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口瘦身 「低端人口」引關注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08 月 10 日訊】北京正在大規模清理外來人口,被清理的人群,有了一個新名詞「低端人口」。什麼是 低端人口?一般指的就是窮、沒有存款沒有資產、整日忙碌也只是夠餬口而已,現在這個詞發網友爭議,認為凸顯歧視心理,中共所謂的清理「低端人口」,比較像是 壓制異議人士。

北京大興區的求賢村,8月1號起對外來人口收費,以迫使他們離開,「完成我村外來居住人口零的指標」。而海淀區在一次執法行動中,強拆了9000多平米的外來人口聚居點,8000多名外來人口失去居所。堅持留守了幾個月的1000多租戶,最後也被強制驅離。

這些都是幾個月來,北京為清理外來人口而實施的具體舉措。由於北京市打算將人口控制在2300萬,因此將在未來的五年內,完成最大程度的人口縮減。今年的指標,已經下達給了各個區。

不過媒體報導沒有解釋,甚麼樣的人口被當局劃分為「低端」?

獨立評論人士 彭定鼎:「文化低,然後做體力勞動,收入偏低,來自農村的流動人口,就在遠郊區住甚麼大平房。這樣的人他們被認為是低端人口。」

北京知名維權人士 胡佳:「賣油餅的,賣早點的,擺路邊攤的。包括保潔員,包括在這裏做些小生意的人,他肯定要把你清理,他(報導)裏邊不也說了麼,他要留住高端人口,或者置換成高端人口。高端人口符合北京市的定位。」

在網絡上,很多人對清理「低端人口」表示不贊同。有網友說「需要人家的時候叫人家無產階級,不需要人家的時候叫人家低端人口」。也有人表示,中共剛建政就消滅了民國社會的高端人群,取而代之的大多都是拿著鋤頭扁擔鬧革命的低端人口,「時過境遷,怎麼說翻臉就翻臉啊」。

北京知名維權人士胡佳認為,北京市政府所謂大規模清理低端人口,也包括壓制異議人士的因素。

北京知名維權人士 胡佳:「你比如說我吧,出生在北京,北京戶口,我住的房子是父母買的,某種程度上我算不上『低端人口』。但是實際上,在他們的詞彙中,我叫『城市無業人員』,『城市兩勞人員』,兩勞就是勞動教養或者勞動改造。這肯定符合他『低端人口』的定義的。」

胡佳表示,北京還有大量的訪民,肯定也會被當作「低端人口」,在十九大前遭到大量驅離。

大面積清理「低端人口」,除了造成北京市人口「瘦身」,必然也造成人口結構變動,進而影響到市民生活。而所謂「低端人口」被逐出大城市,只能去中小城市從事收入更低的工作。

新唐人記者 常春 尚燕 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