「天下大亂,經濟崩潰」,按照加圖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總結就是「淪為世界上最悲慘的國家」,而它以前曾經是南美洲最富裕的國家,人均收入達到16,000美金,是明星南美國家,現在是最悲慘的國家之一。

主持人:等一下我們探討到底為什麼?我想先請問趙培先生,我們注意到這一次確實影響到了很多的華人,數萬華人已經逃離委內瑞拉。到底華人在委內瑞拉是什麼生存狀況?這一次對他們影響為什麼這麼大?

趙培:委內瑞拉的華人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是出生在委內瑞拉,第二部分是移民到委內瑞拉的華人,加起來有四十多萬;國內有很多媒體說是二十多萬,亞洲移民過來的可能是二十多萬。委內瑞拉的華人,從事的領域幾乎跟我們知道的北美很像,一是開中餐館,一是經營超市。委內瑞拉人很喜好中國的粵菜,因此粵菜館是華人在委內瑞拉謀生很重要的生計,另外是超市生意。

委內瑞拉是現在拉丁美洲最大的華人聚居地之一,委內瑞拉的華人形成有一項重要特色,當年委內瑞拉北邊的古巴搞共產主義、搞社會主義之時,很多古巴的華人逃到委內瑞拉,使得委內瑞拉成為中南美洲華人的聚居地之一。華人多了之後,華人的超市、華人的文化自然也帶到這裡,據說,在瓦倫西亞大型華人聚居區,從燻鴨到正宗的陶器都有,而且還有一家中文報社。這邊的唐人街不是形象上的唐人街,真的是跟美國或加拿大華人聚居地一樣,形成一個類似華人城鎮功用的唐人街。

在委內瑞拉的華人經商的非常多,為什麼這一次被打劫的商鋪是華人超市呢?其實委內瑞拉有個特別重要的事。委內瑞拉搞社會主義,因此普通百姓要想進口一點東西都得到黑市去買,走私。中國人能夠經常從中國飛委內瑞拉或者飛往別的國家再回委內瑞拉,中國人能做得起黑市生意,比較顯著,華人超市裡面還真的有吃的,恐怕是這一點吸引了委內瑞拉人來搶。但我並不認為委內瑞拉人有多大罪過,因為人為了吃而沒有傷害別人的搶劫,我認為是非常正常。

主持人:謝謝趙培。我想請問破空,剛才您說委內瑞拉過去是拉美最富的國家之一,現在我看照片上排了長長的隊,商店裡店鋪一空。到底為什麼落到今天這一步?

陳破空:排隊很長,繞過幾個街區,而且不斷停電,居民非常憤怒。停電停到什麼地步呢?不僅是限電、停電,街區一片黑暗,連交通要道的信號燈都熄滅了,交通大亂。為什麼走到了這個結果?現任總統是馬杜羅,前任是查維茲。雖然馬杜羅怪別人,說是反對派搞經濟戰爭、是美國在背後、有黑手要發動政變。這都是政治理由,他完全不反思,他們需要反思。

現在的執政黨「統一社會主義黨」,是1999年查維茲搞的。查維茲在1999年奪取政權,用他的統一社會黨來執政,推銷所謂的「社會主義」,對內是社會主義,對外是反美、親中、親俄,尤其親中,依靠中國,捨近求遠。

委內瑞拉依靠石油,它的石油儲存量是世界第一,石油出口量世界第五。當時的石油價格很高,2014年石油價格還是88塊錢一桶,現在是35塊錢一桶。委內瑞拉國民經濟80%依靠石油,這就很危險,石油一動盪,國家就動盪。查維茲為了所謂「照顧窮人」搞社會主義,他搞到什麼地步?限商品價格。對重要商品比如玉米粉、麵粉、米都限價,不准提高價格。他為了保障窮人、他所謂的「保障窮人」留下了長遠的後果,致使商家不願意生產,覺得無利可圖,很多人就停業、轉行了,結果政府就被迫去進口,全靠進口。這是一個。

另外,他還提倡委內瑞拉高福利,其中一項高福利就是汽油,搞得汽油比水還便宜,以最低價格供應汽油給全國。一片高興,他的支持率很高。這些都埋下了長遠的遺恨,結果石油價格一滑坡整個經濟崩潰,委內瑞拉的人民不僅享受不到石油的好處、享受不到限價的好處,現在連商品就沒有了。

以前16,000的人均收入,除以700是多少?除以1,600是多少?就沒得除了,剩下就成了一個最窮國。我相信接下來就會發生大饑荒。現在還是恐荒階段,接下來就可能像北朝鮮一樣發生大饑荒。

主持人:趙培,剛才破空也講到了查維茲的政策,很多人說,現在的委內瑞拉是他17年來社會主義政策的結果。到底他實行的是什麼樣的主義?是我們通常理解的這種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嗎?

趙培:我們知道前蘇聯也好、中共也好,這種共產黨的社會主義是怎麼實行的?是通過暴力革命奪取政權之後,再通過專政(注意:不是獨裁,是專政),每隔一段時間就進行階級鬥爭,消滅全國5%的革命,維持它的恐怖統治;查維茲並不是這樣,他曾經想搞革命,搞軍事政變,但是失敗了,結果他是通過選舉上來的。

查維茲選舉上來之後,在政治上的統治,他通過頒布新憲法,限制委內瑞拉人廢除總統權力;牢牢把選舉委員會掌握在自己手裡,也就是說:我規定什麼時候推翻總統合法,我規定選舉什麼時候合法。這樣他能讓自己最大化地利用選舉。

當年查維茲發動政變失敗之後,在監獄裡學習了毛澤東思想。所以他出來知道要抓住槍桿子,所以他又能收買軍隊讓軍隊站到他這邊,所以能造成他的政權能夠維持到今天的一個原因。

那麼在經濟上,查維斯剛好趕上好的時候,石油在起的時候,2013年到他死亡為止,石油開始回落。在這個時候,他利用石油進行了石油外交,通過石油跟拉美國家、跟其他的南美洲國家、跟中國換取他所需要的外交上的優勢,另外就是換取物資。另外,他通過石油賺取的美元,對國內不斷進行……就跟中共進行社會主義改造一樣,把商店、石油、企業、農田收回國有,2007年他利用石油經濟搞農村大集體的運動,也為今天的饑餓打下一個原因吧。

我們知道共產主義只要把土地收為國有就意味著饑餓。比如前蘇聯193幾年造成了大饑荒餓死了700萬人;中國從1959年-1961年的大饑荒餓死3,600萬人;北朝鮮的大饑荒也餓死了33萬人,所以現在整個委內瑞拉的局勢其實是在重複中國、前蘇聯和朝鮮的悲劇。

主持人:破空,我想進一步問一下,我們剛才說到委內瑞拉經濟80%靠石油,70%的東西都要靠進口。為什麼它不能改變擺脫對石油的依賴?為什麼它國內的經濟更不能多樣化一些呢?

陳破空:所以經濟單一的後果,這都是查維斯的社會主義政策造成的,查維斯雖然講社會主義,但是他的經濟上是單一模式。他覺得他不依靠美國了,也不依靠周圍的國家了,他要另起爐灶,他認為石油是永恆的。他看到中東的那些石油產油國都很富裕,他以為他也能像別人那麼富裕,他不知道和美國其他國家一直在搞革命,像油頁岩的開發、或者太陽能的開發,代替石油功能的出現。他完全意識不到這些潮流,他完全在反美的道路上一路狂奔,所以他把他的國家搞得非常單一化,而且動不動到聯合國咆哮公堂什麼的。

然後他抱俄國的大腿、抱中國的大腿。比如中國石油從委內瑞拉來,委內瑞拉認為中國是一個資助,只要中國不斷買它的石油就行了,中國也在那裡大量的投資。中國之所以在那裡大量投資,並不是因為委內瑞拉真有利可圖,而中共是認為它反美,有共同的敵人。只要看到委內瑞拉把反美大旗一扯,中共就以為在美國的後院起火了,非常得意,《人民日報》、《環球時報》都是評美國的後院起火,所以就在美國的後院插一腳,認為委內瑞拉、有古巴,中共在那邊大有作為,所以在那邊600多億的投資、510億的借款。

但是中共這個政權是非常現實主義的,它投資的時候,它也看人家的石油好,它是錦上添花;但當人家衰敗的時候,它可以說袖手不管,中共對委內瑞拉是始亂之而終棄之,不是雪中送炭而是錦上添花,以利相交、利盡則散,這是二個國家的特點。

除了委內瑞拉本身的因難以外,俄羅斯是沒辦法了,俄羅斯對委內瑞拉經濟沒什麼貢獻,它就是委內瑞拉的最大武器輸出國,也就是委內瑞拉買武器要從俄羅斯買,俄羅斯要賺錢,中國是第二大武器輸出國。所以中國作為一個經濟大國,所謂第二大經濟體,它對委內瑞拉沒有起到實質性的幫助,反而把委內瑞拉的經濟單一化了,因為中共只是把它當做攫取石油、攫取資源的一個產地而已。

主持人:好,等一下我們進一步分析,但是我們現在線上有位觀眾,我們先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方菲主播好、陳破空博士好、趙培博士好。關於華人遭殃原因很多,我舉其中二個,第一點,大陸大使館人員跟領事館人員一定犯了很多別人不可能犯的瑕疵,讓委內瑞拉人看出來了,它們誤以為中國人都是這個樣子。第二,中南美洲國家和華人跟很多國家的華人都一樣,很多婦女穿戴比較有錢,造成委內瑞拉人民搶劫的意圖,這是其中二個原因。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丁先生。其他的觀眾,如果您有任何的觀點也歡迎您打電話。我想請問趙培,剛才我們說到委內瑞拉的情況,我覺得比較有意思的一點,現任的總統他說:現在的情況是對手發動經濟戰爭和政變所致,特別是美國在背後支持。這話也很熟悉,讓我想到黨媒同樣類似的話,我不知道您怎麼看他的這個指控?

趙培:大家最能馬上反應過來的就是階級敵人搗亂。這句話大家非常熟悉,其實是共產黨在改革開放之前,它經濟失敗了,或者大家吃不飽肚子,都跟大家說是階級敵人搗亂,是美國在幹什麼幹什麼,這種思想一直到今天黨媒仍然在用。比如《中國人可以說不》這本書,利用黨媒造成的思潮來宣傳它自己。陰謀論嘛,美國要怎麼搞垮我們,我們要怎麼樣發展起來,這些其實都是一個陰謀論。那麼這種陰謀論明顯是自己失敗還不承認的人是非常有用的。因為它一把責任推給別人,就能把國內的仇恨矛頭指向別人,這樣它自己的責任就很輕。

但是這一次委內瑞拉總統的責任不輕了,因為你之前說得多麼好,而且你之前把美國人的企業都沒收了,你說怎麼搗亂?比如我們說委內瑞拉現在最著名的例子,委內瑞拉現在的啤酒,規定每人只能一次買三瓶,你有錢也只能買三瓶。然後總統現在又說,你們就是階級敵人搗亂,美國人搗亂,因為啤酒廠是私人企業。啤酒廠說,我沒辦法,你外匯管制,我手裡這點外匯買回來的小麥只能釀這點啤酒,你說怎麼辦?不行的話我關門!大家都買美國人的啤酒。那還是美國人搗亂是吧?

主持人:是,我想破空您有什麼補充?

陳破空:對,委內瑞拉政府它要反思。本來像這樣一個國家處於這樣的局面,一個是領導人引咎辭職、執政黨下台,提前大選。本來委內瑞拉反對派在去年12月贏得大選,控制了議會多數,提出很多的方案,一個方案是縮短總統任期,比如馬杜洛6年任期,縮短為4年,這是個體面下台的方式,他不幹;或提前大選,他不幹。那麼現在反對派在醞釀彈劾他。也就是出現這種亂局,應該像日本或很多國家領導人辭職,讓反對派來收拾亂局。像前幾年的日本民主黨出現亂局,後來自民黨重新上台收拾亂局,結果日本平息下來。同樣道理,像這些國家領導人太貪權、戀權,比較帶有獨裁性質,帶有社會主義性質的國家都是這樣,把責任推到別人頭上。

像剛才丁先生講華人遭殃,講是華人的責任沒錯。我覺得華人有責任、中共都有責任,所以這二方面的責任要理清楚。首先,委內瑞拉的華人遭殃,中共是有責任的,為什麼這麼講呢?委內瑞拉華人,剛才趙培講的,40萬,我現在不說那40萬,我們就說新移民20萬,都是從廣東省恩平縣去的,那地方的人喜歡抱團的出走,而且一家出走拉更多家出走,結果到了委內瑞拉定居,然後經商,你開一個餐館、我也開一個餐館、我又開一個餐館;你開個超市、我也開個超市、我又開個超市。他不像猶太人、或者別的族裔,你開個加油站、我開個超市,大家分頭競爭,華人是重複性的競爭。

然後到了委內瑞拉的時候,的確把委內瑞拉當成一個要塞。這些華人有一個弱點,鲁迅說過一句話:「哀其不幸,怒其不爭」,那這個字要改一下,「哀其不幸,怒其不明」,為什麼不明呢?這些華人普遍親共,共產黨領導一去訪問,他們都夾隊歡迎、揮五星紅旗,中國城也都是中國式的,五星紅旗到處亂插,然後非常親共,以祖國的強大自豪,而且委內瑞拉面前顯得中國是個強國、大國,加上查維斯又親共,所以就讓他們好像很了不起,讓中國人在那邊很有地位,房子修得跟中國一模一樣,然後也都是豪門的樣子。華人確實要負責任。

但是這些華人盲目親共,親共的結果是什麼?他們根本不知道大政治、大背景。共產黨在那邊推行的政策是在扶持獨裁者,是在扶持一個根本行不通的社會主義,是在扶持一個在中國和朝鮮失敗的政策,這些華人根本看不到這點,完全是短視,就在那裡經商,就像蒼蠅、蚊子一樣的到處亂竄。結果委內瑞拉石油一出現狀況,對外反美親中的結果,經濟崩潰,華人完全遭殃。現在華人遭殃,兩岸華人要撤退,這20萬華人進退兩難,因為回到中國已經沒有他們的根基了,如果繼續留在那裡的話,現在又是一片大亂,現在怎麼辦?一籌莫展。

而中國政府能解決什麼呢?解決不了什麼,你能撤華僑嗎?能給他們空投物資嗎?能救援嗎?中國政府根本不可能對他們做任何救援。說你已經在別的國家定居,你是別國的公民,你當地解決問題,不可能中共跟你說,我來給你一人補貼個多少美金,這是不可能的。

為什麼說中共有最大的責任呢?首先一個,中共的責任在哪裡?第一個,你是推行了錯誤的對委內瑞拉政策,害了當地的華人。比如說,你扶持的是極權、扶持了獨裁,然後讓那個華人誤以為那是一個天堂,那是一個非常安全的後院。這是一個。

再一個,中國政府跟別的國家還不一樣,你不是一個民主選舉的政府,如果是一個民選政府,你還可以怪到政府是民選的,人民授權了,或者是國會是民選的,民意代表這個批准了總統的計劃。你現在不是,你中共一家負責跟中國人沒關係,而且你把中國人民的血汗錢搬去投在火窟裡面。

主持人:中國現在是委內瑞拉最大的債權國。

陳破空:對,510億借款泡湯了,中國的報紙還自我安慰說,委內瑞拉不會惡意賴帳。這句話就說明要賴帳,但不是惡意的,就肯定要賴帳,說不是惡意的,就已經準備好賴帳,也就是把中國人民的血汗錢泡湯了。

再一個就是,中共在那邊宣傳的那些政策它是誤導了當地的華人、害了當地的華人,就是中國強大、中國崛起、中國反美,就這一套,使當地的華人真的是處在中美的夾縫之中。所以我覺得中國對委內瑞拉的華人至少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主持人:是,其實說到這個話題,我想問一下趙培先生,因為很多華人他雖然逃離委內瑞拉,但是回到中國他也覺得說不適應,因為這個物價很高、生活壓力大,那麼食品、藥物都是有這種不放心。所以其實他們真的是進退兩難,剛才破空先生講了怒其不明,確實是有這個問題,所以我想也請您分析一下,那您覺得在這方面確實中共是否有責任呢?

趙培:中共非常有責任,那麼我們知道剩下的20萬華人,他們有一部分人是1970年由於古巴變天,他們受到了古巴這個現政權的迫害,被沒收了企業之後,他們逃到委內瑞拉的。那麼後去委內瑞拉的華人為什麼不問問前人,他們為什麼到了委內瑞拉?他們只知道委內瑞拉的氣候比較適宜,這個地方比較適合於做生意。

大家應該知道我們生活在這個地球村裡已經非常小了,如果這個地球村裡發生了反人類罪行,或者是發生了像共產主義這種災害,我們不出來說的話,某一天就會報應到我們自己身上。那麼他們今天在委內瑞拉所遭受的,可以說也是正因為他們支持了中共,造成了一個間接的影響,委內瑞拉可以說這個社會主義失敗的惡果,他們吞了其中的一部分而己。

那麼說到這裡我們可以對比一下,如果說委內瑞拉是純依靠石油的話,那麼現在中共在中國純依靠什麼?依靠房地產,中國人70%的資產在房地產上,所以他們回中國,他們只要沒有房子,幾乎是中國的赤貧人群,他們還在受中共的迫害。

主持人:好,那我想問一下破空,其實去年年底的時候,當委內瑞拉這個反對派占了議會多數的時候,很多人認為說他可以推動一些改革。但是我們現在看來,這個局勢好像還在持續的惡化,甚至這個反對派要推動的公投現在都遙遙無期,我不知道您怎麼看這個情況?

陳破空:現在委內瑞拉要結束亂局只有兩個出路,一個出路是對內終結社會主義,擺脫查維斯的遺產,就是終結查維斯的路線;對外親美、親西方。

因為我們看到,你這個國際盟友非常重要,你看我們的希臘出現困難,那歐盟就會採用一個紓困計劃去拯救希臘;同樣,美國也出錢拯救希臘,還有當時歐洲其他一些國家出錢,為什麼?因為歐洲他是一個整體,他有歐共體,有這個歐盟,那麼同時又是一個價值聯盟,在民主政體上,同時美國跟西方他有他的義務和責認。

我們想一想,我們設想一下,假如委內瑞拉不是反美的,他是親美的,他是美國的一個盟友,那麼在這種困難的時候,美國就會伸出援手給他緊急援助,甚至幾百億美元的緊急援助,甚至是說在某種程度上進行一種代管,這個就可以拯救委內瑞拉。

但是委內瑞拉偏偏繼續奉行這個反美的政策,所以他對外政策還必須改變,而且也必須拋棄親共、親中、親俄這種政策。但是要拋棄這種政策就必須改變委內瑞拉的政治,也就是說現政權必須下台,讓反對派上台收拾亂局。因為現政權,反美的現政權還在上面,搞獨裁、搞社會主義還在上面,誰來給你紓困呢?所以是整個國際上沒有伸出援手。

再一個,我昨天在一個場合演講,我提了一個小故事,我說原來中國人對台灣成為「亞洲四小龍」不服,說是因為當年蔣介石先生1949年運了40噸黃金到台灣,就讓台灣經濟起飛了。那我們現在看到,中國給了委內瑞拉510億美元的借款,折合黃金多少噸?遠遠超過40噸!那讓委內瑞拉經濟起飛了嗎?沒有起飛嘛。

所以,你不是說黃金、外援、借款能讓經濟起飛,關鍵是你的制度、你的機制要發生一些變化。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委內瑞拉如果不走出它政治上的死胡同,它完全無法走出經濟上的死胡同。

主持人:好的,謝謝破空!那我們現在線上有位觀眾,我們很快接一下觀眾電話,然後請趙培補充。是紐約的宋先生,宋先生您好!請您簡短發言。

紐約宋先生:我就覺得委內瑞拉這個小國家,中共投了那麼多錢,你說這錢在國內上花,它能做多少好事啊?就這事。

主持人:是,我覺得宋先生提的這個角度非常好,趙培您能不能回應一下,然後補充一下委內瑞拉政局跟你的觀察?

趙培:我回應一下剛才宋先生這個話,其實我們看中國對外投資,它其實很接近於美國的一個政策,叫「歐洲復興」,那麼美國的「歐洲復興」政策是在二戰之後,歐洲被炸爛的情況。我們看到歐洲起來了。為什麼中共的投資在海外屢遭失敗呢?很簡單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共產黨的外交政策是全找反美的、全找反人類的,那麼這樣的人沒有道德、沒有制度,肯定你的投資投到這個地方就等於打水漂了。

所以,我們未來的中國政府應該選擇人類的正義良知的朋友,比如說美國,這樣中國的投資才能有一個正確的去處。

主持人:另外一方面,是不是因為它投的地方也是跟它意識形態比較接近的?

趙培:對,它選擇的,比如說它選擇的都是反美的,像委內瑞拉查維斯在的時候是反美的聯盟的共主,所以造成了它不管怎麼邪惡,中共都會把錢投進去。那麼我們看到中共的這個高鐵現在已經被搶成廢墟了,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更應該思考一下,經濟是不是更深層原因是道德呢?所以我們應該選擇正義良知做為朋友。

陳破空:我就補充一包話,海外的華人要記取教訓,我覺得法輪功朋友講得好,就是「告別共產黨」,如果你這個華人不告別共產黨,你在別國生活,你還心繫共產黨,你不是心繫祖國、不是心繫祖國人民,你要心繫共產黨,共產黨只會害了你,共產黨不會給你一分錢,只會害了你。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感謝二位!那我們也感謝觀眾的參與和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